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前任無雙
前任無雙 連載中

前任無雙

來源:google 作者:丹寇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丹寇 張精緻 武俠修真

歸根落葉遇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戰袍雷動撼青冥霸王歸來……QQ書友群:766900664(舵主群)163628634(普通群)...展開

《前任無雙》章節試讀:

  提前還清?林淵沒這個打算,也沒打算好好乾,只想低調混日子過,因為不敢高調,所以沒必要努力工作。

  事已至此,他也想通了,剛好需要個在不闕城立足的正式身份,有秦氏商會的背景,在這邊也許能少點麻煩。

  「知道了。」林淵扔下話就走。

  秦儀又砸出一句,「你難道不想知道我讓你幹什麼?一萬珠的月薪在不闕城可不算低。」

  已經走沒了影的林淵,又從拐沒的地方走了回來,走到了餐桌前,看着她,等她的後話。

  其實很想喊一聲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放下水晶杯,秦儀靠在了椅背,「聽說你在靈山主修的方向是巨靈神?」

  林淵沉默着,琢磨這女人到底想幹什麼,相隔多年,感覺這女人的心思不可琢磨,和當年那個單純的、任由他欺騙的小女人比起來,簡直不像同一個人。

  琢磨再三,最終還是有些不情不願地「嗯」了聲。

  秦儀抱臂胸前,「我這裡剛招聘了一個人,也是畢業於靈山的,恰好在靈山也是主修巨靈神方面的,算起來是你在靈山的學長,早你一百多年入靈山,只不過人家學習了幾十年就畢業了,不像你入學三百多年還不能畢業。」

  林淵「你究竟想說什麼?」

  秦儀「從明天開始,你給他當助手吧。」

  林淵「就這個?還有其他吩咐嗎?」

  秦儀正色提醒道「你不要不當回事,你這位學長可不是一般人,這次前朝餘孽偷襲仙都,你這位學長可是和十三天魔中的霸王交過手的人,重創了霸王。我費了不小的工夫,才把他從仙都那邊給挖了過來。跟着這樣經驗豐富的人,別人求都求不到,我給了你機會,自己珍惜,跟着人家好好學吧,爭取早日把欠我的錢還清了。」

  林淵目光連連閃爍一番,「重創…霸王?什麼人?你千萬別說你把戰神楊真給挖來了。」

  秦儀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我秦氏連給二爺提鞋都不配,你覺得可能嗎?羅康安,原仙都的巨靈神衛,明天你見到人就知道了。」

  「羅康安?」林淵目露狐疑,有點耳熟,腦海里翻想,這個名字也似乎見過,他翻過靈山歷屆主修巨靈神人員的名單,的確見過這個名字,但也僅此而已,沒其他更多的印象,無名小卒能重創霸王?

