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青春只有一個,值得反覆品味
青春只有一個,值得反覆品味 連載中

青春只有一個,值得反覆品味

來源:google 作者:洋仔很乖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洋仔很乖 蘇伯奧 都市小說

懷念過去的日子現在的人們總是感嘆時間過得太快總是懷念過去的日子但是這是人生啊!我們曾經的日子也只能用來懷念了!展開

《青春只有一個,值得反覆品味》章節試讀:

胖子的本科是在8月底開學,子文9月初也開學了。伯奧9月中旬才開學。伯奧被天津的學校錄取了,伯奧只好又一次回到那個被騙的城市。

有了第一次被騙的經歷,伯奧對這個城市的交通有了些了解,自己坐地鐵到了學校報到。

在學校度過了半個月。10月國慶放假,伯奧準備回家,雖然路途有點遠,但伯奧第一次出這麼長時間的遠門,伯奧還是選擇了回家。到了家鄉的邊界,伯奧的心情便忍不住了。天有不測風雲。伯奧在家鄉打車回家的路上發生了意外。伯奧昏迷了。

家人接到通知後,立即前往了醫院。看見自己的孩子昏迷,父母都在責備自己。

伯奧昏迷發現自己回到了高三的時間。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

胖子,子文,嘉佳,都在教室學習。

伯奧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告訴自己,我現在是國慶回家時間。我現在應該到家了。

伯奧找到胖子

「我現在應該在國慶回家的路上,我怎麼回到學校了?」

胖子摸了摸伯奧的腦門

「這也不熱啊?」

「伯奧,你怎麼了,伯奧」

伯奧氣急敗壞說道

「我現在很正常!我說的是事實,我現在應該在回家的路上!」

「是不是怪過幾天高考了,這孩子壓力太大了?」子文說道

「子文,你不相信我嗎?咱倆可是鐵哥們!」

「伯奧,我相信你啊!但你說出的話不對啊,我怎麼相信你」

「你聽我說我!」

「我已經考上了大學!我現在是放假回家啊!」

「胖子,子文你倆高考都過了本科線。我去了天津,胖子你去了保定 子文你去了西安」

「伯奧你說我倆過線我倆喜歡聽這句話!」

「但你現在的神智使我很難相信!」

「不信我是吧?」

過幾天高考的作文是關於寫信的寫給18歲青年

「伯奧!你怎麼還賭啊?」

「遠哥每年都要給學生們賭作文,但一次都沒中!你覺得我能相信你?」

「子文,胖子,你們糊塗啊。你們怎麼不相信我呢?」

「好!不相信我是吧!我跟你說一說語文的默寫」

「默寫是論語,我字寫錯了,0分」

「不行,我不能說了,再說你們傳出去說我偷竊機密」

「伯奧你沒事吧!你能不能正常一點」

「伯奧,遠哥叫你!」

「伯奧,壓力太大了是嗎?高考只是要我們參與進去,我們不必太在乎輸贏」

「你的努力老師看到了。現在放平心態行嗎?伯奧?」

「遠哥,連你都不相信我?」

伯奧氣的眼淚都要噴湧出來。

「老師相信你,你是最棒的!」

「老師,明天天氣預報報的是下雨,但明天其實是大晴天。真的,你要相信我」

「好,我相信你!」

第二天果然早起天氣黑沉。但是到了上午雲就散開了。正午時太陽高照。

算是今年夏天最熱的一天了

下午伯奧又找到遠哥

「老師你看,我說今天是晴天!今天就是晴天啊」

「我跟你說,你們將來要過的日子我都過完了」

「我現在應該在國慶回家,今天應該是國慶,天氣晴朗。全國都在為祖國慶祝生日啊」

「伯奧,咱先回去好嗎?這幾天自由複習,咱好好休息休息,爭取考出好成績」

「老師我已經高考完了,我知道了我的成績!我落榜了!」

「現在不是泄氣的時候,奧子,趕快回去自由複習」

「都不相信我!好!不相信我!你們會有好果子吃的!」伯奧又一次痛苦的回到教室,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主任查課看到了伯奧,把伯奧拍醒

「你知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間,還剩幾天就是高考了!你現在睡大覺?」

「考完我就管不着你了,伯奧同學堅持兩天,考完就結束了」

「老師!你們怎麼都不信我?我說參加完高考就是參加完了」

「你們不要質疑我好嗎?」

「伯奧我知道你壓力大,現在堅持堅持好嗎?」

伯奧已經沒有精力再去反駁老師們

「好!我看書,請不要打擾我了」

所有人都沒有把伯奧的話當成真話,只有嘉佳,記住了伯奧說的高考作文。

自己查閱了資料。

魏嘉佳跟伯奧可以說青梅竹馬。由於伯奧的調皮搗蛋,沒少連累嘉佳,但嘉佳從沒說過一句壞話。只是伯奧覺得自己與嘉佳的人生是不同的道路,嘉佳能考重點,而伯奧只能勉強過本科線。兩個人便只好錯過了。

