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偏執成疾 唯你可醫
偏執成疾 唯你可醫 連載中

偏執成疾 唯你可醫

來源:google 作者:小熊布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晚晴 現代言情 紀淮

穿游攻略任務男主偏執成疾前期為沒有感情的NPC觸發劇情開始發生變化女主是個瘋批美人一切為了任務一切皆可任務--「我靠!編劇?!遊戲的編劇本人進來跟我搶戲?那我攻略個屁啊!」「可是我的目標不是那些臭男人哎」「啊…啊嘞?」前期:玩具就要有玩具的自覺後期:晚晚,看看我,求你,玩弄我展開

《偏執成疾 唯你可醫》章節試讀:

第二天,季晚晴一身白色棉麻長裙出現在顧氏集團樓下時引得前台的員工議論紛紛,與顧北穆不同,季晚晴的身份整個帝都無人不知,不管是先前的囂張跋扈二小姐,還是現在的人間絕色季晚晴,這張絕色的面孔都是她的出行證。

從前人們一邊恨着她的張揚嬌縱,一邊又垂涎於她的美色,貪戀她背後的權力與財富,現在的她,沒了惹人厭煩的目中無人,更多的關注點便落在了她的傾城之姿。

顧氏集團的產業涉及灰色地帶,其掌權人必然不會是什麼良善之輩,再加上顧北穆有意隱瞞自己的消息,以至於除了公司里的人和高層人士以及幾大世家沒幾個人見過顧北穆的真面目。由此傳出的謠言不知凡幾。除了什麼不堪入目,青面獠牙,命不久矣,天煞孤星更有傳言說顧北穆半身不遂,吃人喝血,是個徹頭徹尾的怪物。

當這兩個人聯繫在一起,無聊的群眾不會唏噓任一方的境遇,只會覺得有趣。

他們期待什麼呢?無非是顧北穆獸性大發傷了季晚晴,又或是什麼虐戀情深,豪門拋棄的戲碼。

季晚晴聽着遠近不一的議論聲不做任何反應只是淡淡的垂眸,坐在休息區,一幅歲月靜好的模樣。

季氏集團的千金,這個身份在,沒有人會不知趣的把那些話捅到她面前。

不一會,電梯門開了,顧北穆迎着陽光走向坐在白色大理石桌面的女孩。

從他的角度只能看見季晚晴腦後的丸子頭,娃娃領的白色棉麻裙襯得女孩嬌軟可愛,左手手腕處系著自己上次拍賣會送她的鑽石手鏈,少女纖長的天鵝頸在陽光的照射下彷彿鍍了層金光

「晚晚。」

聽見男人的輕聲呼喚季晚晴快速的轉過頭,在陽光下,比太陽更暖的笑猝不及防的綻放在顧北穆心間激起陣陣漣漪,心中沉寂的湖因為女孩的笑容再次躁動起來。

在顧北穆愣神間季晚晴已經小跑到他身邊,直到獨屬於少女的清香鑽進男人的鼻子,顧北穆才回過神來似的抓住少女搖晃着他衣袖的手緩步走進電梯。

巨大的落地窗前顧北穆端坐在辦公桌前處理文件,心思卻早已飄到一邊走動的少女身上。

女孩像是故意引起他的注意一般,時不時過來嘗嘗咖啡,換兩本書,直到少女終於忍不住附身趴在桌前湊着腦袋軟糯糯的開口

「穆哥哥,我想……」

話音未落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打開,隨即一道艷麗的身影闖進季晚晴的視線,季晚晴緩緩起身轉身靠在辦公桌邊沿,嘴角還帶着甜甜的笑,對於打斷她話的不速之客不見半分惱怒

顧北穆早在季晚晴第三次走過辦公桌時就已經魂游在外,少女歪着腦袋趴在電腦邊的樣子還歷歷在目,軟糯糯的呼喚還在耳邊縈繞,突然被打碎了粉紅泡泡,顧北穆的臉色實在說不上好。

男人微蹙着眉頭,不耐的看向來者,門口,蕭景川見狀微微頷首隨即乾脆利落的關上了門。

季晚晴打量着面前的女人,三七分的栗色捲髮垂至腰間,一身紅色長裙更顯嫵媚,收腰的設計極好的勾勒出女人曼妙的身姿,V領的造型露出女人的天鵝頸和恰到好處的鎖骨,略微上挑的鳳眸下是一枚極淺的淚痣,高挺的鼻樑,配上殷紅的唇瓣,是極具攻擊性的美貌,裙擺下方裸露的雙腿筆直修長,單從顏值來說,季晚晴挑不出一點問題。

