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全球寂靜,求生之路
全球寂靜,求生之路 連載中

全球寂靜,求生之路

來源:google 作者:未來之主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未來之主 都市小說 龍傲天

我是一個宅男,在家整整宅了兩年當我從自己的電腦世界走出來的時候,外面真實的世界居然停止了幾乎所有的人都靜止不動,這世界寂靜的可怕雖然我喚醒了三個人,可她們依然是獃滯不能言語的後來我遇到了一個跟我一樣的人,可外面的世界在他的描述中更加荒涼寂靜展開

《全球寂靜,求生之路》章節試讀:

額,我是看看她們會不會醒啊,做實驗呢,以前怎麼沒見你這麼反感呢

  以前我不會說啊,早就看你不順眼了,這個星期別來碰我,明明就是個大色狼,還好意說做實驗。

連小玉都不能碰,我會盯着你的。

歐曼奮筆疾書的痛斥着,我靠,你明明就是嫉妒人小玉的可愛,還想拉人小玉下水,小玉,小玉來哥哥抱你。

我錯了,我錯了,好小曼,我真錯了,我改,別生氣啊。

  靠玩大了。

  一路上就這樣說說笑笑的走着,恩,真心不錯。

  王芸的家,在一片新開發的住宅區里。坐上電梯,上了七樓,王芸打開房門,我們都進去了。

王芸的家不大,額,主要是跟歐曼和小玉家比,跟我家比的話就差不多大。

估摸着八、九十平的樣子。

王芸估計才結婚不久,門上的大紅喜字都在,只是有些暗淡。

進了屋,全新的傢具,牆上是王芸幸福的結婚照片,可照片中那男的怎麼越看越噁心,真是一朵鮮花插牛糞上了心裏原因果然還是在自己家靈活些啊,王芸倒了三杯水給我們,就進了卧室,從裏面拿了套衣服,穿過客廳進到了陽台那邊的浴室里洗起澡來。

我隨意的走了走,卧室里王芸的丈夫靜靜的躺着,我趕忙將他身上的毯子蓋住了他的臉,然後在卧室里翻找起來。

  找啥自然是找王芸的身份證明之類的東西撒。

  很快在王芸家的卧室里找到了個上鎖的抽屜,靠,鑰匙呢算了等王芸出來讓她自己開吧。

你翻什麼啊,在人家家裡亂翻,你以前是做小偷的歐曼跟着我在王芸房間里收拾着王芸的衣物,看我到處翻東西不由的嘲笑道。

  「你懂毛線啊,我是在找王芸的資料,越是對她熟悉,越是能快點讓她恢復,你忙你的,別管我。」

  借口大把的有,自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教育起歐曼來。

  切,誰管你了,大色狼小妮子小心眼。

哈哈很快,王芸從浴室出來了,穿了身淺灰色家居服,將身上的美好給遮擋的嚴嚴實實。

失望啊,看慣了王芸性感的穿着,這樣一穿太讓我失望了。

好歹你也是新婚啊,難道不知道在家穿的性感點,把老公先榨個半干再說。

  王芸,把家裡上鎖的都打開,我命令道。

很快那個鎖上的抽屜,還有衣櫃里一個粉色小皮箱打開了。

抽屜里是王芸的結婚證和戶口本,我翻開看了看。

王芸,28歲,2020年1月15日結婚,2月12日辦結婚酒。我去,現在到底是什麼時候啊!

按我的時間算,歐曼20歲、小玉16歲、王芸28歲。

可按2020年算,歐曼28歲、小玉24歲、王芸36歲。

今年到底他媽的是几几年啊,我煩躁的打開粉色小皮箱,裏面是王芸的私人物品,和一摞厚厚的日記本,我翻開日記,上面記載了她生活的點點滴滴,隨便翻了翻,上面赫然寫着2012年1月15日,他向我求婚了,難道自己真的要結婚了嗎,心好亂,我對他真的是有愛情的嗎巴拉巴拉。