嘉佳曾在高二與伯奧表白,但卻被伯奧無情回絕。從那之後,嘉佳一直都是對伯奧處於冷淡的態度。

伯奧與嘉佳都知道對方相互喜歡,但伯奧一直想的都是,自己與嘉佳的人生會不同。青春嘛,誰還沒留下個遺憾?

伯奧的學校是伯奧家鄉的考點,考前一天要清理宿舍,清空教室。給高考生做準備。

伯奧在把書搬往宿舍時顯得與胖子有點陌生

伯奧邊走邊想,自己嘀咕

「怎麼能叫死胖子相信我呢?」伯奧陷入難題,如何證明我不是現在的我。我是從將來來到現在的我。伯奧已經對考試看的非常淡薄。畢竟已經參加過了一次。再來一次自己也差不多清楚了題目,題型。只不過現在想要告訴任何一個人,都是白費力氣的。

「伯奧,你今天怎麼了?」

「你是不是被考試嚇到了!神志不清了!」

伯奧撥開胖子搭在肩上的胳膊

「我說我沒有病,我就是沒有問題!」

「我說的是真的!你們怎麼才能相信我!」

「對了!胖子你一會到宿舍送完東西,你出門會踩到一塊香蕉皮。」

「你的大腿會被暖氣的鐵絲滑倒,我會送你去打破傷風」

「奧子!你今天神志不清我不能欺負你」

伯奧學校宿舍總共5層,第一層留給了體育生,方便鍛煉。

第二層是高三學生的宿舍。上樓梯準備進入宿舍

「讓我來看看奧子說的香蕉皮!」胖子找了半天也沒有看到伯奧要說的使自己受傷的香蕉皮

子文應和道「要是有香蕉皮,胖子你摔倒之後!我把這香蕉皮撿起來吃了!」

伯奧見到兩人都是這種態度,也不知道說些什麼。

書收拾到了宿舍。胖子準備在宿舍休息一下。

「你趕緊跟我走,不然你真的會受傷的,胖子!」

「你不要打擾我!我這麼胖,受點傷又能怎樣!」

伯奧眼睛一直留意在門口,尋找丟香蕉皮的兇手

伯奧一直盯着門口,直到胖子從床上站起,準備下樓吃飯。

「讓我來看看,你說的香蕉皮吧」

「門口有啥?」

胖子就只看到門口有點散落的一灘水。準備拿起拖布將他拖干

「胖子你小心點,我給你拖」

伯奧起身準備把拖布搶走,叫胖子到一旁。正在搶拖布時候。胖子腳滑踩到了拖布。

一個出溜,胖子坐在了門口。腿也被拖布上的小釘子劃傷

胖子蹲坐在地上

「你個烏鴉嘴!哪裡來的香蕉皮?」

伯奧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不知到底該怎麼解釋這個問題。

「趕緊起來,我帶你去校務室」

「多大點個口子,不用去看,去找個創可貼給我哥貼上!」

伯奧回想着剛才胖子摔倒時候的細節,與自己已經發生過的幾個月前的今日的細節在頭腦中做對比。

但是伯奧早已忘記了當初胖子摔倒的細節。只是清楚的記得,胖子的屁股疼了一晚上,胖子又打了破傷風.

伯奧走路心不在焉,一直都在思考着眼前發生的一切。

買完創可貼出超市門口,一塊香蕉皮,伯奧的腳好踩中,一個出溜。伯奧坐在了地上。

伯奧坐在地上發獃。

周圍的人看況趕緊過來準備將伯奧扶起來

「不要扶我!叫我想一想」

「怎麼會這樣呢?這是要在胖子身上發生的事情啊?」

「我的腿也沒有痕迹啊?也沒出血啊!」

伯奧準備從地面站起來。手扶着旁的防護帶。咔嚓一下,伯奧的腿被防護帶的尖銳部分划出一道口子,鮮血直流。

伯奧感受不到疼痛,他已經被眼前發生的一切所麻木大腦

周圍的人把伯奧送進醫務室,也叫來了胖子和子文。

醫生幫伯奧處理傷口

「是不是要打破傷風啊大夫」伯奧不知所措的自己說到

「這麼深的口子,需要打一針了,避免感染」

伯奧自言自語到

「在這裡打針的不應該是我啊!應該是旁邊這個死胖子啊!」

胖子在一旁哈哈大笑

「奧子,受傷都不能叫你停止講話嗎?」

「是我話太多了?言多必失?」

伯奧心想,壞了那我說的高考語文是不是要換卷子了!

