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平凡的老六
平凡的老六 連載中

平凡的老六

來源:google 作者:小蘇先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肖瀟 蘇秦 都市小說

「哎,大哥,我真是自己人,我怎麼會害你呢?」因為不知明原因,導致世界出現了大規模的意識穿越現象,只是好像…不只是這一個世界的人變強,更重要的是,活過每一次穿越,對抗不同陣營的人「沒辦法,大哥,我真的不想當老六的」展開

《平凡的老六》章節試讀:

「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各種短視頻平台都是什麼有人會發光,有人飛起來了。點贊還那麼高,實在不行我也給大家表演個抽鞭炮吧。 " 蘇秦一邊躺着刷視頻一邊想到。

怎麼會有人覺得穿越然後獲取超能力是真的哩。

也對,畢竟還有大媽說有個男明星在某音跟她表白要跟他結婚,大媽當場要拋夫棄子委屈下嫁。連記者都勸不住。

「哎,你去上課嗎今兒個。內老師回回點名,回回都是老大替咱喊的到,一個一米八幾的大漢愣是得用雞公嗓來夾三個聲音也是為難他了。」上鋪傳來聲音。是室友張百方。

一個天天帶着我去通宵上網鬥地主的大冤種。

「那咱起來?你還有錢嗎,借我點我吃個早飯唄。」

看着微信里僅剩的500塊,以及到月末還有十天,大家都是兄弟,弄點早飯吃吃也不犯法吧?

「行,不過你牙膏給我用點,上次夜市那大爺推銷我這白人牙膏,說黑人牙白那是色差,白人牙白才是真的白,我試了一次,這牙膏卡喉嚨,我真是一邊刷牙一邊被人鎖喉。」上鋪的張百方說道

「你花了多少買這鎖喉膏」

「一盒30.三盒100。」

「不愧是你,走吧,剛好也夏天了,涼快涼快」

說著我就翻身起了床進了廁所,但是你別說這白人牙膏包裝還挺像一回事。這大洋妞咧着嘴一口大白牙的。

想着就拿起白人牙膏擠了一條在牙刷上。

直到放進嘴裏我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它潔不潔牙我不知道,這鎖喉是鎖的真緊。就跟那大洋妞用手掐你脖是一樣一樣的。

洗漱完畢吃完早飯和張百方到了教室,找到後排的老大三人一起坐着等上課。

「幸虧你倆來了,剛想發微信讓你們趕緊過來,這堂課剛聽說改了,不上毛概,一什麼局的特辦人員宣傳什麼事,缺課的輔導員一個一個去宿舍逮人。」老大陳橋頂着公鴨嗓跟我倆說道。

「總不能是校園網衝浪網站被抓,當場把我拘了吧。」張百方毫不在意的回應。

我剛想也整兩句騷話表示表示,就看見一位穿着正裝的中年男人徑直走到講台站定,清了清嗓子開口:

「我叫鄭興華,是最近國家新成立的國士部成員,相信大家最近這段時間看到許多關於穿越與穿越後獲得各種能力的視頻與報導,很納悶國家為什麼沒有出來澄清對嗎?」

說完他安靜了一會兒,隨後便打開大屏幕準備播放一段視頻。教室里則是開始交頭接耳。

「哎,你信這玩意兒嗎,該不會是像初高中時候那樣,有人推門進來賣什麼學習機什麼點讀筆的吧?」我悄悄對着老大陳橋老二張百方說著。

「我覺得也不是很靠譜,穿越啊,各種能力啊什麼的,那不得亂套,到時候這社會不得人腦袋打成狗腦袋,路上走着你瞅啥,人瞅你咋地都不說了,直接變身光的巨人給你來一個哉佩利敖光線誰敢管這事。」張百方也悄悄回答

「所以嘛傻子才信穿越,他過會兒指定要賣什麼防奧特勇士噴霧之類的防身用品。估計就是辣椒末摻水。」

我回應着張百方,又看着老大:

