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前朝餘孽修仙記
前朝餘孽修仙記 連載中

前朝餘孽修仙記

來源:google 作者:玩寶路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孟弢 玩寶路

前蜀皇室遺脈想帶着師弟們好好修仙過日子奈何老趙家陰狠呀是好好修仙,還是去造宋官家的反呢?這是個問題師父你說呢?呼嚕呼嚕……孟弢捂臉展開

《前朝餘孽修仙記》章節試讀:

「我亦不知,緣法玄妙,或許日後弢娃會知道。哈哈。」

兩人對道長的這位能烹制出絕味豬肉的大弟子,也頗有好感,便喚孟弢也到案前陪坐問詢。

高談闊論,日漸向西。幫傭已經與虎娃、柴娃,開始收拾後殿左側空閑的廂房。今日上山的三人,必是要留宿觀中了。

漸漸從樂器,談到音律,由音律談到數算,轉而論起道學,頌起經文,詠起風雅頌,而復歸於音律、詩詞。

「古之風雅頌,皆可傳唱。後詩詞興起,也必合於節律。小徒頗擅一種曲調,可與二位一起鑒賞。」

「程兄,借你摺扇一用。」

接過師父遞來的摺扇,一直不太懂他三人談論什麼,只是勤於點頭讚賞的孟弢,一下子又煩惱起來。

他擅長什麼曲調?這和摺扇有什麼關係?看着師父鼓勵的眼神,他想捂住一下頭臉了。

然後,想起「叮……輪迴空間……《唱念做打,無聲不歌,無動不舞》……」

他木然的去廚房門口,取來三角鐵遞給師父。

孟弢不知道為什麼?師父遞給他摺扇,讓他唱什麼曲調。

他遞給師父三角鐵,看師父怎麼讓他能唱什麼曲調。

一切都顯得那麼高深莫測,讓習慣高人名士風的程濬、蘇洵,心中讚歎。

果然,在師父「叮……」過後,拿起摺扇的孟弢緩緩站起,開嗓發音,並利用摺扇,擺起了造型。

「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①

師父並未繼續敲打三角鐵或是吹笛相和,只讓孟弢婉轉的嗓音,獨自飄揚。

而程濬與蘇洵,也從開始的不適應,到拍打几案相合。

他二人無龍陽之好,但看向孟弢的眼神,漸漸開始迷醉。

熱愛詩詞,喜好音律的他們,對這從未聽聞的曲調,新奇又嚮往。

直到次日,下山途中,兩人還是不肯停歇的談論着天慶觀里的師徒四人,擊節嘆賞。

高人名士,不虛此行。

而一向「沉靜」的孟弢,於昏昏睡睡間,感到絲絲驚怖。

師父的種種特異,對於尚且年幼的他,不理解,也並不想理解。

師父總是自己師父呀。很可能還是自己父親大人的兄弟,自己的長輩。

但自己這兩天經歷的,自己的「神異」之處,就讓他不能理解,也害怕去理解了。

醬菜常識?還《六必居》他家鄰居版?

《唱念做打,無聲不歌,無動不舞》?劣化版?摺扇?奼紫嫣紅,良辰美景?

東坡肉?慢着火,少著水,火候足時他自美?

還有三角鐵?輪迴空間?宿主?鎖鼻術?仙游夢?玄關?緣法?靈機?

白日昏昏睡睡的孟弢,在黑暗的卧房中,睜開了眼睛。

聽着臨近處,師父沉緩規律的呼嚕,覺得心中的煩惱,並不是他一個十二歲的小道士能排解的了。

如果師父不能幫他排解清楚的話,他覺得把每日功課長久的安排在師父卧房門口,是一件非常非常,正常的事情。

虎娃和三角鐵,和師父是絕配呀。

明日功課,師父會講授嗎?今日功課就很玄奧,自己不能解。

「視而不見,名曰夷,聽之不見,名曰希……夷、希、夷希、希夷……」

哦,希夷先生名號,就由此而來。其中的玄理,孟弢不解,在師父的呼嚕聲中,還是睡去了。

他只是一個十二歲的小小道童而已呀!

程濬擅丹青,觀摩前殿十二仙君像後,道:「道長,壁畫斑駁,需聘請能工巧匠,重新描摹。昨日席上,道長所論八仙,也頗令人神往。弟喜丹青,家中資財豐足,願助道長復修殿壁,補錄八位仙人神姿於壁上,供世人觀摩。」

「哈哈,固所願也。程兄可與我兄長商定此事,哈哈哈。」

程濬心中鬆了口氣。

道長曠達高士,雖授他炒青制茶之法,也不便明送禮金,如尋常商賈買賣一般。

為觀內修壁畫,恰是兩便了。如不是擔心唐突,便是加修殿院,程濬也是願意的。

蘇洵不通商賈,無他意,與程濬一起,對着師徒四人,揖手而別,倒是更見洒脫。

顯是沾染了師父的「高人名士」風采了。

「師父,兩位客人也是道士嗎?他們衣衫飄飄蕩蕩,很像畫里仙人呀。比師父你像。呵呵。」孟弢與有同焉。

「師父,昨日師兄唱的曲兒,是你教的嗎?好聽呀!怎麼不教我和柴娃?」孟弢想捂臉。

「師父,八仙的故事還有嗎?特別是呂仙人,為什麼狗要咬他?」孟弢和柴娃,一起點頭。

「哈哈,好!為師給你講。故事從一場狗肉宴開始,俗話說,狗肉滾一滾,神仙站不穩。而又有一黑二黃三白之說……」②

一邊的柴娃,漸漸聽得比虎娃還入神,嘴角流下了感動的淚水。③

之後的很多天,師父卧房門口的頌念與鈴音,時時響起。

觀中的時光絕不寧靜,卻很安詳。

季夏時節,幻想師父長臂采桃的孟弢,還是與兩位師弟一起,撲入了蒼蒼茫茫的山間林海中,去尋覓最美味的果子。

師兄弟三人,都是手持竹竿,肩挎竹籃,身着破舊的短衣。孟弢今年長得快了,舊衣很是束手束腳。

竹竿當然不是用來打果子的。成熟的山桃,一敲就碎,敲不碎的則苦澀難咽。竹竿是他們對付凶頑對手的武器。

猛虎?不會,生命是可貴的,熟悉山林,可避猛虎。而對於長蛇,柴娃總是嘴角含淚。

凶頑的對手,有手有腳,擅長攀爬,拖家帶口,叫聲凄厲,還有長長的尾巴。

最關鍵是它們也酷愛季夏時節的山桃,對入林采果的「直立猿」,十分的不待見。

雖然在數九寒冬,山間萬物歸於沉寂時,它們迫於生計,也會造訪觀中,討要些餅食。

但現在是季夏時節,在這片山林中,我猴族是絕不讓步的!

與凶頑的對手,彼此呼喊恐嚇,鬥智斗勇,上圍下打,你進我退後,勉強摘滿三小籃,順帶兩條讓柴娃感動的長蛇,回觀路上,孟弢已經不會覺得束手束腳了。

襤褸的衣衫下,手腳倒沒太多傷損,關鍵是保護好了兩位師弟,和自己越發英俊的面目。

所以,回觀禮拜天師老君時,孟弢默默祈禱着:

「紅塵遠離,猴凶退散。」

「猴凶」從他手腳的傷口和襤褸的衣衫,可以看出。

可為什麼一名十二歲的小道童,開始厭棄起「紅塵」了?

真是匪夷所思!

①注《牡丹亭》遊園

②注《八仙的故事》好看的老電影

③注師兄穩的梗,致敬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