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妻子欠下900億老公回來嚇得債主吞下欠條
妻子欠下900億老公回來嚇得債主吞下欠條 連載中

妻子欠下900億老公回來嚇得債主吞下欠條

來源:外網 作者:江南林若蘭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江南林若蘭 都市言情

新婚之夜他被人陷害入獄,六年後他成為絕代戰神,統領千軍萬馬榮耀歸來,只為手刃仇敵,奪回失去的一切,勢必將這個世界攪動的天翻地覆。展開

《妻子欠下900億老公回來嚇得債主吞下欠條》章節試讀:

第5章搶飯碗「啊你這個混蛋你想幹什麼,放開我。
」林若蘭驚慌失措,羞憤的捶打着江南。
江南任憑林若蘭打罵,伸手拂過她的臉頰,朝她靠近。
林若蘭又羞又急,以為江南要欺負她。
「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饒不了你。
」「你誤會我了,你看看這個。
」江南鬆開了林若蘭,手裡拿着她的耳環。
「還給我,你幹什麼?」
林若蘭伸手去搶,江南迅速躲避過去。
「這是哪兒來的?」
「要你管,你是不是神經病呀,你想搶劫?」
林若蘭紅着臉,抱着胳膊,非常鄙視。
「這耳環有問題。
」江南手指夾緊一用力,耳環被碎掉了。
林若蘭簡直氣壞了,這可是鑽石耳環,很貴的。
而且十分的堅硬。
這傢伙力量也太大了吧?就這樣,輕而易舉的碎掉了?不對,以她的了解,他沒有這個本事。
難道說這耳環是假的嗎?江南似乎根本沒有顧忌她的感受,而是從碎掉的鑽石中拿出了一個細小的東西。
「看見這個了嗎,這是監聽器,屬於高科技產品,很多特工間諜都會用到的,不是一般人可以弄到手的,你被人監視了。
」「你胡說八道什麼呀,你弄壞我的耳環就算了,還跟我扯這樣可笑的理由,你真的是變了。
」林若蘭苦笑,在她看來,這不過是江南想接近她的荒唐手段而已。
「耳環我會賠給你的,但是你必須要小心一點,人心難測。
」江南迅速的在辦公室里尋找,完全沒有意識到,此刻林若蘭看他的眼神是多麼古怪,和看神經病差不多。
「你找什麼呢,這裡是我的地方請你搞清楚點。
」「我懷疑不止這一種監聽器。
」江南在辦公桌和花盆等東西上翻找着,很快弄的亂七八糟。
「這幾年你在裏面改造,是腦子壞掉了嗎?你不覺得很可笑嗎?神經兮兮的。
」林若蘭簡直拿他沒辦法,像是在看一個怪物。
不過說話間,江南已經找到了好幾個攝像頭和監聽器,他熟練的拆除後,放在了林若蘭面前。
「看情況,你已經被監視了好幾年了,如果你不信的話可以找專業人士檢測。
」林若蘭眨了眨眼睛看的一愣一愣的,有點沒緩過神來。
這要是真的,那豈不是一直沒隱私了?公司的機密什麼的,不也是暴露無遺了?「好,我倒是看看你是不是撒謊騙我。
」林若蘭半信半疑剛要打電話找人來檢測,江南突然一個箭步竄出去了。
這是心虛跑掉了嗎?剛才不過是在賭我信不信他?江南你可真的讓人失望透頂啊。
林若蘭嘆口氣,多少有些失落。
雖然這些年,漸漸的對江南死了心,可是畢竟曾經愛過。
如今他忽然回來,林若蘭看見他這樣的變化,真的是無法接受,開始懷疑為什麼會曾經那麼義無反顧愛上這樣的男人。
忽然,啊的一聲慘叫,一個人從門外被扔了進來,摔在了林若蘭的跟前。
江南渾身殺氣騰騰的走了進來。
林若蘭不由嚇了一跳。
「救命啊林總,他是個瘋子啊。
」主管王楊在地上爬着,擔驚受怕的向林若蘭求救。
「王主管?」
「江南你做什麼,你住手。
」林若蘭立刻攔住了江南,王楊趕快藏在她身後。
「他剛剛在偷聽監視,這種人不該留在你的公司。
」江南緊握着拳頭,嚇的王楊大喊大叫。
「林總冤枉啊,他神經病吧他在撒謊騙你,監視你的人是他才對。
