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女神的絕世保鏢(書號:4237)
女神的絕世保鏢(書號:4237) 連載中

女神的絕世保鏢(書號:4237)

來源:google 作者:楚江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江雲 謝語嫣

簡介:茅山道觀里走出的絕世高手,一本陰陽五行訣,一塊神秘的玉佩,是機緣巧合,還是另有隱情?展開

《女神的絕世保鏢(書號:4237)》章節試讀:

「小雅同學,你太客氣了,你看咱們這飯也吃了,又是同桌,那咱們就是朋友了,以後就不要和我見外了,叫我楚江雲就可以了,嗯?」

「那你也叫我小雅就可以了。」

「行!」

恰在此時,謝語嫣不知從哪拋過來,雙手杵在桌子上,說道:「楚江雲,你還真是不客氣啊,拿着盈盈的家的錢,養着自己的女人,這日子可真舒坦啊。」

茹小雅面色通紅道:「語嫣同學,你誤會了,我……我們只是同學而已。」

「是嗎?你也不看看,這食堂里的情侶們在你們兩人的面前都黯然失色啊。」

楚江雲往周圍看去,還真是看到一對對奇怪的眼神,無辜道:「他們愛怎麼想,怎麼想,我說語嫣,請注意場合,不要亂說話。」

謝語嫣這才壓低聲音道:「楚騙子,我一定會告訴盈盈的,你就等死吧,哼哼。」說罷,謝語嫣轉身離開了。

茹小雅滿臉疑惑道:「這是怎麼回事?你認識謝語嫣和任盈盈同學?」

楚江雲撓撓頭道:「那個,算是認識吧。」

茹小雅輕嘆一聲道:「原來如此,我還有點事,我先走了。」

看着茹小雅遠去的消瘦背影,楚江雲一臉無辜,謝語嫣,你這妞真不是個善茬。

沈家豪和一干小弟正好路過食堂,突然見謝語嫣和楚江雲交談,還一副很熟的樣子,依稀還聽到任盈盈三個字,讓沈家豪一下子怒火攻心,他媽的,這小子,是什麼來頭,老子都不敢動的女人,他還這般吊樣,不能忍啊。

楚江雲正鬱悶之時,突然發現自己被沈家豪堵住了去路。

沈家豪斜叼着一支煙,說道:「小子,知道我是誰嗎?」

楚江雲搖搖頭道:「不知道,反正肯定是你媽的兒子,至於你爹是誰,這個我真不知道。」

「好,好,好得很,呸!」沈家豪吐了掉嘴中的眼,面色鐵青,剛才楚江雲之言,讓周圍的人好一陣嘲笑,沈家豪簡直抓狂了,這小子是死豬不怕開水燙,看來只好動粗了。

沈家豪往左右遞了個眼色,自己卻退後一步看戲,既然你不識貨,我就打到你識貨為止。

瞬間就是四五個拳頭砸來,楚江雲心裏正煩躁,一時下手稍重,手一揮,五個人的臉上全是巴掌印,地上掉落七八顆牙齒,還帶着猩紅的鮮血。

「啊!」一聲聲慘叫傳遍食堂的每個角落,這裡是沒有保安的,只有食客和看客。

「嗯?」沈家豪原本正得意着呢,哪知人生的大起大落來得如此之快,若說劉海被他偷襲,那算巧合,可現在呢,沈家豪深深知道王強的身手,跆拳道五段,平時兩三個壯漢都近不了身,怎的今日遇見了一個怪胎,莫非王強這小子昨晚亂搞,身子被抽空了?

楚江雲拍拍手,對沈家豪說道:「我看他們是你的拜把子兄弟,不同甘共苦,恐怕過意不去吧。」

沈家豪只是個花架子,平時仗勢欺人只是因為家裡的背景而已,此時見到楚江雲壞壞的笑容,竟然有些怕了,「你,你要幹什麼?」

「你說呢?」

沈家豪變色變了又變,突然他冷冷一笑道:「別以為老子怕了你。」

楚江雲看着沈家豪身邊的椅子,點點頭道:「嗯,這才像個樣子嘛,來,打我!」

沈家豪突然抄起一把椅子,對着楚江雲的頭部掄去,然而,當椅子還停留在半空之時,楚江雲只是單手一抓,沈家豪再難進分毫。

「有些蠻力!」沈家豪心裏想道。

掙扎幾下沈家豪進不得,只想把椅子拉退回來,反覆幾下之後,沈家豪臉紅鼻粗,一狠心,往後狠狠用力。

然後,很不幸,楚江雲放手了,如果說狗吃屎是最難堪的一幕,像烏龜一樣四仰八叉同樣讓人諦笑皆非。

沈家豪艱難地爬起來,看着周圍嘲笑的眼光,怒吼道:「笑,笑尼瑪,再笑爺把你嘴縫上,哎喲,楚江雲,你給老子記着!」說罷,灰溜溜走出了食堂,這臉丟大發了。

楚江雲聳了聳肩,說道:「沒辦法,誰讓我心情也不好呢。」

能將水木一霸吃虧,楚江雲也算小有名氣了,至少暫時是這樣的,不過對於看客來說,他們擔憂的不是楚江雲接下來的下場會有多凄慘,他們關心的是,能不能趕上這樣的好戲,這真是個寂寞的世界,多點新鮮事,多好呀。

