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秦時:開局營救焰靈姬
秦時:開局營救焰靈姬 連載中

秦時:開局營救焰靈姬

來源:google 作者:青衫細雨樓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秦天行 青衫細雨樓

【無敵流】+【無系統】秦時升明月,天行頌九歌秦天行,人如其名,謎一樣的男子以天脈者的身份重生秦時世界建龍榜,滅夜幕,虐羅網嬴政:「他是一個自古從來不曾出現,未來可能也不會出現的人」韓非:「七國的美女給他九十九」蓋聶:「先生劍術遠在我之上」衛庄:「你是我...要超越的目標」焰靈姬:「秦天行,除了你,我不屬於任何人」展開

《秦時:開局營救焰靈姬》章節試讀:

場外,驚雷炸響,彷彿是在發出某種信號,烏黑的長空,零星而下的雨珠打落地面上。

場內,石門忽然發出細微的摩擦聲,輕輕地震動起來。

秦天行稍稍向後方一瞥。

粗獷軍官表情猙獰,心想;混蛋,本大爺要讓你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只見他仰天怒吼一聲,振劍猛地朝秦天行砍去。

秦天行回過頭來,人影閃動,瞬時間,已經來到軍官身前,一記勾拳朝他的小腹狠狠打去。

好快!

軍官驚訝於秦天行的速度,但是在這之餘,卻也沒有忘記抵擋。

但是,秦天行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猝不及防下,就算軍官有心抵擋,卻也是及不上秦天行那驟然襲來的一拳,畢竟,他不是大將軍手下的墨鴉與白鳳,相比他們二人,自己還是太弱了些。

軍官連後退數步,才做出防禦的動作,在被秦天行一拳砸中雙臂後,又是連續退後數步才勉強停下。

這一刻,軍官眼中閃出一絲震驚,旋即再度轉為凝重,他沒有想到,眼前少年的實力竟如此強悍!

此時,石門發出的摩擦聲越來越響亮,震動也變得更加劇烈。

這個時候,秦天行一拳擊中,雖然沒有達到原本預想的效果,但是依舊讓對方踉蹌後退數步,趁你病,要你命,他又怎麼會放過如此機會。

下一秒,只見他雙腳一點,身體凌空而起,一記劈腿狠狠地壓向軍官。

後者見狀,忙雙臂交叉,雙腿紮起馬步,竟要硬接秦天行凌空而至的一腿,但是,當在秦天行小腿落下的那一刻,軍官頓時感到一股泰山壓頂之勢,原本穩穩紮下的馬步,瞬間向下沉了十厘米之餘。

要知道,不論前朝還是今世,凡習武之人,最為重要的便是扎馬,只有扎馬練到不動如山時,習武才會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

因此,凡是武功高強之人,馬步,必然要極為堅實、穩重!

下盤穩,總比上盤靈活難的多!

但是此刻,軍官穩穩紮下的馬步,在秦天行的一擊之下,直接潰敗下去,臉上更是血氣翻湧,雙目通紅,足以看出他此時承受的壓力之大。

軍官大喝一聲,猛然間將秦天行掀飛。

藉著軍官發力傳來的反震之力,秦天行凌空一翻,再次踢出一腳,正中軍官的胸口處。

軍官只感覺喉嚨一甜,一股血水涌了上來,頗為狼狽的摔在地上,四腳朝天,心中卻也深深鬆了口氣,他連忙坐起身來,卻忽然聽到頭頂傳來響亮的摩擦聲。

軍官臉色一變,猛地抬頭,正好看見石門朝自己落下,這一刻,也成了他人生中最後的一瞬間。

「咚!」

厚重的石門伴隨着轟然巨響重新關上,下一秒,軍官的身軀也被利落的壓成了肉泥,化為飛濺的血肉噴洒在這奪命門下。

秦天行冷冷地看着石門,表情毫無變化,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轉身,目光投向走道另一頭的巨大水牢,只見老者癱倒在地,以恐懼到極點的眼神,絕望地看着自己。

老者身軀劇烈的顫抖着,指着秦天行顫聲道:「你...你到底是誰?你到底想要什麼,我有錢,我有很多錢......」

秦天行的表情依然沒有任何變化,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老者所說的話,總之他仍是一言不發,就這麼大步朝水牢走去。

下一刻,老者抬頭迎向秦天行冷峻的眼神,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深吸一口氣,同時,心中鼓起最後的勇氣,試着從秦天行身側悄然離去。

突然,秦天行伸出手來,一把抓住老者的頭,冷聲道:「我有說,讓你走了嗎?」然後直接將他整個人提了起來。

聞言,老者像丟了魂一般,心中只祈禱秦天行不要將他丟進兩旁的深淵,摔個粉身碎骨才好。

如他所願,秦天行並沒有這麼做,而是將他的臉湊到晶瑩透徹的水牢表面。

這時,老者才注意到,水中柔媚的美人不知何時,已經停止了掙扎,此時,她正平靜地看着自己。

老者眼中驟然閃過一絲疑惑,同時也感受到秦天行抓着自己的力道愈增愈強。

下一秒,他感覺自己被一股極其強力的力量往後扯去,隨着一聲悶響,老者的臉狠狠的與水牢表面來了個結實的親吻。

只是這麼一撞,老者的鼻樑便在巨大的衝擊下,瞬時粉碎,大量的猩紅猛地噴了出來,一半將他自己的臉染紅,一半則留在細碎如蜘蛛網般裂痕的水牢表面,場面頓時觸目驚心!

