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清濁引
清濁引 連載中

清濁引

來源:google 作者:古北水月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玉琢 都市小說 金元

金元是一名普通的心理醫生,遇得到某人之後,會噩夢頻發,更詭異的是有一天醒來,似乎自己進入了另一個平行世界,有着不太一樣的生活,至此很多奇怪的事情頻繁發生逐漸開始學習時空術,明白了自己的身份,經過一系列磨難和修行,最終成為掌管天地,甚至可以自己開闢新宇宙的秩序王展開

《清濁引》章節試讀:

「你真的準備好了?」墨鏡男看了看金元,「我接下來將要說的事情,可能會顛覆你的認知,不過你可能會很喜歡。不過即便我不說,遲早會有其他人來改變你。」

「難道是有精靈鬼怪作祟嗎?」金元問道,「如果我知道了,就會被找上門受到報復嗎?」

「倒不是精靈鬼怪,但是你確實很喜歡不平凡的生活,就像你的的夢境基本上都是超現實的。」墨鏡男似乎笑了笑。

「你連我的夢境都知道,你到底是什麼人?」金元驚愕道。

「這個你不必害怕,總有一天你會知道我的身份,但是現在沒有必要告訴你。不過,有一點你可以放心,我肯定不是來害你的。」墨鏡男耐心的說道,「那接下來咱們就從這個死去的人說起。他確實是溺水身亡的,但不是在這個水池裡,但我也不能完全斷定他的出事地點,需要調查才可以。」

「原來還有您不知道的事情。」

「當然,我畢竟不是學算術的人,還做不到神機妙算。」金元聽他說著,自己嘀咕道,雖然我算術很好,但是我也不會神機妙算。墨鏡男繼續說道,「這個人應該是天生具有緣術的天賦,但是他的機緣不好。在時空中進行躍遷時,重複在同一個位置發生了同一事件,導致他無法從中擺脫出來,所以才致死的。「

「緣術?這是什麼?還有我想再問一句,您說的算術是我理解的算術嗎?」金元逐漸覺得自己的生活不那麼枯燥,但是不免又覺得有許多未知,會讓自己擔心。

「我說的算術自然不是你理解的。天生精通算術的人,是可以推演事情的變化走向,甚至可以通過改變時間中不同事件的排列次序,更改後果。緣術則比較隨緣,具有該天賦的人能夠在不同時空中隨機出現,但多數緣術天賦的人往往結果不好,出現的隨機性太強,要麼是因為智力不足,不能改變現狀,要麼是心力不強,無法接受自己造成惡果而崩潰。」金元聽起來像聽天書一樣。「這個以後你會再慢慢遇到更多的人,我們倆能夠相遇,是因為我也有緣術的天賦,咱們的相遇也是隨機的,所以我就不能跟你多講了,說不定講一半,我就不見了。不過你放心,別人是察覺不到的,接下來我們來說說你的事。」

「我也是具備了某種天賦的人?」金元問道。

「是。你自己最近應該也有點發現,只是你發現的事情會因為切換了時空,所以才導致你的記憶發生了覆蓋。你仔細想想,時不時剛來到這個時空的時候,你發現自己發生了改變,所以用一個黑色筆記本記錄了下來,第二天你早上醒來時,要去找自己的黑色筆記本,但是因為你的能力還沒有完全覺醒,所以你發現的真相會被修改或者遺忘。我想我的出現可能就是為了幫你領悟。」

「您這麼說,我似乎有印象,前幾天總覺得自己要找一樣東西,但是始終想不出到底要找什麼東西。」金元感覺腦海里有了一些清晰的認知,「所以我和您一樣,也是隨機出現在某個時空點,就像穿越一樣。」

「對,就像穿越一樣。但是你和我不一樣,我想去的時間點,或者你也可以理解為時空點是不受自己控制的,而你則是往返於平行時空。你能覺察到一些蛛絲馬跡,比如你和李建成的事情,在你的夢裡是你被殺害了,但在這個時空里,你卻活了下來。是因為年幼的你在危險關頭開啟了自己的能力--橫術,你現在處於另一個平行時空里。」

「平行時空?就是因為選擇不同而產生的多種時間線?」

「沒錯,就是這個意思。」墨鏡看了看他,「雖然有很多平行世界,但是你只能出現在你存活的平行世界裏,每一次不同的選擇,就會形成不同的結果。理論上不同平行世界裏的你是不同的個體,你們是不可能相同的,所以也不能體會另一個自己。但是你作為橫術天賦者,和其他人是不一樣的。當具備橫術天賦的人能力激活後,不同時空的人可以共享記憶和時空,而你其實是來自另一個時空,為了避免信息錯亂,所以你的記憶被覆蓋了。等你能力完全激活的時候,就不會再有記憶覆蓋的情況了。」

「那我的筆記本消失是因為它去了另一個平行時空?」金元問道。

「那不會,目前不會有物體進入平行時空,哪怕是同一時空的縱向時間線也不行。」墨鏡男說道。「他之所以不見,可能是你的橫術天賦在屏蔽你看到的東西。總之每種時空術的覺醒時期,都是不可控的,那個男人應該就是無法控制自己的緣術,導致自己游上水面的時刻,重新轉移至上一個時間點,因此在水中溺亡了。我想多半跟他出不了水有關,越是着急,緣術的隨機性會越差,反而會出現重複事件。如果那時候他有一點點看破生死或者心態放鬆,可能會轉移到其他安全的空間。當然不同時空術的覺醒階段不一樣,我也不能盡數說給你聽。」

