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男族當立
男族當立 連載中

男族當立

來源:google 作者:不擾清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不擾清夢 奇幻玄幻 楚離

【女尊男卑+搞笑+反派智商在線+種族爭霸】女族衛泊聖地,楚離望着一眾仙女,公主稱號級別的女族強者,高喊道:「天下苦女族人久已,今我楚離願為男族崛起,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真言大陸,人族自遠古時期輝煌,上古卻突然分裂成男族和女族,自中古時代以來男族逐漸沒落,帝者血脈消散,強者不得留存,只得龜縮偏僻之地,倍受欺凌楚離攜藍星新思想,證道近古第一位男族大帝!展開

《男族當立》章節試讀:

楚離跟隨着袁樂坐在了觀眾席上,四周安靜的可怕,等待着導師們的入場。

不一會兒,伴隨着一聲厚重的鐘鳴,老師們陸陸續續的走到了屬於自己書院的牌匾的位置上。

目測下來有七八位導師,坐在中間的赫然就是懸浮的東源書院的牌匾的導師。

只見這位導師身穿青褐色的修身長衫,看起來像是一位年過半百的老人,一張飽經風霜的臉,兩隻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看上去很有神;頭髮卻很整齊披在後面,靜靜地坐在椅子上。

接下來就是青山書院,北鳳書院等頗有名氣的書院。

青山書院來的是一位年輕的導師,他長發披肩,一身紫色長衣,盡顯高貴之氣,清新脫俗,面容俊朗,目光凌厲,乍一看就知道是一位天驕導師。

有北鳳書院來的是一位美婦,美婦眉心上有個火紅色印花,面容清冷,生人勿近的樣子,但身材卻是火辣到極致,**,一動一靜之間,讓少年們忍不住朝她身上瞄去。

那美婦明顯也注意到了少年們的目光,她輕笑一聲,朱丹般的嘴唇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就連旁邊那位年輕的天才導師,也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就在這時,村長入場了,七八位導師都瞬間站了起來,恭敬的對着深深的鞠了一躬。

「帝師!」

此言一出,觀眾席上的少年們都傻眼了,頓時驚呼,「帝師!!」

他們都是從小在這個村子裏長大的,只記得從他小時候村長就已經在了,但他們都以為村長只是一個普通的老人,沒想到居然有這麼天大的身份。

就連楚離都覺得很是離譜,雖然他猜到村長身份很大,但沒想到居然如此嚇人,這可是帝師!

旋即他也覺得理應如此,不然誰能把大帝真經送人呢?!!

但大帝的老師!!

女族之人日日夜夜痛心疾首的人,要不是帝師在,男族之人早已隱滅在歷史長河之中。

他怎麼能暴露身份呢?

楚離現在有些想不通,可以這麼說,男族不能沒有帝師,就像西方不能沒有耶路撒冷一樣。

帝師的存在就是震懾對男族有敵意的種族,就如同人形核彈,威嚇着其他群族不對男族的年輕一輩下黑手。

村長爺爺見狀,擺了擺手,和藹道:「無需如此,這只是我的一個分身而已,男族崛起的希望還是得靠你們這些人撐起。」

那個東源書院的導師惶恐的說道:「要不是您,哪有我們今天,老師身化萬千,行走於礬國各個地方,我們的功德對於你來說只是螢火之光。這一拜我們拜的甚是惶恐。」

這位來自東源書院的老者,眼光中還有淚花閃爍,聲音更是無比的尊敬。

看到他這樣,村長嘆了口氣,低聲說道:「孟長生,你也老了啊!不過你這奉承的語氣還是一如既往啊!」

孟長生趕緊說道:「弟子無能,不能窺探那聖人之境,未得與天齊壽,只能寄殘存之年,儘力為男族培育更多天驕,為男族之事盡一份力。」

「唉,聖人之境,不能伴他人左右,全靠自己領悟,不知多少天驕妖孽卡在這個境界,終身未踏出一步,你也不用妄自菲薄,謹記一往無前才能印證真道,盡己所能就行。」村長循循教導,眼裡的希翼之色從未褪去。

對啊!未曾到最後一刻,怎能輕言放棄,這可是帝師第一堂課教給我們的銘言啊!

孟長生頓生羞愧之意,飽經滄桑的臉龐反而浮現出了兒童時候的羞怯,隨即正聲說道:「弟子受教了!」

村長點了點頭,那希翼的目光有了一些光彩,儘管眼睛略顯老態,但他的眼睛卻充滿着光亮,如星辰般閃爍着希望。

他看向周圍這幾個導師,對着他們點了點頭,然後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這時測試就開始了!

