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平行宇宙之尋找帝星的故事
平行宇宙之尋找帝星的故事 連載中

平行宇宙之尋找帝星的故事

來源:google 作者:怪俠一執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呂真 奇幻玄幻 怪俠一執毛

平行宇宙,無系統,多主角,一個宇宙,一個世界觀,主角可在夢中了解每個宇宙自己的故事,新奇有有趣,尋找帝星的旅程期待大家一起聆聽展開

《平行宇宙之尋找帝星的故事》章節試讀:

青城一處天空

紫發少女在飛船上,望着市區中越發越巨大的烏雲,面容沉重,旁邊黑色西服男子正在打電話,此見他話語恭敬,神情凝重的對話,掛掉電話轉身向紫發少女道

「小姐,確認了,是一個叫特魯斯的男子,在青城結丹,最新消息端腦直接下令派了羅雲熙去處理。」

少女面色更加深沉了,一面凝重說「通知那些舊時代的老不死,他們要找的人出現了。」

「小姐,老爺說了不要讓你插手,哪我們先回去吧,宗師們我會馬上通知的。」西裝男子恭敬說著。

「不!那群老不死趕過來,沒有那麼快的,我們過去應付一下。」少女面露焦急地說。

「可是,老爺說…」西裝男子無奈一說。

「說什麼說…我不會出現的,你去拖延一下羅雲熙,我暗中觀察,保護他能完成結丹。」少女目露凶光地命令着。

「好吧,小姐,對方是星雲十傑,我盡量拖一下吧。」西裝男子更加無奈地說。

「想不到,那人卻在燈花闌珊處!」紫發少女喃喃自語,隨後飛船幻化流光往青城中心方向進發。

一道道警戒線拉起,防空警報四起,數部大型飛船在大廈中疏散人群,本來大廈外牆的廣告,全是播放着警告語

「此處不是演習,青城市區,受高強度自然災害影響,請市民陸續登上救助飛船!警告此處不是演習!」

疏散群眾緩緩地登上救助飛船,期間眾人議論紛紛

「哎呀~怎麼不是一早預測到呀,我剛才還在睡覺,昨晚通宵打遊戲」

「就是我還在看我愛豆,打籃球,唱歌呢」

「西藏記那隻雞呀,我也愛豆他呢」

「究竟什麼事呀,我閃電連環手就要練成了」

「我家有人在高層上班的,好像說有人在市區結丹,叫我們儘快離開呢」

「結丹,不是武道派的嗎?」

「武道派,難道又要開戰…」

隨着眾人眾說紛紜,本來有序的隊伍,當人們可能聽到戰爭這個詞後,眾人都開始爭先恐後地登上飛船,一時之間場面混亂。

人群中,有着走失的兒童一直呼喊着媽媽,有行動不便的老人,有一些被推倒在地上的人,還有一些不法分子開始搶奪物資。

「砰~砰~砰」幾聲槍聲響起,人群往聲音方向望着過去,只見一部飛車緩緩駛過來後面跟着數部武裝炮火車,和戰鬥型飛船。

坐在飛車上的人拿着擴音器對群眾說「我是青城武裝部隊指揮官,徐立海!請大家不要恐慌!有序登上救助飛船,如有騷亂者,收監管理!」

群眾一聽到是武裝部隊

「是武裝部隊呀!」

「這次有救啦,唉~不要搶東西了。」

「武裝部隊真是維護一方平安呀!」

隨着武裝部隊的出現,群眾個個心裏都好像有了底子一樣,再沒有出現剛才那種現狀,人群開始恢復有序。

