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掐指一算,你命里缺我
掐指一算,你命里缺我 連載中

掐指一算,你命里缺我

來源:google 作者:迪莫大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哲楠 現代言情 董思言

董思言:我嫁給你不是因為愛情哦夏哲楠:我知道董思言:這只是利益的交換夏哲楠:老公我明白董思言:我這個人最討厭分別的時候,我是被動告別的那個人所以,要要求婚姻試用期一年夏哲楠:我有這個信心,我這款老公,只要你試用了,就一定會簽長期合同展開

《掐指一算,你命里缺我》章節試讀:

夏天臨一邊研究着眼前的圍棋殘局,一邊認真地聽孫子夏哲楠說了晚上見面的情況。半晌後,他將手中一枚黑子落到棋盤上,站起來往書桌前走。「這個程棟,沒想到養出了這麼一個不懂事的女兒。算了,既然他接不住這步棋,也算他的好日子到頭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去吧。」

夏哲楠點點頭,「不過他家手上那幾塊地,確實很值得發展。」

夏天臨冷笑一聲,「他是你大伯的老友,你大伯介紹他女兒給你,我想是什麼意思你也明白。如果不是程家那幾塊地,他也不用這麼忙。」

夏哲楠扶爺爺坐下,「大伯最近又找了幾個人,入股了他的投資公司。要是和程家合作,他一定會把這家公司拉進來,到時候左手倒右手,華夏根本不會有錢掙,項目也做不好。」

「他這個做生意的手法,怕是等我走了,華夏也跟着敗了。」夏天臨嘆了口氣,「幸好你父親還留下了你,不然我真是死不瞑目。」

「爺爺,你天天鍛煉,身體比我還好。你想早走,怕是老天也不想收。」

「你這小子,逗我的時候什麼好聽的話都會說。要是對女孩子也這樣就好了。」夏天臨笑望着孫子,「你大伯一直覺得你不結婚,是有什麼問題。這次這麼積極,四處找女孩子給你相親,他是看準了你不會輕易就範。要是你不結婚沒有孩子,他就有理由把他在外面的那個兒子接回來了。他老婆看在錢的份上,也只能默許同意了。」

夏哲楠笑笑,遲疑了一下,「爺爺,今天晚上見的這個女孩子……」

夏天臨眼睛一亮,「怎麼,你覺得不錯?」

夏哲楠點點頭。

老爺子突然哈哈大笑,「這世上真有一見鍾情這回事?」

夏哲楠目光移向窗外,「不是一見鍾情。」

「哦?那是……」

「您還記得您找到我的時候,我在哪裡嗎?」夏哲楠走到窗外,推開窗戶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

「那時候你剛上高中。」

「十六歲,正在長身體的時候,領養我的那家人,每天早上給我兩塊錢吃早點,怎麼也吃不飽。」夏哲楠手撐在窗戶上回憶道,「有一天早上真的很想吃飯糰,猶豫了很久走進一家店裡買了一個。兩塊錢的飯糰只有一點點大,幾口就吃沒了。」

老爺子嘆了口氣,「難怪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就覺得你太瘦了。」

「早餐店裡的老闆大概看出了什麼,又做了一個飯糰讓女兒給我。」夏哲楠的臉上的表情柔和了下來,「那小姑娘好機靈,她過來說,你同學董若言讓你帶給他的,他讓你去操場上找他。她大概是知道店裡人多,直接送給我,我會不好意思。後來我又去了幾次,才知道董若言就是她的名字。」

老爺子明白了,「你今天晚上見到的就是她?」

夏哲楠點點頭,「這個名字我一輩子也不會忘,我還記得她的鼻間有一顆痣。」

「這倒是一段緣分。」夏天臨站起來走到孫子旁邊,「要是人家也願意,我沒有意見。」

夏哲楠輕笑一下,「晚上吃飯的時候聽她說,父母也不在了。真奇怪,這個世界好人總是不長命。」

夏天臨假裝生氣地瞪了孫子一眼,「我聽出來了,這是拐着彎罵我呢。」

「我怎麼敢。」夏哲楠上前摟住老爺子,「你是我在這世上最後一個親人了。別說你不壞,就是壞,我也要你多活幾天。」

夏天臨拍拍孫子,「我本來就不要求你一定要為公司的發展去聯姻。人品好,你喜歡才是第一位的。可以在事業上幫到你,並不一定需要錢。一個好女人對男人的重要性,是大過錢的。」

程家客廳里,董慧生一聽到門鈴響就趕緊站了起來,迎到了門口。「小言你到了,外面雨下得大嗎?」

若言換了鞋,把電腦包放到一邊,「不大,我打車過來的。」

「你姑父在樓上書房等你,你快去。」

「好。」若言看看樓上,又壓低聲音問道:「是知道我代替相親的事情嗎?」

「不知道為什麼,你姑父發了好大的火,把我和你表妹大罵了一頓。」董慧生小聲地回答,「那個人你見了,覺得怎麼樣?」

「挺隨和的。」若言遲疑了一下,「不過我不小心說錯了話,讓他知道了我是個冒牌的程大小姐。但是他也沒有生氣。」

「是小言來了嗎?」樓上的門開了,程棟站在走廊上問。

若言趕緊往樓上跑,「是的。我上來姑父。」

跑上二樓,程怡朵也聽到了動靜,打開門見到董若言,冷哼一聲:「看來人家也沒有看上你啊,怎麼沒有下半場開個房什麼的?」

若言知道表妹討厭她,比這難聽的話她也沒少說過。聽了也不在意。「人家看不上我,很正常。」

「這不像你啊,你不是一向都很會抓住機會的嗎?一個副總的收入,你現在也看不上了?」

「你閉嘴。」程棟過來喝止住女兒。程怡朵氣得轉身,狠狠的把門關上了。

「太不像話了。小言,你別介意,我替她給你道個歉。」

若言連連擺手,「啊?不用不用。」她還是第一次聽到姑父用這樣的語氣說話,整個人都覺得很不適應。

「你跟我進書房,和我說說晚上的情況。」

若言跟進去,程棟立刻把門關上,指指沙發上若言坐下慢慢說。

聽完之後他問:「他真的沒有不高興?」

「沒有。」若言說完又遲疑了一下,「他表面上看起來很好接觸,不過我想現在的人大概也不太會把真實的想法告訴剛見面的人。他畢竟在一家大公司做到了高管,多少應該也有些城府吧。到底是不是真的不高興,我也不能百分百肯定。」

程棟點點頭,「那他有沒有問起我們公司的情況?」

「沒有。」若言肯定的搖了搖頭,「他知道我不是朵兒之後,只是簡單的問了幾句我工作上的事情。大概也是覺得我的職業比較低,又在乙方,對行業的發展也不會有什麼深刻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