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情深入骨:首席老公霸道寵
情深入骨:首席老公霸道寵 連載中

情深入骨:首席老公霸道寵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尹燁霖 穿越重生 黎曼卿

男主是南宮厲女主是藍兮的小說《情深入骨:首席老公霸道寵》又名《豪門寵妻》婚禮前夕,她卻遭人綁架帶走,消失三天後回來,等待她的卻是眾叛親離四年的時間,她以為自己唯一的爺爺會原諒她,卻不想再次把她送給了某一個不知名的男人看着他猶如神砥一般的出現,帶領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出深淵,早已冰冷的心再次被捂熱,卻不想,他就是那個讓她一直走不出噩夢的男人面對一場以歉疚彌補拉開的愛情,以及眼前天子驕子般卻渾身散發著濃濃哀傷的男人,她早已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展開

《情深入骨:首席老公霸道寵》章節試讀:

第3章王爺,我家小姐聽聞二小姐昨夜暴斃,今日一早特地過來看看。
沒成想,彩兒才剛剛進了這關雎閣,就被她給扔了出去!」
彩兒接到了黎曼淑的眼神示意,顧不得身上的疼痛,跪着爬到了尹燁霖的面前,哭哭啼啼的說。
抬手指着黎曼卿,目露凶光。
那樣子,好像要將黎曼卿給生吞活剝了一樣。
恐怕剛才的那一句二小姐」,也是給足了皇上和太后面子了!
京城誰人不知道,我家小姐在王爺的身邊多年,若不是她突然冒出來橫插一腳,如今的伺候在王爺身邊的,便是我家小姐!」
黎曼卿慢悠悠的抬眸,看了眼指着她的彩兒,面上冰冷。
這個小丫頭,還真是敢說啊!
黎曼淑,這就是你教出來的丫鬟?
在本王妃的面前說這些話,難道不是以下犯上?」
黎曼卿瞥了一眼黎曼淑,慢悠悠的說道。
而黎曼淑則是站在尹燁霖的身邊,吞吞吐吐道王爺——曼淑是想伺候在王爺的身邊,但是曼淑不是這個意思——」王爺已經與二妹妹成親,曼淑也不指望王妃的位置了,哪怕就是做一個婢女,只要能伺候在王爺的身邊,曼淑也心滿意足了。」
黎曼淑低下頭,小聲的說道。
只是這話聽在里外邊一種丫鬟小廝的耳中,只會覺得黎曼淑受盡了委屈。
而她黎曼卿,則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棒打鴛鴦的惡人。
也罷,她的腦子裡有原主的記憶。
原主之前的那些舉動,倒也對得起惡人」的名頭。
既然如此,那她便將這個惡人」扮演到底吧!
隨後從身後拿起一個花瓶,黎曼卿看也不看,直接朝着彩兒砸了過去。
彩兒根本沒有想到,黎曼卿會有這樣大膽的舉動。
她是在睿王的面前告狀,黎曼卿不管不顧的這樣做,可有將睿王放在眼裡?

既然那些話不是黎曼淑教的,那便是你自己的想法。
如此,本王妃便當著黎曼淑的面,替她好好的教訓一下你!」
還有,本王妃最討厭的,便是別人拿手指着本王妃。
既然你不想要你的這隻手,那麼本王妃便將其斷了吧!」
黎曼卿這話冰冷無情,讓這屋子裡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這個睿王妃,今天怎麼變得這般冷酷?
難道是最天晚上睿王的那一掌,打得人轉了性了?
花瓶重重的砸在彩兒的手臂上,又掉落到地上碎裂開來。
濺起的碎瓷片擦過彩兒的手腕和臉頰,划出了一道道口子。
鮮血頓時就流了出來,黎曼淑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發生的這一切。
好歹是她身邊的大丫鬟,沒想到黎曼卿這般不將她放在眼裡。
黎曼淑瞥了眼黎曼卿,而後噗通」一聲跪在尹燁霖的面前,哭哭啼啼道王爺,彩兒是我的丫鬟,就算她說錯了話做錯了事,二妹妹小懲一下也就算了,做什麼要下這麼狠的手啊!」
這些年,她仗着是尹燁霖的救命恩人,一直受他的庇護。
來睿王府的次數多了,外邊便有了她是准睿王妃的傳言。
她一直很喜歡尹燁霖,也一直想着要嫁給他為妃。
但她哪裡知道,她們的祖父會去求太后和皇上,讓他們給尹燁霖和黎曼卿賜婚。
眼看着要到手的王妃之位就這麼沒有了,黎曼淑怎麼可能甘心?

