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俏總裁的貼身保鏢
俏總裁的貼身保鏢 連載中

俏總裁的貼身保鏢

來源:google 作者:陳子云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建 都市小說 陳子云

平靜的都市,暗潮湧動,一把把黑槍,流入了地下世界之中,兵王陳子云接到秘密任務,回到了他出生的城市,卻無意中牽扯出了他複雜的身份,隱姓埋名的一切,從混入一個公司開始……展開

《俏總裁的貼身保鏢》章節試讀:

女警聞言,連忙走上近前。

「呵,這個女警還是個隊長呢!」
陳子云挑了下眉毛,習慣性得給人家起了個外號,湊了過去。

當他看到那個死去的員工時,不由得把眉毛擰成了川字。

的確,就如同他所了解到的那樣,這名死去的員工看起來跟睡著了沒有什麼區別,只不過早就已經沒有了呼吸。

「剛剛檢查過了,他的身上沒有任何傷口,也就是說,目前來看,很有可能是自殺,但具體情況,還需要帶回局裡做進一步的解剖屍檢才行!」
法醫扶了扶眼鏡:「但要說最讓人奇怪的,就是這些煙頭!」

「煙頭?」
女警低頭看去,只見在距離死者大概半米遠的地方,散落着十幾個煙頭。

「煙頭有什麼奇怪的,這裡應該就是他們公司員工抽煙的一個地方吧!」
旁邊有**搖了搖頭道。

「不,剛剛我問過了保潔人員,這裡在三十分鐘前剛剛被打掃過!」
法醫深吸了口氣:「也就是說,從死者到天台,再到被發現死亡,只過去了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

「二十分鐘內,抽了十幾根香煙,這的確是有點兒不尋常!」
女警皺着眉頭道。

「我所說的發現,並非單純是這點,而是這些煙頭上,竟然沒有任何指紋留下!」
法醫用鑷子翻了翻,把其中一個煙頭夾起,神色凝重地道。

「嘶……」在場所有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陳子云從頭到尾也沒再吱聲,等着**把屍體和其他的證據都帶走後,他在天台上來回渡步了一會。

「陳子云,你在這幹什麼呢?」
沈如雪很是擔憂地問道。

「沒幹什麼,在腦海里簡單分析一下案情,殺人的傢伙手法很特殊,有些東西都被**拿走了,暫時沒什麼頭緒!」
陳子云搓着下巴道:「不過你也不用擔心,這或許只是一個警告!」

「警告?」
沈如雪全身一顫。

「走,去你辦公室?」
看到周圍還有其他員工在,陳子云低聲問道。

「好……」沈如雪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帶着陳子云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

拉了拉衣領,她坐在椅子上透了透氣。

可她卻根本沒留意,自己拉開衣領的同時,裏面那黑色蕾絲所包裹着的東西,也有大半若隱若現。

而陳子云所站的角度,卻正好能夠將這美麗的風景盡收眼底。

似乎注意到了陳子云奇怪的目光,沈如雪這才恍然大悟,連忙捂住了胸口,臉上變得通紅。

有點兒尷尬啊……

「說吧,你到底都得罪了什麼人,究竟怎麼回事?」
陳子云乾咳了一聲,然後坐在旁邊,自己接了杯水喝。

「我,我沒得罪誰啊!」
沈如雪嘆了口氣:「會不會是那個李建?」

「可能性不大,那個李建就是個缺心眼兒,他能夠屢次三番大張旗鼓的來找你麻煩,足以證明他的智商還沒到布陣這麼縝密殺人案件的程度!」
陳子云搖了搖頭道:「還有其他的仇家么?」

「其他的仇家……」沈如雪想了想後,微微搖頭:「沒有了,除了王家和李家,我沒有什麼敵對的關係!」

「王家?」
陳子云眼中光澤一閃。

「是啊,之前因為家裡逼着,我沒辦法要被嫁到王家,結果在大婚的當天,他卻因為意外身故,從那之後,王家就認為我是喪門星,把我攆了出來!」
談及這段往事,沈如雪不由得神色黯淡。

「不過事情過去了,王家也不再追究,反而是李家卻一直沒完沒了,尤其是那個李建……」

「原來是這麼回事兒,難怪他說你是寡婦!」
陳子云搓着下巴沉思了片刻,眉頭卻再次皺緊,微微一笑:「沈總啊,你好像貌似沒跟我說實話,如果這樣的話……我怕是很難幫你啊!」

「這就是實話,其它的沒什麼好說的,你的工作,就是儘可能的保護我安全!」
沈如雪的表情恢復了冷漠。

「好吧好吧,算是我多問了!」
陳子云攤了下雙手:「反正,我儘可能保護你就是了,畢竟我應的是這份工,拿得這份錢!」

「而且,至少在短時間內,你的生命不會有什麼威脅,但我不敢保證你的員工會不會接二連三的再遭到意外!」

「……好,你只要盡好本職工作就行了!」
沈如雪嘆了口氣點頭道。

「那我先回去了!」
擺了擺手,陳子云開門走了。

看着陳子云離去後不久,人事妹子進入了辦公室。

「沈總,你為什麼不告訴他?」

沈如雪嘆了口氣,說實話,剛剛陳子云說她撒謊的時候,她後背上全是冷汗。

「我現在沒法分辨他到底是誰,也無法證明他的真實身份!」
沈如雪面色凝重地道:「下午我找人查了一下他的資料!」

「結果根本查不到任何信息!」

「哦?
那位也查不到么?」
人事妹子有些驚訝。

「嗯,所以可以確定,他所填寫的檔案資料很可能是假的,這樣一來……」沈如雪憂心忡忡。

「你擔心,他跟王家或者李家有關係是么?」
人事妹子眯起了眼睛:「那還能用他么?」

「不知道,在沒確定他到底是誰,有什麼目的之前,先觀察吧,也不能讓他接觸到太多核心的東西……」沈如雪意味深長地道……

……

陳子云回到出租房的時候,同住的謝雨涵已經睡著了。

他回到自己房間,給周伯打了個電話。

「幫我查一下天月製藥公司,還有那個叫沈如雪的女人……」

「天月製藥?
你查到什麼了嗎?」

「周伯,別問了,你儘快幫我查查就是了,另外……老頭子那邊不知道我在清平市對吧?」
陳子云摳了摳耳朵問道。

「當然不知道,他剛剛還問我了呢,我說你還在國外待着呢!」
周伯嘆了口氣道:「不過子云啊,我可不敢保證能幫你瞞多久,畢竟你爹手底下的人,可都不是吃乾飯的!」

「啊啊,能瞞一天算一天吧,畢竟我的任務跟他也有關係,好了,快點兒把資料查好了發到我郵箱!」
陳子云說著掛斷了電話,沉思片刻後,從旅行包中掏出了一件夜行衣。

「我時間可不那麼充裕,所以……只好把晚上也利用起來了,希望能夠查到一些有用的東西!」
穿好夜行衣,他打開了窗戶。

雖然有十樓的高度,但對他而言卻如履平地一般,踩着窗檯,身形輕盈地消失在了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