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寧靜的生活周晴
寧靜的生活周晴 連載中

寧靜的生活周晴

來源:google 作者:周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晴 程依依 都市小說

就在這時,周晴突然低聲說道:「張龍,你看路邊那個男人,眼神好可怕啊!」我的心裏一緊,如同芒刺在背一般,似乎預感到了什麼,迅速抬頭朝着路邊看去果然是昨晚的那個黃毛青年,他就陰惻惻地站在路基上面,眼神冰冷地盯着我們的車……...展開

《寧靜的生活周晴》章節試讀: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寧靜的生活周晴》講述的是張龍周晴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
簡介我肯過去,不是想要英雄救美,也不是抱着什麼目的過去獻殷勤,只是一場同學聚會下來,讓我覺得周晴現在人還不錯,尤其是她幫李磊說話,讓我對她有點刮目相看,就想過去問她搭不搭車,搭車就載她一程,不搭那就算了。
...我肯過去,不是想要英雄救美,也不是抱着什麼目的過去獻殷勤,只是一場同學聚會下來,讓我覺得周晴現在人還不錯,尤其是她幫李磊說話,讓我對她有點刮目相看,就想過去問她搭不搭車,搭車就載她一程,不搭那就算了。
我把車開到公交站台下面,放下副駕駛的車窗叫周晴的名字,周晴一開始都沒想到這車是沖她來的,我連叫了兩聲,她才驚訝地彎下腰來,看到駕駛座上的我,才說「呀,是你……」顯然,周晴還是不記得我的名字,我有些無語,但還是說上來吧,去哪我送你。
說這句話的時候,我都沒指望周晴能上我的車,畢竟她連吳雲峰的車也沒上。
讓我沒想到的是,她猶豫了一下,就說她去復興小區,問我順不順路?
我說順路,周晴「嗯」了一聲,拉開車門坐了上來。
我把車窗合上,又把暖風開到最大,便繼續打着雙閃往前面走。
說實話,和以前心裏的女神坐在一起還是挺緊張的,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周晴也有點局促不安,拍了拍頭上的雪,四處打量了下,才問我什麼時候買的這車,看着挺不錯的。
我說沒有,公司的車。
這時候,周晴也想起來之前我和班主任說我在奇峰服裝廠工作的事了,就問我是不是司機?
我點點頭,算是承認,周晴有些低落地說「那也挺不錯了,我去奇峰應聘過,可惜人家沒要我。」
這事我當然記得,她從人事部出來的時候我就在門口,還知道她和喬大姐吵了一架,不過我沒提這茬,而是說下次你再去,給我打個電話,沒準能幫上你。
那個時候,司機也是份挺體面的工作了,一般只有領導的親信才能擔任,所以周晴也沒懷疑我在吹牛,而是很開心地說好啊,又拿出手機要記我的電話。
我說了一遍我的號碼,周晴記了下來,卻不知道該存什麼名字,有點尷尬地看着我。
我也沒當回事,笑着說我叫張龍。
提起我的名字,周晴終於有點印象了,說「原來是你啊……」又上下看了看我,不可思議地說「你變化可真大!」
我的變化確實是大,畢竟以前我連一件乾淨衣服都沒,整天邋裡邋遢的,現在好歹穿着體面,不過我不愛說以前的事,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然後就轉移了話題,說我剛才過來,看見吳雲峰準備載你,你怎麼沒上他的車呢?
周晴沉默了一下,才輕輕說了一句「吳雲峰不順路。」
一看她這樣,我就知道她在撒謊,但是我也沒有追問,畢竟我倆不熟,她也沒有義務向我交代實底。
我心裏想,可能以前她倆搞過對象,覺得坐在一起不太好意思吧,接着又想起吳雲峰說把周晴玩爛了的事情,心裏有點不太舒服,也就閉嘴不說話了。
一路沉默,很快到了復興小區門口,我打算把周晴送到樓下,但周晴說不用,直接就下了車,並跟我說「張龍,謝謝你了,回頭我要還去奇峰應聘,一定會找你的!」
說完這句話後,周晴就冒着風雪進小區了。
自始至終,我也沒把那支鋼筆拿出來,因為我感覺周晴已經忘記那件事了,實在沒有必要舊事重提。
至於周晴的最後一句話,我也當是客套,沒當回事,畢竟吳雲峰說了要給她安排工作,人家不一定能看上我那。
但我沒想到過了幾天,周晴真就給我打電話了,說她想來奇峰上班,問我能不能幫忙。
牛都吹出去了,也不能不辦,就給我二叔打了個電話,把周晴的情況和他講了一下,並說周晴想去財務部。
二叔沉默一下,問我這個同學重不重要,重要的話可以安排到財務部,不重要還是去其他部門吧,畢竟財務部不是誰都可以進的。
我本來想說重要,但是想起周晴曾經對我做過的事,以及她和吳雲峰的事情,就改口說一般吧,也不是很重要。
