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是我記憶中的那座城
你是我記憶中的那座城 連載中

你是我記憶中的那座城

來源:google 作者:姜羽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羽誠 現代言情 簡安寧

她愛了他十年,最後換回的卻是家破人亡,鋃鐺入獄十年後,她心如死灰般走出監獄姜羽誠依舊不肯給她寧靜在他的步步緊逼之下,簡寧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也就是從那天開始,姜羽誠的心死而復生了他瘋狂地愛上了簡寧,他掘地三尺只為將她找回來姜羽誠,我寧可與你共赴黃泉,...展開

《你是我記憶中的那座城》章節試讀:

簡安寧說完,便抓住了簡安南的手。

”哥,時間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 ”她的話音清冷,卻沒有絲毫對姜羽誠的情緒。

這般冷靜的神情讓姜羽誠下意識地皺起了眉頭,他急匆匆地走了過來。直接擋住了簡安寧和簡安南的去路,這下簡安南有些不高興了,他的眉頭死死地皺了起來, ”姜羽誠,你還想怎麼樣? ”

簡安南的眸光里,已經透出了濃濃的殺意。

簡浩去世的那一年,簡安寧 ”葬身火海 ”。

事實是,簡安南和母親於秋寧忍着悲痛,將簡安寧從姜羽誠的手中救了出來。他們找了一具無名屍,讓她代替了簡安寧。

此後,於秋寧以身體不適為由選擇了住進敬老院。

只有這樣,才不會被姜羽誠懷疑。也只有這樣,簡安寧和簡安南才能在國外開始新的生活。

母親未雨綢繆整整一年,可卻怎麼也沒想到……

簡安寧和簡安南在機場被姜羽誠撞見了。

”姜羽誠,你要是再不滾!別怪我不客氣了! ”簡安南一看到他,就兩眼發紅。

父親住院,妹妹入獄。

而他,為了將公司奪回來,只能忍氣吞聲。

可這還不算完,姜羽誠已經把簡安寧逼上絕路了,卻還遲遲不肯給她一線生機。最後那夜,他將她折磨成了什麼樣?簡安寧長這麼大,從來都是被父母哥哥捧在手掌心裏。

她何嘗毫無尊嚴地懇求過別人?何嘗毫無尊嚴地跪在別人的祠堂里?

”我不走。 ”姜羽誠的聲音很是堅定,他看着簡安寧一字一頓地說: ”如果打我,能夠讓你好受點。儘管來吧。 ”

這話一出口,簡安寧笑了。

她依舊拽着哥哥的胳膊,目光平靜地看向了面前的姜羽誠。

”姜羽誠,我們沒必要打你。 ”她的聲音清冷,卻更是讓姜羽誠覺得脊背發涼。他忽然就慌了,一把拽住了簡安寧的手腕, ”簡安寧,我知道是我做錯了。這些年來,我愛的人一直都是你。我不愛陳霽月,我也不知道姜羽然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來陷害你,你相信我好不好? ”

他的聲音很沉,卻讓簡安寧的眉頭皺了起來。

她抬起手,將他的手直接甩開了。

隨後,慢悠悠地開了口: ”姜先生提這些陳年舊事做什麼?我都已經不計較了,你還放在心裏? ”

淺然的話音,沒有一絲一毫的波瀾。

姜羽誠突然呆了,他以為這些年她一定過得很不好。一定在回憶的旋渦里起起落落,可是簡安寧給出的態度,就好似在說別人的事情。那些過往曾經,已經再和她無關了。

”簡安寧。 ”他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反倒是簡安南有些不耐煩了, ”你還跟他廢話什麼?我們趕緊回去吧,奔波好幾天了。你需要休息。 ”

他的聲音很沉,卻更加讓姜羽誠的心跳加速。

簡安寧不砍他,可是手上的動作卻已經說明了一切。她輕輕地拍了拍哥哥的手腕,最後衝著姜羽誠笑了笑。

”簡安寧! ”姜羽誠的心忽然就慌了,他驚慌地看着已經轉身的她,話音卻好似丟棄了這些年所有的高傲, ”別走…… ”

拽住她的胳膊的那一瞬,簡安寧聽到姜羽誠用幾不可聞的話音對她說: ”算我求你。 ”

簡安寧的動作忽然就頓住了,她長這麼大,見過無數人和自己想像中大相徑庭。

卻第一次聽到他這樣說。

她錯愕地看着面前的人,瞳孔微微收縮着, ”姜先生,你說什麼? ”

她寫滿了不可置信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姜羽誠忽然就頓住了。他獃獃地看着面前的人,曾幾何時自己曾恨她入骨。可是如今呢?一想到往後餘生,他們便形同陌路。

他的心就好似刀割一樣痛。

”別走,算我求你! ”

當初那個高高在上的姜羽誠何嘗想過,有朝一日自己竟會將自己所為的臉面丟在地上,任由自己踐踏?

