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念許,戀許!
念許,戀許! 連載中

念許,戀許!

來源:google 作者:玖柒XR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許岑 許靖帆

是竹馬,也是天降,是少年時的萌動,也是日復一日的心動雙向暗戀的兩個人,一直都藏着對對方的小心思,一個以為他們沒有可能,一個以為她不喜歡他,其實只需要邁出那一步,那些深藏多年的喜歡就會顯現出來在很多時候我們能互相感受到對方的愛,我愛你這件事是我珍藏多年的秘密,現在,我把這個秘密分享給你展開

《念許,戀許!》章節試讀:

許岑決定把有關於許靖帆的那些東西都收起來,放棄這段感情的第一步就是拿出手機把那個置頂聯繫人的備註改成了「靖帆哥」,這樣才可以時刻提醒自己,除了妹妹不可能會有其他身份了。

許岑生了一場病,也不是什麼大病,就是感冒,這場感冒持續的時間很長。痊癒後許岑開始投入學習中,也開始改變着自己,經常和同學出去玩,也變得愛說話了,因為她知道以前有許靖帆照顧着,很多事情不用去管,可是往後她沒有許靖帆了,她要學會自己照顧好自己。

現在的許岑和許靖帆隔着兩千多公里,基本上見不着面,自從許靖帆官宣後他們的聯繫就更少了,可以說幾乎沒有,其實自從許岑上大學了,他們就沒有聯繫了。可是這個學期很快就要完了,放假了就逃不了會遇見,畢竟兩家那麼近。

「南江大學好嘛?」這是時隔很久許靖帆和許岑說的第一句話。

「還可以,京華大學呢?」許岑被這個問題問得有些懵了。

「當然也是很好了,要不是你,我還不一定會去京華大學呢!」說這句話的時候能很明顯感覺到許靖帆的不滿,因為在他填報志願之前他問過許岑將來想在哪裡上大學,而許岑說的就是京華大學!

「還好就行。」許岑不是故意不去京華的,但是現在再來說這些都已經沒有意義了。

「你在學校還好嗎?北方的生活還習慣嗎?」許岑試探性的問着,即使她告訴過自己無數次要遠離許靖帆的生活,但是再看到他還是會忍不住關心。

「我很好啊,只是北方比較冷,不過這都不算什麼。明天一起出去玩吧,我給你介紹個人。」

「好!」不用想都知道,這個人是誰。

回到房間的許岑開始挑起衣服,選來選去都沒有選到心儀的。「許岑,你在幹嘛,穿什麼衣服重要嗎?明天的主角又不是你,清醒一點吧。」

去見他的女朋友,許岑心裏是不願意的,但是又想到即使不願意又能怎麼樣呢,遲早都是要見的。只是這個女朋友讓許岑覺得有些意外。

「易羚姐姐?」許岑早就認識尹易羚了,他和許靖帆從幼兒園開始就是同學了,他們也算是青梅竹馬了。

「這就是我說的要給你介紹的那個人。」許靖帆站在這個女生旁邊,他們確實很般配!

「所以,你和易羚姐姐在一起了?易羚姐姐就是你的女朋友?」許岑有些驚訝。

「是啊,我們兩個從小就認識了,之後又同學了很多年,再然後又在同一所大學遇到,很是有緣分呢!」

「確實挺有緣分的。」許岑這一刻只想努力的擠出一個笑臉。

三人一起去到了一家火鍋店,許靖帆說這算是他和他女朋友請的第一頓飯。

「對不起大家,我來晚了。」說話的這位是許靖帆的好兄弟劉辰瑞。在看到尹易羚的那一刻他好像沒有什麼驚喜,好像早就知道了許靖帆的女朋友是她。「這是小岑岑吧,這麼久不見,變漂亮了哦。」

「辰瑞哥哥也變帥了。」

「不是,劉辰瑞,你都不驚喜的嗎?」許靖帆問道。

「有什麼好驚喜的,你女朋友嗎?我早就知道了,高中的時候就以為你倆在一起了,你當時硬說你不會早戀,結果這剛一上大學就和人家在一起了,如果硬是要說驚喜的話,就是你們怎麼大二才在一起啊?」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嘛!」尹易羚笑着說。

「對,最好的安排。」許靖帆也附和道。

許岑看着他們一唱一和的,這畫面確實有點難受。

「你們怎麼干吃啊,不整點喝的啊?」劉辰瑞一邊說,一邊看着桌子上的菜。「老闆來一箱啤酒。」

「喝什麼酒啊,要點就點其他飲料吧。」許靖帆覺得今天這個場合不太適合喝酒。

「辰瑞哥哥說的沒錯,應該要喝點酒的,慶祝一下,慶祝你和易羚姐姐終於在一起了!」這句話不知道許岑是以什麼心情說出來的。

「你還跟着起什麼哄,自己能不能喝,沒有點數嘛?」許靖帆覺得這時候的許岑好像不太一樣了。

「我有數,今天該喝!」如果不喝,這頓飯該怎麼吃下去呢?

