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是我的億次心動
你是我的億次心動 連載中

你是我的億次心動

來源:google 作者:北城晚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奚顏 現代言情 謝星檐

剛回國時的謝星檐:「奚同學,你好」「我和她,只是老同學,沒什麼關係」「奚同學,我和你純屬意外,不要誤會」後來——結婚之後的謝星檐:「寶貝,幫我」「寶貝,我愛你」「不行,一周四次!」後來,奚顏看到清大論壇上——謝星檐宛如高嶺之花,只可遠觀不可褻玩再看着把貓咪趕到一邊,黏着自己的謝某人,高冷嗎?這人還和貓咪爭寵呢!簡直不要太幼稚!小劇場——奚顏回到家後,趴在床上:「好累呀!我要充電」一旁看書的人聞言放下書,過來說:「我幫你充」兩個小時後——奚顏顫着聲音說:「夠了」男人嗓音低啞,汗水順着下頜骨流下:「不行,還沒充夠」展開

《你是我的億次心動》章節試讀:

謝星檐反問:「不然呢?奚小姐還以為是什麼?」

奚顏這次是徹底絕望了,原來他把界限劃的那麼清,「沒以為什麼,就是覺得麻煩老同學,更何況還是……」前任那個詞奚顏還是說不出來,「我怕謝先生的女朋友會誤會,如果影響了你們的關係,那我就成罪人了。」奚顏語氣很淡,就像個旁觀者一樣,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說出這些需要多少克制。

謝星檐愣怔了一下,說:「奚小姐想多了,霜凝不會。」

奚顏驚訝於對方的護短,但她現在不想和對方爭論這些,她胃很疼,連帶着心一起,「是我的錯,抱歉。」

說完就閉上眼睛,用行動拒絕聊天。

謝星檐也沒再說下去,沉默着開車。

清大是**的一流大學,同時也是世界的一流大學,高考分數要超過六百八才能上這所大學。而且清大很大,世界最大的大學前五就有清大,有校友曾嘗試開車從校門到盡頭,要開車半個小時才到。

謝星檐似乎對清大還挺熟悉的,找社區醫院還挺快。但奚顏沒注意到這個問題。

車到目的地後,謝星檐沒讓奚顏自己下車,而是開了車門,抱着人下來。

聞着對方身上熟悉的味道,奚顏感覺像是回到了四年前,眼眶一熱,沒忍住,淚水流了下來。

謝星檐以為對方是疼得厲害才流淚的,便加快了腳步。

奚顏調整好情緒說,「謝星檐,你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我很不爭氣的,會亂想的。」話還沒說完眼淚就先掉下來了。

失去意識之前,奚顏看到對方古井無波的臉上多了些心疼的表情,奚顏只覺得好像回到了那個夏天,那個只有她和他的夏天——

又是一年開學季,附中的公告欄前吵吵囔囔的。

奚顏在看到分班名單上很激動:和他一個班,太好了。

有一個成語叫樂極生悲,奚顏後退時一不小心踩到某個人的腳,她連忙轉身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沒事。」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是他。

奚顏忙抬頭看,卻因為太急,和那人的距離又太近,那人又剛好低頭看被踩的鞋,所以「砰」的一聲,她撞到了那人的下巴。

她顧不上揉被撞得生疼的額頭,急着去關心那人:「對不起,你沒事吧?」聲音都急出哭腔了。

她看着對方被撞的發紅的下巴,肯定被撞得不輕。沒想到她和他這學期第一次見面就讓人受傷了。這麼想着,她紅了眼眶。

謝星檐本來就只想來看個分班表,卻沒想到被踩了一腳,還被撞了下巴,看着自己的白鞋突然多了塊污漬,心情很是複雜。但在看到突然紅了眼的罪魁禍首,愣了一會兒。

就這一會兒功夫,對方已經跑走了,這是畏罪潛逃了?

他沒多糾結,揉了揉下巴,的確撞得蠻痛的,還有點腫了。

謝星檐找到自己的名字,記住班級後就走去學校的商店了。

奚顏急匆匆跑到商店,買了一瓶冰水,剛想回教室,就看到了不遠處的謝星檐。

謝星檐也看到她了,但也只是看了一眼就移開視線了。

也許對方都沒記得她。

奚顏有點失落,她和謝星檐高一同班了半個學期,難道她的存在感低到讓他對她毫無印象?

