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尊:清冷反派嬌夫追着我喊妻主
女尊:清冷反派嬌夫追着我喊妻主 連載中

女尊:清冷反派嬌夫追着我喊妻主

來源:google 作者:第一讀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柳淵明 楚晴

現代普通打工人一朝穿越,竟然成了反派boss的妻主!楚晴看着清冷淡漠的大反派,表示有點慌,於此同時,又想拯救隨時可能黑化大反派……新婚夜的守護,捕殺野豬險些喪命,再是滴落在大反派臉上的眼淚,楚晴用盡全力,想要保護心早已千瘡百孔的大反派……只是楚晴沒想到,這一次是大反派為了她,卻主動踏進黑暗!展開

《女尊:清冷反派嬌夫追着我喊妻主》章節試讀:

楚晴和黎娘跟着三人來到一座古香古色的酒樓面前。

相比於食色樓的豪華奢侈,天香樓的裝修風格古典端莊許多,但是店裡的客人只稀稀落落兩三個,冷清得很。

如楚晴猜想的一般,白衣男子是天香樓樓主——秦梅新。

茶水正好送了上來,秦梅新親自給兩人斟茶。

黎娘聽到他的名字後,瞪大了眼睛,受寵若驚地接過那杯茶:「我、我叫黎晨,叫我黎娘就行,你……你就是天香樓樓主?那個比女人還強的男人?!」

幻塢大陸的男人地位雖然比女人低,但也是可以經商從政的,只是其中的困難程度可想而知。

秦梅新把菜單遞給二人,紗簾下看不清表情,聲音苦澀:「那些都不過是眾人對秦某的謬讚罷了。」

楚晴留意到,捧着茶水抿了一口後就放到了一邊:「你叫我楚晴就行。」

好苦……

黎娘顫抖着雙手接過菜單,不敢看肉,終於看到一個看起來很便宜的水煮豆腐:「就這個水煮豆腐……我勒個親娘嘞,一串銅錢?!」

一串銅錢就是一百個銅板,這都可以買多少豬肉了!

保護在秦梅新的兩個護衛,冬竹和秋蘭見黎娘這幅大驚小怪的模樣,都胸膛震動忍着笑,但眼裡無半分鄙薄之意。

楚晴略看了一眼就把菜單放在一邊,道:「上五道招牌菜就可以了。」

秦梅新輕輕抿了一口茶,然後對一旁的秋蘭輕聲說了什麼。

天香樓的動作很快,不過一炷香的時間,菜品已經上齊全了。

黎娘看着眼前這滿滿的一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記得她們只要了七樣菜,這一桌,起碼要十多兩銀子吧?

秦梅新笑道:「二位請,不用客氣。」

楚晴拿着筷子,每一道菜都只吃了一兩口。

相對於楚晴,黎娘吃得相當開心,一碗又一碗,誓要以自己為中心吃光!一口飯一口菜的,不過一會時間,已經吃了五碗米飯六碗菜,看得楚晴目瞪口呆的。

秦梅新也只是象徵性夾了幾筷子,吃東西時掀起帷帽的一角,只露一張漂亮的薄唇然後在一旁靜靜地喝着茶,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公子這天香樓的菜還可以做得更好吃!」

