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炮灰公主:駙馬哪裡逃
炮灰公主:駙馬哪裡逃 連載中

炮灰公主:駙馬哪裡逃

來源:google 作者:獃頭草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京墨 古代言情 龍羽

開始,他逃她追,她硬撩、尬撩、用強!龍羽壞笑的緩緩走向前,將京墨逼到柱子旁,以極為滑稽的姿式將京墨壁咚住龍羽仰着頭對京墨道:「駙馬就從了本公主吧~」中途,可惡的女人,她在欲情故縱!龍羽看着跟原主女在一起的京墨道:「你就喜歡她?」驚墨昂起優美的下巴,挺直腰道:「請公主自重!」龍羽一個瀟洒的轉身,沒有任何遲疑當京墨看到桌子上的和離書,他慌了,他急了!京墨握住龍羽的手,深情的問望她道:「公主說過喜歡我的!」龍羽不尷尬笑道:「是呀,我還喜歡狗呀!」京墨斬釘截鐵的道:「我就是公主的狗」他開始漫漫的追求之路……展開

《炮灰公主:駙馬哪裡逃》章節試讀:

次日,因着昨晚的折騰又加上龍羽昨晚激動了半宿。

黑夜偷偷使勁吃堅果導致上火腸胃有點不適,硬生生把自己折騰的兩靨之愁,弱柳扶風,隨時要斷氣的樣子。

把來給龍羽梳洗的白青嚇的銅盒掉地上了都顧不上,連忙轉身叫御醫。

龍羽對白青的反應十分滿意,第一自己成這樣了,就可以躺在床上以養身體為由,不用見京墨和京墨的父母了。

第二自己成這樣,就可以為三天後過宮面聖然後裝吐血做鋪墊。

第三,萬一來的御醫給龍羽號脈號出自己身中巨毒那不是更好,龍羽覺得自己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過了不久,白青進來朝躺在床上的龍羽行了禮,向龍羽道「公主,李御醫到了,是現在讓他進來嗎?」

龍羽聲音微弱的應了一聲「嗯」

白青領命將御醫領了進來,龍羽躺在床上隔着紗曼。

白青便領着一位相貌魁偉,氣度不凡的中年人進來。

龍羽心中划過一絲疑慮,她以為御醫都是鬢髮如銀的老者,模糊的感覺像是一位長相還有點小帥的大叔。

李御醫朝龍羽行了一禮,然後道「勞白青姑娘,稟明公主,微臣需號號脈,才能下方開藥」

白青將龍羽的手從帳內放置帳外,在手上撘上了一塊小綉帕,然後示意李御醫向前來號脈。

龍羽對這個李御醫滿懷着期待,希望他能把脈把出自己身上的毒。

只見李太醫微思考了一下,然後說「微臣診斷公主因為傷心過度,讓心脈受損,微臣開些補氣凝神葯,公主只需放開心情,靜養即可。」

龍羽輕聲應下,白青將李御醫帶去寫方子開藥。

龍羽抬手撫了撫自己的長髮,心中思緒萬千,越摸越覺得這長發如絲綢。

但心中不免覺得,女主光環是真的大,如果說書中女主柳芍是空谷幽蘭,那原身這位公主便是富貴牡丹。

身份這麼高,跟女主搶個男人,中毒不說,連御醫都如此敷衍,看來是某些人看不得她活着。

龍羽想到這越發堅定了她的目標,多吃堅果火大大的上,到時血嘩嘩的流!

