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青途
青途 連載中

青途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青雲 柳晚晴 都市小說

大學畢業之後,李青雲和家世顯赫的女朋友分開,考取了家鄉的公務員立志為人民服務然而步入官場之後,他才發現這裡波譎雲詭,到處充斥着各種鬥爭想要在這條路走下去,絕非易事李青雲堅守自己的本心,在與對手鬥爭的同時時刻沒有忘記自己當初的誓言——為人民服務,終於走上了一條屬於自己的青雲之路展開

《青途》章節試讀:

「我被分配到了全省最貧困鄉鎮,蓮花鄉做小學老師?」
聽到這個消息後,李青雲如遭雷擊。
怎麼會這樣?
以他的成績,不應該啊!
而且沒有留在省城,他如何跟女朋友小雪交代?
自己出身本就不好,現在又前途一片黑暗,而小雪身世富貴,兩人以後還能繼續在一起嗎?
李青雲心中苦悶,根本不敢告知小雪這個消息。
他買了兩提啤酒來到好兄弟葉飛的家中,與之一起從下午喝到了晚上,借酒消愁。
「飛哥,我都那麼努力了,為什麼最終卻是這個結果?
我好不甘心啊!」
李青雲苦澀的傾訴,喝着酒,直想大哭一場。
「是不是很意外?」
已經喝得醉醺醺的葉飛一臉得色,大笑着道:「哈哈,沒想到吧?
青雲,這可是我讓你嫂子托關係,好不容易才把你給調過去的啊。」
「什麼?
是你讓嫂子托關係把我調到蓮花鄉的?」
聞言,李青雲頓時一呆,不可思議的看向他,還有他旁邊的一個年輕女人。
女人就是葉飛的女朋友柳晚晴,李青雲口中的『嫂子』,之前也陪着喝了幾杯。
不過不勝酒力的她,已經醉倒在了沙發上。
「我就說以我的成績,怎麼會被分到蓮花鄉去,還只是做一個小學老師,原來背後是你在搗鬼!」
驀然得知真相,李青雲眼睛都紅了。
他抓住葉飛的衣領,憤怒大吼道:「為什麼?
我一直把你當做好兄弟,親哥哥對待,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你這是斷了我的前程你知道嗎?」
「嘿嘿,沒錯,我就是要斷了你的前程!」
葉飛一把甩開李青雲的手,指着他的鼻子,肆意笑道:「告訴你,李青雲,老子早看你不順眼了,憑什麼在學校里別人都圍着你轉,我卻無人問津?
憑什麼身世顯赫的美貌校花林雪對你青睞有加,對我卻不屑一顧?
論家室,論相貌,我哪裡比你差了?
你一個鄉下來的泥腿子,憑什麼能踩在我的頭上?」
說到最後,葉飛滿面猙獰,已是怒吼了起來。
「就因為嫉妒,你就這樣對我?」
李青雲氣的額頭青筋直冒,直接一拳打在了他的臉上。
心裏既失望,又痛恨自己識人不明,竟然跟這種陰險小人做了近十年的兄弟,若非他喝醉酒道出了真相,自己還不知道要何時才能認清他的嘴臉。
『砰』的一聲,葉飛直接被打翻在地,哼哼卿卿半天沒有爬起來,
「怎,怎麼了?」
一旁,葉飛的女朋友柳晚晴驚醒了過來,醉眼朦朧的望了望四周。
李青雲目光通紅的望向她。
自己的『好嫂子』。
就是這個女人,找人將自己分配到了全省最貧困的鄉鎮,毀了自己的前程。
柳晚晴相貌並不差,因為年長几歲,更顯成熟,別有一番魅力,卻沒想到是如此的蛇蠍心腸。
李青雲心裏怒火衝天,掐死這對狗男女的心都有了。
「唔,怎麼感覺那麼熱…..」
這時,柳晚晴突然伸手胡亂的扯着自己的衣服,嘴裏還發出喃呢之聲。
李青雲之前同樣喝了不少酒,雖然他酒量不錯,但還是有了幾分醉意,此刻看到這一幕,頓時只覺一股熱氣直衝腦門,渾身如個火爐般滾燙。
「不,我不能這樣做。」
他努力剋制着自己,但柳晚晴忽的坐起身,伸手一把將他拉到了沙發上。
這下子,李青雲瞬間失控,面上露出了兇狠之色。
嗎的,是你們先不仁,也休怪我不義了。
葉飛躺在旁邊的地上,嘴裏還在哼卿着。
李青雲抓起沙發上一塊綠色的枕巾,直接蓋在了他的腦袋上……
……
數個小時後。
李青雲離開了葉飛的家,坐在公園的椅子上,用手狠狠搓了搓臉。
柳晚晴的哭喊聲,似猶在耳邊。
之前自己太糊塗了,竟然一氣之下……
不過做都做了,李青雲並不怎麼後悔。
是他們先對不住自己的,自己也不過收點利息罷了。
平復了下心情,李青雲看了看時間,已經晚上八點了,隨即打了個車,準備回住處。
路上,手機忽的響起,是女朋友林雪打來的。
「唉,該來的總要來,這件事還是跟她好好解釋下吧。」
嘆了口氣,李青雲接通了電話。
「小雪,我……」
「李青雲是吧?
來德馨酒店,有事與你說,我只等你半個小時。」
