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寧天琅柯冬兒
寧天琅柯冬兒 連載中

寧天琅柯冬兒

來源:外網 作者:我的七個姐姐天姿國色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我的七個姐姐天姿國色

大姐霸道總裁、二姐醫術高超、三姐頂級殺手、四姐江湖大姐大、五姐維密模特、六姐神秘莫測,七姐天才少女…… 我是大夏帝國十二軍區總指揮,封號??崑崙戰神!展開

《寧天琅柯冬兒》章節試讀:

大夏帝國第一要塞。
崑崙島。
在完全由黑金色構成的巍峨正殿中,寧天琅負手而立。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四大天罡、八大地煞,沉聲道:
「戰火過後,戰事停歇,大夏帝國將進入十年和平階段。
在這期間,我將回到慶安市,調查當年的火災慘案,塞內事務就交給你們了。」
四大天罡和八大地煞,乃是大夏帝國十二軍區的封疆大吏。
整個大夏的兵力,都在他們十二人的掌控之中!
身披銀色戰甲的天魁,踏步出列,恭敬道:
「崑崙,雖然戰火已經停歇,但,據可靠消息,周邊三國會派出線人潛入大夏,不得不防!」
寧天琅淡褐色的眼眸微微閃動:
「此事我已然知曉,落日帝國的第一批線人,已經潛入了慶安市,我這一次回去,會親手拔除這些毒瘤!」
他緩步走下黑色石階,來到眾人身邊,語氣輕緩道:
「我的七個姐姐還在等我,十年了,該回去了……」
四大天罡和八大地煞震驚地對視一眼,十年間,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見到崑崙戰神流露出如此溫柔的神情。
寧天琅掃視一圈眾人,沉吟片刻,道:
「天魁,地幽,你們二人隨我去慶安市。其他人回到軍區駐地,時刻監察邊境動向,等待命令。」
「是!」
眾人齊聲應和,恭送崑崙戰神出島殲諜!
……
到達西鳳省城後,寧天琅命令天魁和地幽,率先乘軍車去往慶安市。
他自己則是輕車簡從,坐上了一輛公共大巴車。
這一次回到慶安市,他有兩個目的。
其一,是要查清楚十七年前,也就是他五歲時,家中發生的那場火災慘案。
那時,在火海中,他親眼看到自己的父母被人用繩子活活勒斃。
這殺害雙親之仇,不能不報!
其二,就是要挖出潛藏在慶安市的第一批國外線人,將敵國的陰謀,扼殺在搖籃里!
這兩個目的,無論哪一個,都要求他必須低調行事。
所以,他選擇和天魁地幽提前分開,獨自乘坐公共大巴車歸來。
「本次終點站為慶安市市中區科技廣場北站,全程共兩個小時,請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帶,我們即將啟程。」
聽着車裡的提示音,寧天琅看向窗外熟悉又陌生的街景,幾乎按捺不住心頭的激動之情。
時隔十年,自己終於回來了!
五歲時,父母被人殘忍殺害,他被送到了一家福利院,和七個異父異母的姐姐在一起生活。
十二歲時,他覺得自己已經長大了,應該為父母報仇雪恨,便偷偷從福利院中跑了出來。
在路上,他遇見了一個男人。
那男人認他作義子,並將他帶進崑崙島,帶領他一步一步,成為了統掌天下兵權的崑崙戰神!
這十年間,他經歷了上千次大大小小的戰鬥。
雖然成就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赫赫戰功,但也有好幾次,差一點就葬身在槍林彈雨之中。
那時,支撐他熬過來的精神支柱,便是他的七個姐姐。
他無數次地告誡自己,必須要活下來!
只有活下來、衣錦還鄉,才能重新見到七位姐姐,才能保護她們,為她們遮風擋雨!
一如當年,她們保護自己一樣!
就在寧天琅思緒萬千、感慨無限之時。
一個光頭男人來到他的座位旁,攬着一個身材妖嬈的女人,蠻橫道:
「這個座位我要了,你起來,換個地方坐!」
寧天琅微微皺眉,抬起眼皮淡淡道:
「這是我的座位,我為什麼要讓給你?」
那女人艷紅的嘴唇輕動:
「你旁邊的座位是我的,我必須要和三哥坐在一起,你趕緊換個座位!」
「我不讓開又怎麼樣?」
寧天琅面無表情地打量着這兩個人,語氣輕飄飄道,「你們兩個分開坐兩個小時,難道會死嗎?」
「臭癟三……」
那男人被寧天琅氣得臉色鐵青,怒吼道:
「我告訴你,老子就是慶安市的王三橫,你要是不識抬舉,小心剛一進慶安,就會被人打了悶棍!」
一聽到王三橫這個名字,周圍有不少乘客都瞬間移開了看熱鬧的目光,生怕惹禍上身。
這王三橫,是慶安市出了名的無賴兇徒。
前兩年因為暴行入獄,最近才剛剛出來。
「三哥,我看這小子就是沒碰過女人,怪不得想要和我坐在一起!」
那妖嬈女人翻了個白眼,蹭着王三橫的手臂道:
「你就別跟他廢話了,直接把他從車窗扔出去算了!」
王三橫哈哈大笑,捏了一下她的臉蛋,對寧天琅威脅道:
「小崽子,聽到沒有,我女人可是發話了。老子現在數三個數,你要是再不讓地方,我可就真動手了!」
「一二三。」寧天琅一臉的淡漠,「我替你數完了,動手吧。」
「你……」
王三橫瞪着一雙三角眼,一張滿是橫肉的臉瞬間憋得紫紅。
他沒想到,今兒竟然遇到了一個比他還像無賴的主!
「小子,你別給臉不要臉!」
眾目睽睽之下,他王三橫哪能吃這種癟?
一聲暴喝,他直接一拳揮出,向著寧天琅的腦袋就招呼了過去!
一瞬間,全車乘客的心臟都跟着提了起來。
這王三橫渾身都是腱子肉,如此一拳下去,恐怕對方最輕也得落個腦震蕩!
要是打中了太陽穴,說不定連小命都保不住!
「嘭!」
在眾人驚悚的目光中,寧天琅緩緩抬起右手,輕描淡寫地擋住了王三橫帶着風聲的拳頭,輕蔑道:
「就這?」

《寧天琅柯冬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