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千金歸來:大小姐她迷人又危險
千金歸來:大小姐她迷人又危險 連載中

千金歸來:大小姐她迷人又危險

來源:google 作者:時間露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洛菀 現代言情 秋紹軒

【雙強+雙潔+非重生+正劇+細節+非校園】一場逃脫不掉的宿命在洛菀22歲那年悄然而至,她平靜的鹹魚生活被槍聲和陰謀算計打破自此,眾人才知道原來低調的她上的了孤島,下的了深海,戰的了蛇群,醫的了絕症當四大家族的長老們發現這個遺落在外的藍家嫡親的大小姐後,紛紛將自家冰冷無情的秋家主,妖冶病嬌的陸家主,風光霽月的沈三少和腹黑風流的暗網繼承人打包送到了她面前:「大小姐,想要哪個隨便挑」ps:本文正劇!!非無腦爽文!!非無腦甜寵!!男主眼裡心裏只有女主,但女主哪裡做的不好男主會幫她改進女主成長型,前期偏智慧,會跟男主玩心眼,後期內力覺醒,走武力路線(本文架空,結合古代嫡庶尊卑和現代的高科技,玄學的地方涉及詛咒,另外,最重要的!!!本文清水少肉!!!男女主都比較純情,不喜勿入,謝謝!)展開

《千金歸來:大小姐她迷人又危險》章節試讀:

「知道了。」洛菀懶懶的應了聲,這男人真是凶得不行。

見秋紹軒抬腿準備離開,洛菀看了一眼被他命令留下來的墨秋,略帶嘲諷地問:「如果只是為了監視我,沒必要派兩個人吧,墨秋是你的得力幹將,你還是帶走吧。」

「留他給你拿行李。」秋紹軒似乎是不想再說,冷漠地留下這句話後便帶着影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看着他轉身離開的背影,洛菀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情。