這下更沒有辦法叫人相信我了

「我不能說話了,再說話我今年還不如去年呢!」

「你趕緊閉嘴吧!」胖子說道

胖子扶着伯奧回到宿舍。

「你的腿沒有事?」

「你的屁股現在不疼?」

「你不要詛咒我好不好!」胖子看着伯奧的腿綁上了紗布。最外層的紗布已經被流出的血和藥水浸透。

「那今晚屁股疼的就是我嘍!」

「老天這是在玩弄我啊!」

晚上吃上了止疼葯,但還是沒有蓋過痛感。伯奧一晚不知道怎麼過來的

第二天高考開始

語文,伯奧坐在考場,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卷子。考試答案還有點印象,但不能記清楚答案。伯奧已經擺爛了,但還是不想放棄,伯奧按照自己知道的答案,答上了卷子。

嘉佳考試拿到卷子第一眼看的就是作文。

「難道伯奧這小子真是不一般?他真的猜對了作文題目」

嘉佳選擇了先寫作文,考試非常順利

等語文考完胖子和子文出來和伯奧一起討論作文時候。

伯奧大喊道

「我說什麼來着,我是不是猜對了作文題目!」

「奧子你發病時候是不是能感知未來,你趕緊發病給我們看看下午的卷子」胖子嘲笑的說到

「好,你個胖子,咱倆3年算白處了!你們自己玩吧」

胖子見伯奧想走,卻不能快動。從後邊對着伯奧的屁股就是一腳。胖子還沒用力

伯奧就;哎呦!哎呦的了起來

胖子在一邊哈哈大笑

「這小子肯定是瘋了!」

「伯奧!」

嘉佳叫住伯奧。

「你是怎麼知道作文題目的?你是不是幹了違法的事情?」

「嘉佳,咱倆交往時間可要比那兩個東西時間長吧「

「現在連你都不相信我了?」

「我說了,我已經參加過一次高考了。」

「你們見過的題目我已經看了好幾遍了,除了答案!」

「對了,嘉佳你要相信自己,你一個月後會被一個211學校錄取」

「我只是個大專生!」

「伯奧你既然已經參加過高考!現在你是第二次,那你為什麼不努努力!跟我考到一起呢?」

」我沒有記清楚答案啊!「

「魏嘉佳!你也是跟他們一樣來嘲諷我的吧!」

「我覺得你病的時候,還是有一定頭腦的」

「畢竟作文,和你說的差不多嘛」

「無理取鬧!你們不相信我!你們會有好果子吃的!」

「我告訴你,今年數學超級簡單,你肯定能考好」

「謝謝」

「伯奧一瘸一拐的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努力回想自己去年做過的卷子,但就是不能清楚記得題目與選項的關係。

