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連載中

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來源:google 作者:喵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越澤 慕憐雪 現代言情

五年前,她被閨蜜算計,失去清白,自毀嗅覺……五年後,她攜萌寶強勢回歸,虐渣狠踩白蓮花卻不料想,小包子抱緊男人的大腿,一口一個爹地叫的開心阮棠恨鐵不成鋼,「你爹地的墳頭草都和你一樣高了,不許胡說!」韓逸辰:……展開

《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章節試讀:

慕憐雪不可置信的看完,「你覺得這是我做的?」

「別打同情牌,我只相信證據,監控里顯示的明明白白,你鬼鬼祟祟的來過小懿的病房,你怎麼解釋?」墨越澤不耐煩的問。

面對這樣的質疑和猜忌,慕憐雪甚至已經習慣了,並且深知自己沒有任何辦法給自己解釋,像她之前經歷的每一件事一樣。

而墨越澤也不會相信自己。

「是,我沒辦法解釋……」慕憐雪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小懿。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你才能相信我永遠都不會傷害小懿。畢竟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夠了,我不想聽了。」這樣的說辭,墨越澤已經聽夠了。

他抓起慕憐雪的手腕,「既然你已經可以隨便走動,看來不用再待在醫院裏了。」

「什麼意思……你想幹什麼?」

「跟我走!」

墨越澤抓着她的手,直直拖到樓下停車場,不管她身上還穿着病號服,出院手續什麼的自然會有人處理。

慕憐雪的手腕被他抓的生疼,不僅如此,墨越澤開車速度也很快,面容如同冰山。

不知道開了多久,來到了一處她完全陌生的地段,但四周的環境卻是非常好。

位於半山腰,一棟四層樓高的獨棟別墅,後面是大片寬闊的綠草地,花園裡栽種了許多中郁蔥的花朵,而底下,赫然是寬闊的湖,陽光照射下波光粼粼。

慕憐雪已經大概猜到這裡是哪裡,曾經聽說過,這裡的房子寸土寸金,早已被一位匿名富商買下。

竟然就是墨越澤嗎……她怎麼不知道他在這裡還有房子……

「墨越澤……」

「以後你就住在碧園,沒有任何特殊情況不得外出。」

房子裏面倒是簡單,北歐風格的裝修,沒有刻意渲染的輝煌,卻又處處彰顯奢華。

「墨先生。」一位年紀稍大,慈眉善目的阿姨聽見聲響連忙走出來,微微彎腰。

「這是李媽,她會照顧你日後的飲食起居。」

慕憐雪**控着一切,她不認識李媽,李媽卻似乎對她很了解,「慕小姐,你好。」

「墨越澤,我有很多我要做的事,我不能住在這裡!」

墨越澤扯扯嘴角:「你住不住在這裡,不由你說的算,由我說的算。」

「李媽,帶她去洗澡,換身衣服。」

慕憐雪試圖跑出去,可哪裡跑得過墨越澤這具高大的身軀。

「慕小姐,和我來吧。」

李媽面面俱到,給她放好熱水和衣物,甚至還要幫她洗澡,被慕憐雪強制拒絕。

「李媽,你出去吧,我自己來。」

李媽猶豫不決。

「你放心,我都在這裡了,跑不出去的。」

聞言,李媽這才離開。

溫熱的水泡在身上,確實緩解了不少疲憊,慕憐雪看着周遭陌生的一切,想到自己即將在這裡待十個月,就害怕的發抖。

「我現在算是被養在外面的小情人嗎?」

慕憐雪喃喃自語,「還是說,沒離婚的時候,你就在外面養過呢……」

想到這裡,慕憐雪連忙搖搖頭,到底不想讓自己心中最美好的男人染上污穢。

哪怕她對他已經失望透頂了。

說起來真可笑,幾天之內,她竟然就從正妻成為了養在外面的女人……

「慕憐雪!醒醒!」

一個清脆的巴掌喚醒了慕憐雪,她迷迷糊糊睜開眼,就看見墨越澤緊張的神色出現在眼前,大有再扇一巴掌的架勢。

見她終於醒了,墨越澤冷嘲:「跳樓沒跳成,想溺死么,你真是每次都能給我驚喜。」

慕憐雪渾噩,猜出自己剛剛應該是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讓墨越澤直接沖了進來。

浴缸里的水已經變得冰涼,慕憐雪雙手環胸,臉上浮現薄紅:「你快出去,我要穿衣服了。」

她這種反應有些好笑,墨越澤嘴角微微上揚,「你哪裡我沒看過。」

慕憐雪瞪他,那雙眼睛跟小鹿似的。

穿好衣服出來,慕憐雪才發現墨越澤還站在主卧里沒走,並且也換了一身衣服,他剛剛也洗過澡?

最近發生的事情太混亂,她有很多問題想問他,看着男人的背影躊躇半天,鼓足勇氣——

「墨越澤,這個孩子,你打算怎麼處置,我生下來以後,你是要……」

話還沒說完,墨越澤低頭,將慕憐雪困在自己的視線範圍里,他的手繞過她的腰,製造了一種曖昧的假象,「我要什麼?」

兩人之間的氣溫極速上升,慕憐雪腦海一片空白,鼻息全是屬於男人的氣味。

她說不出話來。

就在這時,她的口袋一空,墨越澤輕巧一奪,就拿走了她的手機。

「你拿我手機幹什麼?」

慕憐雪試圖去搶手機,意外摔到墨越澤懷裡,他沒防備,坐在床上,她也順勢跌落,耳邊是他有力的心跳聲,一時愣住。

眼神對視,清澗的眼睛裏,各有深意。

墨越澤的大腿堅硬,而她渾身細軟,剛洗過澡後散發著誘人的清香,引入浮想聯翩。

他很快起了躁意,片刻後,擰眉:「還不起來?」

慕憐雪滿臉通紅,後知後覺站到一邊,「墨越澤,你快把我手機還給我。」

墨越澤掃一眼那粉色的手機,「直到孩子生下來,你不能聯繫任何人,離開這裡半步!這手機,放在我這裡。」

扔下這句話,他便闊步離開。

「喂!」

慕憐雪第一時間追出去,從樓上追到樓下,卻比不過墨越澤腿長,到樓下時,他已經上車疾馳而去。

她追的快,差點摔一跤,被李媽及時扶住。

「慕小姐!小心身體啊!」

慕憐雪萬萬想不到墨越澤可以這麼絕情,沒有手機,她聯繫不到任何人,她相當於被軟禁在了這裡,日後怎麼辦!

她痛苦的蹲下來,半晌,回過頭去,恢宏的別墅屹立在旁邊,宛如一個用錢堆積起來的金絲牢籠,將她決絕的困在這裡。

她終於明白了墨越澤的用意!

「起風了,慕小姐,我們進去吧。」

慕憐雪閉上眼睛,捂着小腹嘶吼出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