  秦儀「離開不闕城多年,一流館還住的慣嗎?秦氏會給員工安排住宿的地方,條件應該還算不錯,至少不會比一流館差,不過要從薪酬里扣費用,一千珠包吃住,你可以考慮下。」

  林淵回過神來,立馬拒絕,「不用,還是一流館適合我。」

  秦儀不勉強,抬了抬下巴,「我這裡東西味道不錯,不嘗一嘗?」

  林淵「不用了,還有其他吩咐嗎?」

  秦儀面無表情,「一萬珠不是白拿的,除了給羅康安當助手外,我這裡有需要的話,可能還要讓你幹些跑腿打雜的活,你沒意見吧?」

  沒得選擇,林淵也懶得多說,問「還有嗎?」

  秦儀冷笑,「你不用跟我擺出一臉的不耐煩,不願吃就滾吧。下去了問問明天的上班時間,記得準時來上班。」

  林淵扭頭就走。

  沒了人影,秦儀給自己倒滿一杯,昂頭咕嘟咕嘟全灌進了肚子里。

  之後拎着酒瓶,走到歌聲飄揚的留聲機前,看着漸漸沉寂在黑暗中的不闕城燈火,神色悲喜不定,不知在想什麼……

  待到她離開辦公室,天色已大晚,換了一身衣裳,帶着一身的酒氣。

  橫里快步走出一人,正是白玲瓏,她沒有提前回去,一直在外面等着。

  秦儀一看就明白,沒多說什麼,就一句話,「走,回去吧。」

  白玲瓏立刻招了下手,暗處冒出六名護衛隨行,其中有一對雙胞胎老頭,背着劍。

  六名護衛,有人在前開路,有人在後面,有人護在左右,將二人拱衛在中間,護着離去……

  騎着小驢子一路疾馳的林淵觀察着四周。

  回到不闕城後,基本上一直呆在一流館療傷,晚上沒出來過,今天晚上算是回來後的頭一回。

  夜幕下的稀疏森林,棵棵大樹雖沒秦氏商會的那棵高大,但樹的內部改造後足以住人,許多樹上都綻露着燈光,斑斕燈火點綴着不闕城。

  仙界各城許多地方都這樣,似乎原生態的存在,有條件的都喜歡將大樹改造成居所。

  當然,也有人喜歡住房子,可以隨心所欲設計建造成自己喜歡的格局。

  張列辰就喜歡有一座露天的院子。

  小驢子回到了一流館庭院里,張列辰正等着他,見回來,立刻迎上,好奇道「這次見到了?」

  也的確是好奇這對男女之間見面會發生什麼,當年的事情他也清楚。

  車上下來的林淵嗯了聲。

  張列辰追問「怎麼樣?答應寬容你時間了?」

  林淵深吸了口氣,「沒有。她不鬆口,我也沒得選擇,否則她能讓我變成仙界的通緝犯。也許,我這次就不該回來。」

  張列辰唏噓搖頭,「何至於如此。也就是說,還是要給她幹活還債,她準備讓你幹什麼?」

  林淵「具體的現在還不清楚。」

  張列辰「那有沒有說酬勞怎麼算?」

  林淵「說是月薪一萬珠。」

  「一萬珠?」張列辰頓時來了精神,兩眼放光,「那不少了,在不闕城算是比較高的待遇了。」

  林淵也沒瞞他,「實發到手的只有兩千,另外八千扣下還賬。」又補了句,「她加了利息,要還她一百五十萬。」

  張列辰摸着下巴嘀咕,「這丫頭,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

  林淵看了看庭院,「明天就要去秦氏幹活了。辰叔,以後就住你這了,不打擾吧?」

  張列辰擺手,「不打擾,不打擾,你每個月給我一千珠就好,包吃包住。」

  林淵臉一沉,「秦氏有給員工安排住宿的地方,包吃包住也就一千,條件還比你這裡好。」

  張列辰立刻伸手比劃,「八百!不能再少了,我擔那麼大的風險為你解毒,該值多少錢?我有跟你算賬嗎?」

  林淵無語,他認為兩人之間相處多年是有感情的,所以離開仙都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回這裡,可這位總是把兩人之間的感情用錢來衡量,讓人無奈。

  悶了一陣,意興闌珊一句,「就這麼說吧。」轉身向自己落腳的房間走去。

  ……

  三輛車回到了秦府山莊,秦儀剛下車,一個黑衣老頭便迎了過來,清瘦,雙目炯炯有神,秦府的管家白山豹。

  「小姐辛苦了。」白山豹笑着打了招呼。

  秦儀客氣一聲,「白爺爺辛苦了。」

  白山豹「老爺還沒歇息,在等您。」

  「嗯。」秦儀點了點頭,不疾不徐的走了。

  下車的白玲瓏過來喊了聲,「爺爺。」

  白山豹待秦儀遠去了,才問「聽說一流館那個小廝回來了,今天還去商會跟小姐見了面,都談了些什麼?」

  白玲瓏心中哀嘆,就知道那事瞞不過秦道邊的耳目,果然。

  她悶聲道「爺爺,咱們說好了的,從一開始就劃分清楚了的,我跟你不一樣,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事,我又不是秦府的家臣,我只對會長負責。我要是亂說話,以後怎麼面對會長,讓會長怎麼看我?」

  白山豹苦笑,「行了,累了就早點去休息吧。」

  「我先去洗洗。」白玲瓏扔下話趕緊跑了,有些話她實在是不好多說。

  白山豹目送後,走到了那對雙胞胎護衛老頭跟前,問「今天正常嗎?」

  雙胞胎老頭,一個叫金早,一個叫金晚,是親兄弟,早的是兄,晚的是弟。

  兩人算是修士中的高手,散修,未入仙籍。

  金早回道「沒出什麼意外……」將一天的情況大致彙報了一下。

  秦府佔了城內的一座山頭,面積可想而知,環境優雅,透着低調的奢華。

  內宅正廳內,一對男女坐在沙發上,對着一扇光幕,看着光影訊息,播報的是遇襲後遭受重創的仙都重建情況。

  中年男子模樣的男人,一頭半白頭髮,家居的寬鬆衣袍,氣度沉穩,身材略顯高大魁梧,正是秦氏的上一任會長秦道邊。

  而那婦人,穿着束腰長裙,身段顯得豐腴妖嬈且性感,頭髮盤的整整齊齊,一絲不亂,樣貌很端莊,名叫柳君君。

  她是秦道邊原來的助理,因為是修士,也是秦道邊的貼身護衛,秦道邊因商業對手不擇手段導致喪偶後,柳君君離秦道邊最近,又是秦道邊的得力助手,長期的朝夕相處早就互生情愫,之後幾乎自然而然的就成了秦道邊的女人。

  兩人基本上就是夫妻關係,關係也是公開的,奈何有仙界律法的約束,秦道邊沒辦法娶她,她也不可能再為秦道邊生下一兒半女,否則便是對抗仙律,必將遭受嚴懲。

  看似不近人情的律法,對秦家來說,某種程度也保障了秦家內部的和睦。

  至少不用擔心秦家的家產輕易旁落在柳君君的手中,而只有秦家父女平安,這份榮華富貴才屬於柳君君。

  聽到腳步聲的柳君君回頭看,接着站了起來,微笑道「儀兒回來了。」

  近前的秦儀對她很親近,挽了她胳膊,有幾分撒嬌模樣,「柳姨。」

  母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她幾乎是柳君君一手帶大的,基本上也將柳君君視為了母親。

  而柳君君因為跟了秦道邊不能生養,也幾乎將秦儀視為了女兒,戳了下她的腦門,薄嗔,「一身的酒氣。」

《前任無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