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孽徒們,別想了,我真是你師父!
孽徒們,別想了,我真是你師父! 連載中

孽徒們,別想了,我真是你師父!

來源:google 作者:每天困成狗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每天困成狗 蕭暮

【徒弟們總想攻略師父+女主不聖母+原創世界】蕭暮近似神無人能接下她的劍,她有一徒天資很高,她死了還重生了,懷疑的對象就是這徒弟,因為沒有人能殺得了自己,除了他!蕭暮暗暗發誓,這孽徒絕對不能要!她收幾個徒弟來對付他沒成想,徒弟們都對她有點意思她知道都驚了:「卧了個大槽,你們在欺我」「懂不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徒弟們:可我們不想叫你師父了她扶額,她桃花犯病了?展開

《孽徒們,別想了,我真是你師父!》章節試讀:

一聲小師妹,讓蕭暮定睛朝着緊閉的房門看去,務正業這時候是來找她有事嗎。

還有幹嘛叫她小師妹,是怎麼了?他現在的掌門兒子身份該不會是要做她大師兄吧?

這種叫法有些許的讓蕭暮不知所措,她還是第一次見務正業這般如此糊鬧。

罷了,罷了啊,他想叫她小師妹就小師妹吧,就當她上輩子欠他錢沒還了。

蕭暮放寬心的想起身,卻不想她的手還是被人拉住了。

宋命沒放手,就攀着她的手,低聲道:「師父,你要去見誰,你說過不曾有過師兄的,只有我一個徒弟的。」

「你是不管我了,要去管旁人?」

她睨了他一眼,才另一支手捂着嘴俏然道:「你想知道?我忘了跟你說了,務掌門的兒子原先不在劃山派的,因為一些事回來了,他和我相識恨晚。」

「我做他的師妺,他做我師兄,這是沒有問題的。」

「你要相信,我不會去管旁人不管你的。」

蕭暮當然要管着他了,一部分是她還是他師父,而他命不該做平凡人。

她所要做的,就是知道他以後會不會殺她了。

在她沒有對不起他的情況下,他真的會下死手嗎。

他宋命對她這個師父會不會滿意?

不滿意的話,他能告訴她為什麼嗎。

蕭暮也不動,就那麼看着他,「我師兄叫我了,放開吧。」

宋命不知是聽懂信了她,還是想到了什麼好笑的,就聽話的放手。

他看着蕭暮轉身就走出去了,眼眸一撇,動了動抓過她的手,雖然是面無表情,但說出來的話就不一樣了,「師父,你怎麼能有師兄的。」

「我不答應…」

「你該對我不同的,生活里只有我一個人。」

他就是個惡劣的人,什麼東西都不願意和人分享一下。

師父也是,她不是什麼東西,她是活生生的人。

是他的就是他的,不是他的…他就更想要了。

宋命不管蕭暮會不會收別人為徒,收多少都無所謂,反正他就是和她有比肩而立的能力。

這能力就是讓她收他為徒弟的原因。

做徒弟沒有什麼不好的,宋命很是慶幸所謂的緣分,緣分讓她救他並做了師徒,這切都切不斷。

宋命再次看向蕭暮離開的方向,他覺得她以後不要隨便救人了。

救人不要救到他這種人,要不然她會被糾纏不清的。

他就是要得到她,無論用什麼手段。

蕭暮沒顧及到宋命會有什麼想法,就一步步走去見務正業。

叫她小師妹的人一身青衣,歲月靜好,臉面朗朗皎潔如月,變年輕的時候,會讓她誤以為他們都回到了以前。

蕭暮沒有說話,低頭一笑,怎麼可能回到了以前啊。

她想多了。

務正業是以前的樣子了,可他當上掌門都好幾十年了,周身的氣質早已經改變。

「小師妹,我這麼叫你看來是不生氣了,那我以後再跟你說,先說說正事吧,我之所以前來找你是有事要說的。」務正業終是先開了口。

蕭暮忍着他叫她小師妹,還是很不習慣,慢慢道:「叫都叫了,我不能讓你叫別的了。」

「你說吧,沒告訴我的事都說吧。」

她以為務正業當初沒有講完而已,就是沒想到他會說這樣的話。

「其實也沒什麼事的,我想過了,我父親閉關修鍊了,你和我一起前去掌門會見。」

「境界比試,我會以掌門兒子坐在掌門位上,到時候進迷幻森林,我不在你身邊萬要小心,別一下子吊打全場人了。」

這句話讓蕭暮知道了他的用意,她還以為是話沒有說完呢,原來是這樣啊,迷幻森林是很兇險,但對於她這高級修為,又活了幾千年的人而言還是很輕鬆的。

至於別一下子吊打全場人就有點誇張了吧,她不是很厲害的,而且才以劃山派的弟子跟着去,要是不知道為人處世搞砸了怎麼辦?

務正業看出了她想的什麼了,便道:「你雖說要以劃山派弟子去,但是你要知道一件事,怎麼做事你都行,我這人就喜歡你惹事。」

「要是可以,別人惹了你就還回去,下重點沒事的。」

「我無所畏懼,不怕事兒多找我。」

隨便取的名字,務謂,無所畏懼,他真依了這名,無所畏懼起來了。

務正業人是真的挺仗意,為朋友兩肋插刀他是能幹出來的,除了上刀山下火海,他啥事都不嫌多都去擺平。

看着面前一臉得意的少年,蕭暮抿嘴道:「行了,你不嫌着事多,我還不想事多,你就應該叫我不惹事生非,這樣才符合你的身份。」

符合什麼身份,當然是掌門的身份了。

她不知道務正業是不是對誰都這樣無所謂,在對於錯的事情上,他就很去管。

為什麼不去管,務正業就對她說過了,「世道上,分不清楚的就是對與錯,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誰才是真正的錯。」

沒有絕對的公平,沒有絕對的壞人和好人。

他最不屑一顧的就是所謂的好人有好報,壞人有惡報。

有句話不是沒有說對,好人命短,壞人遺千年。

永遠都不要當絕對的好人,留給別人幸福,只給自己壞處的好人,當然了,不會委屈的除外吧。

清風迎面而來,少年爽朗的笑聲更是深入人心,「我們還用這麼介外嗎,掌門可不在這裡,我怎會如此對你說不要惹事生非,我們是師兄妹。」

「無論何時,我都會對你處理麻煩事。」

「小師妹,你記得了嗎。」

務正業的意思很容易的讓蕭暮猜到。

他在說。

他在她面前從不是劃山派的掌門,朋友就是朋友。

她要是敢惹麻煩事,哪怕她不想有麻煩,他都會替她解決了。

這朋友確實是不錯。

蕭暮微微一笑,說:「我知道了,大師兄。」

他們不知道要用師兄妹稱呼對方多久時間。

她想,大概是這場掌門會見完吧。

宋命出來就看到他們對着對方笑,表情開始變了,不再是面無表情,手撐在門框上緊抓成一條條的痕迹。

笑的真是礙眼。

他不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