我翻了好幾頁上面的日子全是2012年,可結婚證上赫然寫着2020年啊,搞什麼飛機啊。

誰他媽玩我啊。

我憤怒地將日記扔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吼叫了一聲。

歐曼放下了手中的衣物,跑了過來,緊緊的抱着我,小玉從外面沖了進來,看到發狂的我,也從背後緊緊的抱着我。

歐曼抬起頭,驚恐,關注,焦慮的神情望着我。

  他媽的現在到底是什麼時候啊,他媽的我現在到底是在哪啊。

他媽的……

  歐曼抱着我的頭,深深的吻了上去,我的唇接觸到歐曼紅潤的雙唇,心中的激動慢慢平靜下來。

兩行清淚從歐曼的臉上滑過,我的心軟了下來。

緊繃的身體鬆弛下來,唇分,歐曼仔細的看着我的眼睛,眼中的瘋狂已經不見了。

歐曼趕忙寫了起來你怎麼了不要嚇我們啊,你這樣我真的很心痛。

是不是還煩惱呢,事情總會有天水落石出的,別急好么,我們現在不是在一起么,就算所有的人都不動了,都沒辦法陪你,你不是還有我么,還有小玉么。

我愛你。

我和小玉都愛你啊。

歐曼激動的寫幾個字就給我看,再寫幾個字給我看,地上到處是她撕下的紙片,直到那張我愛你,我和小玉都愛你我阻止了她再次寫字的動作,一把抱住了她還有小玉,深深的吻了下去,然後是小玉。

是啊,哪怕全世界都不理我,我還是有歐曼,我還是有小玉的。

  我默默的看着懷裡的兩個依賴,深愛我的女人「你們幫王芸收拾東西吧,我出去走走。放心,我沒事的。」

  我一個人就行了,讓小玉陪你吧。歐曼想了想寫道。

  我思考了下,如果不讓小玉陪着,歐曼肯定又會擔心的。

小玉現在還沒有表達的能力,就算跟在我身邊也不會打擾我的思考,我點了點頭。

小玉握着我的手,就將我帶出了門。

  慢慢的一階一階的下着樓,小玉默默的走在我後面,我靜靜的讓自己大腦一片空白,我實在是不願想起所有的問題,只想放空自己。

走到二樓,一間房門虛掩着,我默默的走了過去,小玉好奇的打開了房門,突然拉住了我。

  「幹嘛,哥哥今天心情不好,小玉乖,別吵哥哥哦,我沒好氣的說,小玉死死的拉着我,另一隻手指了指大開的房門。

我捏了捏小玉可愛的小鼻子,知道你最疼哥哥了,可今天哥哥真的沒心情,小玉的好意哥哥心領了。

等哥哥心情恢復了再和小玉玩啊,乖。

  看來小玉是準備用自己的方式來安慰我了,感動啊。

  可小玉依然不放手,還用力的揮了揮另一隻手,我好奇的向她指的方向看去。

  原來房間里站滿了人,人群中一對新人正在給所有人發煙,鬧洞房啊。

果然是新開發的小區,住進來的大部分是新婚男女。

小玉走了進去,拿起新郎背上背着的新娘的婚紗,慢慢的摸着。我走到小玉身邊「寶貝小玉,是不是想穿婚紗啊,走,哥哥帶你去婚紗店找條比這更好看的,然後小玉做哥哥的新娘好不好。

  走在呆立的人群中,看着他們臉上凝固的幸福歡樂的笑容,心裏一陣陣的煩躁,我哄着小玉趕緊離開,不然誰也不知道,我會不會再次爆發。

  走到樓下,坐到了住宅區**的人工湖邊。

夏日的微風吹過,水邊吹起片片漣漪。抽了支煙,終於好過多了。

小玉坐在我身邊,潔白的雙腳浸在水中,雙腿晃動着,激起了片片水花,可愛的摸樣,無憂無慮的摸樣,讓我心動。

  小玉就這麼靜靜的陪着我,直到歐曼和王芸提着幾個巨大的箱子下樓來。

我看着瘦小的她們卻提着巨大的箱子,我的天啊,女人到底有多少東西啊,連房子都打包帶走算了。

看來真的有必要學學怎麼開車了,可一想到路上那麼多呆立的行人,難道真的要我想麻子大叔那樣,一路壓過去么。算了還是找個推車來好了。

  費了半天的勁,終於把王芸的箱子搬回了家。

我癱倒在客廳的沙發上,其他的自有歐曼這個管家婆處理,我高叫着,好餓啊,我好餓。

  就點上根煙,看着屋裡的女人們忙碌起來。

  寂靜的電視台大樓,所有的屏幕黑着。

突然一台電腦屏幕亮了起來,接着是所有的屏幕,上面閃動着一行字「主控者精神反應異常,建議開啟中級反應系統,同時提醒上報:中級反應系統開啟,有可能導致主控者附屬的臨界點降低。

確認中級反應系統開啟授權,授權確認,中級反應系統開啟中,倒數計時開始,保持對主控者觀察中,加強對附屬2的重點觀察中……」

  「ps:主控者5號出現異常,是否需要啟動備用程序xfes003「看着屋裡的女人們忙碌着,我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突然「嘩啦「一聲,將我從睡中驚醒,身上蓋着一床毯子,心中一暖。

