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痞帥校草的心尖寵
痞帥校草的心尖寵 連載中

痞帥校草的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落日圓圓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雨晴 陳驕陽

【浪蕩公子回頭】*【外熱內冷清醒女主】南川高中,陳驕陽年級第一,秦雨晴第二名次逼近,家庭背景卻是雲泥之別陳驕陽出身顯赫,而秦雨晴一家指望着她讀書出人頭地眾人皆知秦雨晴的目標是考上北大,無人知曉的是她喜歡陳驕陽而他總是一副慵懶疏離的模樣,身邊的女朋友倒是沒斷過,可能那張妖孽般的臉總會讓人忘記他的薄情繼續前仆後繼高考完,秦雨晴堵住他,故作輕鬆:「聽說你最近單身,要不我做你女朋友玩玩?」男孩目光沉沉,看着女孩素凈又清純明媚的臉,語氣輕佻:「年級第二也下凡談戀愛嗎?那就陪你玩玩咯,哥哥正好換個口味」一玩便賠了真心幾年後,一場互聯網科技大會,台上的男人自信又張揚在分享身旁的同事:「這個陳驕陽好帥啊,真是人間尤物」秦雨晴不緊不慢回了句:「嗯,談過,踹了「這是女孩的成長史,也是男孩的成長史雙C,HE,甜中小虐展開

《痞帥校草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有過那兩次對話後,兩人又有一段時間再無交流。

雨晴倒是經常能聽到班上的同學提起陳驕陽,無非是最近又有誰在追他,又或者是哪個妹妹被他冷漠對待。

學校對待陳驕陽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是象徵性地和他告誡,學生的第一任務還是學校,對方倒是答應地特別痛快。

而雨晴的世界也非常純粹簡單,周一到周五每天上課自習沉浸在學習里,周末也不出去玩,窩在家裡做習題,唯一的放鬆項目便是看看一些電視上的綜藝。黃澤英自己文化水平也不高,自知也給不了女兒什麼學習上的建議,唯一能做的便是按時給女兒做好飯,做好孩子長身體時期的後勤保障工作。

高一上學期快結束時,某次班會上,班主任老張提出,為了讓大家更好的認識彼此,班上每位同學都要準備一個節目,按照學號從前到後依次在班會上展示。

面對這一提議,有人歡喜有人愁。那些在班上有好感對象的,又有才藝的,巴不得有這樣光明正大的機會展示自己;愁的是那些沒才藝的,特別怕在同學面前出醜,最主要是怕在好感對象面前出醜。

青春期的男孩女孩們就是這樣滿懷小心思。

南川中學的學號是按成績排名來排序,陳驕陽1號,雨晴2號。雨晴倒是真的有點期待陳驕陽會表演什麼節目,不會有人真十全十美吧?!到時候可以光明正大地看看講台上的他,想想嘴角止不住有點上揚。

雨晴在選表演節目時,倒沒多糾結。因為家境太過普通,她從小都沒學過任何才藝,樂器舞蹈一樣都不會,窮人家的孩子是不會有多餘的錢花在這些無關學習的事情上。唯一可以表演的便是相聲,那些歡聲笑語陪伴自己度過無數艱難疲憊的日子。因為看了很多相聲,雨晴養成了個習慣,從初中開始閑暇時間倒會自己寫一些相聲片段。雨晴琢磨着這次也許可以派上用場,把想法和同桌沈梨交流後,對方非常積極,立馬提議自己可以做捧哏,配合雨晴的相聲表演。本來沈梨一心只想矇混過關,現在有個可以配合的表演,便立馬應承了下來。

經過快一學期的相處,兩人的友誼升溫了不少,日常總是結伴摟着手一起上廁所。所以雨晴見眼前這個直爽不拐彎抹角的朋友真心想配合自己,也不再推三阻四。

雨晴知道,朋友之間不需要虛偽,以誠相待是最好的狀態。

接下來一周,雨晴每天晚上完成自己設定的學習任務後,會再花半小時打磨相聲劇本。周五便把初版的劇本帶去學校,和沈梨約好周末兩人一起在學校操場配合練習。

周六,雨晴在家吃完午飯,便準備騎車去學校和沈梨匯合。

「晴晴,可以和朋友們多玩玩哈,媽媽知道你學習很刻苦,但是還是要勞逸結合。」

「好的,媽。晚上我回來吃飯。」

黃澤英對待女兒很是愧疚,從小晴晴跟着奶奶長大,自己陪着老公秦石運在南川市工地上打工,一年也就過年才會回老家團聚,錯過了孩子的成長。而晴晴懂事得像個大人,但也很少撒嬌,心智甚至有些許成熟。每次黃澤英夫婦回家,她必然會奉上年級第一的成績單。當媽的根本不需要操心女兒的成績,街坊鄰居總誇黃澤英生了個好女兒。

