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群雄四起,我卻只有一座土城
群雄四起,我卻只有一座土城 連載中

群雄四起,我卻只有一座土城

來源:google 作者:亂飛的錦鯉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卿小蝶 馬涼

【搞笑】【歷史】【玄幻】【異世】【戰爭】一覺醒來,馬涼竟成了一城之主!!!可偌大的城中卻只有……一位丑丫鬟,一位半百老者,一位瘸腿中年,一位流感少年……在這藩鎮割據,群雄四起的烽火年代……屈指五人如何守得住這黃土危城……馬涼果然人如其名,開局就要涼涼啊!!!屈指五人如何守得住這黃土危城……馬涼果然人如其名,開局就要涼涼啊!!!展開

《群雄四起,我卻只有一座土城》章節試讀:

劫匪!!!

那劫匪光着膀子,渾身橫肉,手持兩把板斧,一副凶神惡煞模樣,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兒!

雖說馬涼有一米九的個頭,但他前世是個柔弱書生,今生又是個養尊處優的城主,氣弱體虛,武技稀鬆,如何能敵得過劫匪啊。

見那劫匪五大三粗,馬涼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暗罵自己烏鴉嘴,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你別過來啊,光天化日的……你要是敢亂來,我可要叫**了!!!」

**?

看來馬涼當真是被嚇糊塗了,竟然忘記自己現在身處古代。

那強盜和卿小蝶一時間都弄明白這**是何許人也。

「也沒聽說過**這一號人吶。」

那大漢對馬涼怒道:「少跟我提人,**是誰跟老子沒關係。你就算是秦始皇老爹,想要過去,也得把身上值錢的物件留下。」

馬涼一聽,樂了。「大哥,我們不過去,我家在涼城,我們倆這就回去!」

說著,馬涼拉着卿小蝶轉頭就走。

「站住!東西留下,人才可以走。」

馬涼被那洪亮的聲音嚇了一跳,連忙回頭笑道:「呵呵。大哥,你剛才不是說過去要把值錢的物件留下來嗎,我們不過去,我們回家!」

這馬涼也真尼瑪是人才,竟敢跟劫匪玩文字遊戲!

真是背着糞桶滿街串,找屎呢!

果然,那劫匪聞言勃然大怒,兩把板斧揮舞的呼呼作響。

「你他嗎的是不是弱智,老子是劫匪,我管你是過去,還是回去,總之被老子看見了,就得把身上值錢的物件留下。」

馬涼一聽,慌了神。

畢竟馬涼生活在21世紀,攔路搶劫這種事,他也只是在這電視里見過,當時他還在罵被劫的人沒膽識,廢物之類的話!

就在馬涼驚慌無措的時候,只見卿小蝶從馬涼手中奪過舀子,移動着她那柔弱的身體,擋在了馬涼身前。

馬涼看着護在他身前的卿小蝶,心裏一喜,暗道。「摘下面紗了嚇死他。快摘下來,一會那大漢衝上來,咱倆都玩完。」

馬涼將一切希望都壓在了卿小蝶那張臉上。

但是,卿小蝶似乎沒有意識到,她的臉才是最好的武器,依舊與那人怒目相視着!

「腰裡揣個死耗子……還真以為拿着兩把破斧頭就能當土匪了!!!」

此時的卿小蝶就像個小辣椒,辣且帶着一股子野勁。

卿小蝶的英勇讓馬涼的膽氣暴漲了很多。

但看到那劫匪手中鋥亮的板斧,馬涼不禁咽了口吐沫!

21世紀,是一個和平的法治社會,打架那是野蠻人的行徑,所以對於像馬涼這樣老實本分的三好青年,他們懂的用法律的武器保護自己!

但現在,法律的武器顯然不大好用……

「小丫頭,還真不怕死!老子的東西你也敢拿!!!」

說話間,那劫匪的面部變得極其猙獰,令人膽寒。

馬涼本打算把布袋連同穀子一同給那劫匪,但他將穀子扔出去的瞬間卻卿小蝶伸手抓了回來。

不然,劫匪也不會動真怒。

卿小蝶倔強的不肯交出穀子。

那劫匪手持巨斧,更是怒氣橫生。

二人劍拔弩張,看樣子隨時都有可能打起來。

馬涼見狀心中大急,想起自己那七千多滿意值,不由靈機一動,拍了拍卿小蝶纖柔的肩膀。

「小蝶,你堅持一會兒,我去去就來!」

說罷,馬涼猛然回頭跑開,找了坑跳了進去,然後將坑底踩平。

蹲下身,意念一動,金燦燦的畫筆便出現在馬涼的手中。

卿小蝶回頭看了一眼,不禁對馬涼佩服起來。

「大人就是大人,這個時候竟然能如此淡定的出恭!!!」

佩服歸佩服,但卿小蝶還是有一點擔心……

她擔心的並不是對面的劫匪,而是擔心馬涼拉完屎後拿什麼開腚。

因為剛才馬涼跳進坑中的時候,她可沒看見馬涼手裡有東西,而且那個坑裡好像也很乾凈。

一想到一會兒要去給馬涼送木棍,卿小蝶的臉上就燒紅一片。

但是,面對劫匪,卿小蝶可沒時間羞澀。

只見卿小蝶眼神犀利,弓步下蹲,擺出一副干架的姿勢。

沒想到,看似柔弱的卿小蝶竟然還是個練家子!!!

那劫匪見狀揮舞着板斧宛如一頭洪荒野獸一般,氣勢洶洶的向卿小蝶襲來!

卿小蝶手持舀子,面對那悍匪竟面不改色,雙眼一凝,一個健步便向那悍匪竄去……

狹路相逢勇者勝,電光火石之間二人已經交手數招。

咔嚓~

卿小蝶手中舀子應聲斷裂……

再看那悍匪……

此時他手中板斧已經不止去向何處,而且頭上明顯多出個大包,此時竟有絲絲血液流淌下來!!!

「女俠好身手,程咬金就此別過,告辭!」

說著,那悍匪轉身就跑,就連掉落在地上的板斧都沒有理會。

卿小蝶看着地上的板斧上前踩了一腳……

這一腳下去,只見那板斧竟然被卿小蝶一腳踩扁!!!

「拿個紙糊的斧頭糊弄人也就算了,畫的還那麼粗糙!!!」

卿小蝶輕哼一聲,轉身向馬涼走去。

這邊,馬涼還蹲在坑中發力……

只見馬涼手握神筆,面容扭曲,一副大腸乾燥的樣子,憋得臉色通紅!

「集中精力,集中精力……」

「該死!畫不出來啊……」

因為擔心卿小蝶的安危,馬涼一時間無法集中精力,使得他無法觸發【隨心而動】技能。

不能使用技能,憑藉馬涼那兩把刷子,可畫不出來那麼逼真的物體。

對此,馬涼把責任推給了司馬涼涼!

「媽的,這個草包司馬涼涼,活在亂世之中也不說練練武藝,整天的好吃懶做,都不如卿小蝶一個弱女子!」

一想到卿小蝶,馬涼心頭更是着急。

可越是着急,馬涼就越是無法下筆。

還好,馬涼最終說服了自己……

片刻後,馬涼的畫終於畫好了!

「兌換!」

隨着這個激動的聲音響起,馬涼那畫中之物也如願變成了實物。

馬涼拿着那畫中之物,急忙站起身,準備去支援卿小蝶。

而就在馬涼站起身的時候,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

突如其來的身影嚇的馬涼下意識的舉起手中的物件,當即喝到。

「別動,再動我就一槍崩了你!」

驚慌之中,馬涼扣動了扳機!