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秦九月江清野
秦九月江清野 連載中

秦九月江清野

來源:外網 作者:首輔大人的傲嬌夫人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網遊動漫 首輔大人的傲嬌夫人

【種田+萌娃+甜寵+虐渣】二十二世紀的王牌殺手秦九月,穿越成人嫌狗憎的惡毒小農女,外帶一活死人丈夫和四個性格迥異的崽兒!擼起袖子加油干!老娘先帶你們賺他一個億。上山能撿兔子,下河能抓貴魚,種田經商一把好手!養的崽崽們白白胖胖,送他們學文習武,用正道的光掰正小反派。後來——新皇登基:我是我娘養大的。少年將軍:我也是我娘養大的。異國公主:我是九月姐姐撿回來的。逍遙醫聖:老夫也是九月徒兒撿回來的。當朝首輔:我......上京眾人大驚失色:首輔大人難道也是秦氏養大,抑或撿來的?當朝首輔:介紹一下,秦九月,我夫人。展開

《秦九月江清野》章節試讀:

秦九月看的明明白白。

江清野這個大兒子是恨她的,不過脾氣火爆,有一說一,情緒都寫在臉上。

老二雖沉默寡言,可是對她的恨意並不比老大少,這孩子雖然比老大小兩歲,心思卻比老大重得多。

三寶奶凶奶凶的,就聽大哥的話,成天跟在大哥身後,像個小跟屁蟲。

小姝兒就是傻白甜,有奶就是娘,現在已經可以跟在她的屁股後面當個小尾巴了。

換位思考,如果她是崽崽們,她也會恨原主。

飯後。

宋秀蓮坐在炕上給江謹言一點點的喂些肉湯,老大帶着老二坐在炕上編竹筐子。

三寶和小姝兒吃撐了,腆着皮球似的圓鼓隆冬的小肚子,圍着北屋一圈圈的轉。

秦九月輕咳一聲,「那個……今兒去把稻田裡的水放出來吧,明兒下午就能收稻子了。」

宋秀蓮和江清野都愣了。

宋秀蓮斟酌一下說辭,「九月,又不是天不好,要來暴雨,怎麼想起突然要早收稻子了?這會兒稻子還沒熟透,要是明兒收了得歉收百兒八十斤稻穀嘞。」

本來老大他們就給留了一小快地,稻穀豐收都不夠吃的,若是稻穀歉收,那後半年非得啃樹皮吃野菜了。

江清野大聲吼道,「秦九月,你是不是有病啊,現在收稻穀你想讓全家人都餓死嗎?你是不是想餓死我們,你好改嫁?」

秦九月自動屏蔽了江清野的聲音,只和宋秀蓮說道,「我保證你們按着我說的來,一定會多收稻穀,若是沒有,到時候我把差價補給你們。」

江清野一拍桌子,「你說的比唱的都好聽,你補,你告訴我你拿什麼補?」

秦九月只是看着宋秀蓮。

她有種直覺,宋秀蓮一定會答應的。

果不其然,宋秀蓮彷彿做了一個關乎生死的天大決定,重重的點了點頭,艱難的開了口,「好,就依你。」

江清野:「奶奶!」

宋秀蓮看了大孫子一眼,「不用說了,奶奶已經決定了,等下老二在家看着弟弟妹妹,老大,你跟着我和你娘一起去放水。」

江清野氣的扔下竹筐就跑了出去。

不過下午放水的時候,江清野還是如約而至。

秦九月在心裏偷偷的笑,這孩子就是捨不得看他奶奶受苦,他不來排水的活都要落在宋秀蓮和秦九月身上,他還擔心宋秀蓮會被秦九月欺負。

三人一下午就把稻田裡的水幾乎排乾淨,明兒一頭午烈日一曬,下午收稻就沒問題了。

江清野陰森森的靠近秦九月,「你最好保證你說的都是真的,不然你就完蛋了,我非想辦法弄死你。」