想到這龍羽準備好好睡一覺,畢竟她這副要斷氣的樣子,有一大半的原因是因為昨夜沒怎麼休息的原因。

龍羽剛閉眼準備休息,就聽白青來稟告「公主,駙馬在外求見。」

龍羽聽了在床上滾了滾,伸了個懶腰,然後慢悠悠的回答道「本公主身子極為不適,你叫駙馬回吧,晚上再叫喚本宮用膳。」

龍羽說完然後倒頭就睡。

不知過了多久,白青的聲音將夢中的龍羽叫醒了,龍羽只聽得白青說「公主,現在已經戌時了,可要用膳?」

龍羽看了看屋子裏面已點上了燈,再想戌時現在應該是晚上7點左右,現下肚子也餓了,便點頭應了下。

白青伺候着簡單梳洗好後,飯也擺好了,見今日桌子上並未準備的堅果之類。

龍羽便出聲詢問「今日怎得沒有堅果呀?」

白青有點委屈的道「公主以前不喜堅果,且公主在病中,不宜食這類不好克化之物」

龍羽抬頭看着白青,龍羽本有先皇后留下的眾多忠心奴僕,因原主設計柳芍失貞抓姦不成,反自己被人抓姦,現皇后順水推舟,將眾多奴僕皆被杖責而死。

而發生這事之前,白青被龍羽派去江南監製金縷衣,才躲過被杖責。

龍羽想到此事難免覺得有些心痛難受,也決心將自己的計劃告訴她。

思至此,龍羽命其他僕從退下,單獨留下了白青,對白青說「白青,你跟我多少年了呀?」

白青以為龍羽要責罰她,立馬跪下道「奴婢七歲入宮,侍奉公主十年。」

龍羽見白青下跪,忙上前扶起了她,握着她的手道「我身邊信的過的人只餘下你一人了,我今日將其他人遣出去是要與你說件重要的事。」

白青一臉受寵若驚的道「公主有何事只管吩咐,奴婢不論上刀山,下火海定當替公主辦成」

龍羽不由撫了撫額道「不用上刀山下火海,我被人下毒了,而且太醫並未診治出來。」

白青立馬臉色變的雪白,着急的問道「那可如何是好?下毒之人公主可知道?」

龍羽不打算告訴白青給她下毒的人是凌泉,畢竟主角光環這個東西太大了!

她現在連避讓都不急,更別說跟主角有任何瓜葛,她只想當一隻富貴的鹹魚,那種連身都不想翻的鹹魚。

龍羽便回道「我不知是何人給我下的毒,而我之所以知道我中毒了,是因為我並未對凌泉將軍情根深種到心脈受損的地步,其二是我開始有些嘔血了。」

當然這個嘔血有些誇張,只是有一點點牙齦出血的兆頭,之所以這樣說完全是為了將凌泉拋開,不想得罪,也不想有牽連。

白青聽龍羽說了立馬想衝出門去找太醫。

龍羽一把將白青拉住,又繼續說道「今早李御醫來診過,想必御醫中有人被收買了,我覺得現下我身體還行,不若在外面找下名醫來與我診斷,然後三日後我進宮向父皇承稟。」

白青一聽,立馬說道「那奴婢馬上去請」,說著就要馬上轉身出去。

龍羽見狀立馬出制止,道「如今夜已深,我現下覺得身體還好,今晚你先休息,明天再喬裝悄悄的出門尋吧。」

龍羽見白青欲言又止,便又接著說道「現下你出去,太過引人注目,還是白日里再去吧,我這毒一時半會不會要我的命。」

龍羽看着白青的黛眉下幽深的眼睛,正擔憂的看着她,讓龍羽不由心頭一曖,龍羽剛想讓白青下去拿堅果,就聽僕從進來稟告駙馬求見。

龍羽現下剛睡醒,正精神着,想着原著中京墨在對原主的煽風點火,便起逗弄之心,便撐着下巴說「讓駙馬進來。」

然後見門推開,一個僕人引着京墨進來,龍羽穿越到現在還沒有仔細看過京墨。

於是想乘機細瞧,只見京墨長眉若柳,雙眸如星,身如玉樹,身着淡青色的儒袍,如春風一般,儒雅的氣息圍繞着他。

這一細看,直接一下戳進了龍羽的心巴,龍羽太喜歡這種有書生氣質,還有些溫柔有些倔強的可可愛愛的男孩子了!

