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擬造世界之原神
擬造世界之原神 連載中

擬造世界之原神

來源:google 作者:奧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奧崽

原神,21世紀所發行的一款遊戲,但,原神遊戲這個虛幻世界是否也可以通過某種手段推進衍生出平行真實的原神世界呢?展開

《擬造世界之原神》章節試讀:

留雲真君:[關於界外三神,我們知道的並不多,有關它們的記載也是少之又少,在已知的記載中,它們是來自〈世界之外的客人〉,並且在〈黑暗〉侵蝕這片土地的時候幫助我們擊退〈黑暗〉,再多的就沒有了,而且關於它們的記載也是突然冒出來的,在數千年前並沒有關於它們的記載,直到三百年前,有關它們的記載才浮出水面。]

怙:[多年以前不存在的記載,卻在近百年間出現?聽起來似乎是有人刻意為之?算了,還是說說〈世界之外的黑暗〉吧,具體指的是什麼?]

眾人陷入沉默,似在回憶往事,唯有空和派蒙還有怙一臉懵逼的等着,良久,削月筑陽真君臉色有些難看:[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據說那時尚未設立七神之位,〈黑暗〉便已經潛伏於此方大地之上了,後來因為某種原因,設立了七神之位,將大地劃分七等,七神的職責便是守護與管理自身所屬的區域,而那時候群魔並起,無數魔神都想爭奪一個神位,這,便是魔神戰爭的由來,他們都有不同的理由,或是為子民奪得一方凈土,或是霸凌一方享盡世間尊崇信仰,但是,在魔神戰爭後期,意外,發生了……]

理山疊水真君:[潛伏已久的〈黑暗〉,亮出了它們的爪牙,魔神戰爭令提瓦特的總體戰力大幅下降,它們捉住了這個時機,對提瓦特發動侵蝕,雖然我們及時停止內戰一致向外,可它們實在過於強大,我們節節敗退,大地被侵蝕,無數魔神陣亡,局勢一面倒。]

怙:[時機?到底是它們蓄謀已久呢?還是因為有所忌憚才遲遲沒有動手,而你們的內戰又恰巧讓它們看到機會。如果是蓄謀已久,你們的魔神戰爭起因是因為七神之位,這七神之位的設立又是因何而起?是有人看出了它們的打算?可若真是如此,又為何採取「內戰」的形式來分配神位?如果是因為忌憚,那麼,它們忌憚的是你們?還是它們之中的某位存在?這些〈黑暗〉,都來自同一世界嗎?]

留雲真君:……[不……不清楚。]

她從來沒有想過這些,聽怙這麼一說,倒也覺得奇怪

怙:[如果它們忌憚的是你們,那麼你們的內戰倒確實能給他們帶來壓力,魔神戰爭期間,你們損失了多少戰力,才讓它們有了動手的念頭?]

削月筑陽真君有些不自然:[三……成左右吧。]

怙:……[只是三成應該不至於讓它們動歪心思,三成戰力的損失不應該會導致一面倒的局勢?或許,它們忌憚的,是它們這些〈黑暗〉中的某些傢伙,這樣想的話,就可以確定它們並非來自同一世界,或者說並非屬於同一陣營,但既然如此,它們又為何突然敢對你們下手?難不成令它們有所忌憚的存在出了什麼意外?或許不應該執着於它們侵略的原因,它們的目的才是關鍵,它們不會無緣無故對此方世界發動侵略,總不會是想統治一方天地,稱雄稱霸這種無聊的理由吧?]

眾人:……

好傢夥,你還真就無欲無求了唄?貪婪是無止境的,你怕是沒見識過世間百態,你無欲無求也不要把所有人都當成無欲無求的傢伙啊!服了,這種傢伙是怎麼活到現在還沒被陰死的?