任盈盈聽着謝語嫣講述着楚江雲的壯舉,恨恨說道:「楚騙子,我倒希望他能吃些虧才好呢!」

謝語嫣壞壞一笑道:「是嗎?我怎麼感覺你這話是害怕他吃虧,盈盈,你老實給我說說,你是不是喜歡上這小子了,要不然怎麼心不在焉的?」

「哪有,你看他那樣子,就一個弔兒郎當的人,這才剛進學校一天,就開始惹禍,還有,你沒看見他看老巫婆的眼神,色狼!」

「有嗎?我怎麼覺得老巫婆和楚騙子眉來眼去的。」

「眉來眼去?語嫣,你什麼眼神?有時候我都覺得老巫婆是個不食煙火的怪物。」

任盈盈吃了一塊巧克力,接著說道:「語嫣,你說沈家豪這小子吃了虧,會怎麼修理楚騙子?」

「還能怎麼滴,麗都俱樂部那麼多打手,我想沈家豪這小子一定會找幫手,對嗎?」

任盈盈點點頭道:「沈家豪他爸專賺黑道錢,說不定還真會被你料中,不過話說回來了,靠他爸撐腰,本小姐還真是瞧不起他。」

「我說任大小姐,從小打大你瞧得上的人可真沒有。」

「你不算一個嗎?」

謝語嫣笑道:「去,一邊兒去,哎,吃得真飽啊,你說楚騙子會不會看上茹小雅了?」

任盈盈小嘴一翹,說道:「不會吧,這麼快?難道是同病相憐,惺惺相惜?不行,拿着我家的錢,泡喜歡的妞,不能忍,我決定了,要對他嚴加管教!」

「嘻嘻,好唉,又有好戲看了。」

「得了,得了,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下午只有一節課,太爽了!」

「呀,你不說我還真忘了,今兒去哪玩?」

任盈盈伸了個懶腰道:「哪兒也不去,我決定回家睡覺!」

「噗!」

下午的課是一門選修課,按照選修課必逃,必修課選逃的原則,任盈盈和謝語嫣簽了個到便從後門溜了出去。身為跟班的楚江雲迫不得已,只得跟着逃了出去。

由於害怕任平生的緣故,任盈盈是不敢提前開車回家的,所以蛋疼的事情出現了,兩名女子悠閑地在校園逛着,楚江雲只能跟在後面,還只能保持一定的距離,用謝語嫣的話說,若是自己不想惹麻煩的話,最好裝做路人。

很快楚江雲便明白了其中的關鍵,這兩人簡直就是尤物嘛,走在哪裡,總能吸引痴男幽怨的眼光,總能引來別人的指指點點。楚江雲搖搖頭道:「還是低調一些好啊。」

見兩女只在學校裏面打發時間,楚江雲決定欣賞一下水木大學的風景,感受着百年老樹,斑駁的城牆,青苔布滿的小路,楚江雲徹底融入了這所被時間沉澱過的大學,當學生真是好啊,這樣的地方,待上四年,不虛度此生吧。

穿過了幾條小道,一座古老的房屋在樹木的遮掩這下,參差可見,這是水木大學成立之初就建成的圖書館,不過已經廢棄多年了。

楚江雲看着被歲月侵染的古屋,獃獃出神,突然,楚江雲眉頭一皺,原來久未出現的心靈徵兆突然出現,楚江雲一開始以為是錯覺,然而隨着靠近古屋,這種感覺越發強烈起來。

「這裏面究竟有什麼?」楚江雲面露疑惑之色,就在此時,一道身影從遠處走來,不是別人,正是辛如音。

辛如音見是楚江雲有些意外,冷冷說道:「你不是新來的學生楚江雲嗎?你逃課了?」

楚江雲面盡量讓自己表現得像個逃課者,害怕地說道:「選修課,大家都逃了,所以我也沒能免俗。」

辛如音面靜如水,說道:「逃課可不是好學生,還不快去上課?在這裡瞎溜達什麼?」

楚江雲面色一紅道:「哦,好的,我這就去。」楚江雲按捺住心中的好奇,轉身向來路走去。

「等等!」

「有事嗎?美女老師?」楚江雲騷包地問道。

辛如音狠狠地瞪了楚江雲一眼,說道:「以後沒事別亂竄知道嗎?」

「知道了,我的美女老師!」

「還有,別說你見過我!」

「知道了,我的美女老師!」

「去吧。」

楚江雲走了幾步,突然轉身,見辛如音依然盯着自己,楚江雲壞壞笑道:「可是,我真的見過你!」說罷,揚長而去。

辛如音確定楚江雲是離開了這個地方,一顆芳心才放下心來,接着身影一閃,消失不見……

楚江雲離開了那古屋之後,心中的那股感覺終於消失不見,喃喃自語道:「有點兒意思,看來這個水木大學也不是表面那麼簡單嘛。」

「楚騙子,你怎麼這麼晚才來,還不快上車!」

「哦!」

王叔開着車說道:「大小姐,謝小姐,這幾日董事長有事離開天陰市一趟,讓我告訴你們一聲,楚先生,董事長在華氏集團有事找你,讓你順道去一趟。」

「好的,王叔。」

華氏集團,任平生見楚江雲進來,也不寒暄,而是直接說道:「江雲賢侄,今日找你來,是有幾句話給你交代一下,最近我會離開天陰市一個月,盈盈的安全可就交給你了,這個東西,給你,當防身用。」

楚江雲看着任平生遞過來的槍支,先是一愣,接著說道:「伯父,這個我不會用,而且,我也用不着。」

任平生說道:「學學就會了,只是不要隨意用。」

楚江雲決絕道:「伯父,真的用不着,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