楚晴放下筷子。

秦梅新的帷帽被風吹動,盪悠悠的:「楚姑娘有何高見?」

楚晴笑道:「可否去後廚看看?」

秦梅新起身相請,道:「自然。」

天香閣後廚,幾個廚師正百無聊賴,卻見秦梅新幾人走過來,連忙上前欠身行禮:「樓主!」

見楚晴走向灶台,翻翻看看,時不時嘗嘗調味料。

調味十分簡單,鹽、酒、梅、醬油、花椒、胡椒幾樣,製作菜品的方法也很少,只有煮、蒸、炒三樣,楚晴終於明白,柳淵明為什麼天天做水煮肉了。

就在這時,小二娘探頭道:「一碗肉!」

「好嘞!」

廚娘快速把肉切塊,往水裡一丟,再加一些鹽,蓋上蓋子後,這道菜已基本完成,真的就是字面意思上的「一碗肉」。

楚晴:「……你們靠過來。」

幾個廚娘把楚晴團團圍住,都想看看楚晴這個初出茅廬的丫頭能做出什麼東西來。

「這個是我在山上無意間發現的一種植物,叫生薑,主要的作用是去腥調味……」

秦梅新站在楚晴旁邊,透過朦朧的紗簾看楚晴。

少女低頭認真做事,偶爾會解釋一下原因,烏髮如雲,襯的皮膚愈發白凈。

楚晴趁着鍋里的水還沒燒開,從懷裡拿出在山上挖到的野生薑,她不知道生薑在這個世界叫什麼,想買只能拿實物出來辨認,沒想到的是根本沒人知道它的作用。

她有些恍惚地想:柳淵明當初親眼看着自己把生薑加進野豬肉里,什麼也沒問就吃了,居然沒有一點擔心嗎?

她穿越來接受原主的記憶時,只以為農民貧窮,所以吃的簡單,再加上《女皇天下》這本書大多是宮斗權謀,要麼是女主沐風暖複雜的戀愛史,根本沒飲食這方面的細節描寫。

楚晴把生薑洗乾淨切片,等鍋里的水燒開後,把肉撈出來,把裏面的水倒去。

「這多可惜呀!都是好東西!」

一個瘦瘦高高的廚娘忍不住開口。

浦欣就覺得那個瘦小的女人不會下廚,那上面漂浮的一層油渣可都是好東西,就被她這麼倒了!

楚晴解釋道:「上面這層浮沫是髒東西,吃了不健康。」

其他人見秦梅新也沒說什麼,都沒再開口。

楚晴重新燒水,把肥肉切出來,再把瘦肉切小塊,和生薑一起加入鍋里。

水重新燒開後,香濃的肉湯充滿整間屋子,和之前帶着腥味、又油又膩的水煮肉完全不一樣,幾個廚娘兩眼放光,再看楚晴的眼裡一掃之前的輕視。

只是加了一個啥生薑,多了幾個步驟而已就已經達到這種效果了,真是高!

很快,一碗熱氣騰騰的瘦肉湯出鍋,楚晴把裏面的生薑都挑了出來,又撇去湯上面多餘的油脂,吩咐小二娘端出去。

鍋里還剩下一些肉湯,楚晴拿了個小碗盛出來,端給秦梅新。

秦梅新一身白衣,在廚房裡顯得格格不入,他端起碗,送到唇邊淺淺嘗了一口,眸內光芒閃動,直直看向楚晴:「肉嫩、湯鮮,甚是美味!」

廚娘們都嘗過一遍,紛紛誇獎道好。

浦欣嘗過後也不好反駁,餘光掃過放在一邊的肥豬肉,不贊同道:「肥肉是豬身上最貴的地方,丟掉不知要損失多少銀子!」

楚晴笑而不答,轉身又做了一道芹菜炒肉,驚呆了一群人。

這也是楚晴覺得菜不好吃的原因。

天香樓的菜是菜,肉是肉,淡的淡,油的油,早就被廚神老爸養的嘴刁的楚晴根本吃不下去。

秦梅新掀起紗簾,露出一張傾城絕艷的臉,眼神甚是好看,眼尾微微上揚,右眼下一點紅硃砂,像是深藍色的大海一般深邃迷人,他定定地看着楚晴:「秦某每個月出百兩白銀,不知可否能請楚姑娘留下來?」

此言一出,眾人震動。

要知道,就算大廚娘浦欣每月也就五兩銀子!

終於看到了天香樓樓主的真面目,楚晴眼裡閃過一絲驚艷,卻笑道:「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