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全家被流放後,我嫁給了兵痞子
全家被流放後,我嫁給了兵痞子 連載中

全家被流放後,我嫁給了兵痞子

來源:google 作者:周小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周小蝶 姜瞳,陸鷙

【流放+萌寶+糙漢+甜寵】糙漢兵痞子陸鷙娶了個城裡嬌俏小娘子,小娘子出身不好,全家被流放的罪犯之身可他就是稀罕的緊成親一年,生了一對龍鳳胎可嬌小姐不稀罕他,快愁死他了,軟的硬的都來了,還是不好使姜瞳,睜開眼發現自己重生回來了看着一雙可憐的兒女,清貧的婆家,她決定努力掙錢,好好養娃,發家致富順便利用異界帶來的神奇寶貝空間,幫父兄洗清罪名,奪回重權沒想到的是,她這一不小心,帶着全家,逆天改命……就連那滿嘴糙話的鄉下土狗男人,竟然被她旺的身冒金光,差點閃瞎她的眼展開

《全家被流放後,我嫁給了兵痞子》章節試讀:

他們倆現在沒啥本事,就是他給弄到軍營,也保全不了自己。

「再等等,等世道安穩了。」

「你們才二十齣頭着急幹啥,我娶你嫂子過門那會兒,我可都二十七了……。」

老二陸鶴悶悶的來了句,「村頭的二狗子像大哥你這個年紀都當爺爺了,你快三十才生了澈兒和酒兒……。」

你還挺自豪啊。

陸鶴自然是想早點生娃。

尤其是前幾天在黃昏時候,他從外扛柴回來,看到村後的王寡婦跟一個男的在外面林子里拉拉扯扯。

他是沒看清楚人臉,但看到了王寡婦的身子,白晃晃的……

他也只看到了那白晃晃的。

自打那次後,他就整天做夢想要媳婦兒。

陸鷙眼神一橫,罵了聲,「 你這三棍子打不出個悶屁來,還想找媳婦兒,我就是給你弄個女的來,你也看不住。」

「想要女人死心塌地的跟你,就要有點本事。」

要麼有錢有權,要麼身強力壯……

像他陸鷙,就是屬於後者。

看他媳婦兒,前腳還說要跑,不跟他過日子,倆人來了個妖精打架,他媳婦兒就捨不得跑了。

男人,得讓女人知道,男人是啥滋味。

陸鷙說著,斜眼看了下姜瞳。

姜瞳正拿着東西給孩子們吃。

今日在縣城回來的路上,姜瞳要了兩隻燒雞,肥美多汁,她正將兩個雞腿扯下來分給倆孩子。

澈兒拿着雞腿,遲疑了會兒,說道,「娘,我不吃雞腿給你吃吧,你以後不打妹妹,我啥好吃的都留給你。」

「澈兒!」姜瞳輕聲說道,「娘已經向你保證了,不會再打妹妹,也不會苛刻對待你們。」

「 娘吃,酒兒的雞腿要給娘吃,娘吃的飽飽的,就會很高興很開心了。」

姜瞳揉了下酒兒的小腦袋。

「還有呢,娘可以吃其他的,這兩個雞腿是給酒兒和哥哥吃的。」

「好吧,那酒兒可就吃雞腿了。」

小姑娘很可愛的笑着,圓圓的小臉蛋與她過於瘦小的身體成反比。

姜瞳心疼的很。

「吃吧, 吃完雞腿了,以後娘再給酒兒和澈兒弄其他好吃的。」

不說吃肉,米糧等物,那應該是吃不完的。

空間里盛產這些。

只要她勤奮點,努力點,說不定空間就會升級很快,指不定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吃上肉了。