長大就在一瞬之復間。

雨晴長大的那瞬間是:小學五年級時,弟弟出車禍身故,老師通知雨晴趕緊回家。十來歲的孩子一路上哇哇大哭,等回到家裡發現爸媽從未如此歇斯底里,癱坐在地上,眼神空洞。看到自己時抱頭痛哭吶喊出:「爸爸媽媽只有你了。」這句話的那刻。

這句話是十歲孩子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

人為什麼懂事,是因為環境所迫,別無選擇。

雨晴能做的就是更加奮發圖強,替弟弟一起讓爸媽過上更好的生活。

從那之後,雨晴性格倒是一如既往地開朗,但卻比同齡人多了一份成熟。

雨晴趕到學校操場時,沈梨還沒到。雨晴便找了個操場旁邊的看台坐下,開始自己先練習相聲。中途覺着有點累想休息時,抬頭望去,操場中心的籃球場上有幾個男孩在打籃球。雨晴第一眼便注意到了陳驕陽,他的外套擱在了球場一旁的地上,他今天身穿黑色衛衣和運動長褲,身材修長又筆挺,在人群中那麼矚目。雨晴認出,打球的人裏面還有他的同桌江磊。

沒過幾分鐘,沈梨便趕到了。

「雨晴,不好意思啊。我今天午休睡過頭了,來晚啦。」

「沒事啊,梨梨。我也才來不久呢,這還有帥哥打籃球,大飽眼福。」

聽雨晴這麼說,沈梨朝球場看去,第一眼便看到了穿着白色衛衣的江磊。

「雨晴,沒想到江磊也還挺帥的,清清秀秀的。」說完還不好意思地笑了。

兩人又胡鬧開了會玩笑,便開始認真練習相聲。

籃球場上幾人打完球,中場休息。

「陳哥,那不我們年級第二嘛?她來看你打籃球啊。怎麼沒見她送水給你喝啊。」江磊一臉八卦。

陳驕陽朝對方踢了一腳,暗罵一句:「少開老子玩笑。」語氣裡帶着調侃。

說完就朝看台走去,沈磊也跟着過去。

「誒,小跟班,來看哥哥打球啊。」陳驕陽站在雨晴身旁,又忍不住逗她。

雨晴聽到聲音先是嚇了一跳,立馬鎮靜了下來。

「誰是你小跟班?操場是你家的啊?我和沈梨不可以來嗎?」

「雨晴,這操場還真是他家捐贈建的。」沈梨小聲在雨晴耳邊嘀咕。

「…」好糗。

陳驕陽低下頭,不緊不慢地吐出一句:「說好的請我喝奶茶呢,難道想賴賬?我看今天的機會正好。「

雨晴心想今天媽媽剛好給了自己20塊錢,應該夠了吧,便應承了下來。

「好的,請請請,我就20塊錢,貴了可沒有。」

也不知陳驕陽怎麼想的,又變卦,語氣冷冷的:「我要喝水,渴了,快去買。」

等雨晴買完水回來,發現陳驕陽也在看台上坐着,微風吹過,他額前的碎發剛剛由於打球流汗**現在又幹了,整個人清清爽爽。

「給,你的水。還有江磊的。」

「你救命恩人是我,難道他也救過你?「語氣冷淡,倒也不看出心思。

「我這不是看大家都在,給大家都買了呀,梨梨也有。」雨晴倒覺得這人挺莫名其妙。

「哦,小跟班倒挺大方。」

雨晴聽完忍不住瞪了下他。

「陳哥,你咋還欺負我們年級第二啊。走,吃晚飯去吧,餓了。沈梨你們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啊?」江磊收了雨晴的水,作為回報想着同學一起吃個飯也可以。江磊不是陳驕陽,在班級里人緣蠻不錯,很親切。

雨晴本來還想拒絕,哪知道沈梨立馬答應了:「好啊好啊,我們也餓了。」

加上內心的小私心,可以和陳驕陽第一次一起吃飯,雨晴想着倒也不是不可以,就不再推辭。

走去校外的路上,陳驕陽和江磊在前,雨晴和沈梨在後面跟着,

「原來他真的這麼高啊。」雨晴心想,她今年才一米六,跟陳驕陽比起來實在是太小隻了。

路上,雨晴記起來要給媽媽打電話報備下晚上不回家吃飯,便問誰有手機。

只見陳驕陽回頭,遞過來手機,也沒吭聲。

雨晴接過給媽媽打了電話,輕輕拍了拍陳驕陽的肩膀,把手機還給了他。

「謝謝啦。」這次的語氣軟軟糯糯的,不像以往和陳驕陽對話的語氣。

男孩緩了緩神,內心軟綿綿的,故意有點凶地回了句:「你又欠我一次。「

「陳驕陽,你小氣巴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