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奇國記
奇國記 連載中

奇國記

來源:google 作者:貝宇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赫明 葉赫蘿 奇幻玄幻

廣袤的中土世界裏,有許多奇異的國家,大大小小,不計其數,更有很許多人們從未見過的奇人異獸,他們在這個世界裏繁衍興衰已長達數萬年綺蘭國的王子為了找失蹤的妹妹,從而在這個世界裏展開了驚心動魄的冒險之旅……展開

《奇國記》章節試讀:

至翌日侵晨,公雞報曉,水手開始拔錨起航,往北徑直行駛。

行至中午,忽見前方有一座島嶼,遠望島上,林木陰森,茂盛鬱勃。

巨猿走上船頭,憑欄眺望,惑道:「前方是何島?」

桅杆上的烏鴉展翅飛到巨猿肩上,說道:「我認得這個島嶼,這是巨蟒島。」

甲板上的公雞道:「別聽它胡說,它整天就知道胡言亂語。」

一旁的老者道:「烏鴉說的沒錯,這確實是巨蟒島。」

烏鴉得意道:「瞧吧!還是我見多識廣,這地方我以前來過。」

公雞道:「又胡說八道,你幾時來過?我怎麼不曉得?」

烏鴉飛離了巨猿,意欲飛到牛頭人身的牛頭人的肩上,不想牛頭人一擺手,厭惡道:「走開!我可不喜歡烏鴉。」

烏鴉尷尬,但也無奈,啐口道:「誰稀罕你這破玩意兒!」轉飛到欄杆上,向公雞道:「你年紀輕,淺見寡聞,知我老人家何事?」

公雞笑道:「那你老人家倒是說說,你幾時候來過這地方?」

烏鴉喟然道:「說來話長啊!」

它正要繼續說,牛頭人嫌棄道:「長話短說,這船上可沒人喜歡聽你絮叨。」

烏鴉白眼道:「要你個畜生多嘴。」又接着上面的話道:「當年我為追求一位美麗的烏鴉小姐……」

說到此處,一邊的熊頭人打斷道:「你們烏鴉不都一個樣嗎?黑不溜秋,跟塊煤炭似的,能看出美麗不美麗?」

眾水手聽之,哄然大笑起來。

烏鴉道:「要你這狗熊打岔!」

「哼!」 熊頭人撇嘴道,「我懶得理你。」

烏鴉一本正經的繼續說道:「當年,我為追求一隻美麗的烏鴉小姐,一直跟隨它飛到了這巨蟒島上。這島之所以名喚巨蟒島,是因為島上有一條黃金大蟒蛇,那大蟒粗壯異常啊,威風凜凜,乃萬蛇之王,就連巨人都懼它三分,那些虎豹豺狼就更不用提了,都不敢去招惹它。烏鴉小姐對我說:『聽說你是個勇士,倘若你能打敗黃金大蟒,我就嫁給你。』我聽了只當小事兒一樁,我便依她所言,去挑戰黃金大蟒,我們打了三天三夜,真是打得昏天黑地、震動寰宇啊!後來,那黃金大蟒見我本領高強,勇不可勝,於是向我求饒了。從此,烏鴉小姐便對我無比的崇拜愛慕,我的追求者自然也就愈來愈多,但是你們都知曉,我心中有風雲之志,又怎會痴醉於這些兒女情長呢?所以我拋下她們,去了綺蘭國。」

公雞笑道:「你可真會吹牛皮,難怪牛頭人不喜歡你。」

眾水手大笑不止。

烏鴉方才之言甚虛,幾個水手便圍了上來,七嘴八舌的打趣它。烏鴉還嘴幾句,便往巨蟒島飛去了。

當下,少年從艙室走了出來,向前方展望,又令水手取來地圖。

少年將地圖鋪於桌面,一旁的老者指着地圖說:「巨蟒島後面應該就是巨人島。按地圖所示,巨蟒島附近暗礁密布,船不宜行駛,要想到達巨人島,就必須先穿過巨蟒島。巨蟒島離巨人島僅僅幾海里,因此我們穿過巨蟒島之後,再造木筏駛至巨人島即可。」

少年頷首道:「好,準備靠岸!」

熊頭人高聲道:「殿下有令,準備靠岸!」

船行至岸邊,眾水手解下風帆,將錨拋至岸上,穩住船舶。

少年與巨猿率先登岸,眾水手尾綴其後。只有那隻大紅公雞獨自留在甲板上,它跳到船頭,伸長脖子,嗷嗷叫了幾聲。

猝然之間,林中哧溜一聲,密匝匝的樹葉里飛出一隻黑鳥來。

眾水手莫名一驚,抬頭一看,原來是那隻烏鴉。

眾水手三言兩語地怪怨烏鴉猛不丁地飛出來嚇到人,烏鴉卻不作理會,直飛到桅杆上,屁股一翹,拉了一泡屎,爾後對公雞道:「青天白日的,你瞎叫什麼?」

公雞瞅了它一眼道:「關你屁事!」

烏鴉道:「你不隨太子殿下一起去嗎?」

「我可不去!」公雞微微一哆嗦,說道:「我聽說巨人島上的巨人喜歡吃燒雞,我去了不是白送死嗎?」

烏鴉冷嘲道:「我可不像你這等貪生怕死,我要永遠追隨太子殿下,建功立業,揚名立萬。」

公雞笑道:「你放心去吧,我會替你收屍的。」

烏鴉誶道:「咒人死,自個兒不得好死。」說完,撲棱翅膀飛入林中去了。

少年往林中觀望一番,只見林木高大,枝葉扶疏,青翠之色掩天蔽日,幾不透光;又見灌木覆密,亦無暢通道路可行。

少年轉身向眾水手道:「巨猿大將軍和半獸人隨我入島,其他水手留在船上,等候我們回來。」

其他水手不依,紛紛嚷着要求同去。

少年勸道:「我知道各位皆是忠勇之士,並不畏懼前方兇險,但這片海域常有海盜出沒。因此,我留你們在這裡,是為了讓你們看好帆船,若來日救出公主,凱旋歸國,也算你們大功一件。再者半獸人體格勇猛,其它野獸皆懼三分,反之你們若去了,只恐會白白送命。」