三人筋疲力盡的回到家。

剛進院子,就聽到三寶和小姝兒的哭聲,江清野臉色一變,迅速跑進去,宋秀蓮一着急差點摔倒,還是秦九月攙扶着過去。

院子里

江大嫂拎着盛着兩條魚的木桶,趾高氣昂的看着三寶,「那麼老大一隻兔子都讓你們一家人給吃肚子里了,這兩條魚給我們吃怎麼了?」

鐵蛋吸溜吸溜口水,「娘,別說廢話了,快去做魚吃,我口水都快要流下來了!」

三寶瘦弱的身子擋在江大嫂面前,「不可以。」

江大嫂猛的推了三寶一下,三寶一屁股墩在地上。

砰――

秦九月將手裡的鐵杴扔到地上,幾步衝上前,一把搶過木桶,把江大嫂狠狠一推,「你有病啊,心臟手也臟,來別人家偷東西還要不要臉?欺負小孩子還要不要臉?」

江大嫂被推得狠狠一踉蹌,差點摔倒,「秦九月,你一個沖喜來的小娘們還想在老.江家作威作福,還想爬到我這個大嫂的頭上屙尿,你家這兩條魚,今兒我就吃定了!」

話罷。

江大嫂像是瘋了似的,用腦袋去撞秦九月,鐵蛋想幫忙,給江清野給打了。

江二嫂江三嫂紛紛從窗戶里向外張望着看熱鬧,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打架,秦九月一點都不陌生。

可是和江大嫂這樣沒完沒了的賴潑婦打架,還是第一次,秦九月很快就被她磨的起了暴脾氣,一腳踹在人的胸口上,江大嫂一屁股蹲在地上。

秦九月眸子里閃過一抹狠厲。

她將木桶狠狠往地上一扔,兩條魚瞬間蹦達出來,秦九月撿起一條魚摔死在地上,徒手拽開魚頭,「你不是要吃魚嗎?老娘親手餵給你吃――」

說著,秦九月把手裡的生魚頭狠狠的塞進江大嫂的嘴裏。

江大嫂驚的連連後退。

秦九月步步緊逼。

生魚腥的讓人作嘔,江大嫂越張嘴嘔吐,秦九月越是塞的往裡,最後江大嫂眼淚嘩嘩的認錯,「我錯了,我不該惦記你家的魚,我不該把你家孩子推倒,老四媳婦,你饒了大嫂這回吧。」

秦九月冷哼一聲,「去給我家崽崽道歉。」

江大嫂聞言,立刻爬向三寶和小姝兒面前,「是大伯娘不好,大伯娘不該推你們的,大伯娘給你們賠不是。」

小姝兒躲在奶奶身後,探出一個小腦袋,奶聲奶氣的說道,「大伯娘以後不可以推寶寶啦,寶寶屁屁好疼的,手心也破皮皮了。」

道完歉的江大嫂趕緊拉着鐵蛋,頭也不回地跑回了堂屋。

秦九月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江清野目光中充滿了疑惑,盯着秦九月不放,這個毒婦太反常,她的所作所為簡直像換了一個人。

秦九月覺察到江清野的目光,也沒有在意,她彎腰撿起地上的另外一條魚,去灶房裡做魚湯了。

誰也不知道北屋炕上,老二過的多麼煎熬,他想站起來,想把弟弟妹妹護在身後,想把欺負弟妹的人都打翻在地,可他不能……

他用拳頭砸着自己的腿,這一雙沒用的廢腿,他還不如死了呢,他變成現在這樣子,和秦九月脫不了干係,他恨!

灶房,鍋里放一點點油,慢火將兩條魚炸到兩面金黃,然後放入蔥姜,倒入水小火慢燉,出來的魚湯濃白鮮郁,嫩香可口。

小姝兒悶頭吃,吃的腦袋上的小包包散開都沒有發覺,摸着鼓鼓的小肚子,一臉滿足,「娘做的魚湯太香啦!」

《秦九月江清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