還沒待他說完,電話那頭就傳來一道成熟的女子聲音打斷了他。
李青雲神色一變,露出焦急之色:「你不是小雪?
你是誰?
怎麼拿着小雪的手機?」
但那頭根本沒有回話,直接掛斷了電話,李青雲回撥了幾次都無法接通。
綁架?
李青雲蹙了蹙眉,心中浮想聯翩,讓司機轉道開往德馨酒店。
到了地方後,一個衣着高貴的四十來歲中年女子正坐着等待,後面還站着一身穿黑西裝的魁梧青年男人。
李青雲見她眉宇間竟與自己的女朋友小雪有幾分相似,心裏頓時鬆了口氣。
「阿姨好,不知您是小雪的?」
禮貌的問了聲好,李青雲略有些緊張,他還是第一次見女朋友的家屬,難道這位就是小雪的母親?
「我是小雪的姑姑。」
女子淡淡回了聲,拿出一張金色的銀行卡,丟到李青雲身前的桌子上。
「這是什麼意思?」
李青雲心下微沉,有了股不好的預感。
果然,只聽女子繼續道:「卡里有一百萬,只要你離開小雪,離開省城,這一百萬就是你的了!」
「你……阿姨,我跟小雪是真心的,她在哪裡,我要見她。」
李青雲身體緊繃,強壓下心中的怒氣,拿錢讓他跟自己戀愛數年的女孩分開,這簡直是對他的一種侮辱。
「不要?
呵,你是想要更多吧?
真是貪得無厭的傢伙,既如此,那你一分錢都別想拿到了,同時,你也一輩子都別想再見到小雪。」
女人嘲弄又厭惡的望了李青雲一眼,收起卡,站起身,踩着優雅高貴的步伐,向門外走去。
「你別走,跟我說清楚,小雪到底在哪,我要見她!」
李青雲上前阻攔她,但女子身後的西裝魁梧青年伸手直接將他提了起來,而後狠狠摔在地上。
他用力極大,李青雲感覺骨頭都快被摔散架了,一臉痛苦的正要站起來,魁梧青年又抬腳踩在了他的胸膛上。
居高臨下的望着他,彷彿在看着一隻螻蟻,目光中充滿了蔑視。
「你知道我家小姐是什麼身份嗎?
癩蛤蟆一樣的東西,還想吃天鵝肉,三天之內,滾出省城,敢多留一天,我弄死你!」
青年聲音冰寒,臉上布滿殺意。
李青雲心底一涼,頭皮發麻,他能感覺的到,青年沒跟他開玩笑,會說到做到。
威脅完後,青年就離開了,李青雲卻是半響都沒爬起來。
「嘿嘿,這,就是權勢的力量嗎?」
他發出低沉的笑聲,眼中的火焰洶洶燃燒。
柳晚晴不過有點關係而已,就直接將他分配到了全省最貧困鄉,毀了他的前途。
女朋友的家人有錢有勢,就可以肆意的羞辱他,說弄死他,眼都不帶眨一下的。
「不過仗着家世罷了,就算只憑藉自身的努力,我也能成為人上人,早晚有一天,我要讓你們後悔!」
李青雲心中怒吼。
這省城,離開就離開了,不待也罷,正好他被分配了出去。
雖然他自喻能力不俗,但在形勢複雜的省城,還真的難熬出頭。
相比起來,貧困的鄉下,或許更適合大展拳腳,如果操作得當,做出一番成績來,升的會更加快速。
他可是通過國家公考,有正式編製在身的,哪怕被分到了鄉下,要從一個小小的小學教師做起,但也並不是沒有機會步步高升。
這麼一想,李青雲心中頓時通暢。
站起身,帶着堅定之色,一步步,踏出了酒店。
……
接下來三天,李青雲在後怕中度過。
倒不是怕那青年再來找自己麻煩,而是有點怕柳晚晴和葉飛知道那晚的事後,將他告上法庭,因此而坐牢。
要如此的話,他人生就有了污點,別說步步高升,以後的前途都徹徹底底的毀了。
好在三天過去,葉飛和柳晚晴那邊並沒什麼動靜。
難道他們並不知道那晚的事情?
可李青雲明明記得,那晚最後柳晚晴已經明顯恢復了意識,知道是他啊。
怕葉飛知道,沒敢說出來?
不過不管如何,李青雲心下都鬆了口氣,在第三天的晚上,乘坐火車離開了省城。
前往自己被分配到的地方,蓮花鄉。
說起來,他也是從蓮花鄉所在的塬北縣出來的,這次也算返鄉了。
不過他家是縣城的,離蓮花鄉有點遠,因此他並沒有回家,給爸媽打了個電話後,就從市裡直接坐汽車去了蓮花鄉。
蓮花鄉,果然很貧困落後,房屋竟還都是土坯磚房,道路也年久失修,坑坑窪窪的。
一路顛簸着,李青雲來到只有一排平房,一個大院子的蓮花鄉小學,找到校長錢剛,進行了報道。
「呵呵,小李,你終於來了,走我帶你去找柳主任,以後你在學校的工作,都由她安排。」
錢剛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身材微胖,笑起來給人一種很和藹的感覺。
「麻煩您了錢校長。」
李青雲禮貌道,跟着錢校長來到另一間辦公室,去見自己以後的頂頭上司,蓮花鄉小學的教務主任。
但剛一進門,他就愣住了。
因為,他看到了一個熟人。
自己的『好嫂子』,柳晚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