其他水手聽了,默默點頭,並無異言。

少年又道:「你們留在此處,船上事宜皆聽納蘭武先生指揮。」

那持着紫檀手杖的老者款步向前,向少年行禮道:「太子殿下,老朽要求與殿下同去,望殿下務必應允,至於船上事宜就交給別人吧!請殿下放心,老朽絕不會拖累殿下的。」

「先生說的哪裡話?」 少年溫言柔語地說,「我知納蘭先生此次與我們同來,其目的是要去尋找失散多年的孫女,但我想納蘭先生年近七旬,不宜跋山涉水、遠途勞頓,所以才……」

納蘭武捻須笑道:「殿下時刻關照老朽,老朽感激萬分,但這一路漂洋過海,老朽都挺過來了,還會怕前途勞頓嗎?」

少年心想納蘭武年事已高,且島上兇險莫測,擔心他會有不測,遂又道:「先生,尋找您孫女之事就交給我吧!先生放心,我就一定會竭盡全力,絕不打馬虎眼兒。」

納蘭武道:「殿下之美意,老朽心領了,只是殿下應全力解救公主,不該為老朽之事分心。再說了,你們從未見過我孫女,即便偶然撞上了,也未必能認得,所以殿下莫要再勸了。」

少年見他尋親之切,不可強制,遂允他一同前去。

牛頭人手拿大刀,熊頭人肩扛巨斧,在前方斬棘開路,其它半獸人則抬着幾個大箱子,一齊往林中去了。

這島上森林雖然邃密幽暗,時有陰風颯颯,令人不寒慄,但又不乏燕語鶯啼,讓人悅耳娛心,歡暢之態油然而生。

眾人行了多時,早已焦渴,忽然聽見有淙淙之聲,像是水流的聲音。

眾人心喜,加快步伐,穿過灌木叢,便到了溪流旁,那溪水清澈尤冽,婉婉而流。

幾個半獸人急忙放下手裡的東西,匍匐在小溪旁大口喝水,這水清涼解渴,真是痛快淋漓。在溪流的兩側還長有幾棵果樹,樹上結着一個個晶瑩的果子。

少年隨手摘了幾個,咬了幾口在嘴裏品嘗,頓覺果味鮮香殊絕,分外的好吃,又摘了幾個給納蘭武。

其他水手各自摘吃,十分享受。

眾人吃得正香時,忽地咕咚一聲,眾人一愣,接着又響起噼啪之聲,一股惡臭撲鼻而來。眾人緊忙掩住口鼻,只見牛頭人臉色猙獰,雙手捂着肚子道:「誰有手紙?我不行了。」方說完,一捲紙便憑空飛來。

熊頭怪人道:「快去吧!該死的老牛,有你這麼掃興的嗎?」

牛頭人捏着紙,灰溜溜地奔入叢林中去了。

眾人忍俊不禁,亦無心吃鮮果了。

此時,少年突皺眉道:「對了,你們帶武器了嗎?」

巨猿道:「太子殿下放心,我讓他們帶了弓弩。」說著,往周遭環視一番,繼而道:「我看這地方很是詭譎,殿下身無兵器,要多加小心才是。」

少年從腰間拿出一把摺扇,打開扇子道:「將軍放心,我有這把扇子防身。」

巨猿詫異道:「殿下,這不就是一把普通的扇子嗎?如何能防身?」

少年道:「將軍有所不知,這是我的好兄弟墨哈杰特意送我的。這可不是普通的扇子,在這扇骨里藏有銀針,如若遇到危險,只要向前揮動扇子,銀針便會徑直飛出,十分巧妙。」

巨猿道:「殿下,我有一事不明,殿下與墨哈公子是竹馬之交,向來如影隨形,儼然親兄弟一般,但這次墨哈公子為何不與殿下同來?」

少年道:「墨哈傑曾說過要與我同去巨人島,但臨走之時,他的父親相國大人派人告知我,墨哈傑突染疫病,不能與我同往。」

巨猿聽罷,一副詫然的樣子,犯疑道:「墨哈公子年少健壯,平時活潑亂跳的,怎麼突然就染病了?我們此赴巨人島,吉凶未卜,我看他是膽小怕險,多半是在裝病。」

少年聞之,微嗔道:「將軍莫要如此說,墨哈傑不是那種人。」說畢,舉步走向半獸人,問道:「這麼久了,牛頭人出恭還沒回來嗎?」

納蘭武道:「該不會出事了吧?」

正奇怪着,突聽灌木叢里牛頭人高聲喊道:「殿下,你們快來看!」

眾人聽了,快步走入灌木叢里,只見牛頭人愣在那裡。

牛頭人往左方指道:「你們看!」

眾人順着牛頭人的指向看去,顯見一堆骨頭,大多已然腐舊,只有幾根略帶血跡,且彌散出一股腥臭味。

眾人觸目駭心,錯愕良久。

巨猿道:「想必這些骨頭是野獸吃的吧!」

少年仔細瞧了,眉心微皺道:「不對,這不是野獸吃的。如果是野獸吃的,那骨頭上定然會殘留一些皮肉,你們看這骨頭非常乾淨,一點肉渣都沒有,只有几絲殘留的血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