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喬以笙陸闖的小說免費閱讀txt
喬以笙陸闖的小說免費閱讀txt 連載中

喬以笙陸闖的小說免費閱讀txt

來源:外網 作者:向陽花死於黑夜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向陽花死於黑夜 都市言情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喬以笙陸闖的小說免費閱讀txt》章節試讀:

獲取第1次 喬以笙一開始並不敢認,籠子里體格偏小的男人是陸闖,一來看不清楚臉,二來和她所熟悉的陸闖的氣質相差甚遠。 可現在,她不敢認也必須得認…… 他是在幹什麼? 追求刺激嗎? 不,不像,她覺得更像……尋死。 ――念頭跳出來的一瞬間,喬以笙把自己嚇到了。 她知道,抑鬱症患者可能會有自殘和輕生的行為,但在今天之前她從未將這兩種行為和陸闖聯想在一起過,她也不敢去聯想。 mia說:「這段東西,陸闖也不知道我有。我是在我經常逛的一個澳洲華人論壇上無意間看到的,當時地下拳場里有人在找陸闖,高額懸賞,想僱傭陸闖再去打拳。但陸闖沒出現,那個帖子到現在還在。」 喬以笙沉默,心頭亦壓着塊石頭般,沉甸甸的。 在沉默中,喬以笙重新播放視頻。 這一回她強迫自己目不轉睛,不再因為畫面過於暴力血腥而迴避,注意力更是全部放在陸闖身上。m. 於是她無比清楚地感受到了,戴非與口中所形容的,不要命的、戾氣很重的打架,是怎樣的。 有一處陸闖是毫無抵抗力般地被對方按在地上湊,一拳緊接着一拳,拳拳到肉,喬以笙彷彿產生了幻聽,聽到拳頭砸落他身體的呼哧響。 打在他的身體,也重重地敲在她的心頭。 在喬以笙準備重播第四遍時,mia制止了她:「喬,我給你看視頻,不是讓你難過。」 「……我知道。」喬以笙悶悶的,「我沒參與進他最痛苦的那段時間,是我的遺憾,我也只能看點這樣的珍貴視頻,連彌補都算不上……」 mia堅決不把這段視頻轉發給喬以笙。 離開診療室,喬以笙抱住圈圈。 她很感謝陸闖將這隻狗子取名為圈圈,無論陸闖是怎麼想的,她都因為和狗子的同名,而擅自當作,她曾經以狗子的身份,在澳洲陪伴過陸闖…… 大概她抱得太緊了,圈圈有點難受,所以汪汪汪地掙扎。 喬以笙鬆開它些,忍不住又把臉貼到圈圈臉上,手掌輕輕撫摸圈圈的後背:「圈兒,謝謝你……」 狗子如果能開口說話,或者能和人交流就好了,那就能告訴她,它陪伴陸闖的那段時光里,陸闖所有的事情。 他所不願意被她瞧見的,他的全部脆弱。 - 今次陸闖又是三更半夜才來的。 不過應該不是躲着她,而是剛忙完,他來了之後不是看看她就跑,而是脫了衣服擠到床上來。 喬以笙因為一直在等他,雖然困得不行,睡過去了,但還是在他出現時醒了過來。 摟住他的腰,她鑽進他的懷裡,從他的下巴,吻到他的喉結。 陸闖熱烘烘地和她纏作一團,揉了她幾下,最後以她要早起上駕校的課提醒她睡覺。 喬以笙困頓地抓着他的手掌,輕輕地來回摩挲,腦中浮現視頻里他在地下拳場自虐的慘狀,眼睛發燙,嘴裏則打趣:「嗯,否則消耗掉你的體力,你恢復不過來,影響你開車送我去駕校,就糟糕了。」 陸闖咬咬後槽牙:「喬以笙,別引火燒身。」 喬以笙樂呵:「那你燒給我看啊……」 「喬以笙,激將法對我不管用。」陸闖哼笑,拉高被子裹嚴實她散亂的衣襟,「你不就是嘴被我養叼了、胃口被我養大了?我想喂你的時候再喂你,不是你想要的時候我就給你。」 喬以笙打了個呵欠,問:「工地的事故,是意外,還是另有內情?」 猝不及防就被她轉到正事上,陸闖很明顯地噎了一瞬,喬以笙無聲地彎唇取笑。 緊接着聽陸闖也快速切換成談正事的模式:「意外。」 喬以笙鬆一口氣:「那就好……」 「怎麼?你有些什麼胡思亂想?」陸闖饒有興味。 「我是合理揣測,不是胡思亂想。」喬以笙討厭他總用些貶低她的詞。如果不是清楚他喜歡她,她要懷疑他在pua她。 陸闖的下巴抵着她的發頂:「喬以笙,有事我會告訴你的。沒告訴你就是沒事。你正常該幹什麼幹什麼,否則成天在工地里懷疑這懷疑那的,心思全部在你的工作上,到時候被退貨,我不會動用我的私人關係幫你繼續留在項目里的。」 喬以笙:「……」 可她怎麼知道,他是不是有所隱瞞? 「你要怎麼了斷和聶婧溪的婚事,不在你需要告訴我的範圍?」雖然他採取了和陸家晟斷絕父子關係的策略,但根本就是權宜之計。 至今聶婧溪還在準備着當新娘子,今天喬以笙剛看到,陸家也到處發新聞稿宣傳着屆時的結婚典禮,完全往盛大了辦,是陸家自陸清儒生病以來,最高調的一次家事。 聶婧溪的家庭背景也成為許多人私底下討論的話題,因為媒體統一口徑報道聶婧溪只是普通家庭的小孩。 普通家庭的小孩――朱曼莉便無法再用「灰姑娘」這一點和聶婧溪對打,也說明陸家不是狗眼看人低,非門當戶對的媳婦兒不可,等於給陸氏集團樹立了親民形象。 漂亮、高學歷――身份對等的情況下,聶婧溪又比朱曼莉優秀。 能嫁入陸家的原因,是長輩之間的友誼――陸清儒信守承諾,有情有義,而陸清儒依舊是陸氏集團的董事長,董事長的品質給集團的形象增光添彩。 陸氏集團的公關團隊不是白養的,通稿滿天飛。 雖然許多人不相信聶婧溪出身普通家庭,但他們又確實沒人挖得出料。 聶婧溪是隔壁明舟市的人,這點通稿里有點明,但明舟市姓聶的人很多,有頭有臉的姓聶的人家也不少。 喬以笙猜測,陸闖會不會抖落聶婧溪的真實家庭背景來破壞陸家的通稿,但這樣的話,太明顯是陸闖乾的。 最關鍵還是那一點,輿論戰打到現在,吃瓜群眾都疲倦了,效果也遠不如前,治標不治本。 難道陸闖就這點本事?喬以笙不信。 眼瞧着婚期迫近,她也迫切地想提前知曉,陸闖究竟是不是在策劃什麼大動作。 無論出於報仇的層面還是私人感情的層面,他都應該讓她清楚明了。 她沒等來他的主動,只能換她主動問他。

《喬以笙陸闖的小說免費閱讀txt》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