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青柳大學
青柳大學 連載中

青柳大學

來源:google 作者:張樹木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健 張樹木 懸疑驚悚

這是一所本地人基本不會報考的大學,原因居然是裏面有不幹凈的東西!早已封禁的三樓深夜閃爍燈光;無人的夜晚,滿是福爾馬林味道的走廊響起腳步聲;丟進去的野雞,第二天變成滿是撕咬的傷痕的屍體;在這所學校裏面,究竟都藏了些什麼秘密?展開

《青柳大學》章節試讀:

我叫張健,青柳大學醫學院的一名學生。

現在是晚上十一點,我一個人站在了醫學院的門口,打算進去一探究竟。

原因是因為報考這所大學之前,就想着分數線了,也沒去怎麼了解這所學校到底怎麼樣。

可是最後報考完了我才想起來查一下這所學校,可誰知道這破學校問題這麼多。

在網上查的時候,前面幾條還比較好,都是正常網上的一些簡介啊,教資啊,理念啊什麼的。

但是當我往下看的時候,尤其是那種學校內學生的貼吧什麼的,裏面的獵奇新聞讓我有點毛骨悚然。

「你們知道嗎,晚上有大體老師會出來溜達!」

「醫學院里真的有鬼魂作祟嗎?」

諸如此類的新聞有很多,大體上給我的感覺就是,以醫學院為中心,散發到整個青柳大學,都有一種詭異的感覺。

尤其是白天時候的迎新活動。

誰家學校不應該是什麼領導講話,介紹學校什麼的?

好嘛,我們青柳大學的迎新活動是開壇做法,發放辟邪的黑色貔貅手鏈。

看了看左手手腕處的貔貅手鏈,我順着南門旁邊房間壞掉窗戶跳了進去。

剛一進去,一股黑暗就瀰漫到了整個房間,屋子裏面不比外面,還有月光的照射,屋子裏面越走越黑。

我抬頭看了看房間四個角落的監控,驚奇的發現,監控居然還亮着燈。

一時間我有些慌亂。

因為根據傳聞中說的,一到八點半,醫學院就應該莫名其妙的斷電才對,而且監控在八點半之後的內容就會被莫名刪除。

這好像出現了悖論。

仔細一想,我才反應過來,可能斷電是斷電,但是斷不到監控的電路。

反正監控也看不到八點半以後的內容,慌什麼,干就完了。

我倒是很好奇,這座醫學院里到底有什麼奇怪的東西,那大體老師怎麼可能自己出來跑呢?

這一點都不科學。

打開教室的房門,空蕩的走廊更加黑暗了。

尤其是因為此時醫學院里什麼也沒有,老舊的門嘎吱的聲音顯得尤為刺耳。

嘶,我長長的吸了一口冷氣。

老實說,即便是這裡沒有那些詭異的傳聞,一個人晚上出現在這裡,人也是容易胡思亂想然後嚇到自己的。

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我打開手機的手電筒,但是此時我驚奇的發現,我的手機居然沒有什麼信號。

一時間不好的想法湧上了我的腦海。

因為在某些說法中,那些妖魔鬼怪是一種特殊的磁場,可以干擾到人類的磁場,繼而引起人類的不適,甚至是錯覺,幻想。

此時的手機信號的消失,似乎也證明了醫學院這裡是一個不同尋常的地方。

小心謹慎的向東西兩個方向都看了看,但是手機燈光的照射範圍有限,我只能看到最近五米左右的距離,再遠一點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想着白天打探時的記憶,我依稀記得醫學院分為五樓,而那些鬼怪傳聞出現特別多的地方分別是三樓和五樓。

三樓之所以出現詭異傳聞的原因是,早在十年前,整個三樓的樓層就已經廢棄,每一間房間都被封條封上了,樓層也被鐵網隔離。

在夜晚醫學院莫名斷電的那種情況下,在某些時候,三樓的房間裏面還會亮起當年那種老舊的黃色燈光。

這種傳聞姑且可以解釋為電路老舊,接觸不良,但是五樓的傳聞就有些離譜了。

因為五樓個別的幾個房間,是停放大體老師的房間。

在傳聞中,據說有像我這樣不信邪的傢伙夜晚來到醫學院,竟然聽到了大體老師在樓上走動的聲音。

很難想像,行走的屍體會是什麼樣子的。

可越是如此,我好奇的心理反而越重,我倒是想看看,這些到底都是什麼原因。

順着中間的樓梯,我走到了三樓的樓層,中間的平台上擺放着一個大鏡子,上面寫着2006級全體學生贈送。

向一旁的走廊逐漸靠近,我逐漸的看清了那層厚厚的鐵網門。

湊上前去,一股奇怪的味道涌了上來。

說臭也不是臭,就像是一種老舊的塵土味道伴隨着一定的霉味,總而言之有些不太好聞。

白天的時候我就已經注意到這裡了,但是那時候有人看着,我也不好多做些什麼。

好奇地問這裡的時候,學校裏面統一的口徑都是裏面在裝修,還沒有裝修完。

不過據帶領我們的學姐說,自從她來的時候,就說這裡在裝修,裝修了兩年也沒見過這裡有任何的動靜。

很明顯,這裡有着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這時候沒有人,我嘗試着拽了拽門上的鎖鏈,鎖鏈雖然老舊,但是十分的粗長,顯然靠蠻力是難以打開的。

見此處沒有什麼可以看的,我就又開始向五樓走去,畢竟五樓也是那些傳聞的一個旋渦點。

可是正當我走到四樓的時候,一聲聲緩慢的腳步聲傳入到了我的耳中。

噠~噠~噠~噠~

我的心臟隨着這一步一步的腳步聲顫抖着,同時我的身體有些緊張的發抖。

卧槽,不是真的會有大體老師出來溜達吧?我還沒見過大體老師是什麼樣子呢?

穿沒穿衣服啊?是和電影裏面的喪屍一樣嗎?還是說和那種符咒就可以壓制的殭屍一樣?

想到這裡,內心的好奇硬是蓋過了那種恐懼,咽了一口唾沫,關掉了手機燈光,我硬着頭皮向上走去。

一步,兩步。

每一步我都走的格外小心,不敢讓自己的腳步發出一點聲音。

因為我覺着,只要我不發出聲音,那麼上面的東西應該就不會發現我的存在,自然也就不會傷害我。

我只要在一旁偷偷的看上一眼,到底是什麼在五樓上面行走就可以了。

我也不多看,就看一眼,然後我就離開。

短短的一層樓梯,我足足花了得有五分鐘才走完。

到了五樓的平台,藉著一點透過窗戶的月光,我依稀看到了和三樓一樣的大鏡子,鏡子也反射了一些月光,這讓平台處的光線更加充足了些。

可是這對我來說可並不是什麼好事,根據聲音的位置來判斷,此時那個東西應該在我的右側,也就是東面。

我小心的靠在牆邊,然後打算打開手機燈光,朝着那傢伙照一下,看一眼之後我就往下跑。

可是誰想到正當我打算這麼做的時候,那個腳步聲加快了!聲音也越來越大!

難道我是被發現了?!

《青柳大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