夫子臨空而立,站在了擂台的上方的天空上,說著本次測試的內容和規則,把言力運用到聲音中,久久回蕩。

「此次測試分為兩個階段。」

「第一階段為言力測試,第二階段為悟性測試。」

「兩個階段都不得借用外物,不得為他人提供外力,違者剝奪考試資格,終身不能入學院!」

「現在開始第一階段!」

話音剛落,四個擂台中間突然升起了一根石柱,石柱上方放着一個水晶球,水晶球呈透明狀,約莫嬰兒頭顱般大小。

眾位少年少女看着如此驚異的一面,都有些好奇,爭先恐後的拔長着自己的脖子,都想瞧一瞧擂台中間的水晶球。

學堂是四年制教育,四年過後才招下一輪學生,夢源村適齡的小孩大概有一百二十多個,所以學堂把他們分為兩個班。

悟性優秀的就分在尖子班,尖子班裡只有30個學生,和普通班裡有90個。

楚離和袁樂都是普通班裡的吊車尾。

但尖子班採用用末尾淘汰制,每三個月清考一次,最後一名的就要回到普通班裡學習,和普通班的第一名去尖子班學習。

而且尖子班的資源比普通班好,學堂每個月都會分三顆固言丹給尖子班的每一個同學,和普通班的同學只能每個月得到一個。

這些固言丹都是礬國皇室直供的,地方官員如果貪墨都是要掉腦袋的。

對於礬國來說,這些類似夢源村的村莊,與其說山村,但礬國的村莊人口規模和繁華程度都與城鎮無區別,所以說礬國的新鮮血液基本上都是來自這種村莊。

而且礬國地域很小,在真言大陸的不知億萬里遼闊的邊界線,如同芝麻般大小,與巔峰時期人族統治真言大陸相比,如同螢火之光比之皓月之亮。

其他地域都被強族所佔領,其中女族之地最為遼闊,橫跨整個真言大陸,疆域不知幾萬萬里。

佔據着真言大陸地域五分之一,只有海族的領地才能與之媲美,可謂是權傾天下,莫敢不從。

片刻之間,夫子就念到。

「林浩然!」

只見尖子班的觀眾坐席上,一位少年踏空而出,身形如游龍,在空中輕點七步,便來到了感應球下。

少年模樣堅毅,清秀的臉龐上雖帶些稚嫩,但眉眼之中卻有着不同常人的堅定之色。他抬眼,用那漆黑的眼眸望着天上的夫子。

「可以開始了!」夫子對他示意的點了點頭。

言罷,少年沒有多言,把手按在水晶球上,默默的催動着言力。

幾秒鐘過去了,忽然水晶球上出現了一陣淡藍色的光芒,光芒有些許暗淡,但顏色卻藍得純粹。

就連天空中的夫子也詫異的看了他一眼,於是大聲說道。

「入門三境,第三境,真言師初階!」

夫子話剛剛脫口,便是不出意外的在人頭洶湧的測試場上帶起了一陣驚嘆。

「真言師,此子小小年紀,天賦竟然如此恐怖如斯?!」

「這便是東村家的天才少年嗎?果然,天賦異稟啊!」

「東村林家出了這樣的天才,何愁不能在東源府立足?」

「唉,東村已經連續三屆得了冠軍稱號了!我南村何時才能出現冠軍啊?」

「冠軍東村實至名歸了!」

……

觀眾席上的一些少女,更是眼眸亮起,含帶秋波,帶着一絲絲的羞澀之意,崇拜的看着擂台的這一幕。

恰男族少年,風華正茂,意氣風發…

自然,有人歡喜有人愁,但卻沒有人憤恨,因為他們知道之所以男族還能在真言大路上苟延殘喘,都離不開團結,只有團結凝聚更強大的種族力量,才能在這危機四伏的大陸中生存下去。

周圍傳來此起彼伏的讚美聲,落在那擂台中心的少年耳中,每一句都讓他心曠神怡,也讓他不禁站直了身體,享受着此時的榮譽。

可這一幕落在導師的眼裡,卻沒有任何驚訝的神情,也未曾讓他們覺得天賦異稟

反而少年在台上的行為,讓他們覺得此子心境不佳。

孟長生也微微搖頭,「還是太年輕了,缺少歷練!」

周圍的導師都覺得應是如此。

只有那位青山書院的年輕導師反駁的說道:「我覺得此言差矣。」

「少年得意定然意氣風發,就該承受榮耀,鋒芒畢露,這才是向上之道,才有進取之心。」

「林長風,別以為我不知道他是你們林家旁系之人。還鋒芒畢露,你怎麼不去女族的衛泊聖地鋒芒畢露,來這小山村逞英雄!」那美婦對着林長風嘲諷着說道,臉上的調侃之色還未散去,接着又說。

「既然是測試,就要公平公正,別搞這些虛的!」

林長風的臉色瞬間難看了起來,臉黑的像鍋底一樣,眼神充滿戾氣的凝視着中年美婦,剛想說話,又被中年美婦懟的說不出話。

「怎麼?想對我動手啊?我還怕你不成!」作為東源府的第三世家,蘇丘可從未怕過林家。

而且最近林家做的越來越過分了,吞併各種產業,聯合其他世家,打壓蘇家,又想拉孟家下台,隱隱有的想做東源府第一世家的味道。

蘇丘心裏對這行為極為不恥。

雖說男族大趨勢上是團結一致對外,但是世家競爭還是默許的,因為競爭對於男族來說是加大活力的。

這時候,其他書院的和事佬就紛紛勸說。

「火氣不要這麼大嘛!」

「都是盡男族之事,消消氣。」

……

「哼!」

林長風冷哼一聲,不屑的說道:「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只有強者才能帶領男族崛起,而弱者只是浪費資源,我林家比你蘇家強,就該壯大!」

聽到他說的話,蘇丘美目含怒,咬牙切齒,氣憤的說道:「我蘇家強的時候,你還不知道你林家在哪個旮瘩角落玩泥巴呢?也沒見我蘇家滅了你!」

……

少年少女們都轉過頭來好奇的望着爭吵的兩人,都忘記了羨慕林浩然,紛紛聽起了八卦,村長見此,淡淡的說道:「在後輩面前如此失態,無長者之風,這導師是這樣當的嗎?」

語氣平淡但充滿力量,聽到這句話,林長風和蘇丘都不再言語,坐在他們的位置上,雙目仇視的盯着對方,一言不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