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喬小姐,你的純情老公又扮乖了
喬小姐,你的純情老公又扮乖了 連載中

喬小姐,你的純情老公又扮乖了

來源:google 作者:柒月玖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棲 江之林 現代言情

【美艷颯氣女大佬&純情溫柔法學教授】二十歲那年,江之林把滿身狼狽的喬棲撿回家,原以為只是個無家可歸的小可憐,卻不知道撿回來一個大佬他去兼職,女孩眼神亮晶晶的看着他:「我有很多錢,可以都給你」他害羞內斂,不擅長表達,女孩纏着他撒嬌:「你多喜歡我一點好不好?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他被威脅用錢打發離開她的時候,女孩小臉冰冷:「除非我不要你,否則任何人都不能把你從我身邊帶走」*意外橫生,他們分開了七年當初那個單純害羞的少年搖身一變,以國內最年輕的法學教授身份強勢歸來金錢,名聲,地位,曾經這些讓江之林觸手難及的東西他都有了,唯獨那個曾經牽動他整個身心的女孩不在身邊好在上天眷顧,她主動來到了他的世界,而他再也不會放開她的手後來,喬棲光明正大的帶着江之林見了父親,本以為初次見面的兩人,一個滿臉怒容,一個如沐春風年輕的男人笑得一臉無害:「多謝叔叔放水,我贏了」喬父: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滿頭霧水的喬棲:?這倆人在打什麼啞謎?雙初×雙處甜寵治癒文(ps:簡介無能,請看正文)展開

《喬小姐,你的純情老公又扮乖了》章節試讀:

是血。

不僅如此,她倒進他懷裡時,將他的褲子上也染到了一片。

「喬棲。」江之林聽到自己的聲音在顫抖。

沒有人應他。

她已經暈過去了。

那跟着他過來的女孩已經傻眼了,不明白他為什麼會突然過來抱住了一個陌生的女人。

過來看熱鬧的眾人也傻了,當然,最傻的是唐淮。

他可能是瞎了,居然看到那個從來不近女色,像個和尚一樣清心寡欲的傢伙這麼緊張的抱着一個女人。

他還沒反應過來呢,就見江之林突然一把將人抱了起來,路過他身邊道:「馬上去醫院。」

聲音很急。

好傢夥,他居然還會急了!

唐淮和幾人打了個招呼,叫他們吃好玩好,賬記在他頭上,隨後拿着車鑰匙就走了。

這附近不遠就有一家醫院,唐淮剛準備掉頭開過去,卻聽后座的男人說:「不要去這裡,去宏景。」

宏景是一家私人醫院,規模雖然不大,但是醫療條件和環境都不差,最重要的是,保密性特別好。

唐淮也沒問為什麼,直接一路飛馳,十來分鐘就到了目的地。

女孩身上的紅裙子已經濕透了,江之林用車上的毯子將人裹得嚴嚴實實,這才下了車。

來的路上他已經打過招呼,所以一進去就有人過來給他引路,直到把人送進了急診室,江之林的手都還在輕微的發抖。

唐淮之前沒注意,這會兒才看到他手上的血。

難怪這麼急,原來那姑娘受了傷。

唐淮認識江之林十幾年,從來沒有見過他這麼驚慌失措的樣子。

江之林是誰?

海城最年輕的法學教授,精通各國律法,在國外待了七年,不知道有多少機密部門想挖他,但都被他拒絕了。

他回國才兩個多月,要不是唐淮有這十幾年的情分在這,估計一般人根本請不動他。

唐淮心底在沾沾自喜他面子大,然後坐到他旁邊,表情有些八卦:「裏面那姑娘,誰家的啊?」

江之林沒有回答,看着掌心已經乾涸的血在出神。

唐淮也不在意,繼續說:「我還以為你這輩子就打算跟你那些書過呢,沒想到你也會對一個女人這麼緊張。」

「難道是前女友?」唐淮猜測。

他開始腦補:江之林出國之前可是個沒錢沒勢的窮小子,雖然那張臉長得確實好看,但他為人清白正直,大學時拒絕了不少富婆的誘惑。

莫非,裏面那女的當年跟他有過一段,但是因為他太窮了,所以嫌貧愛富投入了有錢人的懷抱,現在看他混得這麼好,又跑回來想跟他舊情復燃?

