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秋誓
秋誓 連載中

秋誓

來源:google 作者:白籬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赴年 江予遲 都市小說

林赴年身為林家少爺,從小就生活在林家和江家所有人的寵愛之下原本應該一輩子幸福快樂的林赴年,因為一場變故,讓他失去了屬於他的一切江予遲恨他入骨,林赴年父親病死,母親被殺,哥哥執行任務意外死亡,自己又是胃癌晚期.林赴年:你能不能在愛我一次.江予遲:年年,你能不能在愛我一次展開

《秋誓》章節試讀:

江予遲走了過來,身邊的沈之億挽着他的手臂「林少爺,生日快樂。」

隨後又對江予遲伸出了手「予遲,禮物給我。」

沈之億的語氣中帶有一絲不情願,他人無法察覺,他不想這麼叫,但這是江予遲要求的。

如果不照辦,母親的醫藥費就要斷了。

林赴年聽到這個稱呼,心臟狂跳。

江予遲把禮盒放到沈之億的手上,沈之億接過禮盒又放到了林赴年的手上。

林赴年拿着禮盒道「多謝遲夫人,進去坐吧。」

沈之億擺了擺手「不用這麼叫我,我姓沈,叫我之億就好。」

江予遲冷道「之億,不用這麼客氣,這是你作為我愛人該得到的禮數。」

「遲夫人這個稱呼,我愛人肯定很喜歡,林少爺真是有心了。」

即使說出這樣的話,江予遲內心也感到非常的煩躁。

沈之億緩緩低下了頭。

林赴年表面冷淡,心卻被遲夫人,愛人,這兩個詞撕開。

「客氣。」

江予遲欲言又止。

林赴年剛想說話,背上突然出現了一個人。

「小年年,我想死你了!」

林赴年無奈的拖住他,防止他掉下去「段憬時!你多大了,幼不幼稚。」

另一隻手出現,把段憬時從林赴年的身上拎了下來「少黏他。」

段憬時氣急敗壞道「傅星逆!你不要老想着霸佔小年年好不好,我不同意!卓洋也不同意!」

卓洋咳了一聲「嗯。」

段憬時笑出了聲「看見沒,看見沒!」

傅星逆送過去一個白眼「沒看見。」

這三個人是林赴年出國訓練的小組成員,也是非常好的兄弟。

林赴年打斷了他們「打住,我屬於我自己,你們少來。」

段憬時一把摟住林赴年的胳膊蹭了蹭「不嘛,小年年,你走之後,我是吃不下飯睡不着覺的。」

林赴年敲了下他的頭「是嗎?你好像胖了哎。」

這時沈之億說了話,他看到了江予遲的臉色,如果再不問,他要發飆了。

「林少爺,這幾位是。」

林赴年賠笑道「不好意思,忘介紹了,這些是我的朋友,傅星逆,段憬時,卓洋。」

段憬時補充了一句「我和卓洋是朋友,傅星逆是小年年未來的男朋友~」

江予遲緊緊握着拳,強行讓自己冷靜,自己已經有沈之億了。

沒必要因為自己恨着的人影響情緒。

沈之億回禮道「你們好,我叫沈之億,我旁邊的這位是江予遲。」

段憬時聽到這個名字詫異道「你就是江予遲?」

傅星逆和卓洋的臉色也發生了變化。

江予遲冷道「嗯。」

段憬時打量了他一番「就這?這就是小年年喜歡的人?還不如星哥帥。」

的確,在場的所有人,除了林赴年,顏值可以和江予遲媲美的也只有傅星逆了。

卓洋也注意到了沈之億和江予遲挽着的手臂,冷笑一聲「呵,噁心。」

江予遲表情冷漠「你說什麼?」

林赴年拍了拍卓洋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再說了。

「遲少爺,遲夫人,裏面請。」

江予遲路過傅星逆的時候,傅星逆留給了他一句話。

「既然江董已經有了愛人,年年我就帶走了。」

江予遲的腳步停了下來,轉頭冷冷的盯着傅星逆,傅星逆也不逃避。

兩個人相互對視,周圍空氣都變冷了。

江予遲語氣中明顯能聽出怒氣「即使是我不要的東西,也輪不到旁人。」

要不是在宴會上傅星逆真想一拳打在他欠揍的臉上。

「江董,年年是人。」

林赴年走過去摸了摸傅星逆的頭「阿星,先進去吧,我爸媽想見見你們。」

江予遲看見兩個人的動作,指尖差點**手心裏,平復了一下心情,轉頭就走,沈之億也跟了上去。

傅星逆看見兩個人離開,身上的強勢也收斂了些。

段憬時長嘆一聲道「哎,這是什麼小型修羅場,我也想搶小年年了。」

卓洋跟着點了點頭,語氣還是沒有任何感情「同意。」

傅星逆兩隻手分別向段憬時和卓洋打了過去「皮了?」

段憬時揉了揉頭「幹什麼,幹什麼,小年年那張禍國殃民的臉,誰會不愛。」

林赴年聲音低落「他不會……」

「好了,先進去吧。」

四個人勾肩搭背有說有笑的走了進去。

林季元和寧黎向林赴年等人招了招手,示意他們過來。

林赴年四個人走了過去挨個介紹。

「爸媽,他們是我朋友,長相最完美的是傅星逆,長相可愛的是段憬時。」

「長相面癱沒什麼表情的是卓洋。」

三個人紛紛打了招呼「叔叔阿姨,你們好。」

寧黎笑着握住了他們三個的一隻手「都好都好,就當自己家一樣,今晚在家裡住下。」

三個人的目光投向林赴年,林赴年摸了摸鼻子「看我幹嘛,家裡床夠。」

三個人收回了目光「好的阿姨,那麻煩你了。」

林季元的視線落到了傅星逆的身上「傅星逆,傅子行的兒子?」

傅星逆聽到提到了自己的父親「叔叔認識我爸嗎?」

林季元臉上露出了笑容「肯定認識,我的手下敗將嘛。」

寧黎白了林季元一眼,又對着傅星逆解釋,怕他誤會。

「你叔叔和你爸爸從小到大就是棋友,總是約到一起下棋,但你爸爸總是輸,所以稱作手下敗將。」

傅星逆笑着點點頭「我爸下棋還不如我呢哈哈。」

林季元拍了拍傅星逆的肩膀「小傅,有時間你和我下一局,老傅輸了,小傅接替。」

傅星逆道「好啊叔叔,有時間陪您下一局。」

林赴年,段憬時,卓洋站在後面。

林赴年道「我怎麼有種覺得我們三個被無視了呢。」

段憬時一臉邪笑「小年年,你和星哥的家裡還認識呢,那他追你的成功率是不是高了點。」

卓洋雖然不說話,但眼中已經說明了一切。

林赴年送給兩個人一個白眼「去去去,我和阿星跟你們一樣,都是好兄弟好朋友。」

幾個人交談了一會,林季元和寧黎就帶着林赴年上了二樓。

二樓的視野很寬廣,從二樓可以看到下面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