可是一想到,以後再也沒有她。

他便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

簡安寧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最後輕蔑地笑了起來, ”姜先生,這話您不該對我說。 ”

這些年,走走停停、兜兜轉轉,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

她經歷了多少,才和姜羽誠走到如今這一步。

與其不肯放過彼此的折磨,還不如就這樣永遠相忘於江湖。可是,如今他這又是什麼意思?簡安寧看着他,終於開了口: ”姜先生,我們已經回不去了。 ”

最真切的事實,就這樣無情地放在眼前。

姜羽然突然低下了頭,這一年多來他幻想過各種各樣的可能。

可當她這般冷靜地看着他,告知他,他們已經回不去了的時候,他還是心痛到快要窒息。

簡安寧說完,就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像是最簡單而有力的安慰,卻更加讓姜羽誠想要落淚。

”哥,我們走吧。 ”簡安寧拿了行李,小聲地叫了一聲簡安南。兄妹兩人就這樣和姜羽誠擦肩過去,他聽到她小聲地安慰簡安南, ”都已經過去了,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 ”

十七八歲的時候,她尚且是個不懂事的小丫頭。

可是十一年過去了,是一年裡,她終於在姜羽誠的逼迫下成長,看清現實,獨當一面。

姜羽誠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了,他如同被抽走了魂魄一般。

一步一步地跟在簡安寧和簡安南的身後,他想哪怕只是多聽她說一會兒話,自己也不會這般孤單。

是啊,他太孤單了。

這個世界上除了她,再也不會有人將一顆真心剖出來給他了。

可是那時候的自己竟然以為,她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壞,最惡毒的女人。

”先生! ”程沐找到姜羽誠的時候,他正如行屍走肉一般跟在簡安寧和簡安南的身後。程沐有些驚慌地看着他,最後小心翼翼地開了口: ”您還有個會…… ”

”推掉。 ”

他的聲音低迷渾厚,卻讓面前的人渾然一怔。

程沐不可置信地看着姜羽誠,從他入職以來就沒聽過這麼荒唐的要求。

因為……

姜羽誠是個不折不扣的工作狂魔,除了偶爾走神以外。他的大部分時間,都將自己埋葬在工作當中。

以前程沐也不懂,可是後來他聽人說……

唯有這種方法,才能夠讓他暫時忘記自己日夜思念的那個人。

他覺得,姜羽誠很可憐。

沒有朋友,沒有親人。

”先生,我們現在去哪裡? ”匆忙安排好了會議,程沐小心翼翼地跟着姜羽誠上了車。可是車子還沒發動,他就聽到姜羽誠自顧自地開了口: ”跟上前面那輛車! ”

這下,程沐可謂是瞠目結舌。

他錯愕地看着面前的人,最後不可置信地問他: ”您讓我把會議推掉,就是為了跑到異國他鄉來玩尾隨的? ”

一時間太過驚訝,就連程沐都沒控制住口無遮攔。

姜羽誠側過臉來,冷冷地睨了他一眼: ”如果你不幹,可以在異國他鄉辭職。 ”

他的聲音很冷,可是卻那樣的堅定。

程沐突然識趣地閉了嘴,姜羽誠很少用這種開玩笑似的口吻說話,聽上去他的心情還不錯。

”簡安寧,等等我…… ”姜羽誠坐在位置上,口中一句念叨着什麼。

也不知究竟過了多久,車子穩穩噹噹地停在了一處宅院門口。

屋外種了幾棵櫻花樹,悠長的小徑由石板鋪成。

是簡安寧喜歡的那種風格,復古卻安靜,好似在這喧鬧城市裡唯一的一處凈土。程沐將車子停了下來,還未來得及開口,就看到簡安寧和簡安南推門下了車。

哥哥溫柔地跟在妹妹身後,小心翼翼地為她取行李。

姜羽誠坐在車裡,看着她眉梢上揚起的笑容一時間失了神。

反倒是剛才跟在他身邊的程沐,瞠目結舌地看着這一幕, ”她……她…… ”

他支支吾吾好半天,隨後有些篤定地說: ”是墓碑上的那個人。 ”

多麼完美的金蟬脫殼呀,若非自己這次出差,若非他在人群中一眼就認出了她。恐怕他們這輩子,都不會再有任何交集了。

”去給我查查她。 ”他的聲音很低,縱然他知道自己對她做過什麼,縱然他知道簡安寧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他還是要靠近她,就好似飛蛾撲火一樣。他渴望溫暖,更嚮往溫暖。

”先生,你為什麼不直接下去?去跟她解釋,又或者…… ”

程沐的話忽然頓住了,因為就連他都知道當年的姜羽誠究竟有多混蛋。

成為他的助理之前,他也和每個寧城的人一樣。

指着報紙上的那個男人,將他痛罵一頓!

可是,當他成為姜羽誠的助理之後。他反而不那麼討厭他了,姜羽誠這個人嫉惡如仇。從他如今的種種表情來看,大概自己也曾經身陷其中吧?

”我想,接她回家。 ”他的聲音很低,卻透着幾分真摯。

程沐忽然就緘默了,茫茫人海里,要想找到一個人與自己相伴到老,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兩個人說話之間,簡安寧已經進了院子。

她匆匆忙忙換了一雙拖鞋,便坐在了院子的櫻花樹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