胖子和子文去食堂吃飯,給奧子帶了一份

「奧子,趕緊吃飯。」

「吃完飯再睡。你的腿今天是不是要換藥?」

伯奧拿到飯放到腿上打開準備吃。

看到今天的飯格外的豐盛。小排骨,紅燒肉,蒜苔。

但看着這飯伯奧想到,這應該是自己給胖子帶的。

當天的食堂東西半價。

「胖子,你今天怎麼這麼有錢了,給我買這麼多好吃的」

「你現在是傷員,趕緊吃吧,吃完好有力氣繼續與我決鬥」

「今天的食堂是不是半價?」

「你的耳朵挺靈通嘛。」我們也是到食堂才知道的

「我都跟你說了,你現在過的日子,我已經過完了!」

伯奧哈哈大笑,見胖子還是不信,便低頭吃飯

過半,伯奧又開始與胖子說起自己的腿傷

「這真的是應該在你身上的傷口。昨晚疼的也不應該是我。是你啊胖子」

胖子有些無語

「行,疼的是我」

「哎呦!哎呦!」胖子學着昨晚伯奧的樣子來了一次情景再現

「這都應該是我的詞啊!現在受傷的應該是你啊!」

「我是胖了點,但你也不能這麼盼我啊!我非常健康啊!」

伯奧吃完已經放棄了與胖子的交流,倒頭就睡。

「到時間叫我!」

「如果我沒猜錯,我今天下午數學是最後一分鐘進的考場!」

3:00開始的是數學考試2:30分就要進考場

子文定的鬧鐘是2:00的,子文醒後就開始叫胖子和伯奧。

伯奧心裏一直都在想所發生的事情,沒有睡着。子文一叫就醒了。

「胖子!胖子!醒醒了」胖子反倒睡著了,子文叫他時候已經開始打呼嚕了

「子文,趕緊把它叫醒,要不今天他會錯過考試的」

子文隨手拿起一本書,就扔向胖子的肚子。

胖子被書砸到,迷糊的醒了過來。

胖子有很大的起床氣。

「誰的書!」胖子準備將書撕開

「我的,我的」見是子文的書胖子的起床氣也消了一點。

胖子雖說有起床氣,但高中都被子文和伯奧一點點給消磨了。

」胖子你趕緊醒醒「

「着啥急嘛,還有一個小時才開始考試呢!」

「你趕緊起床動一動」

胖子倒頭就睡,一會又開始打起呼來。

伯奧和子文洗漱完看時間差不多2:20了,準備下樓。

「胖子,你趕緊醒醒!」

「你要不醒,一會你數學就要0分了!」

「叫我睡會兒」

「子文你幫幫我,叫我上去」

子文把伯奧抱了起來,伯奧看到胖子正在睡夢中。

伯奧小手一揮

「啪!」

「胖子你趕緊醒醒。」

「啪」

「你要是再不醒。我可要加重了哦」

胖子睜開眼睛,看見伯奧的手又要抬起來

「幾點了」

「還有15分鐘就要關閉考場了,你趕緊」

胖子起身準備下床

伯奧的小手還是落了下去。

「啪!」胖子的後背多了5個清晰的手印

胖子跟着伯奧慢慢悠悠下樓

到樓下胖子看到人們都在警戒線外等着進入考場

「啪!」

胖子終於還了回去,伯奧的脖子通紅

「你敢騙我!我還被你打了3次」

「你們排着我睡覺去了,一會我自己會下來的」

「你要是走,我一會還爬回去給你打醒」

警戒線拉開,學生開始進入考場。

胖子慢慢跟着伯奧和子文,進入考場。

學校的教學樓在最北側,警戒線從中間食堂就開始拉起。

伯奧一瘸一拐走到自己的考場都需要一會時間

伯奧和胖子的考場相鄰。

胖子扶着伯奧上樓。到考場門口,正好學生開始入場。

胖子先把伯奧送到考場門口,等着伯奧安檢完畢,坐到座位上。

胖子才到自己考場門口,入場

伯奧又一次看到這張卷子,伯奧對數學的印象特別深。上次高考後伯奧專門挑出了一點時間又做了一遍數學,對了答案。伯奧按照自己記得的答案,很快就答完了。

伯奧謹記自己不能改答案。做完卷子,伯奧只好看着卷子發獃

15分鐘鈴聲響起,伯奧精神高度緊張。看到答題,伯奧又動起了筆。

答案被畫了幾個大橫線。伯奧找到小角落準備重新寫。但是地方已經不多。

換卷子也來不及重新填寫答案。伯奧冷靜了下來。

「這題我是一分沒有了,這也許就是命吧」

「我記住了別的答案,但這裡我本該有的分數沒了」

「有得必有失」

「算了,我已經知道了我的成績了,放平心態吧。」

交卷後。胖子在考場門口等待伯奧。

伯奧不再想和胖子說起自己已經答過卷子。

只是把筆袋遞給胖子,一同下樓。

剩下的科目,伯奧答完卷子後,也沒有再和別人說起,自己已經經歷過的事情。

伯奧知道按照正常順序,暑假要和幾人去打工。但想到又要再次被騙。伯奧不敢再和朋友聯繫。

朋友主動聯繫伯奧,伯奧也表示拒絕。

胖子和子文去外地打工也都是被騙,最後回家。

高考成績出來之後,伯奧看見自己的成績有變化。

伯奧的分數變高了!但還是在專科線里

「難道我可以重寫我的命運?」

「這到底怎麼回事啊!」

伯奧冷靜下來,思考着發生的一切。

胖子的傷到了自己的身上。自己的高考成績變高了。胖子數學考試沒有遲到,但胖子的分數沒有變多……

「這之間有什麼關係嗎?」

「我能重新改變我的歷史?」

伯奧沒有和父母提起複讀的事情,自己選擇了去年自己報過的學校。成功的被錄取了。

大學生活再次如期開始。

一切都是自己上次看到的環境。伯奧現在閑暇的時間都在思考着發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