這麼想着,她走到前台排隊付錢,因為低着頭的緣故,不小心撞到了前邊的人。

「對不起。」她怎麼老撞到人!

「第二次了。」被撞到的人回頭看着她說。

還是同一個人!簡直是大型社死現場。

「抱歉,真的不是故意的。」這話說的她自己都不信,怎麼可能短短十分鐘內,就撞了人家兩次。

「沒事。」謝星檐說完,付錢走了。

奚顏連忙付好錢追上去。但謝星檐腿長,走的很快。直到在樓梯拐角處才追上他。

奚顏抓着對方的衣角,追到太急,氣有點不順,她微微喘了一會,才說:「那個……對不起,撞了你兩次。還有,這是給你冷敷用的。」她遞上那瓶冰的礦泉水。

原來是去買水給自己冰敷了。

謝星檐看着對方抓着他衣角的手,不動聲色的側了一下身子,躲開了:「不用了。」說完就準備走。

「等一下!那個……真的很抱歉,對不起。」奚顏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

「沒事。」

少年輕描淡寫,毫不在意的走了。

少女還在原地,看着自己的手——那是碰到謝星檐衣角的手,第一次離他那麼近,哪怕只是她一廂情願,但還是按不住心裏的悸動。

年少時的愛戀總是很純粹的,對方的一個小舉動,一句無關痛癢的話,一個不經意看向自己的眼神,都會讓自己心動不已。

高三三班門口——

「來,謝學霸,坐這兒。風水寶地!」

謝星檐剛到教室,就聽到他的兄弟——楊宇霆向他打招呼。

「哎哎哎,是謝星檐耶!真的和學霸同一個班!」

「我們這什麼運氣啊!沒想到最後一年還可以和校草同班。」

「啊,我死了,謝星檐簡直了,畢竟學習好,長得還帥。之前我拿作業去辦公室時,不小心掉了,他停下幫我撿作業本了!這種男生多適合當男朋友啊!」

「別想太多了,人家都有女朋友,還是校花,怎麼看得上我們這些凡夫俗子。」

謝星檐剛踏進教室,周圍的女同學就興奮地囔囔。

謝星檐作為一個神級人物,不僅是學霸,顏值還耐看,簡直是偶像劇中的男主,所以很多女生都想追到他,哪怕是同班她們也滿足了。

但主角——謝星檐對此淡然置之,只是淡定的走到位置上坐好。

「謝了。」

「沒事。」楊宇霆擺擺手,「哎,兄弟,下個月黎珊生日,她讓我請你去。去不?」

黎珊就是女生口中的校花,傳聞中謝星檐的女朋友。

謝星檐聞言蹙着眉,剛想拒絕,便聽楊宇霆說:「可說好了,要是拒絕的話,你自己去和她說,我不當那個炮灰。」

「哦。」

楊宇霆無奈,勸道:「你還是去吧,當面說清楚比較好。」

謝星檐想了想,勉強同意了。

「不過你真的要拒絕嗎,人家追了你一年了!」

「沒求她追。」

楊宇霆:「…………你注孤生吧,虧了你這顏值,偏偏長了張不會說話的嘴。」

「……你會說話不見有人追你?」謝星檐發出靈魂拷問。

楊宇霆佩服得五體投地了:「太不會說話了!行了,哥們先走了。」

楊宇霆說完就回自己的班級了,他本來就是來幫傳個話,順便幫某個佛系學霸定個位置的。

不會說話嗎,謝星檐本人不覺得,這不是正常回答嗎。

奚顏愣愣地站在教室外的走廊那,她其實很早就到教室了,剛到門口,就聽到同學說「謝星檐有女朋友」,她覺得心被狠狠扯了一下,生疼生疼的。

之後她就沒勇氣聽下去,就一直站在走廊外。

「哎,奚顏,怎麼站在這?進去呀!」說話的是奚顏的班主任——陳婷,教了他們兩年,現在還是教他們班。

「啊,老師好,我現在就進去。」奚顏問完好之後就進教室了。

奚顏進去的比較遲,所以沒什麼位置可以選了,只有兩個空位置,一個是謝星檐旁邊的,另一個是謝星檐後面的。

奚顏猶豫了一下,徑直走到謝星檐……後面的位置坐下了。

謝星檐在擦桌子,就沒注意到自己後邊多了個人,還是「熟人」。

奚顏看着他把桌子擦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紙巾不再變黑為止,他是不是有潔癖呀?