還是歐曼這個管家婆細心啊,小玉默默的坐在我身邊。

額,小玉不在廚房,難道歐曼在天啊,難道又是麵條。

正在我無奈的感嘆中,歐曼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我去,走就走嘛,還走的這麼誘人,白色蕾絲輕紗弔帶睡裙,透露着裏面緋紅色,讓我遐想不已。

反頭看了看小玉,一套藍色小圓點荷邊睡衣,顯得那麼可愛。

真是幸福啊。

誘人的少女,就生活在我身邊,就陪着我生活着,這世上真的有這麼幸福的事嗎,簡直是不敢相信啊。

  乖小玉,讓哥哥看看今天穿了什麼顏色的。

  我**的說道。

小玉居然低下頭,羞澀的搖了搖頭。

  斜着眼看了看歐曼,早就強調過了在家嘛,就不要穿了,可有人就是不聽,啊,我的眼,我的眼好乾好痛,看不到養眼的東西,我眼好疼。

  歐曼笑嘻嘻的走過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的掐了我一下。

  我去,穿就穿嘛,還掐人,看我的龍爪手。

  「我一下撲了過去,小玉也撲了過來。」

  恩,龍爪手,哈哈哈。

歐曼看了,連忙躲了過去。

誰知道歐曼一躲開,小玉也緊緊的用雙手抱住了自己的胸。

  這,這,這,今天是怎麼了。

怎麼連一向聽話的小玉也露出羞澀的樣子了。

  死色狼,滿腦子的色情,以前老是佔便宜,現在可不行了。

你要乖哦,乖的話,歐曼和小玉才會好好服侍你哦。

歐曼寫道。

我靠,這是**裸的誘惑啊。

  對了,被這兩個小妖精一打岔,我都忘了,既不是小玉又不是歐曼在廚房,那是誰呢。

  你們都在這裡,誰在裏面做飯別跟我說是王芸,她現在應該還沒有那麼好的反應吧。

  我奇怪的問道。

  你自己去看,不就知道了,就知道你嫌棄我們,只會做麵條和炒飯。

歐曼寫道。我連賠笑說;「哪有,其他人想吃歐曼和小玉的飯菜,還吃不到呢,我怎麼會嫌棄啊。我這是想念么!」

  油嘴滑舌歐曼笑了。

  我走進廚房,還真是王芸在做飯,見我進來,王芸看了我一眼,依然獃滯的眼神,木然的表情。

扭頭又開始專註的做事了。我靠着門口仔細的看着她,現在一身淡綠t恤,下身一條淡綠色過膝短褲,身上套着圍裙。

軟玉溫香,隨着她的動作輕微的晃着。我不禁走了過去,站在她的背後,她反頭看了我一眼,我將手貼在了她的背上,慢慢的慢慢的往她的下面滑去。

我伸過頭,想去聞聞她頸間的味道,這時,一張白紙伸到了我眼前,我縮頭一看,上面一行大字死色狼,又想做壞事,還吃不吃飯了。

我扭頭一看,是歐曼。

訕笑着摟着歐曼出了廚房,「乖小曼,現在不能做壞事啊,那吃了飯呢」

  歐曼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給我一個狠狠的二指神功。

又掐。

  話說,歐曼有了表情和跟我的溝通能力後,很奇怪,一點都不像正常的女人那樣。

歐曼並不反對我去和別的女人親熱,有時還會加入我們,讓我沉浸在別的女人的懷抱時,仍然會想到她,御夫最高手法如果說小玉是跟我一起生活了很久的女人,她和我一樣將小玉當成了親人。

可為什麼在我說出吃了飯就跟王芸親熱的時候,她也沒有意見反而讓我覺得有一點點愧疚。

御夫頂級心理戰

  這不科學啊。

  吃過飯,恩一定要好好的說下王芸做的飯菜,相當不錯,雖然在我眼裡,還達不到我最喜歡的程度,可是在一片麵條與炒飯的海洋中,能有這麼一片家常菜的陸地,真心不錯了。

小玉給我們一人泡了杯茶就乖巧的坐在我身邊,歐曼卻拉着我上了樓,來到她的房間。

我靠,才覺得她挺大方,心胸開闊的。搞半天是自己來跟我做壞事啊,歐曼趴在梳妝台上,圓翹的屁股對着我,我捏了捏,準備繼續深入的時候。

歐曼反身遞給我一張紙條。

我看過王芸的日記了,她很可憐的。

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色急,好好了解一下她呢。

  我仔細的看了看紙條,望向梳妝台,上面一摞日記本。

心裏也好奇,裏面記了什麼,於是坐了下來,認真的看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