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門後娘:靠異能帶兩崽呼風喚雨
農門後娘:靠異能帶兩崽呼風喚雨 連載中

農門後娘:靠異能帶兩崽呼風喚雨

來源:google 作者:歲月如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王虎兒 蘇瑾兒

蘇瑾兒一朝穿越,莫名成了兩個孩子的後娘居然還有兩個軟軟的萌崽崽還養沒關係,我有雷系異能在手,呼風喚雨,樣樣行的通沒飯吃,點石成飯頓頓香;極品鬧,我有神力誰不怕;來鬧事,虐渣最能解壓!做生意,種田,建房子···日子過的那叫一個風生水起!誰敢阻擋她的種田大業?直接撂翻!崽崽們野蠻生長,哎哎哎!展開

《農門後娘:靠異能帶兩崽呼風喚雨》章節試讀:

村民們,在大家的眼中,此刻的蘇瑾兒,已經是一個死人。

大家好奇,這蘇瑾兒偷的漢子是誰!

「咱們村裏面吃百家飯的傻大個!」

陳翠花的腦海里,已經想到這個替死鬼,就是說他,即便是抓到他,這傻大個瘋瘋癲癲,根本做不了證!

村民們一時之間,都陷入安靜。

死一樣的安靜,大家都不敢相信的看向蘇瑾兒。

蘇瑾兒此刻看向陳翠花,陳翠花倒是會隨便找人,竟然找了一個傻子。

一個傻子,即便是讓他說,也辯不了黑白。

傻大個被找過來,口水流的下巴都是,那髒兮兮的模樣,混沌的眼神,看起來像是一個傻了很久的人。

陳翠花看向蘇瑾兒,得意的很。

「就是他,怎麼,你還要給一個傻子辯解什麼?」

村民們大驚,瞅着蘇瑾兒的眼神,都帶着不可置信,這可是一個傻子,蘇瑾兒居然看得上一個流口水的傻子!

陳翠花這個時候,正好見着傻子手中握着的荷包,她怎麼都找不到,沒想到居然被傻子給撿到,這倒是老天都幫她。

「你個賤婦,他手上攥着的荷包,那是你給我做的,上面破了一個口子,我讓你給我縫,結果荷包怎麼跑到這傻子的手裡了!」

村民們都不由得看向這陳翠花,再看向那傻子手裏面的荷包,好像真的是陳翠花的荷包,又聽的陳翠花這麼說,大家信了大半。

「怎麼,如今證據有了,人也有了,你自己說的浸豬籠,這話還算數嗎?」

陳翠花冷笑着,彷彿一切都在手中掌控。

蘇瑾兒盯着陳翠花,此刻是失望透頂的樣子。

這一幕,都是被村裏面的人看在眼裡。

大家都忍不住懷疑,即便是到這個時候,蘇瑾兒還是不肯承認。

蘇瑾兒此刻心中默念的天氣,此刻已經烏雲密布。

冷風揚起,嗖嗖的寒氣降臨!

村民們看向天,又看向陳翠花,大家滿眼疑惑。

只聽得蘇瑾兒緩緩開口,「娘,你居然真的找人來誣陷我,這種事,我以為娘會慎重,可是即便是找了一個傻子,都要誣陷我。」

村民之中,有人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面露疑惑的說道,「怎麼這天突然陰了?」

眾人皆是想起,這王家媳婦,剛才口中說的話。

難道說王家媳婦,當真是被冤枉?

這,這要是被冤枉,連老天都看不過去,他們這些人,豈不是當了陳翠花的幫凶?

陳翠花知道剛才蘇瑾兒說的話,不過是陰了個天,瞧瞧大家一副被嚇死的樣子。

真是膽小如鼠!

陳翠花心裏面其實害怕的很,可她知道,若是被蘇瑾兒拿捏了,什麼老天,真要是被拿捏的狠了,這便是完了!

「不過是區區一個陰天,怎麼,蘇瑾兒,你真的以為老天都會幫你不成!」

陳翠花看向蘇瑾兒,她不相信,這樣的天,還能真的突然打雷,下大雪不成?

不少村民注意到,只是陰了天,確實沒有見着雷和下雪。

蘇瑾兒看向天,落下淚水。

「蒼天,我蘇瑾兒沒有做對不起王家的事,請蒼天為我做主!」

蘇瑾兒悲涼,聲音都好像被傳到很遠的地方。

村民們這下看向蘇瑾兒的眼神,那都是帶着驚懼,難道說蘇瑾兒真的被冤枉,竟然讓蒼天都察覺了?

蘇瑾兒此刻,心中默念,她的金手指,威力不強,可在強行下,也是不得不強行啟動!

陳翠花沒有想到,此刻隱隱察覺到,雷聲就好像在耳邊,那冷寒之氣,正在蔓延。

她不得不考慮到,蘇瑾兒是真的被侵豬籠的話,當真天降雷電,大雪而下,那她可怎麼辦!

蘇瑾兒的面色越來越蒼白,強行使用金手指,被反噬的厲害,她都不能保證,雷是不是真的降下,雪是否會出現。

陳翠花害怕了,她本來就是胡說八道。

村民們對發生的異象,他們看向陳翠花,這陳翠花神色懼怕,眼神之中透露着害怕,他們都不傻,一下子看出來點什麼東西。

大娘率先站出來,怒不可遏。

「好你個陳翠花,你說自家的兒媳偷漢子,怎麼現在你那麼害怕!」

「就是,你要是真的冤枉兒媳,趕緊道歉!」

「這老天明示的還不夠明顯,陳翠花你眼睛瞎了,看不到?」

村民們現在覺得,這陳翠花都差掛在臉上,她就是在胡說八道了。

伴隨着村民們的義氣出聲,仗義執言,層層烏雲密布的天,冷颼颼的風,居然開始消散,來的是這樣的明顯。

村民們的心頭都不由得起了火,那老大娘更是來到豬籠跟前,手中拿着去地里的鐮刀,上去幾鐮刀下來,將那豬籠給破壞了!

「什麼浸豬籠,我看你兒媳婦就是被冤枉!」

隨着大娘的話,烏雲散開,萬里晴空。

沒有人注意到的是,蘇瑾兒幾乎穩不住的身子,搖搖欲墜。

其餘的婦人,他們趕緊過去攙扶着蘇瑾兒,見着她瘦弱又冒着冷汗虛弱的樣子。

她腿上的傷這麼嚴重,剛剛又被她婆婆那麼誣陷,整個人像是從水裏面撈出來的一樣,凄慘又可憐。

蘇瑾兒發現,她的金手指還不能完全掌控,不然剛才是真的會打雷,下大雪。

陳翠花剛剛能感覺到,那就是感覺雷聲就近的感覺。

她也是被嚇到,對蘇瑾兒生了恐懼的心思,別說是弄死蘇瑾兒,生怕老天察覺到她惡毒的心思。

「娘,我真的沒有,你找來的人,他手中的荷包,本就是一個空荷包,兒媳我都說了,準備給娘縫一個好的。」

村民們,現在沒什麼不信王家媳婦的。

這傻子被帶過來一會兒了,只跟經常給他飯的人熱切的傻笑,那口水又流了一地,根本沒注意蘇瑾兒。

一個傻子,真要是有什麼,自己就會湊上來。

蘇瑾兒被冤枉,大家都心裏面清楚。

這陳翠花作妖,真是不喜這兒子娶回來的兒媳。

陳翠花可不想死,她眼見着大家都信任這蘇瑾兒,又顧及着老天睜眼,她冷哼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