好想弄哭他的惡魔想法直接在龍羽的腦子中冒出。

龍羽看着京墨,立馬發自內心的綻放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說道「駙馬來此所謂何事呀?」

京墨看着一襲青色衣裳,三千青絲只用髮帶束起,未施粉黛,因着生病有弱柳扶風之態,卻還給人一種不失華貴的感覺。

讓京墨覺得龍羽不論做何裝扮,不論健康與否,都如同盛開的牡丹,華貴,絢麗。

龍羽見京墨不說話,便故意拿出腔調嬉戲道「駙馬難道是特意來陪本宮用膳的?」

龍羽不待京墨說話,便立刻吩咐人去多備一副碗筷,示意京墨坐下。

龍羽看着京墨欲言又止的樣子,心想這小子表面上看着儒雅可欺的樣子,但是小心思還是有的。

龍羽就這樣一直盯着京墨,盯着京墨耳朵根子泛紅,京墨不好意思的將頭稍稍的低了低,然後沉沉的說道「臣有一事想問公主」

龍羽笑道「駙馬請說。」

京墨支支吾吾的道「公主喜……喜歡凌泉將軍。為何……為何……」

龍羽看着京墨的樣子,站起來走到窗邊,扶着窗前的芍藥花,道「為何當初你會跟我在一起被人發現?」

京墨點了點頭,龍羽從一個旁觀者的角度說道「龍羽從小生活在宮中,雖是聖上之女,可自小便無了母妃庇佑,能夠平安長大已是不易。」

龍羽頓了頓接著說道「深宮之中,能的到的外男,能聽說到的外男,少之又少,如果說是龍羽喜愛凌泉將軍,不若說龍羽喜歡的是嫁給凌泉能保龍羽平安度過下半生。」

京墨沒想到龍羽會把話說的這麼直接,心中不免對她有些改觀。

龍羽繼續道「還有其實龍羽當初聽信了奸人之言,欲想設計陷害你和柳芍姑娘的,但是失敗了,反讓我和你在一起被人發現。」

龍羽說著便將手下的花摘下了一朵,把玩着,看着京墨一臉震驚的樣子,笑道「我一點不後悔,能嫁你,我覺得很開心」。

京墨見龍羽站在窗前,月光下的她,嫵媚的鳳眼含情的看着自己,風吹過,龍羽身後的芍藥花輕晃。

他的心也隨着芍藥輕輕的一晃,然後紅暈迅速的爬滿了他的整張臉,他倉皇失措的奪門而出。

龍羽看着京墨略顯兒狼狽的背影,輕輕笑出了聲。

前世她的工作是整日與農田為伍,大學時剛入農科院時還算白皙的皮膚到碩士時已被晒成了黑炭。

整天不是跟着那群直男直女下田幹活、研究寫報告,就是看小說,特別喜歡看女尊小說,情節越土越喜歡,十分想體驗撩人。

可惜的是死之前還有一本小說沒有看完,當然是沒有時間談男朋友的。

龍羽這些土狗操作完全沒有對任何其他男的用過,全憑感情自由發揮!

其實如果京墨不跑的話龍羽可能會控制不住含着花上去,對京墨說男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以後你大膽的逃,我在後駕馬追

龍羽只覺得有些可惜,回過神看着在旁的白青。

白青杏眼通紅,欲流淚的樣子,連忙安慰道「好了好了,都過去了,我餓了。」

說著坐在桌前,開始吃了起來,本想沒有堅果吃些辣的食物也是好的,只是桌上的都很清淡,還是不由的吩咐人拿了些堅果來吃。

書房中,京墨甩着手大步在屋中走來走去。

他不知道為什麼,他一直是很看不起龍羽的,因為她做出的行為放在普通人家,不被打死都會被逐出家門去佛待清修的。

就因為她是公主,所以他們成親了,讓他完全沒了追求柳芍的機會,她今天還當著他的面直接說,她一開始設計的是他與芍兒,真是惡毒!

京墨走着走着,想起了龍羽站在窗前說不後悔嫁他,他耳根微微泛紅了,京墨在心中龍羽不知廉恥的標籤又加重的幾分。

《炮灰公主:駙馬哪裡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