就在他腦補的內容越來越離譜的時候,突然聽到旁邊的人說:「不是。」

不是?

唐淮有點懵,不是什麼?

過了很久,江之林才重新開口:「是我喜歡很多年的人。」

他在回答唐淮之前的問題。

難道是前女友?

不是,是我喜歡很多年的人。

唐淮震驚的把嘴巴張成了「O」型。

靠,什麼時候的事啊?

這傢伙什麼時候背着自己有一個喜歡了很多年的姑娘,他這個十幾年感情的兄弟居然都不知道?!

想當年,他們要好的幾個兄弟一直說江之林要是哪天動了感情,那絕對是不亞於天上下紅雨的程度。

唐淮還想再深入了解一些事,急診室的門這時候被打開了。

江之林原本還有些放空的眼神瞬間聚焦,連忙站了起來:「她怎麼樣?傷得重不重?」

「別擔心,沒那麼嚴重,就是後腦勺磕破了一塊,胳膊上有處擦傷,加上體力透支,所以才會暈過去。」

眼前這穿着白大褂面如冠玉的男人叫梁宏景,是這家私人醫院的院長。

此時,他笑着脫下手套,臉上的表情和之前的唐淮如出一轍:「什麼情況啊?我還是第一次見你帶異性到我這裡來。」

梁宏景和江之林是在國外留學認識的,同院不同系,算是校友,三年前他回了國,開了這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私人醫院。

「你確定她沒有別的地方受傷嗎?」江之林微微蹙着眉,緊張擔心的情緒毫不掩飾。

他沒有忘記女孩蹭到他身上的血跡,她肯定還有別的地方傷到了。

或許,是在什麼**的部位。

「你居然懷疑我的醫術?」梁宏景真是給他氣樂了,「這點小傷我還能查不出來?」

簡直是在打他這個醫學天才的臉。

就在兩人爭執之間,裏面給病人換衣服的女助手出來了,猶豫了一下,還是小聲的出言打斷:「那位小姐就是來例假了,所以比較虛弱。」

梁宏景:「……」

真是,好一個來例假了。

聽到這話的江之林頓時沒了聲音,耳後驀地紅了一塊。

事後,江之林拜託了梁宏景的助手幫忙買一套女士衣服和一些護理用品,就一直守在病房裡。

床上的女孩頭上圍了一圈紗布,安靜乖巧的躺在那裡。

她五官生得很漂亮,用時下流行的話來說就是狐系美人的長相。

她的眼睛會說話,嫵媚靈動,單看眼睛就知道是一隻狡猾的小狐狸。

江之林從來沒有說過,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她每次故意用那種帶鉤子的小眼神纏着他,縱使他再怎麼理智,也會對她繳械投降。

靈動調皮的小狐狸沒了生氣,臉色蒼白如紙,像個易碎的陶瓷娃娃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江之林小心地握住她放在被子上的手指,聲音比平時還要輕柔好幾個度:「你怎麼總是不好好照顧自己。」

怎麼總是要他擔心。

睡夢中的女孩像是聽到了他的聲音似的,眉頭突然皺了起來,面上的神情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

她張着小嘴,在低聲說著什麼。

江之林微微俯身湊過去,聽清了她的話。

「哥哥……」

「小林哥哥……」

「你為什麼不喜歡我……」

「為什麼丟下我……」

江之林頓時心底一陣抽痛,想擁住她,可又怕碰到她的傷口,便輕輕地在她手背上拍撫着:「我喜歡你,我喜歡你的。」

女孩卻扁着小嘴控訴:「騙子。」

隨後,她就那麼皺着眉頭又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