「青城市區人們撤離進度如何?」徐立海問着身邊的武裝部隊人員。

「回指揮官,青城市區除了剛才發生騷動的街道,其他地方已經撤離完成了,預計騷動街道10分鐘內可以完成撤離!」

徐立海滿意地點頭說著「好!你們隨我往中心街道靠近!」

「指揮官,我們並沒有收到任何命令前往中心地帶,這樣好像不太合適!」同行的武裝部隊人員說

徐立海大怒「我們武裝部隊,是為了保護一方平安的存在,但連襲擊我們是什麼東西未搞明白,我們如何信服自己保護別人!」

「收到!指揮官!」同行武裝人員舉手向前,示意所有武裝部隊繼續往中心地帶出發。

特魯斯這邊隨着烏雲越發大,基本上布滿這個青城,包裹着特魯斯的金光開始緩緩縮小,但無論大氣中的壓力與光芒程度,是越來越強!地面的凹陷也越來越深。

「應該準備結丹完成了。」安保老人拿起墨鏡帶起觀望着說

兄弟二人頂着強光與壓力望向安保老人驚訝地說「WC~大爺,你竟然隨身帶着墨鏡!還有沒有多的?」

「大驚小怪!我作為安保,是掌握着整個區的情報網絡,與安全管理。有時候要化身眾多角色,更好融入當中收集諮詢,更好保護園區,園區有什麼風吹草動我都一清二楚!

所以什麼假髮,便裝,墨鏡我都有這個不是很正常嗎?」

隨後安保大爺在衣服上掏出兩幅墨鏡並說「小心呀,這兩幅墨鏡好貴的。」

「行了!大爺,我們好好珍惜的!」兄弟二激動地望着大爺說。

安保大爺滿面自豪說著「你別小看我呀,我連續榮獲9年青城最佳安保,十大最傑出安保!…等等獎項」

兄弟二人根本無心聽講,焦急地說「大爺,我二哥,這樣有沒有危險呀,都過了這麼久了。」

「對呢,附近已經拉起警戒線,中心市區居民好像已經撤離了,二弟結個丹,有這麼大威力嗎?」

兄弟二人一言一語地問着

安保大爺面色開始沉重,一面正經地說「你們的兄弟,究竟是什麼人物?如此丹劫我還是第一次看見,正常情況5分鐘內結丹和丹劫就完成了。」隨着越發越大的烏雲大爺接著說

「奇哉奇哉…當年武道聯盟領主雲宗的宗主,已經是天之驕子,據說丹劫時,長達10分鐘之久,現在這個小子已經過了10分鐘丹還未成,劫也未成,但威力已經如斯恐怖,看來在此時代要出個不得了的人物呀…」

「本來普通丹劫,對附近影響不會很大,最多就對丹劫之人一道衝擊,洗調內丹和身心,但你們望望上空這小子劫雲如斯之大…」三人同時抬頭望向天空,大爺繼續說道

「你們看到啦,丹劫下來恐怕整個青城市區都會毀於一旦!」

「那我們和二弟不是會死?」大哥焦急問着。

「你們放心,丹劫下來,我會保護你們周全,但你們的兄弟,我就不敢包了,本來丹劫就沖他而來,希望他能挺過去吧。」大爺面色凝重說著。

「那是否有辦法,能二哥停止結丹?那就大家都沒有危險了」三弟充滿疑問問着。

大爺摸着摸着腦袋那幾條唏噓的毛髮說著「不能呢,現在停止,丹毀人毀,丹亡人亡,你們好好保佑他成功吧,我想見識見識這個小子,究竟是如何擁有如斯驚天之力。」

隨後三人繼續望着特魯斯,心裏各自祈禱着,特魯斯此時身處一個漆黑的空間,心中疑惑,「我不是在用金華決來證明自己不是有臆想症嗎,怎麼一運用內力就來到這個空間,難道我真的病情嚴重到這樣了嗎,進入迷失空間,迷失了自我?」

