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千帆過盡寧付青春不負你
千帆過盡寧付青春不負你 連載中

千帆過盡寧付青春不負你

來源:外網 作者:尹素?O莫君夜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尹素?O莫君夜 都市言情

中西醫雙料天才尹素?O穿越成不得寵的嫡女,就連成婚日都被攔在王府門外故意刁難。「要進王府大門,就和丞相府斷絕聯繫。」「求之不得,但世子想娶我,終身不得納妾。」一個人進門,一個人成婚,一個人入洞房,尹素?O表示,還有這等好事?手握醫療工作室,她笑着處理僭越的刁奴,手腕強硬。而他冷眼看着世子妃像是換了一人。只是婚後沒幾日,整個帝都都談寧王府世子體弱多病,洞房有心無力,實在可憐。而始作俑者的尹素?O卻被某世子攬入懷中言辭冷冽:聽說世子妃到處和人說我不行?展開

《千帆過盡寧付青春不負你》章節試讀:

大雍朝,帝都。
寧王府的花轎已經到了丞相府門前。
「恭喜姐姐,從今日開始,就是尊貴的寧王府世子妃了。雖然世子時日無多,妹妹也同樣羨慕。」
「既然你這麼羨慕,那你來嫁,這樣你那個不要臉的娘就真正是寧王府世子的丈母娘了。」尹素嫿穿着火紅的嫁衣,頭戴金冠,眼神極冷。
自己堂堂中西醫雙料天才,更是世界首屈一指的傳染病學專家,竟然穿越了。
原主跟自己同名,因為親娘去世,繼室把持丞相府,她這個尷尬的嫡女在府中常年被人欺負,後來又要被那個冷血的丞相父親當成棋子送去寧王府給那個活不過一年的世子沖喜,所以在成婚前夜服毒自盡了。
眼前的尹妙雪虛偽的面容,袖口掩嘴那做作的手勢,充滿諷刺的眼神,都讓她覺得噁心。
「尹素嫿,你別不知好歹,你這個剋死親娘和親弟弟的不祥之人,能活到今天,就該謝天謝地了。」
尹妙雪一奶同胞的哥哥尹天德,在旁邊大聲呵斥。
尹素嫿也沒有慣着他,直接回了一句:「我命這麼硬,怎麼你們這些敗類還活的好好的?難不成是因為命太賤,所以經得起折騰?」
聽到尹素嫿罵自己命賤,尹天德想都沒想,直接揚起手,要給她一個耳光。
尹素嫿嘴角含着一抹冷笑,一腳踹在尹天德的小腿上,讓他直接控制不住跪倒在地。
「你竟敢打人!」旁邊的尹妙雪嚇了一跳。
尹素嫿的氣場全開,眼神像是復仇的冤魂,直接左右開弓,又是兩個耳巴掌,狠狠甩在她臉上。
「提醒你們一句,我現在是寧王府世子妃,如果拜堂的時候讓他們看到我的臉上有傷,你覺得寧王府會不會放過丞相府,放過你們?」
尹天德氣得臉上直哆嗦,看着尹素嫿那個像是要吃人的眼神,卻終究畏懼寧王府的權勢不敢還手。
這時,門外傳來高亢的聲音:「吉時已到,請世子妃出門上花轎嘍!」
尹素嫿霸氣的從他們身邊走過,看着他們不敢置信的眼睛。
「趁着還能享受的時候,就好好享受,莫要辜負了好時光,畢竟做了壞事,總是有報應的!」
坐在花轎上,聽着外面的吹吹打打,尹素嫿頭有些眩暈,她知道,原主昨晚自殺喝的毒,還有殘留。
再不解毒,估計沒到寧王府,又要死在花轎上了。
如果能夠把自己的工作室和小藥房帶過來就好了,不管是中醫還是西醫的問題,自己都能完美解決。
