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氣運物語
氣運物語 連載中

氣運物語

來源:google 作者:陳希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小七 現代言情 白七

阿七活了不知道有多少個年頭了,她在這世間每過百年就要換一個地方,要熟悉新的人群,融入新的圈子她是永生的,也是有職責的她要做的就是替天上的神明送走那些眷戀塵世不肯離開的東西,還有就是接近有大氣運的人,竊走他們的氣運,另為他用……展開

《氣運物語》章節試讀:

阿七其實不大想回答阿狸的話,但看在要寄養小六的份上,她也就點了點頭道:「算着日子,明日辰時他就要出現,白七不喜歡小六,他要是來找你,你就把小六收好。」

阿七說完,摸了摸小六舒服的皮毛,語氣很是不舍: 「他走了我再來接你。」

小六點頭,它昂起貓頭,六根鬍子在空氣中不住的抖着,它做出一副很是傲嬌的模樣:「小爺不怕白七那死男人。」

「哈。」阿七好像是聽見了什麼有趣的東西,她臉上浮現出笑意,「你忘記了上一次他把你的毛都拔掉了?」

「噗嗤。」阿狸也笑出聲來,她眉眼向上挑着瞧着小六,忍俊不禁的道:「你這皮毛看起來油光水滑的,原來是被拔過毛換了一身的啊,阿七,你有它沒毛的照片嗎?我可是好奇的很啊哈哈哈哈。」

小六看着阿狸一副看戲的模樣,毛都炸了起來,它兩隻後腿立在阿七身上,前面兩條腿站的直直的,喉嚨里發出低低的嘶吼聲。

阿七見狀扶額,無奈的看着笑得直不起身子了的阿狸:「你若是想要照片,便明日等白七來了問他要吧,我可對小六沒毛的樣子不感興趣。」

阿狸本來是看熱鬧,但一聽到白七明日真的要來找她,立即收起了嬉皮笑臉的模樣,她坐直身子,面容瞬間嚴肅了起來。

「白七到的地方都沒什麼好事發生,你告訴我,安州是不是要出事了。」

阿狸顧着看熱鬧,差點忘記了阿七永生者的身份。

安州有氣運者,而且數量不少,看來,是要不太平了。

她一臉擔心,阿七卻平淡的很,她一邊安撫着小六,一邊低頭道:「事情很複雜,安州似乎有很多氣運者,且一些普通人的身上也有氣運者的味道,你在這裡這麼久,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嗎?」

「沒有。」阿狸搖頭,臉上有些懵:「人類的世界很複雜,有很多像你我這樣身份的人隱藏在裏面,不同的種族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他們不來找我,我也不能去找他們,即使偶爾遇見對方要是不打招呼的話,我們也就當不認識。」

阿七明白了阿狸的意思:「你也不用費太多心思,白七來了,他會處理好這些事情。」

說完,便把安撫好了的小六遞給阿狸:「你若閑來無事就帶着小六多出去轉一轉,它能夠聞見氣運者的味道,也能夠在他們身上打下烙印。」

阿狸從她的手中把小六接過,咬了咬牙,心裏掙扎了一番之後還是決定提醒阿七。

「國家那邊好像最近對安州很是關注,特地在安州設立了緝靈局,我猜測,他們是要清理安州的非普通人。」

阿狸有些擔心阿七的安危,雖然永生者沒有壽命,不會死,但他們會受傷,也能夠感受到疼痛。

畢竟他們在模仿人類身體的時候,也將人類的內部構造一起模仿去了。

「這不是我該擔心的問題。」

阿七手裡結着法印,淡淡的紫色光芒從她指尖露出來。

「緝靈局能威脅的只有靈獸和妖怪,他們沒有資格威脅永生者。」她勾唇,把法印收回,「何況,這都是白七該煩惱的事。」

言盡於此,阿七也不認為阿狸能夠再給她什麼消息,便有了離開的心思。

她起身,倒是又有些不捨得看了一眼依偎在阿狸懷裡的小六。

阿七從別墅裏面走出來,她微微抬頭。

天色慢慢暗下來了,月亮從雲朵的後面探出頭來。

薄薄的月華均勻地散落在大地上的每一個角落。

她微蹙眉,彎下腰在路旁摘了一根野草,捻化成一把綠傘。

月華灑在她的身上,叫她裸露在空氣外面的皮膚長出了一層紅疹。

永生者不屬於這個世界,也適應不了這個世界的環境。

空氣,日光,月華,流水,都會對他們幻化出來的人類身體產生威脅。

過度的接觸人類世界的自然產物,會讓他們的身體產生一種過敏反應,就好像是人類過敏一樣。

她執着綠傘,慢悠悠地走出別墅區。

此時若是有普通人路過,便能夠發現,這綠傘好像把阿七從周圍的世界隔離了一樣。

它自然地形成了一個屏障,把所有的月華都阻隔在外。

別墅區外面有一個很大的超市,超市旁邊還有一家小小的便利店。

那便利店的裝潢非常的精緻,門口還擺放着幾把白色的太陽傘,傘沿的周圍有一圈白色的蕾絲,蕾絲一層一層的盤着,讓傘沿顯得非常有層次感。

阿七駐足,她抬頭看了看綠傘,眼底閃過一絲不喜,便是沒有任何猶豫的走進了便利店。

便利店的老闆是一個很年輕的姑娘,她此時正坐在柜子後面看書。

隔得遠了,阿七沒有瞧見她看的是什麼內容。

但阿七也素來對人類的世界不感興趣,用手指了指靠近門口的那一排白色的蕾絲傘,聲音平淡:「這些傘怎麼賣?」

「一把傘70元。」

年輕的姑娘聽到有人來買東西後,把手中的書放下,她臉上帶着淡淡的微笑:「這位小妹妹買傘回去做什麼,是外面下雨了嗎?」

她說完之後朝着外面望了一眼,過路的人有很多,他們手裡大包小包的拎着東西,卻沒一個人是執着傘的。

阿七搖頭:「沒有下雨,是我自己有用處。」

「哦,這樣的話你就選一把喜歡的過來結賬吧,小姑娘你長得那麼可愛,我送一根棒棒糖給你。」

年輕的姑娘笑眯眯地從抽屜盒裏面掏出了一根圓球棒棒糖放在了桌子上。

買傘這個小姑娘看起來年紀不大,長得倒是非常出眾。是冰美人類型的。

不過越冷,就越讓人想要靠近。

阿七抿唇,她隨便拿了一把白色的蕾絲傘就朝收賬台走過去,餘光睨了棒棒糖,然後搖了搖頭:「我家裡人不許我吃甜的。」

「是有牙病嗎?」

年輕的姑娘把白色蕾絲傘數據錄完之後就收了阿七的錢,很是可惜的說道:「糖果這麼好吃。」

「不能吃也沒辦法。」阿七微笑,她拿起傘便離開了便利店。

阿七身影完全消失之後,她放在便利店門口的那把綠傘一瞬之間便變成了一根青草。

孤零零的躺在便利店的門口,微風拂過,青草瞬間就沒了蹤影。

離開了便利店和超市的範圍,阿七又一次聞到了氣運者的味道。

這一次的味道很大,她甚至能夠輕鬆辨別是從哪個方向傳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