二叔就說,既然這樣,讓她去銷售部鍛煉一下,隨後看情況再說。
銷售部也是個挺重要的部門,廠里訂單全靠這個部門在拉,而且很容易出成績,廠里好幾個經理都是銷售部出來的,當然缺點是累,需要經常加班,而且需要厚着臉皮去拉客戶,很多臉皮薄的都做不了這事。
不過我沒反對,作為同學,我算挺仗義了。
掛了二叔的電話,我又給周晴打過去,說進財務有點難,只能去銷售了。
我以為周晴會不願意,畢竟她也挺心高的,否則不會和喬大姐吵架,結果周晴一口答應下來,還問我什麼時候能去報道。
我說合適的話,你現在就過來吧。
周晴行動很快,半小時後就過來了,看來是真的想找工作。
周晴對廠里不熟,我就領着她去報道,還帶她參觀了一下廠子,車間、食堂、宿舍、辦公樓等等。
周晴是本地人,不需要住宿舍,但是可以午休。
雖然廠里沒人知道我和二叔的關係,不過我是司機,大家還挺賣我面子,所以一路都很順利。
最後,我把周晴送到銷售部,就回宿舍候着去了。
想到上學時候的女神,這會兒在我名下的公司上班,這種感覺還是挺神奇的,有種說不出的滋味在心頭。
晚上下班以後,周晴給我打了電話,說要請我吃飯表達謝意,我也沒有拒絕,欣然赴約。
能和心目中的女神一起吃飯,是我多長時間以來的夢想啊,但是現在真的實現,我反而很淡定了,可能也是我長大了。
但要說我對周晴完全沒有想法,那也是不可能的,畢竟是我暗戀了很多年的女生。
只是,我懂得剋制自己,當然也可能是自卑心理作祟,仍舊不敢表現出來,也不敢去過多幻想。
吃飯的時候,周晴不停說著謝謝,我說沒事,舉手之勞而已,接着又問了一個讓我疑惑很久的問題「你怎麼沒去吳雲峰家裡的公司上班,憑你倆的關係,很容易吧?」
周晴淡淡地說「我想靠自己。」
和之前問她為什麼不上吳雲峰的車一樣,我還是覺得她在撒謊,不過我也沒有追問。
吃過飯後,出於禮貌,我提出送周晴回家。
周晴挺驚訝的,問我廠里的車,難道能隨便開?
我說是的,張總不在乎這點油錢。
在廠子里,我叫二叔一般都是張總,一來國有國法廠有廠規,二來我也不願意把我和二叔的關係搞得人盡皆知。
周晴笑了一下,說你倆都姓張,不會是親戚吧?
我說我倒想呢!
周晴本來也是開玩笑的,所以並沒繼續深究,而且這會兒也沒公交車了,就同意我開車送她。
在路上,我倆又聊了會兒,她問我怎麼當上司機的,我說我高中畢業就出來打工了,無意中認識了張總,一直熬到現在,混了一個司機。
周晴聽了非常感慨,說時機太重要了,像她這種念了大學出來的,反而連個工作都找不到。
其實那個時候,大學生的含金量還蠻高的,可惜周晴學的專業比較偏門,才導致後來的焦頭爛額、求路無門。
從這天起,周晴就在廠里上班了,對她來說這份工作來之不易,所以她還挺珍惜的,工作起來也比較拼,加上她本身是個美女,在和客戶談判的時候有着天然優勢,所以業績還挺不錯,不到一個月就拉了好幾個大單,就連二叔都聽說了她的事迹,私下說我的眼光不錯,給廠子里拉來一個幹將。
周晴和以前真的是不一樣了,少了那股子尖酸刻薄,變得很是穩重成熟,每天穿着制服,里里外外地跑,看到我後會很熱情地打招呼。
她拿到第一個月的工資,又請我吃了頓飯,再次向我表示謝意,說沒有我就沒有她的今天。
我說你這話言重了,這都是你自己的努力。
周晴挺開心的,還喝了幾口酒,可惜她不勝酒力,沒幾杯就暈暈乎乎了。
吃過飯後,我又照例送她回家,車子不能進她家小區,所以我把車子停到外面,扶着她往她家樓底下走。
這還是我第一次和周晴這麼近距離的接觸,以前簡直想都不敢想,她身上好聞的香味不時飄進我的鼻間,搞得我有點頭腦發熱,不過我也沒有因此想入非非,畢竟我都二十多了,不是十六七歲,沒有那麼容易衝動。
而且因為吳雲峰說過的那句話,其實我對周晴是有點排斥的。
把周晴送到單元門裡以後,就轉身往小區外面走了。
但還沒有走上幾步,旁邊的樹叢里突然竄出一個人影,一個高大的身軀撲到我的身前,像是餓虎撲食一樣,死死掐住我的脖子,惡狠狠說「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是活膩歪了!」
當時的我十分震驚,這還是我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情,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只是藉著路燈的餘光一看,才發現面前這張猙獰的臉,竟然是吳雲峰!
吳雲峰卡着我的脖子,又說「張龍,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也有資格來搶我的女人?」
再接着,吳雲峰又「呸」的一聲,往我臉上狠狠吐了一口濃痰!

《寧靜的生活周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