女人抬眸對上季晚晴的一雙杏眸,眼裡翻湧的情緒複雜卻又被很快壓制,很快女人勾起恰到好處的微笑直視顧北穆陰沉的目光

「下周是爺爺的七十歲壽誕,希望顧先生可以撥冗出席宴會」

說到此處女人眼波流轉看了一眼季晚晴再次說道

「當然,顧先生可以攜帶女伴入場。」

話音落,女人掏出一張紅底鎏金請柬從桌沿處推至電腦旁,位置把握的恰到好處,季晚晴清楚的看見女人紅色的美甲以及手腕處的紅色碎鑽手鏈,這個女人怎麼那麼喜歡紅色……

女人起身離開的瞬間轉頭看向季晚晴

「季小姐,蘇氏同樣期待季氏大駕」說話間同樣的一張請柬已經出現在了季晚晴眼前。

「對了,我是蘇念,綿綿的親姐姐。前不久剛從R國回來,沒來得及拜訪,日後有機會定登門道謝。」

在走出辦公室的前一秒蘇念突然轉過身來對季晚晴說出這句看似沒頭沒腦的話,但從蘇念如墨般的瞳孔里,季晚晴知道這個叫蘇念的女人絕對不是她表現出的溫和模樣

顧氏集團樓下,蘇念剛坐上紅色跑車,便被一股力量猝不及防的拉扯進懷中,聞到熟悉的煙草味,蘇念微微勾唇,抬起手臂輕輕拍了拍男人的背脊

「乖,別鬧,嗯?」

略微上調的語調換來的是男人更緊的擁抱

「念念,我很想你」

「阿景,乖,我要開車。」

男人悶悶的收手,貼心的為蘇念系好安全帶,似有若無的掠過女人殷紅的唇瓣,又乖巧的坐好,低垂的眉眼掩蓋了男人眼中翻湧的情緒,黑色的短髮堪堪遮過眉毛

「哎,真是拿你沒辦法。」

蘇念伸手挑起男人的下巴,傾身,殷紅的唇精準的貼上男人緊抿的薄唇,男人微微一愣隨即一手扣住蘇念的後腦,一手撫上蘇念的腰肢開啟更深的掠奪。此時男人的眼中再無先前的陰鬱,取而代之的是得逞的竊喜和因為興奮閃爍的光彩。

一吻過後女人氣息微亂,男人的唇上也沾染了女人的口脂,更顯妖媚,蘇念攏了攏略顯凌亂的長髮,發動了跑車

「阿景,我們回家。」

顧氏22樓一扇落地窗前,蕭景川看着樓下的跑車離開,眸色深沉彷彿藏了化不開的墨一般,眉頭緊蹙,不知在想什麼。

此時的總裁辦,顧北穆早已無法偽裝,他一手托着季晚晴的腰肢一手撫上她的臉頰,慢慢摩挲,季晚晴睜着一雙杏眸欲語還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微紅的臉頰鼓起像極了河豚,桌面的文件早已凌亂,季晚晴坐在顧北穆懷裡,雙手環繞在男人頸後不老實的畫著圈圈

看着生氣的小兔子顧北穆難得的好心情,男人嘴角帶着溫柔的笑,伸手撥弄小兔子的丸子頭,耐心的報着各種菜名讓懷中嘟着嘴的小兔子挑選

晚上

蕭景川剛準備入睡便收到一條未知來電,蕭景川猶豫了一會還是選擇了接通

「哥,好久不見,您還沒忘了我吧?」

「景澤……」

「呵,勞您惦記,當年的事我不會忘的,明天見一面吧,咱哥倆也好久不見了不是。」

掛了電話,男人隨手將手機丟到旁邊,一手掐滅了沒抽幾口的煙,眼神狠厲,鏡子中赫然是與蕭景川別無二致的臉!

「阿景。」

隨着女人的聲音,蕭景澤瞬間斂去眸中的狠厲,露出一副乖巧模樣。

「念念。」男人貪婪又小心的叫着女人的名字

「念念,你可不可以……」話音未落,女人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蕭景澤的頭偏向一側,臉上的印記清晰可見,足以見得女人用了相當的力氣

「蕭景澤,我說過很多次,你乖乖的,扮好他,你怎麼就是不聽呢?」蘇念的嘴角帶着嗜血的弧度,卻用一如往常的溫柔聲線說著殘忍的話

「阿景,你唯一的作用就是扮好他,其他的不要想,好嗎,你乖。」

女人一邊說著一邊從一旁的抽屜里拿出藥劑

「阿景乖,該打針了,打了針,阿景就會乖乖的了,阿景知道的,念念最喜歡乖乖的阿景了。」

說話間蘇念已經將整整一管試劑注射進了蕭景澤體內,期間蕭景澤竟一絲反抗都沒有,只是緊咬的唇和情緒翻湧的眼眸訴說著他的不甘

為什麼,為什麼他只能做替身,蘇念是,那個女人也是,為什麼當初得救的是蕭景川,為什麼要他承受這所有的不公!他恨,他好恨啊!

很快藥效發作,凄厲的嘶吼聲響徹整個樓層,許久才回歸平靜

蘇念就坐在樓上的房間里微笑着看着監控畫面里痛不欲生的男人,紅酒在清透的杯中晃動,一雙玉足落在潔白的地毯上,月光籠罩下,女人本就明艷的臉龐越發動人,像極了惹人上癮的罌粟

景川,沒關係,等我掌握了蘇氏,等我掃除所有的障礙,你一定會回來的對吧,我太想你了,只能找個替代品,你不要生氣,我最愛的,只有你,阿景,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