眾人在心中一陣吐槽,要不是打不過這貨,都想給它來一場愛的教育了,不然出了璃月被人拐了還得幫人數摩拉呢

怙看着這群盯着自己看又不說話的傢伙感到疑惑,但它沒有太過在意:[說起來,你們雙方實力懸殊,是怎麼取得最終的勝利的?]

理山疊水真君:……[忘了]

留雲真君:……

削月筑陽真君:[或許是太過久遠,我也忘了……]

怙:……[你們不記得界外三神,假設界外三神真的存在,那麼你們遺忘的那場「勝利」是否與界外三神有關?就像你們遺忘界外三神一樣,將它們與那場「勝利」的戰爭一起,被「掩埋」。]

萍姥姥:[你是說,有人故意抹去了與界外三神有關的一切?]

怙輕輕點了點頭

甘雨:[可是,誰有這番能耐呢?能抹去這麼多人的記憶……]

魈看了看泛着些許黑氣的手掌,若有所思……

怙:[算了,糾結這些也沒用,我先走了。]

派蒙:[你為什麼想知道界外三神跟世界之外的黑暗有關的事情呢?]

怙沒有立刻回答,而是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我不知道]

眾人:……

擱這耍我們呢?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除了自己的稱謂,還有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我什麼都不知道,所以,我想知道一切,我的旅途……總需要繼續行走下去的理由,我現在不知道,或許,曾經的我知道,所以我要先找回曾經的我,然後再找回行走下去的理由,有緣再會吧!小傢伙們。]

看着怙離開,眾人陷入了沉默。

魈最先開口:[走了。]

然後自顧自的消失在原地

理山疊水真君:[就這麼走了嗎?唉!璃月,歷經數千年的蛻變,已經不再是那個暗淡的璞石了啊!數千年的打磨,如今已是熠熠生輝的寶石了,也許下一次到來,又將變得更加耀眼,罷了罷了,不如歸去,不如歸去。]

留雲真君:[既然那個傢伙這麼看得起你們,我也不好多說什麼,但這不代表着我認可你們了,我還是會繼續觀察你們,以確認你們是否真的有帶領璃月走向更加輝煌的道路的能力。]

削月筑陽真君:[希望你們說到做到……]

凝光:[呵呵,那是自然。]

萍姥姥:[好啦,收尾的工作就交給你們這些年輕人了,我老婆子就不摻合了。]

眾仙離去,七星也各司其職,魔神復蘇的小插曲也由此而終,而在怙離開的時候,空也跟着離開,他知道怙要做什麼,畢竟他們有共同的目的

往生堂門前……

鍾離:……[方才那一戰,我也看到了,閣下當真實力不俗。]

鍾離神色複雜的看着怙

[你是岩神閣下吧?]怙直接開門見山

[鍾離就是岩之神???]派蒙一臉難以置信,空只是稍微驚訝,但很快就平靜下來,似乎是早有懷疑

[出乎意料,到底是哪裡露出破綻?明明我們之間的接觸並不多。]鍾離淡定開口,他似乎並不驚訝怙識破了他的身份

[沒什麼,瞎猜的,但你的力量……為何變弱了?]

[敏銳的察覺力,我有點看不透你了……]鍾離有些驚訝

[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

[……]

[不能說就算了,我這次來,是想向你挑戰]

[嗯……倒也可以,這邊不太合適,如若可以,請隨我移步孤雲閣。]鍾離略微思索,便給出了回應

[請。]

一行人走在前往孤雲閣的路上,怙撇了撇身後跟着的空和派蒙

[你們不是有事要問嗎?]

[不用了,已經確認過了。]空知道怙指的是什麼

[可你明明什麼都沒說啊!]派蒙有些不能理解

[這幾天和鍾離先生相處,多少有些了解了,看來旅途還得繼續,說起來,怙旅行的理由是挑戰七神,可你為什麼想要挑戰他們?]

