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秋風瑟瑟解我意(書號:8730)
秋風瑟瑟解我意(書號:8730) 連載中

秋風瑟瑟解我意(書號:8730)

來源:google 作者:葉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瑟瑟 現代言情 靳封臣

簡介:五年前,為了救回母親,她賣了自己生下孩子後,再也沒見過五年後,一隻小包子找上門,纏着江瑟瑟,要親親,要抱抱,要一起睡江瑟瑟非常樂意,有求必應展開

《秋風瑟瑟解我意(書號:8730)》章節試讀:

芙蓉苑。

一套單身小公寓內,江瑟瑟正圍着圍裙,在廚房忙碌,打算做晚飯。

旁邊,小正太端着一杯牛奶,正來迴轉悠,好奇打量着周圍環境,「這裡就是阿姨平時住的地方嗎?」

「是啊,房間很小,肯定不比你家裡豪華。」

江瑟瑟隨口應道,順手把切好的菜,裝入盤子里備着。

小正太仰着腦袋問她,「家裡就只有阿姨一個人嗎?」

「是啊。」

「阿姨沒家人嗎?」

「有,不過都不在這,平時就一個人。」

小正太沉默了一下,似乎擔心她會難過,連忙嚴肅的拍拍她,輕柔安慰道:「別怕,以後加上我,就兩個人了。」

江瑟瑟聽得好笑。

真是……人小鬼大!

越看越喜歡。

「好了,阿姨準備做菜了,這裡油煙大,你出去外面坐一會兒,很快就好。」

「好的。」

小傢伙乖巧地點了點頭,立刻出去,坐在沙發上等着。

江瑟瑟開始忙碌。

她平時為了省錢,習慣自己做飯,廚藝倒是熟練。

三菜一湯,一個小時不到便上了桌。

有海鮮,有排骨,還有青菜,葷素搭配有致,色香味俱全,一看就令人十指大動。

不過,江瑟瑟還是有些擔憂。

畢竟眼前這位是靳家小太子爺,平日山珍海味吃慣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吃這些家常菜。

江瑟瑟給小正太盛了碗飯,道:「你先試試看,要是不合胃口,就跟阿姨說,阿姨再帶你出去外面吃。」

小正太點頭,拿着小勺子,舀了口飯塞進嘴裏,嚼得使勁,兩邊臉頰,一鼓一鼓的,很是可愛。

江瑟瑟笑了笑,正準備坐下一塊吃,就聽門鈴聲急切的響了起來。

江瑟瑟不禁有些奇怪。

平時家裡不會有人來,會是誰?

帶着疑惑,她走去開門。

迎面就見一道頎長的身影,杵在了家門口。

俊美如天神的面龐,宛如鬼斧神工之作,漂亮地薄唇,緊緊抿成一條直線,五官精緻到畫筆難描,清冷的眉眼,如夜色深海般幽邃。

一襲筆挺考究的西裝,緊裹着挺拔的身軀,看起來丰神俊朗,包裹在長褲下的雙腿,修長禁慾,氣質、身材皆完美得無可挑剔。

這還是江瑟瑟長這麼大來,第一次見到如此優秀的男人。

一時之間,都忘了反應。

好不容易回神,剛要開口詢問男人的身份,就聽身後傳來『哐啷』一道響。

江瑟瑟急忙回頭看去,就見小正太將勺子摔在桌上,很是傲嬌地『哼』了一聲,然後便邁着小短腿,衝進了房間內。

還關上了門!

靳封臣:……

江瑟瑟:……

她心中不解,心說這是怎麼了?

還在疑惑中,就聽面前的男人,徐徐開了口,「你好,我是靳封臣,是小寶的父親。」

江瑟瑟一愣,有些錯愕。

她也想過,靳家人早晚會找上門,卻沒料到會是靳封臣親自來。

對於眼前這位人物,她也是有所耳聞。

傳聞,此人行事低調,冷酷寡情,乃商界傳奇,權勢滔天,身份尊貴,人見人畏。

他的弟弟靳封堯,同樣風流倜儻,玉樹臨風,在商界也是赫赫有名。

換做以往,這樣的人,怕是跟她江瑟瑟八竿子也打不着。

沒想到今天卻親自降臨自己這寒酸的小窩。

江瑟瑟勉強回了神,應道:「你好,你是來接小寶回去的吧?」

「嗯。」靳封臣頷首,往裡瞧了一眼,問,「可以進去嗎?」

「當然可以。」江瑟瑟連忙側身。

靳封臣大步跨入,一米八多的身高,往那一站,江瑟瑟更加覺得自己這小窩狹**仄了。

靳封臣倒是沒什麼反應,只是下意識打量了一翻。

房子雖小,卻布置得非常溫馨,桌上還擺着熱騰騰的飯菜,看着莫名的……暖心。

靳封臣也不知道自己內心為何會有這樣的想法。

來之前,他就看過江瑟瑟的資料。

大致了解了這女孩兒的背景。

當時心裏覺得,江瑟瑟接近小寶,或許帶着目的。

畢竟,對外傳聞,他向來是不近女色的,小寶也不喜歡陌生女人接近,難得喜歡她,想來多少會討好小寶。

江瑟瑟站在身後,並不知道他的想法。

只是在瞧見靳封臣注意桌上的飯菜時,有些難為情。

「我這邊都是些粗茶淡飯,小少爺可能會吃不慣。」

靳封臣聞言,淡淡道:「沒那麼嬌氣,他什麼都能吃,今天倒是多謝江小姐照顧他了。」

江瑟瑟連忙擺手道:「沒有,小寶很乖的,呃……就是不知道突然怎麼了……」

「這跟江小姐無關,大概是跟我賭氣,把他叫出來就好。」

說著,靳封臣走到了卧室門口,敲了敲門,道:「小寶,該回家了,出來。」

小寶沒吭聲。

靳封臣似乎早料到會這樣,耐着性子又道:「賭氣三天,也該消停了,你已經不是三歲小孩了。」

江瑟瑟在身後聽到這話,無端有些想笑。

小寶依舊無動於衷。

靳封臣擰起了眉,語氣也轉冷,「靳北宸,給你一分鐘時間,現在就出來,否則我就闖進去。」

屋內總算有點動靜了,不過似乎依舊沒有要出來的意思。

江瑟瑟看不過眼。

這又是威脅,又是恐嚇的,會出來才怪。

於是忍不住出聲提議,「靳先生,要不……讓我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