「那你知道我筆記本上記載的內容嗎?」

「是你另一個平行時空里的事情,你剛來到這個時空時,其實是有選擇的,但是你選擇了留在這個時空,這個時空里的你去了另外一個時空,並且記憶也被覆蓋了。筆記本上的內容,我可以和你說一下,或許對於開發你的天賦有幫助。」

「你應該記得佟芳這個名字吧?」

「佟芳,我知道,他是院長的外甥女,但是我總覺得它不僅僅是這個身份,似乎還有另外一種身份。」

「你有時空殘留,說明你確實具有這種天賦。佟芳在另一個空間里是你的女友,而玉琢在另一個空間里並不存在。」

「那玉琢呢?她不是從小和我一起長大嗎?怎麼會突然消失?」

「其實你已經在夢裡看到過了,只是你不能完全記憶下來,等你的時空術真正覺醒的那一天,應該就能真正的理解是什麼原因了。」墨鏡男說道,但似乎有些事情又不能說。「你能力覺醒期間,會偶爾感覺到時空靜止,會有很多選擇在你身邊出現,你要盡量記下來,這樣屬於不同時空的你的記憶就會發生合併。要知道我們人生中的很多選擇開始的走向不同,但最終的結局可能是相同的,作為橫術的傳人,你一定要領悟好自己的能力,對你很重要。」

「那您能多說一些在另一個空間的,關於我的....」

「不能。」墨鏡男打斷了他,「第一我和你的相遇是隨機的,我所知道的你的事情也都是片面的,我能做的就是點醒你,你需要自己去想起來,去領會,才有可能完全激發你的能力,藉助外力,未必是好事。」

「我的媽媽曾經去世過,是嗎?」金元突然流下了淚水,但表情卻很平靜,就像回憶起了一件很久遠但自己已經接受的事情。

「傷痛和愧疚的痕迹往往是最深的,也是最能讓你感受真切的力量。」墨鏡男似乎嘆了一口氣,就好像自己也是這件事情的參與者。「但是你大可不必過於憂傷,任何人都會有離開世界的時候。」

「元哥!」玉琢在遠處看到他,朝他走了過來。

「小玉。」金元眼角的淚水還沒有停下來。「我好害怕,萬一有一天你突然不見了。」

「怎麼會?」玉琢有些不知所措,「我們可是拉過鉤的,要陪你一輩子,你還要幫我給爸爸治病呢。」

「對,我們要把玉叔叔的病治好。」金元說完,擦乾眼淚,心裏似乎像抓住了什麼,他暫時不想再想別的事情,他就想在這個空間,照顧好媽媽,照顧好小玉,照顧好玉叔叔。心裏篤定之後,他轉頭想問一下墨鏡男,這個什麼術的天賦可不可以不開啟,卻發現他早已不見了。

不過一想,只要不按他說的做,不去仔細想另一個平行時空里可能發生的事情,他應該就不會覺醒,就可以留在這個時空里了。以前看科幻小說,總希望自己能夠穿越時空,改變世界什麼的,現在他不希望。即便是這個宇宙中,人都很渺小,再加上未知的其他時空,人幾乎可以忽略,還是把握好當下最好。

下午回去見了幾個常規的病人,最終還是去見了李建成的妻子,並且把自己和媽媽的原諒清楚明白的交代了,李建成妻子第一次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裡,沒有突然崩潰。或者這個平行時空就是最好的一個選擇,有罪當罰,寬以待人,似乎所有的美好和正義都在身邊。

「小玉,我們結婚吧。」金元在回去的路上對玉琢說道。

「怎麼突然就提起來了,那你也太不正式了。」玉琢害羞的說著跑了出去。

金元知道他心裏歡喜,心想還是多少要走個正式求婚才行。突然路口一輛失控的卡車開了過來,時間再次靜止了。金元看到自己的身影撲了過去,看到自己呆在當地,彷彿聽到自己喊了一句「我開玩笑的」,還有自己喊泡泡的場景,這麼多選擇又一次出現了,他選擇了其中最優的一種。

「泡泡!」

「泡泡怎麼了?」玉琢聽到金元喊泡泡的名字,及時停了下來,關切的問道。那輛卡車幾乎貼着玉琢竄了出去,金元似乎都能看到車上掛着玉琢的兩根秀髮。

看着玉琢躲過這一劫,金元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還好剛才自己做對了選擇,其餘的選項都會導致玉琢或殘或亡。其餘的選項,我能記住,我得忘記。但是剛才的景象似乎無論怎樣都忘不了,甚至於還想起了自己的黑色筆記本放在哪裡。

「怎麼了,元哥?」玉琢看他眼睛裏似有驚恐,「泡泡很好,沒有出事。」

「沒出事就好,你也不要瞎跑了,馬路上太危險了。」金元試圖掩蓋自己的情緒。「我們回家吧。」

回到自己的卧室,金元急切的打開抽屜,那本黑色的筆記本還是沒有出現,那自己的能力就不會覺醒。但是看着空空的桌子,他總感覺那個筆記本就在那裡,他慢慢伸過手,輕輕一抓,那本黑色筆記本出現在他的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