」林若蘭皺着眉頭,說道:「王主管你不必緊張,慢慢說怎麼回事?」
王楊早就想好了說辭,假裝很冤枉。
「我剛才想來找你彙報工作的,誰知道他突然衝過來了見我就打,果然坐了牢的殺人犯就是野蠻。
」「你閉嘴。
」江南眉宇間的怒氣更盛。
王楊有些害怕,畢竟想想江南在食堂瞬間就打趴下那麼多人。
但是在剛才監聽器被江南毀的時候,江萬斌那邊已經覺察到了,迅速通知王楊過來處理。
王楊偷偷的目睹了這一切,已經想好了對策。
「江南怎麼你敢做不敢承認嗎?怕我揭露你的卑鄙可恥行為嗎?這些監聽器是你悄悄安裝的吧?」
「林總你好好的想想吧,江南為什麼要做清潔工,就是為了悄悄混到你身邊啊,昨天他還在你辦公室鬼鬼祟祟的呢,這些監聽器肯定是他偷偷安裝的。
」王楊反咬了一口,江南已經明白大概,這件事和江萬斌脫不了干係了。
若不是當著林若蘭的面,江南已經把王楊的腦袋擰下來了。
「賊喊捉賊,你這個狗腿子倒是有一些心機。
」看樣子他不在的這幾年,江萬斌的野心膨脹的厲害。
江南暗下決心遲早要找江萬斌算算賬,王楊這樣的小角色,還不配讓他當著林若蘭的面出手。
否則林若蘭只會認為他暴力兇狠,印象會越搞越壞。
江南迅速收斂了怒氣,只是眼神卻依然明亮熾烈。
「你看看他還瞪我,林總他這是被識破了陰謀詭計,惱羞成怒啊。
」王楊發現江南沒什麼動作後,膽子越發大了。
林若蘭搖了搖頭,有些糊塗了。
「那江南又為什麼把這些監聽器拿出來呢?」
王楊得意一笑好像識破了一切。
「林總你還沒明白嗎,這個罪犯他假裝他很厲害發現這些監聽器,來博取你的好感啊,讓你覺得他這幾年改造的很棒。
」「要不然你仔細想想,他在牢里怎麼會懂這些東西,他可真的是不知羞恥自作聰明,我勸你馬上趕走他吧。
」林若蘭臉色越來越難看,嘴唇有些哆嗦,質問江南。
「他說的都是真的嗎?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就算我解釋再多,你恐怕已經不信我了,我又何必浪費口水。
」江南挺直腰板,從容自如的整理了一下衣領,正氣凜然。
王楊馬上就嘲笑一聲,湊到了林若蘭身邊,繼續添油加醋挑撥離間。
「林總,他這是無話可說了沒辦法狡辯了,你快點做決定吧,難道你還想和六年前那樣,因為他成為別人的笑柄嗎?以後哪個客戶還敢跟我們公司合作呢?」
「好了,別說了王主管,你下去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林若蘭似乎被戳到了痛處,不由嘆口氣捂着額頭。
王楊不服氣的瞪了一眼江南,沾沾自喜。
出去後馬上給江萬斌打電話了,在他看來江南肯定很快要被林若蘭掃地出門了。
江萬斌得知這個情況後表揚了王楊,要他繼續暗中監視隨時彙報江南的一舉一動。
王楊離開後,林若蘭把律師叫過來了。
「這是律師寫的,你看看有沒有什麼問題,然後你簽個字。
」林若蘭把一份資料遞給了江南。
江南瞥了一眼,是關於這個公司財產劃分的。
「六年前我和你聯手創辦這個公司的時候,我從沒有想過要跟你分割。
」「什麼意思,你是嫌少了?你該不會是都想拿走吧?」
林若蘭氣的拍桌子,原本她對江南回來後的第一印象就壞掉了。
剛才又鬧那麼一齣戲,她越發的對他失望透頂了。
「我說過了,我只是為了女兒還有你……」「女兒是不可能的,你想都別想了,她是我一個人的她姓林,就算你要跟我打官司我也不怕你,而你也打不過我。
」「女兒是我一手帶大的,你沒有資格做父親,江南你不要太過分。
」提起林可兒,林若蘭情緒非常激動,無法控制的,美麗的臉蛋都在發抖。
「你冷靜點,我說不要就不要。
」江南直接把合同協議拿過來撕掉了,扔在了垃圾桶里。
林若蘭很驚訝,冷笑一聲。
「你別以為這樣可以博取我的好感,你如果不要錢你現在可以走了,最好別再出現了。
