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其心可鑒
其心可鑒 連載中

其心可鑒

來源:google 作者:若心無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心影 沈其諾 現代言情

凌心影大張旗鼓地追了沈其諾兩個月,「啊諾,諾諾」她很熱情,他卻唯獨對她冷冷淡淡兩個月後凌心影放棄了,原以為不會再有太多的交集,沈大少卻忽然在閨蜜的婚禮上吻了她,實際厭女的「花花公子」❌內心腹黑的「清純白花」,他們之間還會有怎樣的火花?展開

《其心可鑒》章節試讀:

沈其諾在洗手間待了很久,出來的時候,凌心影還在生悶氣,她沒說話,就要從旁邊走過進洗手間,卻被沈其諾攔住,凌心影直接被沈其諾抵在牆邊。

「沈大少,有何貴幹?」凌心影提了提唇角,笑意卻不達眼底。

「還在生氣?」

「與你無關!」凌心影說著就要去推他,奈何沈其諾就像銅牆鐵壁,紋絲不動。

「和我在一起!」沈其諾望着凌心影,忽然蹦出這麼一句。

凌心影的表情是錯愕的,她沒想過沈其諾會這麼突然。

「凌心影,和我在一起!」沈其諾又重複了一遍。

「我沒興趣成為沈大少眾多前任中的一任。」

以前喜歡他的時候,凌心影沒考慮那麼多,當時她覺得自己足夠真心,也能打動他,可現在,她已經失去了那樣的勇氣,她不想自己陷進去又被傷的遍體鱗傷。

「你不一樣,你和她們都不一樣。」

「沈大少這樣的話說了幾次了?是不是對每一任都會這麼說?」

「沒有,只有你。」

沈其諾直視她,眼神沒有任何的閃躲,若是以前,也許她會感動的一塌糊塗。

「是么?」凌心影微微一笑,表情很明顯並不相信,「讓一下,我要洗漱了。」

沈其諾沒有讓開,他盯着凌心影,想說什麼,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讓開!」凌心影彷彿失去了耐心,語氣冷了下來。

沈其諾還是讓開了,其實有一瞬間,他想把她按在牆邊吻她,可是他還是控制了自己,如果他真的那麼做,只怕凌心影會更想遠離他,畢竟凌心影一直覺得他不尊重她。

凌心影洗漱完出來的時候,沈其諾的身影已經不見了,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油然而生,不過她又快速地調整好狀態,整理好東西後開門出去,卻不想,一轉頭便看到沈其諾站在走廊邊上打電話。

窗邊的光線照下,彷彿有層光圈將他籠罩住,金絲眼鏡閃閃發光,襯得他整個人氣質脫俗,立體的五官輪廓在光下更是稜角分明,凌心影那種悵然若失的感覺瞬間煙消雲散。以前那麼迷戀他,還是有些道理的。

沈其諾看到凌心影時,快速結束了通話,朝她走來。

「要回去了?」沈其諾順手接過她手中的行李。他自己沒帶多少東西,畢竟就一晚,但是女孩子出門東西多,凌心影帶了個小小的行李箱。

「嗯,不知道他們起來了沒。」凌心影還想着和席安逸一起。

「他們早就看完日出回去了。」

「啊?」凌心影忘了原本要一起看日出的事,「你怎麼沒有叫醒我?我也想看。」

「我也睡過頭了,下次一起看,嗯?」沈其諾抬手揉了揉她的頭髮,難得的寵溺和溫柔。

「哦,我考慮考慮。」凌心影不知道沈其諾這樣的耐心能持續多久,她倒也不是故意晾着他,只不過現在她沒有安全感。

沈其諾是自己開車來的,回去便一起坐他的車。

上車後,沈其諾主動幫凌心影系安全帶,淡淡的香味鑽入她的鼻尖,不知道是洗髮水的味道還是洗衣液的味道,沈其諾和她對視了一眼,勾勾唇角。

凌心影覺得,沈其諾一定是故意的,靠的那麼近,眼神還那麼……玩味?只不過她並不接招,依然表現的像個「冰雪女王」。

「不是說很久沒看過沈其言了嗎?過去看看?」沈其諾啟動了車子。

「我什麼時候說過……」凌心影本想反駁,卻忽然想起,席安逸結婚那晚,送沈其諾回家的時候跟李叔提起過很久沒看過沈其言了。所以那晚……

「你那晚是清醒的?根本沒醉對不對?」凌心影質問他。

「沒斷片,只不過那會身體確實不舒服。」

所以他那晚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凌心影說不出自己是什麼感覺,好像應該生氣,卻氣不起來,過一會才問道:「沈其言在哪?」

