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全能棄少
全能棄少 連載中

全能棄少

來源:外網 作者:陳風柳婉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陳風柳婉

新婚之日,為妻頂罪入獄,四年後歸來,家產和妻子卻盡落兄弟之手……展開

《全能棄少》章節試讀:

隨着靠近,屋內的談笑聲愈加清晰,其中不乏似曾熟悉的聲音。
看來柳婉說的沒錯,今天家裡確實有事。
上前推開門,大廳中的情形,頓時顯現在眼前。
只見屋內,賓朋滿座!
柳婉一眾親戚都在,一個個面帶笑容,眾星捧月般圍在一對年輕男女旁邊。
女的身姿妙曼,美艷動人,正是柳婉。
旁邊的年輕男子,相貌英俊,穿着一身裁剪合適的西裝,臉上洋溢着燦爛的笑容。
顧海!
陳風曾經最好的兄弟!
現在,卻奪走了他的一切!
同時也給予了他,男人最為難以忍受的恥辱。
大廳內,原本一陣喜慶歡樂,其樂融融。
隨着陳風開門走進來,氣氛剎那間變的凝固。
眾人臉上的表情,也隨之僵硬起來,顯得無比尷尬。
特別是柳婉,臉上慌亂一閃而逝,不由自主的將身體向旁邊挪動幾分,和顧海拉開了距離。
「陳……陳風,你……你不是要陪小雨嗎?」
「你意思,我來的不是時候?」
陳風譏誚的瞥了她一眼,邁步徑直向里走去。
他這次回來,只是想把自己父母和妹妹留下的東西帶走。
倒不曾想,竟撞上了如此大好的局面。
難怪出獄了沒人去接,原來驚喜在這裡呢,選今天這樣的日子,是故意讓自己看的嗎?
一對賤人,殺人誅心,莫過如此!
柳婉神情一滯,嘴巴動了動,卻發現在事實面前,說什麼都不過是蒼白無力的辯解。
「哈哈,兄弟,你這是什麼話,大家正歡迎你回來呢!」
這時,顧海反應過來,站起身哈哈一笑,張開懷抱向陳風迎去。
「兄弟,四年時間,幸苦了!都因今天公司太忙,不然我就過去接你了!恕罪恕罪,萬分抱歉!」
然而,陳風卻對他的熱情舉動視若無睹,甚至看都沒看他半眼,直接從旁邊經過,邁步走向樓梯。
顧海臉上的笑容頓時變的凝固,張開懷抱的姿勢,也僵硬在了哪裡。
「站住!」
就在這時,一聲暴喝響起。
柳婉的母親王麗華臉色陰沉的站起來,一手掐腰,一手指着陳風。
「陳風,你這是什麼態度?剛回來就板着一副死人臉,這是跟誰在甩臉子呢?」
「還有,你坐牢這四年,一直都是人家顧海不遺餘力的在照顧這個家,你不但不感激,還這麼對人家。現在,立刻給顧海道歉!」
陳風眉頭皺了皺,微微搖頭,繼續向前走去。
一個潑婦而已,他實在不想跟這種人一般見識。
見陳風不聽自己所言,王麗華臉色漲紅,惱羞成怒。
「陳風,你是坐牢把耳朵坐聾了嗎?我讓你站住,你沒聽到?」
「明白告訴你,現在這房子已經跟你沒關係了!你坐了牢又變的一窮二白,已經配不上小婉。乖乖準備好,小婉馬上就會和你離婚!」
「今天,是我們一家相聚的日子,不歡迎你這個外人,立刻滾蛋!」
陳風聞言,心境一陣起伏,深吸一口氣才勉強壓下,頭也不回道「放心,我只是回來取回父母和妹妹留下的東西,不會打擾多久!」
這一家人,他算是看透了!
四年前,和柳婉談婚論嫁之時,他身價上億,丈母娘一家包括眾親戚,跟哈巴狗一般,整日拍馬討好。
一朝形勢變換,這些人簡直,醜態盡顯。
「算你識相!」
王麗華冷哼一聲,語氣中充滿了嫌棄。
「你要找的那些破爛,全都扔到是樓道雜物間了!今天最好一下子全部帶走,不然隨後我全都當垃圾給扔出去!」
「嗯?」
陳風聞言,臉色一沉,驟然轉身,凌厲的目光如刀子般落在了王麗華身上。
「你未免,太過分了!」
父母留下來的東西,不管價值與否,對他而言,都是最為珍貴之物!
雙方現在關係尚未斷絕,對方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令人髮指的事情?
接觸到陳風凌厲的目光,王麗華脊背不由一陣發寒,定了定神後,故作強硬的叫道「什麼過分?沒早把那些破爛扔了就算好的。怎麼,看你這樣子還想打我不成?來,你來啊,碰我一下試試?」
「媽,你少說兩句吧!」
柳婉看到情況不對,趕緊起身呵斥了王麗華一句,隨即來到陳風跟前。
「陳風,不好意思啊!房子現在是我弟弟的,我只是暫住這裡,有些事情,我也沒辦法?」
「是嗎?」陳風嘲弄的看了她一眼,向樓道的雜物間走去。
雜物間中,光線昏暗,到處都是廢棄物品,用垃圾來形容也不過。
王麗華一家,當真是窮日子過慣了,許多明明可以扔掉的東西,都收藏在這裡。
看着父母和妹妹的東西和垃圾混合在一起,陳風心頭的怒火是一壓再壓。
耐着性子將所有東西都收拾完畢,走出雜物間時,他手中多了兩個大包。
沒想到,柳婉依舊呆在原地等着他。
「陳風,有些話我想鄭重的給你說一聲!」
「哦?」
陳風看着對方糾結扭捏的神情,心頭一動。
這是忍不住了,想要直接攤牌嗎?
果然,柳婉猶豫片刻,咬牙道「陳風,我感謝你以前為我做的一切,但你也看到了,我們現在已經不合適!」
「我和顧海的事情,不管你怎麼想,確實在一起了!知道你心裏可能不好受,但我們是真心相愛的,能不能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成……成全我們?」
「哦?成全?」陳風眉毛揚了揚,饒有興趣道「來,你告訴我,我應該怎麼成全你?」
「離婚!」
柳婉低着頭,不敢去看陳風的臉,兩個字,幾乎擠出了所有的勇氣。
「這樣啊?」陳風雙目微眯,沉吟起來。
反正已經攤牌,柳婉也顧不上什麼廉恥,繼續勸解道「陳風,我們確實不可能在一起了,求求你,就放我離開行嗎?」
「我們準備半個月後準備訂婚,不管怎麼說咱們好歹也夫妻一場,你就給我一個尋求幸福的機會,好不好?」
看着幾近哀求的柳婉,陳風眼中閃過一絲悲哀和鄙夷。
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他還是第一次見到,而且還是自己曾經的妻子。
若是以前,他肯定會氣的暴跳如雷,兩個耳光都算少的。
但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他心境早已不同以往,毫無波瀾。
「半個月後訂婚,嘖嘖,你倒真是迫不及待!」
深吸一口氣,陳風目光灼灼的盯向柳婉,這也是他今天,第一次正視這個女人。
「你真的確定,要離婚?」
「當然要離婚,而且必須要立刻,儘快,馬上!」
不等柳婉開口,王麗華幫其做了決定,毫不客氣的大聲開口。
「陳風,你要有自知之明!以前小婉看上你,是因為你是富二代,家產豐厚!現在,你就是一個窮光蛋,還剛坐牢出來,有什麼資格和小婉在一起?」
陳風沒有說話,只是緊緊盯着柳婉,等待着她的回答。

《全能棄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