正在到處感知着這空間時,特魯斯想起師傅說過的話「光不在身中,亦不在身外,山河大地,日月照臨,無非此光,顧不在身中!」

「對!我不應該感知光,我要相信光,光一直都在!」此話一出,特魯斯周圍的漆黑漸漸散去,一個壯麗的山河美景映入眼前。

「指揮官,我們已經到達,中心地帶,前面金光四起,有3個人戴着墨鏡在金光中心附近觀看。」

徐立海望着遠處的金光,感應到氣息非比尋常,「既然真有人在青城結丹,此丹劫不一般呀。」

徐立海對着擴音器叫着「我是武裝部隊總指揮徐立海!前方三人,速速迴避,我們帶你撤離此地,這裡不是看電影的地方,重複此處有危險,不是看電影的地方!」

兄弟二人望着遠處的武裝部隊問道「大爺現在怎麼辦,武裝部隊介入,個個身手不一般呀,二弟有沒有危險呀。」

安保老人緩緩說道「我就知道,塔德爾的人不會讓事情如此發生,還好是徐立海過來,我跟他有點交情,我可以拖一下他,其他人不敢包,但他我可以說服。」

兄弟二人瞬間給大爺圈粉,究竟大爺是什麼人物,驚奇連連不斷,一面愛慕之情的眼神望着大爺。

大爺瞬間毛管收緊,雞皮疙瘩「死開!我不喜歡男人。」隨後帶着兄弟二人往武裝部隊走過去。

三人來到武裝部隊前方,安保老人雙手揮舞說著「徐小子,可認得我嗎?」

徐立海一看這個浴袍老人怎麼這麼面熟?忽然心中思緒萬千,馬上從飛車下來心中又驚又喜說到「是葉天,葉老師嗎?」

三弟推一推大哥的手說「原來徐立海是黑人來的,之間教科書上說這種種族,不會為任何人效力的吧,怎麼會是有錯呢?」

大哥也很疑惑說著「是呀,是呀,我還是第一次見,皮膚真系黝黑,不知道他們在夜晚會不會看不見自己呢?,想不到大爺連黑人也認識。」

三弟對葉天就更加肅然起敬「大爺真是見多識廣,一會要好好問問大爺,黑人在晚上能不能看見自己。」

兄弟二人雙互點頭,更加充滿敬意地望着葉天。

「咦~不是喔,原來大爺也是黑人喔!」兄弟二人驚訝萬分說。

「拍~拍」清脆二聲,隨之而來,葉天一手二個巴掌,打在兄弟二人面上,二人被掌風震退幾步,雙雙倒地,墨鏡也隨之而跌下。

「咔嚓」一聲二副墨鏡鏡片墮地而碎,葉天大叫「我的二副限量版墨鏡呀,你兩個傻子,戴着墨鏡看誰人都黑的啦,調哪星!」

徐立海見着如此情景心中想起往日之事,走到葉天身前握着葉天雙手「葉老師,果真是你,當日一別已經有20年之久啦。」

葉天拍一拍徐立海雙手隨後一面微笑說著「哈哈哈哈,真的好久沒有見面,你不是在金橋城的嗎?你父母還好嗎?」

金橋城位於德塔爾領地西部,青城是整個德塔爾領地的中心位置。

「葉老師,我因為得到上級提拔,所以上個月就調過來這邊任職,我父母都安好呢,父母時常提起你的,當年如不是在大戰中教導我們這班貧民窟出身的人,我們早就消失在大戰中」徐立海面露感激之情,雙眼通紅。

葉天拍着徐立海肩膀說到「安好就好!授人以漁,不如授人以漁。我只是盡我所能,大戰無情人有情!倒是你已經成為武裝部隊總指揮,真系你自己本領呀!」

「葉老師,不是你當初教導我們的防身術保護自己,我又如何能成就如此仕途,一切都是你的功勞呀!」徐立海滿意敬義像一個小迷弟一樣說著。

葉天擺了擺手說「好了,好了,現在不是我們敘舊的時候。」說完葉天神色凝重看着被金光包裹着的特魯斯。

徐立海驚恐萬分說「此人是出自葉老師的教導?葉老師果然寶刀未老!」

「此人雖然我是認識的,只知道他經常自言自語,其他我一概不知,如斯恐怖的氣息我怕我也沒有這個本事教導。」葉天茫然地說

徐立海望着天空感嘆「是呀,大戰之時,我看見不少武道修士結丹,但如此陣仗真的是前所未有!」

「你們兩人,哭什麼呀」葉天望着兄弟二人說。

「呼~嗚,我們也是經歷過大戰時代的,也是經常流離失所,然後有感而泣」

「原來大爺你是一個聖人呀!以後什麼愛豆,什麼女神,我都不喜歡了,我只愛大爺你一個!」

兄弟二人失聲疼哭,剛才被葉天巴掌所傷,兄弟二人面上紅腫,一哭傷口又疼,但聽完葉天事迹又感動落淚,周而復此哭聲越來越大。

「好啦,好啦,你不是說結丹之人是你們的兄弟嗎,究竟他是何人!」葉天嚴肅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