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尊穿越:我的夫郎是花魁
女尊穿越:我的夫郎是花魁 連載中

女尊穿越:我的夫郎是花魁

來源:google 作者:神輝大道的周心妍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蕭 神輝大道的周心妍

來自二十一世紀的林蕭看着面前唯唯諾諾的小夫郎仰天長嘯,出了車禍為什麼不給她安排投胎,反而把她丟到了以女子為尊的大渝朝是幾個意思?抱起滿身傷痕的夫郎,不想從此再也放不下阿涼害怕他的妻主,落榜之後酗酒便會打他罵他,厭惡他之前花魁的身份可是面前的女子替她擦藥喂飯,會在他冷的時候抱着他,在被人欺負時第一個衝上前將他護在身後而他一顆傷痕纍纍的心也不知在何時淪陷————————————————在林蕭位極人臣之時有人曾問:是什麼支撐着你從一介布衣到現在的一品大臣林蕭笑着說為了自己那個命運多舛的小夫郎展開

《女尊穿越:我的夫郎是花魁》章節試讀:

自己有夫郎了,還是個軟軟糯糯,抱起來香香甜甜的的小夫郎,自己得好好養着。

只是科舉還是經商呢?

自己上輩子是名經理,如果在古代經商想必也不會有多大的困難。

原主是名書生,按照原主的記憶再加上上輩子受了二十多年的教育,想必科舉也不難。

只是選哪個呢?

士農工商,士為上等人群,而商乃賤戶籍。

若是走了商路,只怕會受到官府的苛待。

畢竟自古以來民不與官斗。

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過了許久,阿涼來扶她下床。

林蕭沒有說話,只是偷偷瞅着一旁的小夫郎,就連被人扶到椅子上都沒有反應。

她昏迷最後的記憶中出現了女主,先是好意待他,等阿涼一顆心落在了她的身上,便開始慫恿阿涼陪一些達官貴人。

而女主則是踏着阿涼的身子一步步走到那金碧輝煌的金鑾殿,娶了倍受女皇寵愛的五皇子為夫。

只是不知道為何這本書到最後女主卻死了。

是的,這本書BE了,主角沒一個好下場。

女主不僅死的不明不白而且還格外凄慘,五皇子也被女皇尋了個錯草草的和親去了,而去還是一男侍三女,到死女皇也不曾過問一句。

真是伴君如伴虎啊!

林蕭正想着,一隻消瘦的纖細手掌出現在視野里,替她盛了飯,放在面前。

她的夫郎真是賢良又淑德。

「你……」

她本想說些什麼,一轉頭卻看見阿涼溫順的低着頭站在一旁。

她愣了愣,不解的問:「阿涼你站在那做什麼?」

「伺候妻主吃飯。」

阿涼的聲音就想他人一樣又軟又糯,聽起來格外的好聽,只是內容卻讓林蕭滿頭黑線。

也沒多說什麼,林蕭站起身來,將一旁的阿涼按在座位上,「等着。」

說完轉身鑽進了廚房。

林蕭看着面前的碗,心情有些複雜,碗口幾道細微的裂痕可以看出年代久遠。

原本家裡沒有怎麼貧困,只是擋不住原主作的一手好死,明明不會賭博,卻偏偏染上賭癮,將家裡的銀子輸的一乾二淨。

真是半夜不鎖門小偷也懶得光顧啊!

林蕭回來時盛一碗稀粥,放在阿涼麵前,邊坐在自己位置上,「不夠就自己再盛啊。」

阿涼看着面前的粥,薄唇緊緊抿着。

想到做飯前林蕭說的那些話,阿涼憋紅了雙眼,最後認命的端起飯碗。

林蕭不知道阿涼會因為自己的一句話聯想到那麼多,看了一眼只顧喝粥的阿涼,伸手夾着菜放到他的碗里,笑眯眯道:「別只顧着喝粥,吃點菜。」

「謝妻主」

怎麼回事?阿涼的聲音怎麼有些嘶啞,難道是發燒了嗎?

想到這裡林蕭急忙伸手摸着額頭,發現不燙,才將一顆心放回了肚子里。

還好還好,沒發燒。

古代醫療水平太低,一個小小的傷寒就能置人於死地。

看着阿涼單薄的衣服,林蕭感到身上的擔子瞬間重了,她壓根就沒指望原主的那幾文錢。

林蕭一邊想着如何賺錢,一邊無意思的低頭喝了口粥。

「噗……」

「我的媽呀,這是什麼粥啊?」

林蕭表示自己長了二十多年都不知道這粥竟然還會拉嗓子眼的!

「妻…妻主,你怎麼了?粥不合你胃口嗎?」

聽到林蕭聲音,阿涼下意識的站起身,失神間打翻了桌子上的碗。

「砰。」

碗碎了,她記得剛剛進廚房時只看到這一隻碗,這麼說來家裡只剩自己手裡握着的一隻碗了。

阿涼看到地上摔碎的碗,一下子失去了呼吸,蹲下身子就去撿,一邊失神喃喃道:「我不是故意的,別打我,不是故意的……」

我去,這會划到手的!

這時林蕭也顧不得還剩幾隻碗了,一把將蹲在地上的阿涼撈了起來就抱在懷裡。

大步一跨就將阿涼放在床上,着急的握着阿涼是雙手,詢問:「手傷到了沒?疼不疼啊?碗碎了就碎了,咱買新的就行了,撿它幹嘛啊?」

看着林蕭擔心的神色,阿涼慢慢緩下心神,抽噎了幾下,「一隻碗四文錢,可咱只剩下三文錢了,還差一文。」

林蕭身體一僵,嘴角瘋狂抽搐。

她知道家裡窮,但是這窮的有些超乎想像了。

她想問現在將碎片粘在一起還能用嗎?

嗚嗚,想當初她也是個花錢如流水的林大經理啊,怎麼來到這連個碗都買不起了啊?

我去,自己都沒受過這種欺負。

阿涼看着變幻莫測的臉色,顫顫巍巍的伸出兩根手指,拉住林蕭的一角,晃了晃,「妻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