「娘真好。」酒兒笑着說,圓圓的眼睛笑起來,宛似月牙般,十分可愛。

小姑娘太瘦了,要好好的養一陣才好。

姜瞳分給澈兒的雞腿,小男生還不吃,他給姜瞳,姜瞳沒吃,澈兒就拿着雞腿給奶奶去了。

李氏正在盤點那些米糧,看到這麼多的糧食,她心裏可是高興了,那嘴咧的,合不攏。

「奶奶吃雞腿。」澈兒仰着小臉認真的說著。

李氏卻道:「奶奶不吃,澈兒吃,你和妹妹倆人吃。」

現在饑荒,家裡糧食都不夠吃,更別提能吃上肉了。

看到香滋滋的雞腿,李氏的心裏自然也是饞的。

可她是長輩,是孩子的奶奶,咋也不能跟孩子們搶吃的。

姜瞳瞧着那祖孫二人,輕聲說道:「別推辭了,這次買了兩隻燒雞, 雞腿留給孩子們吃,至於其他的,咱們大人都吃。」

「真的嗎嫂子?我可以吃一個雞翅嗎?」

陸英聽到姜瞳的話,眼睛瞬間亮了。

剛才光聞到雞肉的香味,她都饞的流口水了……

不是快,是已經口水泛濫了,她都偷偷的拿着衣裳袖子擦了幾次了。

可她不敢說吃……

大哥兇巴巴的,大嫂喜歡拉着臉罵人,她不敢去要吃的。

姜瞳瞧了下陸英,嘴角輕揚,「就吃一個雞翅啊?兩個都給你,再給你一塊雞胸肉,夠不夠?」

姜瞳說著便將雞翅,以及一大塊雞肉遞給了陸英。

「嫂子,你真好。」

陸英快速接到手裡,美滋滋的吃着。

李氏看着陸英吃肉,喊了聲,「英子,你太不懂事了,咋能自己吃啊。」

英子立刻將一塊雞肉,趕忙送塞到她娘嘴裏。

「娘,我知道,你也想吃。」

被肉堵住嘴的李氏,想罵也罵不出話來。

肉真香。

姜瞳眯眼笑着看着眼前窮卻和睦的一家人。

或許,留下,帶着他們一起發家致富,也未嘗不可。

今日的晚飯相對來說,着實豐盛了不少。

李氏高高興興的做了一頓吃食,正在全家準備吃飯的時候,有人上門來了。

隔壁王八蛋王秀才來了。

王秀才是瞧准了姜瞳在院子里,便暗戳戳,賤嗖嗖的上門來了。

敲門不問好,先盯着姜瞳瞅了幾眼,眼神落在她凹凸有致的身子上。

「小娘子,我家今日得了些雀兒肉,我分你與嘗嘗肉味,我原本是想給你送來的,這不,我對你一日不見如隔三秋,迫不及待而來,把肉忘在家裡了。你隨我回家,我拿給你吃啊。」

姜瞳瞧這弱唧唧,跟個娘們似的王秀才, 腆着臉,說出如此不要臉的話。

真是有辱斯文。

斯文敗類。

她罵上王秀才幾句,不過是過過嘴癮,倒不如……

姜瞳嬌俏輕笑,本就出色樣貌因為故意調笑,而帶了幾分說不出的風情來,可是將王秀才給迷的死死的。

「 這般,秀才老爺回家等着,我換身好看的衣裳便過去。」

王秀才一聽這話,頓時心猿意馬。

「小娘子通透,這是想清楚了,那陸鷙再強悍,也不過是個莽夫,像小娘子這般知書達理的,跟了我,我們定能的做一對紅袖添香的快活好夫妻。」

看王秀才那 油頭粉面的樣子,姜瞳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她面上假意笑着,沒言語。

王秀才趕忙是又道:「那我這就回家,沐浴更衣,準備好雀兒肉等着小娘子。」

王秀才走開後,姜瞳轉身回屋。

瞧見那坐在椅子上給澈兒做彈弓的陸鷙,她隨即上前,附耳說了句話。

陸鷙起身,滿眼疑惑,「你沒說瞎話誆騙我?」

「哪敢啊, 我說的可都是句句真話,他約的正是你。還說,兩家是鄰居,他知曉你回來,特意請你過去敘敘。」

陸鷙咧嘴笑了起來。

「那個王八犢子,現在是想清楚覺得我是好人了。成,我本着尊重文化人的原則,我這就去會會他。」

他陸鷙雖說粗魯莽撞沒文化,可他尊重文化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