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權臣嬌寵
權臣嬌寵 連載中

權臣嬌寵

來源:google 作者:明日昭昭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楚瓊 許清凝

平陽郡主許清凝重生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讓戰神蕭嶼給她當暖床男寵,誰知卻被他狠狠按在身下「你是我一個人的!」後來她弒父殺君、篡權奪位,成了世人口中大逆不道的妖女人人恨她畏她,她卻記得前世被挑斷筋脈死於地牢的慘狀,發誓再不當大善人,要將所有傷害過自己的人趕盡殺絕!而他偏執近乎病態,執劍所向為她戰無不勝她殺人,他上前遞刀「阿凝,我在,你永遠不要怕」她照鏡,他挽袖畫眉「阿凝,我的娘子舉世無雙」展開

《權臣嬌寵》章節試讀:

緊接着,許竣怒氣沖沖地看着她。

「你這個丫頭,不僅害得長安王府丟人,還害得我在首輔面前抬不起頭來!」

許清凝並不甘心受了這一巴掌。

她目光冰冷地看向許竣。

雖然經歷過前世,她早就對這個父親沒有什麼期望了,但她可不想當軟柿子任打任罵了!

許竣不免有些瘮得慌:「你這個眼神是什麼意思?不服氣嗎?」

從前的許清凝可不敢這樣直視他……

許清凝扯了扯唇,自嘲道:「的確是我讓父王丟臉了。但是父王不覺得自己很窩囊嗎?區區一個首輔就能讓你如此害怕,你還是當朝王爺呢!」

許竣雖然貴為王爺,但手中沒有實權,哪裡敢得罪楚瓊啊?可即便如此,被自己女兒直接說出來還是很傷自尊的。

「許清凝,你是怎麼和你父王說話的?」

許清凝知道許竣這人好面子,就故意往他自尊心上踩。

「楚瓊今日能當著你的面警告你,明日就能直接抄了我們王府。你有空還是想想,如何找回我們長安王府的自尊吧!」

許竣被戳中了痛處,揚起手還要打第二巴掌。

這次許清凝可不會任由被打了,她抓住他的手腕,往旁邊一甩。

「長安王,你有這個能耐打自己的女兒,不如把這些脾氣發泄在楚瓊身上!」

許竣氣得吹鬍子瞪眼,一掌打在桌子上,全身發抖。

「你你你……簡直是氣死我了,從今天開始,你不準踏出房門一步!」

「禁我的足,是擔心我再跑到大街上同蕭將軍表白,還是畏懼首輔大人的恐嚇呢?」

許清凝冷笑一聲,繼續說。

「別怪女兒沒有提醒你,你是個王爺,脊樑軟久了也該硬氣一點。楚瓊有權有勢,你以為向他點頭哈腰,他就會對你心慈手軟嗎?別異想天開了!」

許竣:「……」

他被懟得啞口無言,卻也不得不承認,她的話有幾分道理。

前幾天,楚瓊還當眾剝了一個老臣的皮,那臣子此前對楚瓊還是百般奉承呢,都難逃一死……

萬一楚瓊把刀落在長安王府可怎麼辦啊?

許竣不由後背一涼。

但更讓他奇怪的是,為什麼許清凝像是變了一個人?從前的她安靜溫和,怎會如此忤逆?

許清凝看到她爹這窩囊樣,心想實在是沒救了,自顧自地走回去了。

路上,她悄悄把那玉佩往湖裡一丟。

楚瓊碰過的東西,她才不要。

至於禁足?許清凝笑了下,她這段時間反正要韜光養晦,才不當回事。

接下來的這些日子裏,許清凝決定鍛煉身體,每天都在院子里跑步練拳。

她時常感嘆自己的身子骨太弱了。

要想報仇,首先得把身體鍛煉好啊,不然遇到壞人都打不贏。

……

一個月後,秦嬤嬤給她遞了一張帖子。

「明日是首輔的生日宴,他給長安王府送了封帖子,特意提到了郡主。奴婢猜可能是場鴻門宴,你要去嗎?」

上次秦嬤嬤偷偷聽了他們對話,楚瓊對她家郡主顯然是有惡意的,現在特意邀請沒什麼好事!

許清凝捏着帖子心想:我不去找他,他倒是來找我了,去,為什麼不去?

「我去。」

……

第二日。

許清凝和許竣一同去了首輔府邸。

今天是楚瓊的生辰,不說許清凝都差點忘了,現在的他還只有二十二歲,就已經成了皇帝最寵信的臣子。

這首輔府邸門口,前來祝賀的人絡繹不絕,大都是來巴結楚瓊的。許竣一到,就忙趕着過去給楚瓊送禮了。

而許清凝的到來,讓氣氛頓時變得奇怪起來。

有些人對着許清凝指指點點。

「那就是平陽郡主啊,前些日子對蕭將軍當街告白,鬧得滿城風雨,她還有臉出來見人?」

「可不是嘛,被蕭將軍拒絕了,還要上趕着來倒貼首輔大人,臉皮可真夠厚的!」

「什麼東齊第一美人,我看啊就是個不知羞恥的,可惜她再怎麼不要臉,蕭將軍心裏也只有我們瑤兒姐姐!」

「就是就是,她給瑤兒姐姐提鞋都不配……」

許清凝循着聲音看過去,只見不遠處有一個身穿素色衣裙的女子。

她模樣大概十六七歲,長發及腰,身姿如玉,渾身自帶一股清雅高貴的仙氣,站在那兒宛若下凡的仙女。

若說許清凝是明艷嬌媚的玫瑰,充滿攻擊性。而那女子就是宛在水**的白蓮,仙氣脫俗,看着就像是好人……

此人便是她們口中的瑤兒姐姐,齊瑤兒。

齊瑤兒的父親榮王是皇帝親弟,她是皇帝的親侄女,可謂是名正言順的郡主,身份比許清凝這個外姓的郡主要高貴一些,這些人當然對她眾星捧月了。

許清凝在腦海里搜索關於齊瑤兒的記憶,她記得齊瑤兒是喜歡蕭嶼的。

皇帝還隨口說過幾次,等蕭嶼從邊關回來,他就給齊瑤兒和蕭嶼賜婚。

前世的蕭嶼還沒等來賜婚就已經死了。

這一世,許清凝改變了蕭嶼的命運,那麼皇帝還會給他和齊瑤兒賜婚嗎?

……

事實上無論有沒有賜婚,齊瑤兒已經將許清凝當作假想敵了。

齊瑤兒和身邊人說:「我當是什麼人來了,原來是她。她怎麼也來給首輔祝壽了,難不成是改變心意,打算向首輔告白了?」

她說著說著,掩嘴一笑,帶起周圍人又一陣嘲諷。

這就是世人眼中宛若仙女的齊瑤兒。

齊瑤兒看了眼許清凝,她不得不承認,許清凝比自己要美上幾分。

萬一蕭將軍真的喜歡上此人了可怎麼辦?

一絲嫉妒油然而生,還真是一個勁敵!

敢和她搶蕭將軍的人,都不得好死!

儘管齊瑤兒心裏嫉恨,但表面卻不動聲色。

她正在計劃如何毀掉許清凝,便悄悄對一個婢女說了什麼。

……

今日是首輔楚瓊的生日宴。

他如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宴會辦得很是隆重,京城有頭有臉的人基本上都來了。

許清凝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悄悄打量眾人,大概是自己來得比較早,還沒看見楚瓊。

婢女給每一桌都送了吃食過去,送到許清凝這裡的時候,手有些輕微顫抖……

「郡主請慢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