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那風走了許多年
那風走了許多年 連載中

那風走了許多年

來源:google 作者:小樓又西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清墨 現代言情 阮棠

高冷學霸和吊車尾學渣小姐會碰撞出什麼樣的火花,沈清墨同學,你的糖請簽收沈清墨覺得阮棠的名字名不副實,她不是一顆軟糯的軟糖,而是一株張揚熱烈的玫瑰花,美麗但刺人像一陣風一樣,不知不覺地吹到自己的心裏,直到生了根,長成參天大樹碰不得,忘不掉將他按部就班的生活拉向他從未想過的方向,就像脫軌的列車,越開越遠展開

《那風走了許多年》章節試讀:

阮棠坐車來到工作室。

是一棟坐落於郊區的複式小樓。

才短短几天,藍姐就已經把工作室組建起來了,人員雖然不多,但結構健全。

「藍姐,你的效率還是一如既往的高啊。」阮棠簡單參觀了一下工作室,對藍姐的工作效率讚不絕口。

「採訪是什麼時候」

「剛剛在車上我已經和他們談攏了,估計等會就到了」。

「那好,我先去洗把臉,化個妝,坐太久飛機現在有點邋遢」。

「行,等會我把採訪的稿子給你,你簡單過一些流程」。

阮棠皺了皺眉:「稿子就不用了,有什麼說什麼,不用搞那些虛假宣傳」。

藍姐還想勸一下,畢竟現在誰不說點好話,但看到阮棠那堅定的表情,她就知道說什麼都沒用。

「好,聽你的」。藍姐無奈退了一步。

阮棠簡單收拾了一下自己,化了個淡妝,阮棠皮膚很好,膚白如脂,一頭烏髮披散在腦後,櫻紅的嘴唇,清爽自然的同時帶着一絲慵懶的性感。

採訪的記者到了。

「你好,阮老師」。來採訪的是一個女生,禮貌地上前和阮棠握手,語氣很溫和。

「你好」。阮棠笑着和她握了握手。

藍姐在一旁說道:「我們到書房談吧」。

一行人來到二樓,書房裝修精緻,氣氛溫馨文藝,用來採訪再合適不過。

記者坐到阮棠對面:「那我們就開始吧」。

阮棠微微頷首。

記者:「一直都知道阮小姐在珠寶設計領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沒想到本人也和設計的珠寶一樣漂亮」。

阮棠莞爾一笑:「過獎了,可能是因為我化了個妝」。

記者:「阮小姐還很實誠啊,那麼阮小姐為什麼會從事珠寶設計行業呢?」

「我想成為珠寶設計師,主要是歸於我的母親,她是個畫家,嚮往浪漫自由,富有創造,我受到她的影響,從小喜歡那些色彩繽紛的東西,後來有機會就選擇了珠寶設計師成為我的職業。」

記者:「阮小姐之前一直在國外發展,而且取得了不小的成就,被稱為新一代的珠寶天才,為什麼能取得這樣的成就」。

「都是同行抬舉,我只是喜歡珠寶的一個普通人。」

藍姐扶額,這大小姐還是一如既往的實誠啊。

記者:「阮小姐為什麼突然想要回國發展?」

「因為談到珠寶和奢侈品,大多數人第一時間想到的還是國外的那些品牌,但其實我們國家現在發展很快,也有很多優秀的品牌和珠寶設計師,而且我國有許多優秀的傳統文化民俗,比如瓷器,琺琅,剪紙,皮影等等,這些都可以成為設計的元素,我想讓世界知道,中國也有很好的珠寶。」

談到珠寶設計時,阮棠不再是隨意的態度,雙手交叉身體微微前傾,語氣有些激動歡快,眼神專註而堅定,像發著光。

記者也愣了一下,從事記者這個行業也有很多年了,場面話聽了不少,但像阮棠這樣真誠,滿懷憧憬的反而很少。

記者臉上的笑容多了幾分:「我相信阮小姐回國是一個很好選擇,國家也不會讓阮小姐這樣的人才失望。」

記者:「眾所周知,阮小姐的成名作是夏末系列,看過的人都認為它代表了『夏天的結束』,『青春的尾巴』,有種青春的浪漫,但更多卻是遺憾和酸澀。請問你是怎麼看待自己的成名之作?」

聽到記者提的問題,阮棠晃了晃神,青春的遺憾么。

「沒錯,這系列的珠寶確實是象徵著青春里那些遺憾」。

記者見阮棠說完這句情緒有些低落,而且不像以前那些出名之後的人,問到這裡往往就大談特談自己成名之作,恨不得讓所有人都知道有多了不起。

於是她止住了繼續就這個問題談下去的**,轉而聊起了阮棠回國後的發展規劃。

外面不知不覺下起了雨,一滴一滴的打在窗戶的玻璃上,激起噼里啪啦的聲響,撞碎後飛濺得四起。

採訪完結後,阮棠和藍姐送記者和工作人員上了車,車子在雨中漸漸遠去,阮棠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憊。

「我送你回公寓吧,你也好好休息一下」。

「嗯」。

阮棠將頭靠在車窗上,看着外面大雨磅礴的世界,無數的車來車往。思緒漸漸回到多年前那天陽光明媚的早晨。

那是一切美好之始,也是遺憾的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