」江南卻坐的筆直,一字一頓的說道:「我不會走的,我要留下來,你現在有危險需要我的保護,而女兒也需要一個爸爸。
」「你簡直無理取鬧,我不需要你保護我,我這裡安保很好,另外女兒這幾年沒有爸爸也照樣過的很好,所以請你不要自作多情了好吧。
」「我已經決定了,就這樣吧,我等你下班。
」江南起身出去,在辦公室門口站着,一動不動堅定不移。
林若蘭有點慌了。
這傢伙難不成是要死纏難打嗎?「姓江的,你覺得你這樣特爺們是不是,你現在搞這些有什麼用,這幾年我們母女無依無靠的時候你在哪兒呢,現在我們安定了你為什麼又要出現擾亂?」
江南沒接話,依然是巋然不動,堅如磐石。
「好,你喜歡守着是吧,那你出去大門口站着,不要在這裡影響我的工作,別人看見了搞不好會誤會我,你不要面子我還要。
」「好,我去門口等你下班。
」江南頭也不回,直接去大門口了。
林若蘭怔住了,他這是腦子壞掉了嗎,聽不出來是趕他走嗎?可是看着江南的背影,她不知道為什麼有一些心酸,眼睛也澀澀的,那個曾經愛過的男人,為什麼要變成這樣?林若蘭下班後,剛走到大門口,發現江南還在那裡站的筆直,而且惹得很多保安都有了意見,圍着江南議論紛紛的,很是影響不好。
「報告林總,這個人是幹什麼的,新來的保安還是什麼,他不說話也不理我們就在這裡站着,這不是明擺着跟我們搶飯碗嗎?」
「對呀,林總你給說個話,我們馬上把他趕走。
」林若蘭覺得江南簡直不可理喻,但是當著這麼多人面,她又不好多解釋什麼。
忽然人群中不知道有誰說了一句。
「哎喲,這個人不是江南嗎,好像是林總以前的老公吧?」
「什麼,他不是在牢里嗎,不是無期嗎,怎麼會放出來了?他想幹什麼嗎……」大家議論紛紛的,林若蘭簡直覺得非常的臉紅。
「你還不快點走,你是不是想讓大家看把戲?有意思嗎?」
「要走一起走。
」江南彷彿無視這些人的存在,眼裡只有林若蘭,靠近她跟着她。
這下公司的一些人越發竊竊私語的,指指點點。
六年前江南被抓走後,林若蘭遭受了太多這樣的非議了,那種羞辱和難受她簡直受夠了。
如今好不容易大家快淡忘這件事了。
此刻又好像陳舊的傷疤被撕開,鮮血淋漓。
「誰跟你一起走啊,你真以為你可以保護我,自不量力。
」「我可以的。
」江南非常認真自信的說。
「是嗎,那好啊,你向我證明你比他們都厲害,我就答應你這個無理的要求。
」林若蘭可是故意這樣說的,其實是想讓江南知難而退。
沒想到江南卻答應的很乾脆。
「好的,給我一分鐘,你們請跟我來一下。
」面對江南的狂妄自大,幾個保安當然不服氣,尤其是隊長還在場呢,馬上帶着幾個人,和江南去了保安室。
他們早就想教訓一下江南了,這人在門口傻子一樣站了半天,要不是顧忌公司的影響早把他扔出去了。
「這都是你自找的,可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
」「不要說話,抓緊時間。
」江南邊說邊把門窗都關上了。
林若蘭原本只是想嚇唬一下江南,沒想到江南會這麼倔強。
當她聽到保安室里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響後,忽然有一點後悔了。
雖然她很希望江南快點離開別再給她惹麻煩了,但是也不想讓他因為逞能被打的遍體鱗傷。
就算沒有了感情了,也畢竟夫妻一場,哪怕是個普通人她也不忍心的。
林若蘭剛想去敲門阻止,沒想到門開了。
隊長先走了出來。
林若蘭心裏一緊,忍不住朝裏面看。
「不好意思林總,我們輸了,讓你失望了。
」隊長的神情有一些沮喪。
「真的假的?」
林若蘭芳容失色!她看了看保安室,江南居然不在!

《妻子欠下900億老公回來嚇得債主吞下欠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