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啟玄錄
啟玄錄 連載中

啟玄錄

來源:google 作者:流光如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俆久 奇幻玄幻 陳濟

小小少年,風波突起,家敗國破山河碎,智計百出,左右逢源,破迷悟劍誓不退,從翩翩少年,到大軍統帥,從弱不經風,到縱劍萬里,從嘴快心直,到靜水流深,千難萬難、腥風血雨中戰到最後,武功、謀略、機變、縱橫捭闔,天授?不!玄藏世界中沒有天命個詞兒!展開

《啟玄錄》章節試讀:

久兒說,「這葯是煉製了給你家老祖保命的,也能用來保你的命」

陳濟說,「哦,那你還是別吃了,我留着保命」,說著自然地把葯接了過來。

徐久兒一聽直接懵了,趁着久兒愣神兒,陳濟一彈指藥丸直接進了俆久兒半張的小嘴兒

等久兒反應過來,葯都入口了。

陳濟忙說,「哎呀,要不你吐出來吧,回頭我吃,來來來,吐出來,我不嫌棄你吃過的東西」,說著話就要來掰久兒的小嘴兒

「無恥!」

徐久兒只好把離熱清涼丸咽了下去,陳濟說,「調息一下,把藥力吸收」,把徐久兒扶起來坐好,另外找了件衣服給她披上。

隨着藥力化開,變成一波一波的內力補充進久兒的經脈,不斷擴展經脈的寬度,把附着其上的毒素燃成黑霧,順着背部經脈不斷排出。

藥力跟自己所練的內功同門同宗,元出《心亨》,沒有任何阻滯,跟自己原有的內力融合起來,並且慢慢積存在體內。

約半個時辰後,久兒暫時調息完畢。

「這葯跟書上寫的不一樣,不像書里說的,只能短時間激發內力,然後迅速散失,而是能持久增強內力」

陳濟點頭「這是老祖為了心愛的女子煉製的,只不過誆騙她是為了保自己命煉製的。」

徐久兒一聽,果然都是有故事的人。

陳濟看徐久兒臉色稍微正常了,也放下心來,「你先在這裡調息,我去看看情況」

久兒搖頭,「不用去看,那些人誰也跑不了,大局已定。」

「為什麼?」

「朝廷已暗中調兵圍住了揚州城,會逐步縮小包圍圈到天寧寺,所有參與搶奪的江湖人一個也走不掉,剛才天寧寺外的就是朝廷的精銳斥候」

陳濟站起身來,圍着徐久兒走了兩圈,掰着她的頭,「讓我看看,你的腦袋到底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

「無恥!不要藉機跟我肌膚相親!」

陳濟也不生氣,然後問道,「俆大師,你說咱們接下來做點啥?」

徐久兒說,「泡溫泉!等火起!」

「泡溫泉?這麼關鍵的時候去泡溫泉會不會太託大?」

「離熱清涼丸的藥力想要發揮到更大作用,最好是找一處溫泉進行調息,既能把體內的毒素去掉更多,也能加速內力融合,不然浪費了這麼寶貴的靈藥,即便跑掉一些人,反正有牌子在,他們終歸跑不了的」

「行吧,咱們去泡溫泉」

「是我泡溫泉,不是咱們泡溫泉」

「好好好,你泡溫泉,我看你泡」

「無恥!」

外面天剛蒙蒙亮,陳濟掏出銀子,放到柜上,並且把店鋪裏面都打掃歸置好,別給普通商家造成恐慌,跟久兒一起從圍牆跳出,繞着小道兒往泡溫泉的小院子走去。

路上有早起賣早點的小販兒,還有販菜的,祥和安穩,不富裕,但貴在平穩,雖然這平穩也在飄風中,他們並不會有什麼感覺,就像天地一直在動,普通人怎麼能知道呢?

順道買個早點,一會兒吃點兒飯。

陳濟跟徐久兒像兄妹一樣,沿着路走到上一次泡溫泉的地方,還是選了前天的那個院子。

徐久兒藥力未退,抓緊調息。

陳濟吃個飯,泡個茶,休息那麼片刻,幫着護關。

看着久兒的氣機運轉越來越快,溫度越來越高,整個溫泉池子已經開始咕嘟咕嘟了,陳濟佩服的五體投地,這內功真是厲害。

更佩服先人有如此高深的想像力設計出這樣的方子,感嘆也只有彼此間濃濃的愛意才能煉製如此良藥。

徐久兒運功的關鍵時刻,陳濟是絕不敢離開片刻,也不敢出什麼聲音,借這個空,陳濟查看久兒昨晚收集的牌子。

這些江湖門派自己很多沒有聽說過,幾乎全部是小門派,就很奇怪,大門派完全沒有興趣嗎?小門派怎麼有這麼大的財力養這麼多高手呢?難道這些也都是假託而成的門派?

看來從名字表面很難有什麼收穫,陳濟開始從各牌子的質地、材料、工藝入手思考。

有純銀、有金銀、有玄鐵、有玉牌、有銅牌,工藝都是中上等,普通小門派光要製造這些身份類的牌子就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看來這些人背後的財力非常可怕,而且地域性也很強,看來各地派系都有扶植的江湖勢力來做這些無法見人的勾當。

一邊想,一邊把這些地域、名字、畫在一張紙上,稍後再看看怎麼去調查。

《神符》表面上是《啟玄錄》的1卷,在根本上是製造技術,製造技術往根本上說就是生意,江湖關注的是殺人的利器、兵家關注的是布陣的方略,而商家關注的是高利潤的獨特商品。

有銀子就能買到殺手,有銀子就能建立軍隊,幫派之爭、軍事之爭,依然是經濟之爭。

陳濟當然深知這一點,《神符》中的技術,隨便拿出一點兒,做一些迷你版的暗器,高價賣掉,銀子就會像流水一樣進賬,賣武器這門生意,只有第一次跟第一萬次,你不想賣,客戶也會拿大價錢砸着讓你賣。

陳濟清醒地認識到這些牌子大有來頭,還有朝廷派出的卧底,看來這些力量這麼多年對《啟玄錄》是從沒有死心,不然怎麼能一出消息,幾天內就能組織出這麼多力量來搶奪。

就像久兒所說,後續要根據這些牌子的出處和產地,去當地查訪這些勢力,不然永遠也搞不清楚敵人到底是什麼人,有多大實力。

陳濟看着還在練功的徐久兒,知道這丫頭這10年並沒有閑着,並沒有消沉,而是也一直在努力積累。

看着看着,就又要入迷了,就要湊過去看

不行!萬一久兒走火入魔,自己就成了大罪人了,色字頭上一把刀啊!趕緊灌兩口茶壓一壓。

又過了2個時辰,直到正午時候,徐久兒運功完畢,整整近3個時辰,才把離熱清涼丸的藥力全部吸收。

「渴」

陳濟趕緊倒好茶水,遞過去,「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