一時間,老者發出凄厲的慘叫,聲音大的根本不像是他那瘦小而蒼老的身軀所能發出的,他雙手捧臉,懸空的身體瘋一般掙扎不止。

秦天行面無表情,再次提着老者朝水牢砸去。

這次,老者直接昏了過去,同時水牢表面的裂痕變得更加明顯起來。

當秦天行提着老者再次對水牢發起攻擊後,這一次,終於得到實質性的突破,一聲轟然巨響在場內回蕩,只見水牢表面被祭出一個圓形破銅,而老者的頭正好埋在裏面。

整座水牢的水終於找到了宣洩出口,大量被染成紅色的水從破洞內沖了出來,猛烈地沖刷着一動也不動的貴族老爺。

水流如同洪水般衝進兩邊的深淵當中,一盞茶的功夫兒,漸漸化為涓涓細流。

黑髮美人站直了身體,就見她緊閉雙眼,表情平靜地甩了甩那一頭秀髮,彷彿剛才的痛苦從未發生過一般。

美人睜開一雙嬌媚且明亮的眼睛,抬頭看了看秦天行,露出一個極為好看的笑容,這才邁着輕柔的步伐走向老者。

老者雖面相盡毀,頭骨破裂,卻也沒能立馬斷氣,那卡在破洞里的身軀,此刻仍然以固定地頻率不斷抽搐。

美人輕哼一聲,以極為柔美的聲音說道:「老傢伙,柔情似水你已經見識過了,現在就讓你感受一下什麼叫『熱情似火』吧!」

話音剛落,就見她抬起左手,手指輕輕往老者的下巴上一划。

美人玉指所過,竟然閃過一道道紅色光芒,「嘭!」灼熱的火焰瞬間在老者臉上燃燒起來。

還在昏迷中的老者頓時醒了過來,但卻連掙扎的力氣都已喪失殆盡,嘶啞的喉嚨甚至說不出任何話語...只是瘋狂的左右搖頭。

突然,美人指尖燃起一小團明亮的火焰,她以充滿愛的眼神注視着指尖上的火焰,然後撅起櫻唇,輕輕將火焰吹熄。

火焰熄滅的一瞬間,老者臉上那道細小的火痕驟然間化為猛烈的火蛇,狂暴般地吞噬着老者整個頭顱!

此時,老者再無聲息,只剩火焰靜靜燃燒。

水牢中,美人發出一聲滿足的嘆息,有些撒嬌地向秦天行說道:「幫人幫到底嘛。」

秦天行眉頭微挑,下一刻,一道巨大黑色劍影狠狠划過,隨着一連串響亮的破裂聲,原本只有一個洞口的水牢,頓時遍布蜘蛛網狀的裂痕,秦天行持劍輕輕一點,這個由千年所造的巨大水牢便應聲而破,徹底化為碎片,隨着清脆的聲音散落在地面。

老者的屍體同時也失去了支撐,無力地摔在地上,火焰仍在燃燒,他的頭顱此時也已經完全化為一顆詭異的黑色球體!

美人抬起白皙玉足,毫不在意地踏着滿地尖銳的水晶碎片,輕巧地走到秦天行面前,微微往後瞥了一眼,後方還在燃燒的老者屍體,柔聲說道:「這才叫**焚身,你說對不對?」

秦天行瞥了一眼焰靈姬,筆直圓潤的小腿,曼妙身姿婀娜撩人,一頭長髮正好遮掩其兩點,渾身上下只有一條黑布裹在身上。

將劍收起後,秦天行脫下自己的青衫,丟給焰靈姬,轉身便朝外走去,「你最好穿上它,身為男人,我還沒進化到可以無視自己的本能!」

對於窺探人心與人性,焰靈姬自信不比那些長於窺測人們最隱秘**和動機的遊說策士們差,比如蘇秦、張儀之流,因為她本身就擁有窺探他人內心的秘術—火魅術。

在她心裏,只有一個男人才值得她去關注,關心,關切。

這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她無法說的清楚,也許是不敢看清。

不過現在,她突然對另一個男人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會來,還將自己救出,這種感覺就像天際的參商二星,因為一個奇妙的契機,讓永不相交的星辰有了碰撞。

披上秦天行那寬敞的青衫,邁着輕盈的步伐,緩緩朝門外走去。

此時,秦天行已經將石門再次打開,臨走之前,焰靈姬回頭一望,同時伸出右手輕輕一觸嘴唇,送出一個飛吻。

火光再次顯現,一團明亮的火焰脫手而出,化為一條火龍,熾熱地灼燒着空氣,朝着破碎的水牢飛去。

一時間,這座埋于山腹中的巨大石室轉瞬間便化為一片火海。

半晌過後,秦天行與焰靈姬的身影便出現在,半山腰的一個山洞口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