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女帝重生霸道護夫
女帝重生霸道護夫 連載中

女帝重生霸道護夫

來源:google 作者:腰上別塊兒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秋雲兒 秋無雙

秋無雙乃尊貴的神醫女帝,卻在輪迴轉世之時因為靈魂太過強大而被迫捨棄了一魂,因此易展開

《女帝重生霸道護夫》章節試讀:

而秋無雙離開了庭院之後,直接找人準備了一匹快馬。
一路快馬加鞭,趕到了京城,蔣丞距離京城的距離大概半個時辰。
等到她來到京城的時候,感覺身子都快被馬兒都散架了。
可是秋無雙顧不得那麼多,得趕緊去丞相府把葯拿過來。
將馬兒寄宿在城樓邊上的酒家,便朝着丞相府走去。
而此時的丞相府後院之中,秋雲兒笑嘻嘻地道:「三姐,你說那個小野種會不會因此死了呀?」
「噗嗤!
你說她怎麼那麼笨,連我是裝病都看不出來,還在這裡細心照顧一夜,害得我覺都不能睡,困死了。」
小女孩長得比較清秀,臉蛋很精緻,七色紅潤,哪有半點生病的模樣?
語氣中透着濃濃的嘲諷之意,像是做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一般。
「這次我們幫她解決了那個小野種,你說他是不是會特別感謝我們?」
她眼角都帶着笑意,他的面前坐着一個身穿粉色羅裙的女子,外面穿着紅色的披風,芊芊玉指輕輕拿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
秋花落聲音平淡的道:「他確實應該感謝我們,畢竟我們替她做了她一直想做卻不敢做的事。」
既然秋無雙那麼討厭那個野種,那麼自己就幫她一次。
明明那麼多年,天天說著,如何厭惡那個小野種,卻始終不下手,既然秋無雙狠不下心,那自己便推她一程。
若是秋無雙知道了一定會特別感恩的吧?
想到這些,她嘴角掛起了冷笑。
然而卻突然聽到嘣的一聲,像是什麼重物倒地一般。
兩人嚇得心尖兒微顫,疑惑地看向門外,秋花落的笑容也逐漸收斂起來。
站起身,皺了皺,秀眉眼底都是冷冷的寒光:「走出去瞅瞅,看看是哪個不要命的擾了我們的雅興。」
此時丞相府門外,秋無雙雙手附和站在那裡,而面前正是丞相府的大門早已倒塌,灰塵飛舞,邊上的下人一個勁的扇着面前的灰塵咳嗽着。
透過那朦朧的灰塵,秋無雙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前世的種種如同魔咒一般在腦海中盤旋。
秦家全部死了,博簡在自己的面前被凌遲致死,還有當初秋滑落告訴自己的每一字,每一句,如同一把把鋼刀扎在心口。
那些痛痛入骨髓, 那些恨恨入心底,永生永世都難忘。
秀拳緊緊握起,無盡的悔恨,幾乎將秋無雙的理智吞沒。
掌心被他因為太過用力指甲嵌入肉中,血色的痕迹暴露出來,也未曾察覺半分痛楚。
秋滑落,我曾說過要你血債血償,天道輪迴,今日我秋無雙回來了,帶着那滿心的不甘,帶着那曾經的怨恨,來向你索命了,準備好了嗎?
這一生我會將你賦予我的一切,千倍萬倍的還給你,我不會讓你死的那麼簡單。
「姐姐!」
秋雲兒沒有發現秋無雙的異常,只是看着眼前的一幕,震驚的喊出了聲。
很快又恢復了天真可愛的模樣,跑過去伸手就要去拉秋無雙。
「姐姐,你是來看我的嗎?」
說著還假裝咳嗽了兩聲,身形晃了晃,似乎很虛弱的模樣。
秋無雙已經在拉扯間把脈完畢淡淡地收回自己的手,直接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呵!
不是已經病入膏肓了嗎?
嗯?」
這一下秋雲兒被嚇傻了,一邊掰扯求無雙的手,一邊喊到。
「姐姐你你做什麼呀?
我是知道姐姐過來了,即便難受也過來迎接,為何要這般?」
聽着秋雲兒的話,秋無雙痛苦的閉了閉眼,再度睜開裏面,清明一片。
實在是想不通自己對秋雲兒那麼好,為什麼她要幫着秋花落。
若不是因為秋雲兒,自己又怎麼可能給秋滑落那麼多可乘之機?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平復心中的怒火,換成提着她的衣領,直接拖着朝池塘邊走去。
如今的荷花池早就已經沒了夏季的繁華,只有乾枯的荷葉飄在那清冷的水面。
秋雲兒無論怎麼掙扎,都如同破布一般被推着往前走。
整張臉更是煞白一片:「姐姐你要做什麼?
我身體不好,你快放開我,我受不了了……」 話音剛落,就被秋無雙直接提着丟進了荷花池,這一幕嚇壞了周圍的所有人。
而秋雲兒掉下去後嗆了兩口水,便不停的撲騰呼喊着:「救…救我,我…不會游水!」
這一刻秋花落也回過神來了,大聲的喊着:「快來人啊,快來人啊,雲兒落水了!」
他的聲音裏面是那麼的着急,甚至帶着悲傷。
那些護衛聽到呼喊趕緊跑了過來,想要上前營救,但是卻被秋無雙直接攤開手臂攔在那裡。
聲音如同吹着寒冰:「誰敢下去救?
試試看!」
這一下秋花落可急壞了:「姐姐,你究竟要做什麼?」
秋無雙冷笑道:「不是說她病了嗎?
不是說很嚴重嗎?
還用我的名義將所有的傷風發熱的葯買了過來,既然這般,不如直接將這件事情做實如何?」
「今日誰若敢救她,我便殺了誰!」
秋花落明明知道自己不在,簡兒會在寒冬里等自己一夜。
可是她明明知道的情況下,卻完全不向自己透露,那麼小小的身子在那麼冷的天里哆哆嗦嗦的等自己一夜光想到這裡,心就如同被針扎一般的疼。
而自己呢,在做什麼竟然守着一個裝病的人照顧了一夜。
只要想到他,帶着期盼的眼神,到最後失望再到最後的煎熬,不吃飯秋無雙心疼到身形都有些顫抖。
所以簡兒受的苦,秋雲兒必須承受!
而秋花落眼神閃了閃,立刻可憐兮兮的道:「姐姐,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那些葯不是你讓阿春去買的嗎?」
秋無雙轉過頭冷冷的笑了:「沒關係,你可以儘管狡辯,我不介意打到你承認為止!」
兩千年前自己敢擅闖皇宮,殺了昏君,如今這丞相府一個小姐,要弄死也是輕而易舉。
聽到秋無雙的話,秋花落臉色驟然一變:「姐姐!
你……」 此時秋滑落,完全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什麼秋無雙會變了這麼多?
根本無法與她交流,這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
讓她有了如此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