她以為他留下墨秋是為了怕她逃跑,卻沒想到他留下墨秋的目的竟然只是為了給她拿行李。

雖然昨天晚上那一場交手最後以她的失敗告終,但是他們彼此都清楚,如果不是因為他的內力,以她的身手,她不一定會輸得那麼徹底。

所以對於他特意留下秋甜甜貼身保護她的事,其實她一直是持懷疑態度的。

如果不是顧忌父母還在他們的監控下,除非秋紹軒自己天天盯着她,否則再來幾個秋甜甜和墨秋也不會是她的對手。

「家主都走遠了,你看什麼呢?醒醒。」

面前揮動着的手打斷了洛菀的思緒,微微側臉見秋甜甜伸着脖子一臉疑惑地看着她。

洛菀無語望天,想到自己未來三個月,身邊都要跟着這樣一個傻乎乎的姑娘,不禁有些悲從中來。

「你應該還記得路吧。」洛菀看向一旁的墨秋。

「嗯。」墨秋淡淡地回道,率先走上了古堡前面的小橋。

這一次墨秋直接將洛菀帶到了古堡下面的地下停車庫,看着車庫裡一排排的豪車,洛菀表示,見過炫富的,沒見過這麼低調炫富的。

停車庫建造在地下,每次出門的時候如果有挑選好的車,就會有傭人專門把這輛車開出來停放在古堡上面的停車位上。

而每次車輛開回來,或者是有客人來訪,都會將車輛停在上面的停車位,傭人會根據車輛停放時間的長短,來決定是否將車挪到下面的停車庫去。

聽墨秋說,這次特意將她帶下來,是為了讓她選一輛自己喜歡的車。這樣以後如果出門,傭人就會提前幫她將車開上來,不需要每次都特意下來都這麼麻煩。

洛菀實在懶得浪費時間,便隨手指了一輛紅色的法拉利。

墨秋接過一旁跟着的傭人手裡的車鑰匙,率先上了車。洛菀跟秋甜甜也陸續上車後,車子慢慢駛出了地下停車庫,向著洛菀的居住地址開去。

車子停下的時候,洛菀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然後開門走了下去。

秋甜甜和墨秋兩人很快便跟着洛菀進入了房間,但是因為兩個人不知道洛菀需要拿什麼,又不能一直傻站在旁邊看着她,於是很自覺地走到沙發邊坐下。

洛菀收拾東西的速度很快,她本來也沒想帶太多東西,但是畢竟要住三個月。所以除了護膚品她還拿了幾套換洗的衣服和日用品。

看着眼前的醫藥箱,她有些猶豫。

她相信以那個男人的智商,一定已經通過她完全消腫的手猜出了她會醫術的事。

既然如此,這個藥箱帶不帶似乎都無所謂。

只要能給她足夠的藥材,不管需要治療什麼癥狀的葯她都可以做出來。

再三確認自己需要的東西都已經打包好以後,洛菀將手中的行李箱交給墨秋準備離開。

這時洛菀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由於聲音太過突兀,以至於在場的三個人都停住了腳步。

洛菀拿起手機看了下號碼,意外地發現竟然是父親打來的!

父母平時工作都比較忙,每次都是她隔三差五地打電話回去報平安。

像這種父親主動打電話過來的事情少之又少。她立刻想到了秋紹軒的威脅,難道是他因為她的苦肉計遷怒她的父母了?

但是似乎又不對,不管是墨秋說要給她看監控還是秋紹軒後來的威脅,都只是為了告訴她一件事,父母的行蹤,在他們的監視下,但他們並沒有把父母控制起來。

既然父母此時是安全的,又為什麼會突然給她打電話?

她立刻將電話接了起來,並沒有刻意避開兩個人。

「爸,你怎麼會突然給我打電話,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菀菀,你現在方便說話嗎?」父親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疲憊。

洛菀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

「我方便,爸,到底怎麼了?」

「你別急,菀菀,其實不是什麼大事,是爸爸不會哄你媽,這才···」

「媽怎麼了?你把電話給媽,我跟她說。」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卻並沒有把電話給母親,反而是嘆了口氣。

「其實,並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是你媽工作上的競選,本來能再升一級。因為你媽工作上的死對頭投了個反對票,說你媽雖然工作能力強但是身體不好,所以硬生生把你媽拖了下來。」

洛菀眉目一冷,這個人竟然敢明晃晃地欺負她母親。

見洛菀臉色突然陰沉下來,秋甜甜跟墨秋彼此對視了一眼,同時後退一步,生怕自己慢一步就變成被殃及的池魚。

洛菀帶着涼意的目光緩緩掃過兩個人,見兩個人裝着若無其事的樣子紛紛避開她的視線不由得嗤笑了一聲。

她有那麼可怕?她的臉色難道比他們家主的冷臉更嚇人?

甚是無趣的瞥了兩人一眼,她將注意力轉移到另一件事上。

「爸,我記得之前媽好像說過,他們家有個女兒跟我在同一個城市,是航空公司的,聽說再有一個月就要升到媽的那個位置了吧?」

「是有這麼一回事,跟你一個城市的女孩是她家的老大,工作能力挺強的,每次回來這邊都被拉出來炫耀。

但是我跟你媽都不喜歡那個女孩子,看上去落落大方的樣子,卻是當面一套背後一套。

她背地裡打電話給人使壞的時候被我跟你媽聽到過。」

「行,這事我知道了,你幫我跟媽說一聲,過段時間我想去機場工作幾天玩玩,到時候還需要媽動用一點關係,把我弄到她們那個私人航空公司裏面去。

還有幫我轉告她,善惡到頭終有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讓她不要太放在心上,我晚點再給她回電話。」

「嗯,好,爸會跟你媽說,你照顧好自己,別讓我們擔心。」

「好。」

掛掉電話後,洛菀的眼底閃過一抹犀利之色。

我絕對不會讓她們家的女兒升到媽的位置,既然敢阻礙媽的前程,那就別怪我斷他們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