「他要真賣這玩意兒,我一定得告訴他辣椒水不行,石灰水厲害。」

老大撇了個白眼

「別著急,這段時間確實很多這類視頻,說不定是真的,而且膽子再大也不敢冒充國家人員,更別說扯什麼新成立的部門了。」

其實我心裏也確定了七七八八,這事八九不離十是真的,畢竟這種事造謠後果可以嚴重到和簽簽一起在裏面辦一個說唱晚會了。

鄭興華打開屏幕,屏幕上出現了一段畫面,是一段短片,兩個看不清面容的男子浮空在城市上方,其中一名男子抬手用手指在空中畫了幾下,一個玄奧晦澀的陣圖出現在身前,接着抬腳走了進去,消失不見。

「總所周知,視頻是不能P的吧,所以這是真的咯。」張百方滑稽笑的悄悄對着我和老大說。

「或許你們覺得這是一段特效,或者某部電影的宣傳片,但很不幸的告訴大家這是真的,並且這個人是我的同事。穿越後得到的一些能力。」鄭興華說道。

「從去年開始,小規模的群體穿越事件就已經發生了,並且是完全隨機性,沒有任何規律,但是只要穿越過的人就具備了某些資格,如果沒有在穿越的過程中死亡,就可以在一個地方停留,學習能力並且強化。」

聽起來是很好的一件事,但是總感覺不會這麼簡單。

隨後鄭興華便繼續說道:「因為穿越的死亡率太高,並且無規律性沒法做出專業的培養針對,所以我希望大家如果以後遇到穿越時間,要記住幾點

一 想辦法完成你腦海中出現的任務。

二 不要輕易相信一個人。

三 如果能活着回來,加入國士部。」

「為什麼穿越會死啊。」前桌一位女生同學問道。

「因為每次穿越後的任務不同,並且根據已知穿越者的情報,我們至少確定了七個不同的勢力,但幾乎所有的任務核心都是,殺死對方,無論什麼方法,並且活下來。」鄭興華回答。

「可是為什麼之前沒有這類通知,現在卻出現了。」女生追問。

「穿越的人數在變多,所以成立了國士部,維護穿越者的安定,我們沒辦法控制誰穿越誰不穿越,但是國士部要確保人民的平安,社會的安定,你也可以理解為特殊人員執法者。」

說完,鄭興華解開了他正裝的袖口,只見他露出的手臂開始不斷變化,最終異化成了一隻類似貓科動物的爪子。

「這是我在穿越後得到的,也是為了讓大家更直觀的了解到這不是一件虛無縹緲的事情,每個人都有可能穿越到另一個地方,直面危險,而這類事情沒辦法做到系統的培訓增加你們的存活率,但是大家也不要恐慌,穿越畢竟是一個小事件,這只是預防針。」鄭興華將手臂放回袖子里說道。

「這段時間**也將會證實這個消息,因為你們是學生,沒有經歷過許多事情,所以如果發生穿越事件生存率可能會比較低,而且也充滿想法不一定相信此類事件,畢竟我剛才也聽到了類似傻子才信穿越這類的話。但是發生了也不要太緊張,牢記你的任務,活着。」

說完鄭興華關閉了屏幕,在黑板上板書了一個電話號碼,並且交代如果穿越了活下來,加入國士部可以聯繫這個號碼。

教室里先是安靜了一段時間,接着大家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哎,傻子,你剛才說什麼石灰水什麼辣椒水?」張百方滑稽臉看着我說。

「去去去,反正這事兒小概率事件,發生不到咱身上的,這輩子也不是大富大貴多災多難的命,還不如想想過會兒去哪蹲着涼快一下,畢竟有句話說的好,只要我眼睛閉着,壞人就看不到我。」我錘了張百方一下。