「放假了,他過去我那邊的房子住幾天。」說著,沈其諾給張媽打了電話,讓她中午多準備點飯菜。

兩人起來的時候已經不早了,這會也該吃午飯了。

「我還沒說我要去呢!」凌心影一看這架勢,立馬說道。

「你都問出口了,不去的話說得過去?」

「我為什麼一定要去啊?我就不去!」凌心影忽然「叛逆」。

「上我的車,就得聽我的。」沈其諾笑道,知道凌心影是故意為難他。

凌心影閉上了嘴巴,總不能真的下車亂走,沒事還是別為難自己。

凌心影走到客廳大門時,就見到一個黑影衝過來抱住了自己。

「心影,你終於來了!」

凌心影聽到聲音就知道是沈其言了。

沈其言和凌允致很早就互相看不慣,一個覺得對方裝逼,一個覺得對方傻逼,至於誰裝逼誰傻逼就是很明顯的事了。那次打架後,兩個人基本沒什麼衝突了,大概是因為沈其言和凌心影成了好朋友。

沒一會,沈其言就被沈其諾拉開了。

「直呼名字像什麼樣?她比你大五歲,你應該叫姐姐。」沈其諾訓斥了一聲。

「喂,不用特意強調大五歲吧?搞得好像我很老一樣。」凌心影不滿道。

「就是,我們倆差不多。」沈其言也附和。事實上,凌心影長的嫩,看起來確實和高中生差不多。

沈其諾瞥了他們一眼,什麼都沒說走開了,不過看樣子情緒不是很好。

「沈其言最近長高了不少嘛,比我還高了這麼多。」凌心影用手比划了一下。

「心影,你喜歡個子高的男生嗎?」沈其言的臉微微發紅。

「啊?我啊?」其實凌心影能看出來,沈其言是有些喜歡自己的,何況沈其言也不會隱藏自己的感情,只不過他的感情不是很成熟,凌心影一直把他當成孩子。

「不喜歡!」凌心影答道。

「不會吧?」沈其言差點當真。

「開玩笑的。」凌心影吐了下舌頭,表情搞怪又可愛,隨後快速轉移了話題,「我去看看張媽煮了啥好吃的。」

吃飯的時候,沈其言一直給凌心影夾菜。

「來,心影,這個好吃,嘗嘗,還有這個……」

沈其言顧着夾菜,絲毫沒注意到自家哥哥銳利的眼神。

「行啦,我自己來。」凌心影終於忍不住打斷了他。

「好。」沈其言微微紅了一下臉。

只是,凌心影沒想到沈其諾也給她夾菜。

「多吃點,瘦了。」沈其諾說完還微笑了一下,但是凌心影覺得這笑有點詭異。

「謝…謝謝啊!」凌心影尷尬得想用腳趾摳城堡。

沈其言莫名其妙地看了沈其諾一眼,哥哥今天好像有點奇怪?

吃完飯,沈其言硬拉着凌心影在花園裡溜達了一圈。

「沈其言,你在學校有沒有談戀愛啊?」凌心影忽然蹦出一句。

「沒,沒有,我不喜歡她們那樣的,好幼稚。」沈其言臉上起了兩朵紅雲。

「也對,現在主要任務就是好好學習。萬一我成了你嫂子,也要監督監督你。」

「啊?你喜歡我哥那樣的?」

凌心影和沈其言成為好朋友,純粹是因為覺得這個弟弟可愛,也想緩和一下他和自家弟弟的關係,之前他們聊天的時候,偶爾會聊到沈其諾,沈其言也沒往那方面想。

「我是說萬一,八字還沒一撇呢。」凌心影沒承認也沒否認,但她確實是故意這麼說的。

「可是我喜歡你啊!」沈其言委屈巴巴的表情,讓人心生憐愛。

「小屁孩,懂什麼是喜歡嗎?好好學習要緊,如果十年後你還喜歡我,我再考慮考慮。」凌心影到底不捨得傷他太深,給他畫了個大餅。況且,有些東西說變就變。

額,凌心影忽然覺得,自己好像有點渣?