尹素嫿正在想着,眼前竟然真的浮現出工作室和小藥房的景象。
她一臉茫然,莫不是花眼了?
她試着伸出手,放在小藥房中標有解毒丸的抽屜上。
抽屜竟然真的拉開了。
裏面的解毒丸,也很快就到了她手裡。
收起思緒,尹素嫿看着自己手裡的藥丸,驚喜連連。
老天帶她不薄,竟然把工作室和小藥房一起給她帶過來了。
她沒有浪費時間,趕緊把藥丸吃下去,然後等着自己身體恢復。
很快,花轎到了寧王府門口,結果寧王府的大門前,卻站了一圈人,不讓他們過去。
偌大的寧王府,世子的婚禮,這是在搞什麼名堂?
「世子妃的花轎已到,請各位讓出一條通道。」官媒搖着手裡的團扇,盡量保持淡定。
前面擋路的人,卻無動於衷。
「世子有令,世子妃若要進門,需要先當眾簽了此承諾書。」
承諾書?
尹素嫿在花轎之上,聽得清楚,看來這個寧王府,未必很歡迎自己。
官媒有些遲疑,看着毫不退讓的侍衛們,又沒有辦法。
花轎中的尹素嫿開口了:「不知世子想要讓我簽下什麼承諾?」
侍衛聽到世子妃的聲音,也沒有太放在心上。
他們心裏都很清楚,這位世子妃,在丞相府並不得寵,這次嫁過來,只是攀龍附鳳的棋子而已。
「承諾進門之後,跟丞相府斷絕聯繫,否則就回去吧。」
侍衛的話,自然代表莫君夜的意思。
尹素嫿聽了之後,明白了,這世子怕自己仗着世子妃的名號幫自己老爹爭名奪利。
這位世子,雖然還沒有見面,竟然跟自己想到一塊去了,只怕自己那個丞相親爹,要氣死了。
不過這麼大陣勢威脅她,真當她是好惹的?
尹素嫿很是鎮定的挑起轎簾,對侍衛說著:「既然如此,也請世子給我一個承諾。」
侍衛聽了之後,有些震驚。
一個沖喜的世子妃而已,還敢提要求?
「怎麼,只許你們世子對我提要求,我不能跟世子提意見?」尹素嫿並沒有一點猶豫。
侍衛覺得好笑:「我們世子是什麼身份,你又是什麼身份,自己心裏很該清楚。」
尹素嫿知道,他們這個態度,其實也代表了世子對自己的輕視。
她並沒有退縮,越是這樣的時候,她反而越發有鬥志。
丞相府,她不會再回去。
既然要決裂,那就徹底一些。
「落轎。」她的聲音,非常沉穩。
什麼吉利不吉利,都是狗屁。
花轎落在地上,尹素嫿直接從裏面走出來,步履輕盈到了侍衛跟前。
侍衛蒙了,這位世子妃,果然貌美無雙,如謫仙下凡。
圍觀的百姓們看到尹素嫿的相貌,也是驚嘆連連。
「馬上去稟報你們世子,要我簽下承諾書,簡單,他須得答應我,只要我跟他一日還是夫妻,他就一日不許納妾。」
侍衛蒙了,這位世子妃,真是好大的膽子,莫不是腦子有病?
「你們世子爺若是不敢應下,即刻寫了和離書來,我們各自安好,此生不復相見。」
侍衛們面面相覷,他們雖然想要為難世子妃,這門婚事也是皇族大事,他們不敢真的弄出什麼亂子出來,所以還是派人進去通秉了。
寧王世子莫君夜悠閑的坐在自己的房間,並沒有換上吉服。
聽到侍衛通傳的話,他冷冽的眸子,閃過一道精光,嘴角也掛上一抹冷笑。
「有意思,看來她這是看到丞相府攀附寧王府無望,順便斷絕了其他府門的念想,這樣也好,我也省的麻煩,她願意當這個壞人,我自然不會攔着。」

《千帆過盡寧付青春不負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