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女主溫暖暖
女主溫暖暖 連載中

女主溫暖暖

來源:外網 作者: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都市言情

結婚兩年,她靠痴戀撐起喪偶婚姻,孕後,男人卻帶回了白月光,十年痴戀她終究成了最多余的。 墜江時,她發誓餘生再不愛他。 五年後再相遇,她脫胎換骨,他卻憔悴不堪。 曾經不可一世的男人將她堵在牆角,雙眸猩紅,「乖,再叫次老公,命都給你。」 萌娃立馬跳出來,女寶叉腰,「想娶媽咪先過關!」 男寶搬來大榴槤,「第一關,榴槤先跪穿!」 封總傻眼了,這是親生的?展開

《女主溫暖暖》章節試讀:

溫暖暖被大力推倒在地,她看到封勵宴小心翼翼護着江靜婉。

她被憤恨衝擊着神經,爬起來沖向江靜婉,「把你剛剛的話說清楚!」

然而不等她靠近,便被男人擋住,他的沉喝聲充滿憤怒。

「鬧夠了沒!」

他站在江靜婉面前,站在了她的對立面,而她才是他的老婆啊。

溫暖暖眼眶發燙,揮手沖向他,「混蛋!我要殺了你們這對狗男女!」

封勵宴俊面鐵青,一把攥住了溫暖暖揮打過去的手腕,看着這女人狀若瘋魔的樣子卻驀的心慌。

這時江靜婉突然尖叫,「啊,肚子好疼……孩子,阿宴……」

封勵宴臉色微變,立馬抱起江靜婉大步往外走。

看着男人快步離開的背影,溫暖暖幾乎嘶吼出聲,「封勵宴,我懷孕了!」

門口,男人腳步猛然頓住,他放下江靜婉走向她,溫暖暖心裏又升起一絲希望。

她想,也許剛剛都是江靜婉的一面之詞。

然而當封勵宴看清楚孕檢單,他周身卻聚起一層寒霜,他扣住她的肩膀,像是要捏碎她的肩胛骨。

他猩紅着眼,俊顏滿是戾氣,「誰的孽種?說!」

溫暖暖不敢相信他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她痛的縮起肩膀,艱難出聲,「你的……」

「我的?呵,溫暖暖,我像那麼好騙的人嗎?!」

男人冷聲說著,像丟棄什麼髒東西一把,猛的甩開了她。

溫暖暖跌摔在地上,下意識的雙手緊緊捂着腹部,以至於頭臉着地,冰冷的地面擦的臉頰火辣辣的疼。

眼前陣陣發黑,她抬起頭,恍惚間看到江靜婉諷刺的笑。

眼淚滾落,溫暖暖心如刀絞。

原來她溫暖暖再暖也融化不了這男人的心,封勵宴,他的心竟能這樣狠!

為了讓她給江靜婉騰位置,竟連親骨肉都不承認,就那麼想讓她背負上婚內出軌的罪名嗎!

她在痛恨中陷入黑沉,醒來時已被關起來,門窗是封死的,每天有女傭按時送飯,卻一句話不和她說。

就這樣半個月,在溫暖暖幾乎瘋掉時,江靜婉出現了。

這個女人妝容精緻,神情恬靜幸福的撫着大肚子坐在她的床前,她眼神悲憫的看着消瘦的快成一把骨頭的溫暖暖。

「妹妹,你怎麼這麼不珍惜自己,雖然阿宴不準備要你肚子里的孩子,但是你也不能這樣自暴自棄啊,畢竟女人打胎是很傷身體的呢,要養好了身體才行。

江靜婉的話像毒刺扎進溫暖暖的心裏,她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不,他不會那麼狠心!」

「可是,怎麼辦呢,醫院那邊都已經準備好了呢,我來,也是因為阿宴讓我勸勸你,乖乖聽話,主動跟着走,免得鬧的我們大家都不好看。

江靜婉說著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俯視着溫暖暖,而這時候幾個黑衣保鏢也走了進來。

那領頭的一個,溫暖暖見過,他在封勵宴的身邊出現過。

這一刻,溫暖暖遍體生寒,她護着肚子,想要逃,可他們已經在江靜婉的揮手下沖她逼近。

他們在她的瘋狂躲閃和尖叫聲中,緊緊抓住了她的肩,押着她往外走。

溫暖暖如墜冰窟,絕望悲愴,她掙脫不了,她的手抓着窗戶,指甲都滲出了血來,她哀求的看着江靜婉。

「姐姐,我求求你,你放過我,放過我的孩子,我們會走的遠遠地,再也不會回來……」

那些保鏢卻開始去掰她死死抓着窗欞的手,掰的溫暖暖指骨彎曲變形,痛徹心扉。

溫暖暖終於不敵,她被拖開,可這不可以啊。

她掙扎着,重重跪在江靜婉的面前,「姐姐,求求你,我和封勵宴離婚,我已經手寫了離婚協議書,我什麼都不要了,求求你放了我,讓我走!」

「哎,何必呢。

」江靜婉垂眸看着她,嘆氣搖頭,她的神情是那麼的惋惜,聲音卻又是那麼的惡毒甜蜜。

「暖暖,你別這樣,姐姐也想給你和你的孩子一條生路,可任何母親都是自私的啊。

我的寶寶,他想要爹地的獨寵呢。

阿宴他也說了,我的孩子,還有我,才配得上做他的唯一。

她失了耐心,冷冷吩咐,「押她下去,帶她去醫院,孩子拿掉。

溫暖暖如墜冰窟,這一刻她好恨。

恨江靜婉,更恨封勵宴!