好不容易等到他們的外祖父過世,自己的姨娘變成了國公府的主母,她也變成了國公府的嫡小姐,有了和黎曼卿一較高下的資本。
為了能和尹燁霖在一起,就算她和黎曼卿斗得只剩下半條命,也在所不惜!
睿王妃的位置只能由她來坐,尹燁霖也只能是她一個人的!
黎曼淑,你是耳朵不好使么?
剛才本王妃都已經說得那麼清楚了,你是沒聽見嗎?」
黎曼卿斜昵了一眼黎曼淑,毫不客氣的說道。
要不是她現在沒有多少力氣,早就起來將黎曼淑給丟出去了。
尹燁霖不想參與女人之間的紛爭,但是這件事情說到底也是因他而起。
又是發生在睿王府中,若是不給黎曼淑一個交代,便是不給國公府一個交代了。
你們都出去!」
尹燁霖沉聲道。
黎曼淑一愣,弱弱的喊道王爺——」尹燁霖又道本王的話不說第二遍!」
這下,屋子裡的眾人都明白了——睿王生氣了。
他們要是再不趕緊出去,那麼絕對會被王爺給一掌拍飛出去了。
彩兒麻溜的從地上起來,扶着黎曼淑就往屋外走。
屋子很快就安靜了下來,尹燁霖起身站在黎曼卿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着她,目光犀利。
似乎,是想看清楚這具殼子里的靈魂。
怎麼?
我只是打了你白月光的丫鬟,這也不行嗎?
還是說,王爺看上了那個丫鬟,想要收她為側妃了?」
黎曼卿對上尹燁霖的視線,面無懼色,嘴角揚起一抹譏諷的笑。
那笑容太過刺眼,惹得尹燁霖的心中一陣煩躁。
伸手掐住黎曼卿的脖子,拖着就往裡屋走去。
黎曼卿被重重的摔在床上,短暫的窒息讓她咳嗽不已。
尹燁霖站在床榻前,忽然傾身向前,眯起眼眸盯着黎曼卿,說出的話森寒如雪,道你當真以為,本王不會殺你?」
黎曼卿嗤笑一聲,不在意的說王爺當然敢殺我,昨天不是已經殺過一次了么,又何須再問一遍?
莫不是,王爺問這話的意思,是想重溫一下昨夜?」
王爺,你若是饞我的身子,直說便是!
何必要裝作一副被逼的樣子來,平白惹我笑話!」
黎曼卿嘴角的那抹譏笑越來越深,看在尹燁霖的那雙眼睛裏,除了嘲笑再無其他。
屋子裡的氣氛降到冰點,兩個人氣勢上誰也不讓誰,就這樣僵持着。
最後還是尹燁霖先轉過身去,大步離開。
站在門口,冷冷道你既已嫁給本王,那你便要聽本王的吩咐!
這關雎閣你依然可以住着,本王不殺你,至於你這個睿王妃的位置能活着做到幾時,便看老天爺的意思吧!」
話落,尹燁霖抬腿離開了屋子,對着外邊的丫鬟小廝們吩咐道從今日起,不許再留人在關雎閣內伺候!
以後王妃的生活起居,由她自己顧着!」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情深入骨:首席老公霸道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