服務員把酒拿來了,許岑一杯接着一杯,幾杯下去,臉上開始泛紅了。

「你別喝了!」許靖帆一把拿過許岑的杯子。「再喝,待會怎麼回家!」

「你放心吧,我酒量好得很,上次喝的比這些多很多,一點都沒醉。還有,我能自己回家,你不用管我。」是的,上一次許岑喝了很多,一點都沒有醉,反而越喝越清醒了。

「上次?你什麼時候喝過酒啊?」他不在時她都是怎麼過的?

「之前在學校的時候啊!」就在你官宣的那天啊!這後半句話可能只能爛在許岑的肚子里了。

「我看你現在是越來越膽大了,還敢在學校喝酒了!」

「當然了,我都已經上大學了,喝個酒有什麼問題嘛?」許岑好像有點醉了,但又好像沒有醉!

「今天大家好不容易一起吃個飯,不就是圖個高興嘛,你不要又把你那副哥哥的架子擺出來管我。」我從來就沒有承認過你這個哥哥,說這話時還特意強調了哥哥二字,像是在提醒許靖帆,更是在提醒着自己。

「好,你高興,隨你喝,我不管!」聽到許岑的話,許靖帆有些生氣。

「不管最好。」藉著酒勁,許岑可以說很多違心的話,只有她自己知道這些話的殺傷力有多大。

這頓飯吃的不是很愉快,但也結束了。

「這大晚上的,你送易羚姐姐回去吧,她一個女孩不安全。」許岑好像把許靖帆推的更遠了!

「我當然知道送她回去,你呢?」看着她醉醺醺的樣子,許靖帆有些不放心。

「我啊,你就不用管了,我自己可以回去啊,這麼點路,很快就到了。」嘴上說著,臉上做出一副「我沒問題」的樣子。

「靖帆你送易羚吧,我送小岑回去!」

「那就麻煩你了。」

「那就謝謝辰瑞哥哥了。」許岑能叫許靖帆的朋友哥哥,唯獨許靖帆,她叫不出來。

看着許靖帆和尹易羚遠去的身影,許岑愣在原地,她眼睜睜的看着自己最在乎的人和別的女孩走了,還是她自己親手推出去的。

「他們真配!」許岑愣愣的說出這句話,或許她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眼眶已經紅了,只覺得眼睛很酸澀。

劉辰瑞把許岑送到樓下,許岑就讓他回去了。許岑她沒有醉,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那個所謂的哥哥和他的女朋友,或許裝醉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吧。

她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腦子裡全是剛剛許靖帆和尹易羚談笑的樣子,心裏一陣陣難過襲來,胃裡也開始翻滾着,她跑到衛生間吐着,一邊吐一邊哭,許博看到她這個樣子問她怎麼了,她只是說自己胃裡難受,好像她的眼淚真的就是因為胃不舒服而流的。

這個冬天很冷,許岑也很少出門,因為她怕打開那扇門會見到許靖帆,她還沒有完全適應要以一個妹妹的身份去和他相處。只是會每天站在陽台上偷偷的看許靖帆有沒有出門,希望看到他,因為這是她能想到的一種能偷偷滿足自己的方法,又不希望看到他,看到了或許是因為他要出門去找女朋友約會,想到這裡,許岑希望這個假期許靖帆都不要出門,即使自己不能偷偷看他。

說來也奇怪,這個假期許靖帆幾乎沒怎麼出門,就算是出門都是劉辰瑞來找他去打球。

快到過年時,許岑爸媽帶着她回到老家去了,這是他們第一次回老家過年,以往都是回去幾天就走了,許岑的爸媽因為生意忙,每年都是到過年了都沒有空,即使有也就兩三天,回老家來回的路程就要一兩天,所以他們很少回去,只是許岑寒暑假的時候會自己回去陪陪爺爺奶奶。

這一次他們回去過年,一去就是半個月,因為店裡雇了人,許岑的爸媽也輕鬆了不少,休息的時間自然也多了。這也能讓許岑更好的躲着許靖帆。可是不見面就能壓抑住心裏的情感嘛?根本不能!

《念許,戀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