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清冷校花想跳樓,我扮變態嚇跑她
清冷校花想跳樓,我扮變態嚇跑她 連載中

清冷校花想跳樓,我扮變態嚇跑她

來源:google 作者:月小月ovo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月小月ovo 江晨 都市小說

【破案推理】+【單女主狗糧】+【女神倒追】天台上,一個年輕漂亮的妹子趴在那裡,隨時準備跳樓,怎麼勸都不行作為心理學高材生的江晨自告奮勇上去了他點着煙好奇詢問:「小姐姐,你這是怎麼了?有什麼事情想不開嗎?」漂亮妹子:我男朋友把我甩了,我不想活了江晨頓時露出了興奮之色:這樣啊?那你跳樓前,能讓我爽一下不?漂亮妹子瞪大眼:你滾啊!你良心不會痛嗎?江晨嘆了口氣,有些可惜道:活着不行,那隻能趁熱乎了……死了不算給啊!「我不自殺了,你去死吧,變態!」漂亮妹子面露驚恐,慌張的逃離了天台……展開

《清冷校花想跳樓,我扮變態嚇跑她》章節試讀:

「所以,你到底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忍了忍打人的念頭,柳冉冉深吸了口氣,盯着眼前的江晨詢問道。

她還是挺好奇江晨到底為什麼上來的。

「沒什麼為什麼啊,我就是真的只是想來自拍兩張,發個朋友圈裝逼來着……」

說著,江晨拿出了手機,就叼着煙,準備自拍:「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爬!!」

「幹嘛這麼凶嘛,難不成你以為我想和你一樣啊?大半夜的夜來非,跳樓自殺?」

「我……你……我!!」

硬了,拳頭硬了!

柳冉冉揚起拳頭,真的很想揍一下眼前這個狗東西。

不會說話,就別說話行不行?!

看着柳冉冉的動作。

江晨嘿嘿一笑:「行了,你先別急,要不這樣,你告訴我你為什麼要跳樓吧?」

「與其帶着心事去死,不如說出來,讓哥們開心開心。」

「……」

柳冉冉咬了咬牙齒,眼神火辣辣的盯着江晨。

幾秒後,又有些無力的泄了口氣。

然後掃了眼江晨,既然這傢伙想聽,那她要不就說出來吧。

反正……一會就要死了。

「我男朋友要跟我分手,我不想活了。」她神色平靜的開口道。

「嗯?沒啦?」

「?」

「我笑了,就這?」

結果,江晨非但沒有露出關懷的表情,反倒是一臉嫌棄:

「那分手不是常事嗎?你要不要那麼脆弱?」

柳冉冉對於這傢伙的爛話已經逐漸有些免疫了。

也沒有反駁,只是繼續說了起來:

「我們很恩愛,是三個月前認識的。」

「在他出現之前,我覺得男人都是一樣的,可是他出現了後,讓我第一次察覺到,並不是的!」

「他彷彿是老天爺賜給我的,他和我一樣,喜歡泰戈爾,喜歡詩詞。」

「我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彷彿有說不完的話!」

「我喜歡看的書,他喜歡,我喜歡吃的東西,他恰好也喜歡!」

「我們也許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可是……直到我們在一起後,他卻是偷拍了我的果照,以此要挾我,讓我給他轉錢……」

「我轉了好多錢,我哭着求他放過我,如果缺錢,我可以幫他想辦法的……」

「可是他變得陌生了,陌生的我好像完全不認識!他警告我,如果不給錢,他就要把我的果照,發出去!」

「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啊……我那麼愛他,我要是有錢,我當然願意都給他了啊……」

「可是,他不聽,他冷漠,他只要錢!」

「這讓我覺得,活着有什麼意思呢?我的存在,就是為了被傷害的嗎?」

柳冉冉一邊說著,臉上的神色越發痛苦。

「他為什麼要這樣?我到底……哪裡做的不夠好!」

就在少女情緒愈發激動的時候,江晨當即開口阻攔:

「等等,你等等!」

說著,他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柳冉冉:

「不對啊,你為啥不報警啊?你看着也不傻啊?」

看着眼前江晨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柳冉冉咬了咬牙,噙着冷笑:

「告訴**,然後他把我的果照發出去?」

「那我和死了有什麼區別?」

「我的父母,朋友們看到了之後,我能怎麼辦?!!」

江晨微微一愣,然後露出了佩服的神色:

「牛逼,牛逼,這是真6啊!」

「他這手段太狠了,這是完全拿捏了你的心思啊?」

聽到江晨的感慨。

柳冉冉咬着牙齒,不知道為啥,她又想揍一頓面前這傢伙了。

「然後呢?然後呢?不會沒有後續了吧?」

江晨等了一會,發現少女竟然不說了,不由得有點懵逼:「就這樣,你就要跳樓了啊?」

柳冉冉冷冷的盯着江晨,嘴角微微抽搐,從牙縫中擠出了句話:

「沒有了,你還想要什麼後續?」

「哎。」

江晨一副大為失望的樣子,嘆了口氣擺手道:「就這!」

「我還以為後續還有什麼和他拼死拼活……兩敗俱傷呢。」

「沒想到你這麼弱,遇到了這種事情,竟然想的是逃避!」

「……」

柳冉冉默默的握緊了拳頭。

「行吧,沒有就沒有了。」

江晨臉上帶着遺憾之色:

「對了,反正你都要自殺了,你好歹告訴我你叫什麼吧?」

「……」

柳冉冉沉默了兩秒鐘,緩緩開口:

「柳冉冉。」

「哦霍,名字好熟悉啊,我叫江晨,江晨的江,江晨的晨!」

「嗯……」

說著,江晨沉吟了一番。

看向柳冉冉的目光,逐漸的,多了一些審判性和觀賞性,像是要把柳冉冉打量個清楚。

接着,這目光變得有些炙熱,充滿了侵犯性。

這如狼似虎的侵略性目光,讓柳冉冉一下子就察覺到了,她忍不住身子一綳,神色緊張起來。

「幹嘛?你干……幹嘛這樣盯着我?」

江晨看向柳冉冉的目光,散發著火熱,嘴角微微揚起,壞笑了起來,像是一個市井流氓一般。

「你反正都和男朋友分手了,你也準備自殺了,那咱就是說,死前不快活一下,你不後悔嗎?」

江晨嘴角揚着壞笑,聲音酥**麻的。

快活一下?

柳冉冉愣了愣,然後瞪大眼睛,俏臉瞬間泛紅,有些惱怒道:

「你胡說什麼呢!」

「你,你別靠過來,你想幹嘛?」

柳冉冉惱怒着,又緊張着,說話都開始結巴。

「你一個女孩子,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就這樣帶着悲傷離開,多慘吶?是不是?」

江晨沒有正面回答,只是露出了一副關懷的表情,但是偏偏,關懷着又帶着一股子惡意。

「所以,要不我們互幫互助?你給我一次,讓我也爽一下,你也爽一下,嘿嘿……起碼,你是開心着離開這個世界!」

一邊說著,江晨還舔了舔嘴唇,目光變得有些**,在柳冉冉的身上不斷遊走着。

「不!不可能!你給我滾啊!我死也不可能和你!」

柳冉冉頓時惱怒了起來,大聲怒斥道。

「嗯?」

「這麼可惜嗎?」

江晨聞言挑了挑眉,露出遺憾之色。

柳冉冉稍微鬆了口氣。

「不過也沒啥的。」

然而江晨的遺憾,只持續了一瞬間,他便又露出了得意的笑意。

柳冉冉神色一怔,再次警惕起來。

「什麼?」

「沒什麼,反正你跳下去之後,我可以趁熱來……咳咳,死了不算給?是吧?」

江晨乾咳了兩聲,似乎覺得這麼而說有點變態,故意咳嗽了聲,掩飾尷尬。

而柳冉冉直接懵住了。

瞪大了漂亮的眼睛,神色無比驚恐。

「變、變態?!」

「不,不要啊!我不自殺了,你快滾啊!」

話音落下,柳冉冉整個人彷彿受驚的兔子,驚恐萬分的開始逃竄。

直接向著樓梯口狂奔而去。

同時還把門一鎖,然後啪嗒啪嗒的向著樓下跑去。

看着柳冉冉這慌張逃跑的樣子,彷彿是後面什麼色中餓鬼在追趕。

「喂喂喂,別走啊,給一次嘛,死前不算給啊!!」

江晨看着她的背影,故意喊了一聲。

然後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露出了些許笑容。

接着拿出手機:「楊哥,收工了!」

一邊說著,他邊走到門口一拽。

然後臉色當即一黑:「我靠,真鎖門了!!」

他坐了下來,習慣性的復盤一下剛才的情況,忽然,他眉頭挑了挑。

「不對啊……剛才那女孩說的男朋友,好像有點問題啊?」

他一邊思索着,一邊哆嗦着卷了卷外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