」去圖書館吧,那裡涼快,涼快的人還文靜,我就喜歡文靜的。」老大推了推眼鏡,站起身準備帶着我們去圖書館。

夏天真好,涼快的人在看書,不看書的人在看涼快的人。

穿過教學樓區,身邊經過的同學大部分都在聊着剛剛聽到的這件事。殊不知聽故事的人,終究在不久的將來會成為故事裏的人。

到了圖書館,我拿了一本母豬的產後護理,張百方拿了一本人與自然,陳橋拿了一本中年養生手冊。

三個人選了最裏面的座位,靠着牆坐下,這樣能看到整個閱讀區,不會錯過任何一位清涼的女大學生。咳,不會被人打擾看母豬的產後護理。

不得不說,今天的母豬產後護理真白,啊不對,今天的母豬產後護理真長。

就這樣消磨了一個下午的時光,雖然很頹廢,但是很過癮。

轉眼間到了晚上,宿舍一行三人回到寢室,明明四張架子床上下鋪,只住了三個人,張百方偏偏要睡我的上鋪,而且半夜總是詭異的傳來一些半聽不懂的外國話,什麼達咩達咩的,伴隨着床鋪的嘎吱聲,一度懷疑宿舍鬧鬼,鬧的還是外國鬼。

我想這就是鬼子鬼子的來歷吧。

不過今天的宿舍意外的沉默,雖然大家看起來對今天鄭興華的那番話還是有所反應的。

「老六,你覺得,我們要是成了穿越者,能不能活下來,活下來後會得到什麼能力。」老大陳橋打破了沉默,開口問到。

「我覺得吧,活不活的下來另說,我想得到的能力嘿,那可海了去了,比如隱身啊透視啊」

「你還漏了時間暫停。」不用看我都知道張百方一定又是招牌滑稽笑。

「反正我還是覺得這事情離我們太遙遠了,不管是好是壞,咱就不是那天選之子的命,不然怎麼會投胎投成這樣呢。」我又接過話茬。

「對了,老二,我今天用你的白人牙膏刷的牙,你別說還真帶勁,刷牙鎖喉,那要是刷其他地方會不會也有被鎖住的感覺?」我踢了一腳上鋪的床板,笑容多少有點浪蕩。

「我去,六哥,平常我學學外語也就算了,格局還是你打的比較開啊,都想到牙膏上去了,二弟佩服。」

「什麼牙膏?這麼神奇?也不讓我小刀拉屁股開開眼?」老大陳橋坐起身來問到。

「就是前幾天老二和隔壁經管系一姑娘約會逛夜市買的牙膏,30一盒100三盒嘎嘎划算的那種。」

「不愧是老二,腦子跟着綽號走,不過內牙膏真那麼神奇?能鎖脖兒?」老大陳橋不是很相信。

「不然老大你去試試,不過答應我,牙膏只能用來刷牙好嗎。」

「去去去去,睡覺去,想什麼呢,我像那麼猥瑣的人嗎。」說罷便聽到陳橋翻了個身,被子里透露出手機的光,影影約約聽到擺胯舞的bgm。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一個寢室三個人,三個都很正常,青春期火氣重的小夥子。

不過今晚我沒有打開我的小破站寵幸我的宅舞主播妃子們,而是閉上眼睛想着今天發生的事情。

不知道為什麼我有種預感,世道要變。大變的那個變。

希望身邊的人能不要受到影響吧,還有身在另一個城市的她,誰讓我高考少了那麼幾分呢。

嘎吱~嘎吱~嘎吱~

我抬起腳對着上鋪床板就是一個迫擊炮式踢腿。

「別人都在穿越學異能了,你還擱這兒半夜學櫻花語呢哥兒?答應我,對自己不要這麼殘忍,年少不知,老來望。」

「不是你二哥我年輕火氣重,實在是老師們太敬業,我也擔心營養跟不上,但是上課不跟着老師學不是一個好學生!尊師重道是傳統美德!」

「說的對,一周6節專業課,你能曠5節半,剩下半節還在跟你旁邊的姑娘打手語,咋的,是咱專業老師不姓蒼唄?」

「你太落伍了,我今兒個上的課,科任老師姓三上。」

「請務必把教學資料發我微信上。」

跟張百方又扯了會兒犢子,還是沒有什麼困意,到走廊去點了支煙,風抽一半我抽一半,甚感吃虧的我想抽風。

抽完風後,又在走廊待了會兒,看了最近關於疑似穿越者的短視頻,真假參半。

其實誰在年少時沒有個夢呢,不管是翻手為雨,覆手為雨的仙俠幻想,亦或是封狼居胥的沙場英雄夢。

想着想着困意也便上來了,回到寢室躺下,閉上眼,半睡半醒間好像聽到有人起夜去了衛生間。

就在這時,出現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