「如果這十年里你結婚了呢?」

這小屁孩怎麼還較真了呢?凌心影覺得自己腦子不太夠用了。

「那要祝我幸福呀,不是嗎?」凌心影真不擅長和這樣的男孩糾纏。

凌心影的想法是,和比自己小那麼多的男孩在一起,有點老牛吃嫩草的感覺,有時候她也會看年下的甜劇,但是她自己不能接受,何況對方還是個未成年人。

不過,凌心影覺得自己這話好茶!

沈其言看着她沉默了一會,又開口:「你真的喜歡我哥?」

凌心影沒有馬上回答,她不知道如何回答才是最好的。沈其言又接著說道:「其實我早就知道了,有聽過一些消息。」

沈其言看向另外一個方向,那裡站着一個高大英俊的身影,只不過凌心影沒有注意到。沈其言又接著說:「其實我哥這個人,郎心似鐵,他對每一任都看似很好,幾乎有求必應,除了不談感情。」

「我怕,你會受傷。」沈其言又回頭看她。

凌心影沒有注意到他剛才的視線,勾勾唇道:「感情這種事,誰說得准呢?誰傷誰的心還不一定呢。」

……

沈其諾送凌心影回家的路上。

「聽說有人想做沈其言的嫂子。」沈其諾開着車,狀似無意地開口道。

「哦,誰這麼想不開。」凌心影托着腮看着窗外,懶懶散散地回復了一句,也沒有看他。

「……」沈其諾嘴角扯出不明的弧度,將車子緩緩停下。

車子停下來一會,凌心影才後知後覺地轉頭。

「你干什……唔……」話還沒說完,唇已被堵住,後腦勺被扣住,她掙脫不開。

淡淡的煙草味瀰漫口腔中,凌心影忽然想起,沈其諾是有抽煙的,只不過很少,以前還被他抽煙的樣子迷得不行。

凌心影被吻得七葷八素,完全忘了自己要做什麼,直到沈其諾緩緩停下這個吻,微喘着與她對視時,她睜着大大的眼睛,糊裡糊塗地蹦了一句:「煙味好重。」

沈其諾失笑,側過頭在她耳邊輕聲道:「你以前不是最喜歡我抽煙的樣子嗎?」

溫熱的氣息噴洒在她耳畔,引得她一陣顫慄。

「換…換口味了。」凌心影紅着臉,硬解釋了一句。

「好,以後不抽了。」沈其諾直起身,揉揉她的頭髮,繼續開車。

凌心影回家的時候,又在樓梯口碰到凌允致,又是意味深長的眼神,這次他連說都不說了。

「沒交往,謝謝!」凌心影扯扯唇角。

「此地無銀三百兩。」凌允致扔下一句,回自己的房間。

……

凌心影回到劇組拍了幾天戲,沒想到偶然間聽到了別人說她的閑話。

「哎,聽說沒?凌心影和沈大少?」女二號的聲音。

「啊?他們怎麼了?」女一號的聲音。

「被拍到一起出去玩了。男人和女人,還能有什麼事?看來她野心不小。」

「這樣嗎?可能她也是迫不得已吧,畢竟她家境比較一般。」凌心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劇組都喜歡這種白蓮花式的女主,看似在幫她說話,字字句句都是諷刺。

「家境一般是借口嗎?非得靠賣身上位。」

「也許他們在談戀愛呢?聽說沈大少很疼女朋友,可惜他看不上我這樣的。」

「誰說的,你哪不如凌心影了?那種就是隨便玩玩的。如果你主動點,肯定有機會的。」

「可是……」話沒說完,兩人都聽到一聲諷刺的笑聲,而後便看到凌心影從另一邊走過來。

「二位,誰給你們的自信啊?背後嚼舌根不怕舌頭斷掉么?」

「我們說錯了嗎?以為有沈大少撐腰很厲害嗎?依依背後還有白總呢。」女二號不甘示弱,依依就是劇組的女一號。

「是哦,沒本事就只能攀附老男人了,哦,忘了,你連老男人都攀附不上,當初使各種手段,卻上不了張總的床。」凌心影唇角帶笑,怎麼看怎麼刺眼。

「你……你得意什麼啊?風水輪流轉,說不定哪天沈少就看上依依了呢?」

「小薇,別說了。」女一號自知鬥不過凌心影,只能忍着怒意制止女二號小薇,一邊在心裏罵著女二號蠢。

「呵,我眼光有這麼差嗎?」冷冷的聲音響起。

沈其諾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她們身後,以一種睥睨眾生的眼神看着她們。凌心影含笑看着眼前的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