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清穿:四爺寵妾靠讀心躺贏了
清穿:四爺寵妾靠讀心躺贏了 連載中

清穿:四爺寵妾靠讀心躺贏了

來源:google 作者:一朵棉花雲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一朵棉花雲 古代言情 蘇妙

蘇妙睡了一覺穿越到一本清穿小說里名字都沒有的路人,還是個最低等了侍妾,不能生孩子不能晉位分不過她竟然可以聽見某位爺的心聲,一路抱緊大腿,坐等他登基展開

《清穿:四爺寵妾靠讀心躺贏了》章節試讀:

八月的夜晚悶悶的。

蘇妙坐在陽台的沙發上吹着風,依舊減不了她此時的燥熱。

她正拿着手機看着一本名叫《清穿皇貴妃原來是團寵》的小說,裏面的女主就是一個白蓮花,沒有腦子,她看了之後很不理解為什麼女主是這樣的人設。

此刻她化身為一個正義的噴子,正在評論區里舌戰群雄,很想口吐芬芳,奈何自己是個文明人,開不了口。

不知過了多久,她也累了,吹着風就睡著了。

蘇妙醒來,頭一陣鈍痛,不禁發出了「嘶」的一聲。

帘子外小桃聽見聲響立即掀開帘子,詢問:「姑娘醒了,可是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蘇妙環視了一圈,見床是古時候的造型,四周的擺設都是古香古色的,她這是穿越了?

捂着頭,啞着聲道:「我頭痛得很。」

「姑娘昨日落水,想來是着了風寒,待會奴婢去請府醫來看一看吧。」

蘇妙的頭一陣痛,耳邊響起「嗡嗡」的耳鳴聲,一些不屬於她的記憶湧入了腦海。原來她是穿書了,正是昨天看的那本書,不過原主在書里卻是一個連名字都沒有提過的路人。

蘇妙雙手揉着太陽穴,有些疲憊,「不用了,我再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小桃應了是便退下了。

原主只是江寧知府蘇懷安之女,因今年大選進京途中被人誆騙了去,那人見原主生得貌美如花便被送進了四爺府里。四爺府里大阿哥弘暉前些日子殤了,便把原主送去給四爺解解愁悶。

原主千里迢迢一路趕來,只想早早地被撂了牌子回家,沒成想竟被人賣了去做了四爺的侍妾。侍妾可就是一個玩意兒啊,一輩子就只能仰人鼻息生活。

她一時接受不了,進府熟悉了幾日,昨日便偷偷地投湖了,小桃發現及時把她救了下來。想來原主是已經沒了,不過因為她穿過來佔了這具身子才沒讓人發現。

蘇妙也不想在這裡做一個侍妾,別人穿書都是穿什麼公主皇后啥的,為什麼她就是一個任人拿捏的侍妾,好在她知道四爺最後會成為皇帝,她也有晉陞的機會。

當下正值大選期間,書中的女主餘音音大選後就會被選做四爺的格格,蘇妙實在是看不慣餘音音那做派,好想等她進府手撕白蓮花。

奈何自己是個侍妾,比格格還要低人一等,不能手撕白蓮花,還要低着頭做人,實在太慘了。

福晉烏拉那拉氏因為大阿哥弘暉的死,整日鬱鬱寡歡,免了眾人每日的請安,只初一十五去兩次便罷。福晉體諒蘇妙,便也免了她初一十五的請安了。

蘇妙是侍妾,地位低下,也就只有小桃一個婢女,侍妾說到底也就是個奴才,能有個人伺候都算不錯了。

她住的地方是在聽雨軒,不過好在就只有她一人住,也還算不錯。府里還有兩個侍妾,一個雲氏,一個尹氏,她們二人住在一處,餘下蘇妙一人住這一個閣子。

聽雨軒是府里極為偏僻的位置,平日里去提膳一去一來也要走上一個時辰,拿到屋子裡都冷得差不多了,好在現在天氣尚好,倒也還能吃。

蘇妙落水後就「病」了,在府里休養了一個月,這「病」也是該好了。蘇妙略施粉黛,穿了一身洗得半舊不新的碧色旗裝,帶着小桃朝着正院的方向去了。

來到正院,福晉身邊的方嬤嬤攔住了蘇妙,笑着對蘇妙說:「蘇姑娘,今日不用請安,福晉正休息着,您先請回吧!」

蘇妙對方嬤嬤見了個禮,聲音稍大聲了點:「嬤嬤,奴才身子將將好了些,特意來拜謝福晉的照拂。」

其實福晉並沒有幫過她什麼,不過是原主剛來時賞賜了些物件,生病時免了請安罷了,蘇妙只是礙於禮數前來表示一下。

方嬤嬤見蘇妙行禮也沒有推遲一下,生生的受了這個禮,雖說自己也只是個奴才,好歹也是福晉的奶嬤嬤,誰讓蘇妙只是個侍妾呢。

屋裡福晉聽到了蘇妙方才說的話,便叫身邊的丫頭沉香出來請蘇妙進去,「蘇姑娘,福晉請您進去說話。」

「多謝福晉。」

蘇妙進到屋裡,連忙跪下給福晉行了大禮,「給福晉請安,福晉吉祥。」

「不必多禮,快請坐吧。」烏拉那拉氏臉色蒼白,眼底的烏青也沒有遮一遮,才二十幾歲看起來竟像老了十歲一樣。看來大阿哥的離去對她的打擊真的很大,不過她依舊是一副端莊的模樣。

蘇妙剛坐下,沉香便上了茶水點心,福晉這裡的奴才都是很有規矩的,雖然她只是一個侍妾也沒有絲毫的怠慢。

「妹妹身子可好些了,也是不巧,我近來也是精神不濟,妹妹新進府來也沒能好好的瞧瞧你。」烏拉那拉氏淺笑,倒是很和藹的樣子。

「多謝福晉關心,奴才的身子已是大好了,福晉也要多注意身體才是,奴才才進府就落了水,沒能好好給福晉請安也是奴才的罪過。」

「妹妹不必在意,來到府里都是一家人,現下主子爺在外賑災,待爺回府定要叫爺好生看看妹妹才是。」福晉雖這樣說著,可笑不達眼底,天底下哪個女人願意和別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呢?

「奴才不敢,奴才只想好好伺候福晉。」蘇妙連忙搖頭道。

「咱們府里最緊要的就是伺候主子爺,妹妹可要好好努力才是。」福晉語重心長道。

「是,奴才知道了。」

福晉淺笑:「今日說的話有些多了,妹妹可不要介意。」

「福晉能與奴才說話是奴才的福氣。」蘇妙恭敬地回答。

「好了,今日就到這裡吧,我倒是有些疲了,妹妹也回去好生歇着吧。」福晉撫着額頭。

看着福晉臉色確實是很疲倦的樣子,蘇妙也是有些不好意思,「是奴才叨擾了,奴才這就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蘇妙一直在想,這烏拉那拉氏傳說中可是十分狠毒的,今日看起來倒不像是這樣,就不知她是真心還是假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