他竟真要攪碎她的骨肉!

他簡直不是人,她為什麼會愛上這樣一個惡魔!

她掙扎怒吼,發出凄厲哭求,可這些保鏢們他們無動於衷,她被塞進了車裡。

江靜婉跟了下來,吩咐道,「一定要看好她,不然你們休想跟封少交代。

「是!」

保鏢應聲,然而這時,身後車子突然發動,疾馳而去,是被丟在後車座的溫暖暖搶了駕駛座,奪路而逃。

就在車子疾馳而出的一瞬間,另一輛車從反方向開了過來。

燈光交錯,刺目的白光里,溫暖暖看到了那輛車裡男人冰寒徹骨的俊顏。

「溫暖暖!」

他怒喝,在靜寂的黑夜裡。

接着,那輛車急轉彎,衝著前車就緊追了上來。

暴雨如注,溫暖暖不停踩着油門!

「寶寶別怕,媽咪會保護你們!」

眼淚模糊了視線,身後追來的車在縮短距離,對面一道強光突來,溫暖暖急打方向盤。

砰!

火光衝天,車子撞破橋樑圍欄,伴着烈火墜下冰冷江水。

溫暖暖閉上了眼,淚水滾過眼角。

寶寶,對不起,媽咪沒用,終究沒能保護好你們。

墜入江水前,她恍惚聽到了男人絕望崩潰的嘶吼聲,她覺得一定是自己聽錯了。

若有餘生,她絕不再愛他!

五年後,蘇城機場。

穿黑色風衣身材纖細的女人從接機口走出,她一頭烏黑大波浪,雪膚紅唇,即便戴着大墨鏡,看不到全容,也能瞧出是個絕色美人,颯爽冷艷引得路人紛紛回頭。

「美女小姐姐,這是你的錢包嗎?」

身後有道好聽男聲響起,溫暖暖轉頭看到個高大清瘦的男人。

準確說那是個大男孩,十七八歲,打扮清爽,寸頭黑髮,五官精緻,帥氣陽光,右耳上的黑鑽耳釘非但沒損他的乾淨氣質反倒讓他更青春個性。

他臉上帶笑,正用清澈不掩企圖的狗狗眼一瞬不瞬看着她。

溫暖暖目光掃過他遞來的錢包,抬眸,「這是男士錢包。

男孩被拆穿也不尷尬,咧嘴笑出一口大白牙,攤手道。

「漂亮小姐姐都這麼難騙嗎?好吧,這是我自己的錢包。

」他將錢包丟回口袋,卻順勢拿出手機晃着。

「我其實就是想加小姐姐微信,可以嗎?」

溫暖暖看着耳根泛紅的男孩,對這樣的搭訕並不覺討厭,但拒絕的也不留情,「我對小弟弟沒興趣,好好上學,天天向上。

她擺擺手快步往前而去,大男孩悵然看着女人窈窕清冷的背影,忙拿出手機匆匆拍了張。

她身影消失,他調出後置攝像頭照了照自己的臉。

「怎麼回事,小爺今天這顏值也很能打啊……」

這時,秘書模樣的人走來,接過他手中行李箱,「然少,總裁在車裡等您。

大男孩星眸微亮,「小叔不是今天訂婚嗎?怎麼親自接我了?!」

他上了車,後車座氣場強大的男人交疊着大長腿坐在那裡。

他神情冷沉,陽光透過車窗落在男人熨燙筆挺的西裝外套上,寶石紐扣折射出冷光,愈發襯的他氣質矜貴卓然,俊美不凡,正是封勵宴。

「小叔,兩年沒見你怎麼更帥了!只是這面癱症還沒治好?」

封承然看着封勵宴,突然覺得和小叔比,自己的臉好像也沒那麼能打了。

要是換小叔去要微信,興許就拿到了。

這讓他有些沮喪,封勵宴偏頭看着他,冷冽眉目難得溫和了些,「怎麼了?」

「小叔,我剛剛遇到你未來侄媳婦兒了!一見鍾情!你摸摸看,我現在心跳都還好快!」

封勵宴被他拉着手往胸口貼,頓時後悔剛剛多嘴關心他了,他甩開手,嫌棄道「一見鍾情都是見色起意,不靠譜。

「才不是!她戴着墨鏡,我都沒看到長什麼樣!不過她聲音好好聽,走路樣子也好看,簡直每步都踏在我心尖上……」

封勵宴神情冷然,感覺這小子再說下去,他要忍不住把他丟下車了。

見他不以為然,封承然點開剛剛拍的照片。

「真的,給你看這背影,超絕!我有預感,我們一定還會見面!」

封勵宴懶得看,可眼角風不經意瞥到那張背影,他卻面色一變,深沉眼眸瞬間蒙上了一層血色般。

他一把奪過手機,盯着那照片,照片里女人熟悉的背影讓他指骨發白,似乎又看到了那個該死的女人。

「是不是超絕?這可是我未來媳婦,小叔快別看了!」封承言把手機搶走,寶貝般藏起來。

小叔看照片的眼神好嚇人,像是要吃了他女神!

《女主溫暖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