還真給奚顏猜對了,謝星檐有潔癖,還嚴重的令人髮指。

「好了,同學們,都坐好,安靜聽我說兩句。」陳婷站在講台上,說,「我叫陳婷,是你們以後的班主任,不管是認識我的還是不認識我的,我都只強調一遍,在我們班,要團結友好,以及要積極向上。還有不要做讓自己後悔的事,你們都是十七八歲的人了,做的事要對自己負責,對別人負責,懂不懂?」

「懂!」同學們異口同聲。

「好!現在我先安排兩個臨時班干負責班級的事,下周開始班干競選。有自薦的嗎?想的話就舉手……」陳婷環視一圈,發現沒人舉手,「既然沒人舉手,那老師就先指定兩位同學吧。奚顏,你先擔任一下臨時班長吧……可以嗎?」

奚顏受寵若驚,站起來應道:「可以。」

「那副班長就由……嗯,謝星檐,你來吧!可以嗎?」

「可以。」男生站起來應道。

「那行,等下奚顏你就負責到教務處落實好班級的作業本數量,以及把班級的花名冊整理出來,謝星檐你就輔助一下奚顏,好吧?」

「可以。」兩人異口同聲。

「行,再說件事,為了不麻煩,所以我們月考後再調位置,可以吧?」

「可以。」

「真乖。行,你們先自習吧。奚顏,星檐,你們去忙你們的事吧。老師先去開會了。」陳婷說完就走了。

「奚……奚同學,走吧。」謝星檐剛想叫人,卻發現自己沒記住人家的名字。

「好。」奚顏站起來,跟着出去了。

「嗯?是你?」謝星檐這才發現對方是「老熟人」。

「嗯,之前的事真的很抱歉。」奚顏再次道歉。

「沒事,走吧。」謝星檐說完就跨着大長腿走了。

對方的態度冷冷的,讓奚顏很是失落,但轉念一想,對方一直這樣,他們也就同班半個學期,對方沒記住她也正常,就想開了。

想開的奚顏忙追上前邊走得飛快的人。

但奈何他們身高差太大——一個一米八七,另一個一米六五,奚顏追了好久都沒追上。

等到教務處時,謝星檐已經在核實本子數量了。

奚顏喘了一會兒氣,說:「麻煩你了。」

對方點了點頭,一如既往的冷漠。

奚顏:……

「那我先把清算好的本子搬回教室吧,你留在這繼續清算?」奚顏剛想搬,少年阻止道:「不用,我搬,你留。」

「哦。」

謝星檐抱着一沓本子走了。

「算夠了嗎?」

不多時,謝星檐就回來了,站在奚顏後面出聲。

奚顏正數得認真,對方的聲音突然傳來,嚇了她一跳。

「夠……夠了。」

謝星檐也沒想到自己會嚇到她:「抱歉,嚇到你了。」

奚顏擺擺手,示意沒事。

「就這兩沓了。我們先搬回去吧?」

謝星檐看了看那兩沓本子,每一沓的數量都很多,他有點懷疑眼前這個身高才到他胸口、瘦瘦小小的女生,真的能搬到教室嗎?

「你可以嗎?不行的話我再來搬一次。」

奚顏看了看那沓本子,覺得應該可以,便答道:「可以的。」

對方都這麼說了,謝星檐也不好再說什麼。

奚顏剛開始搬時,覺得還蠻輕鬆的,但過了一會兒,她就覺得有點受不住了,教務處在一樓,教室在四樓,不遠不近的距離,奚顏第一次覺得自己的教室那麼遠。

謝星檐走得快,已經甩了她一大截距離了。

奚顏漸漸地體力不支,但還有一層樓,她只能咬牙堅持着了。

在上樓梯拐角時,有高二的同學在打鬧,鬧得太急,就沒看前方的路。奚顏又剛好停下,單腳站着,她抬起一條腿分擔書的重量,就這樣意外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