[只是與某個傢伙的約定而已。]

…………

孤雲閣,西南處,這裡的場地相對於孤雲閣的其它地方來說,顯得格外寬闊,周邊被岩錐包圍,彷彿一個天然的決鬥場

[聽說孤雲閣是岩神閣下你投下的岩槍所致,別緻的風景,倒是不錯的場地。]

[呵呵!你喜歡就好,我的實力確實如你所說,大不如前,希望不會讓你失望,權當消遣。]

[可以開始了嗎?]

[你是客人,你先請。]

怙沒有跟他客氣,直接拔劍發起攻擊,右手持劍,蓄力,刺出,速度極快,鍾離不敢怠慢,一柄岩槍出現手中,向上橫挑將怙擊退,怙落地瞬間調整身形,又猛然踏步沖向鍾離,沒有絲毫停滯,行雲流水,它以極快的劍速斬擊攻擊鐘離,鍾離也不甘示弱,長槍連刺,橫掃,雖然攻擊速度比不上怙,但是長槍的長處卻剛好彌補了這個缺點,雙方都沒有使用元素力,但是怙的力道比鍾離更盛,即使長槍佔據攻擊範圍這個優勢,也沒有讓鍾離壓制住怙,鍾離長槍連點,怙一一擋下,怙剛將鍾離的長槍抵開,鍾離便順勢轉動長槍,以槍尾由下向上挑,攻向怙,怙眼疾手快,向後空翻躲了過去,但鍾離沒有放棄乘勝追擊的機會,調轉槍刃一記橫斬,此時怙的身形還在空中,難以躲避,怙沒有驚慌,劍尖刺向槍刃,借力向後退去,後退期間,怙毫不猶豫將手中兵刃投出,鍾離甚至沒有反應過來,來不及收回長槍抵擋,鍾離手中黃光乍現,於身前一揮

一道岩元素衝擊波向著怙襲來,同時,鍾離的身上浮現一個黃色護罩,怙的劍刺在護罩之上,被彈飛出去,而護罩也出現了裂痕,怙剛落地,岩元素衝擊波便襲了過來,怙抬腳猛的一跺,同樣不可小覷的力量與衝擊波撞在一起,發出陣陣轟鳴,劇烈的能量衝擊使地面凹出一個深坑,怙接住被彈飛出去的劍,突然,它像是察覺到了什麼,猛的抬頭望去,一顆巨大的岩石從天而降,隨着接近顯得越來越大,其上散發著強大的岩元素力量,看着這顆巨大的岩元素造物,彷彿……這,就是一方世界

怙面對着無上威勢,臉色並沒有絲毫變化,將力融入劍中,主動迎上,類似於斬殺奧賽爾的劍招再次出現,一斬,巨岩崩碎,化作無數碎屑落下,場上灰塵瀰漫,也不再傳出聲響,靜得出奇

[這……這是打完了嗎?誰贏了?]

[不清楚,但……感覺它變弱了。]

[誰?你是說鍾離嗎?]

[鍾離又沒有在我們面前露過手,我怎麼知道他原本什麼實力?我說的是怙,它的力量比起面對奧賽爾的時候弱了許多,是故意手下留情嗎?]空的眼中透露着疑惑

塵埃散去,兩道身影顯露出來,鍾離單手持槍,槍刃抵在怙的心口處,怙右手持劍,劍刃架在鍾離的脖子上

[這……這是……平手嗎?]

[總感覺它有所保留。]空皺着眉頭思索着什麼

怙似是聽到了空的話[我並沒有保留,我並不是時刻都能「超常發揮」的,要說保留應該是這個小傢伙才對,他跟上次見面相比虛弱了許多。]

鍾離:[呵呵……]

派蒙:[說起來,鍾離好像有六千多歲了吧?怙還叫鍾離小傢伙,太沒禮貌了吧。]

怙:[只是六千餘歲,那毫無疑問我是長輩。]

眾人:……

[這傢伙對於長輩的地位很執着呢,明明看上去就很幼稚]派蒙小聲跟空嗶嗶

空看了看怙的模樣,突然覺得這可能是派蒙這輩子說的最正確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